裁员、补课、开源节流:详解TMD大盘整
2019-04-16 10:28 裁员 TMD 美团 滴滴 头条

裁员、补课、开源节流:详解TMD大盘整

作者 张珺  房宫一柳 来源 晚点LatePost(postlate)

2019年开始,以一路高歌猛进为主旋律,借助移动互联网势能一跃而起的小巨头们纷纷收窄战线、关注变现。这是难得的寂静时刻。

既像大巨头面临资本市场和裁员影响压力,又像小公司一样面临现金流焦虑。作为创业公司阶段顶峰的TMD,日子并不好过。有人评价,最热的地方也开始飘雪,冬天才是真的来临。

和多数人想的不一样,他们正在遭遇的并不是一个冬天,因为冬天意味着还会有春天。今天其实是“新常态”的来临,也就是说——现在这样才是正常的。不管是BAT、TMD、小公司,他们不是进入了又一个冬天,只是回归到大红利消失的正常经营态。

所有公司都会很艰难,而公司体量、商业模式、烧钱多少其实和公司将要面临的困境大小并无必然关系,现金流,才是平稳度过调整时期的生死命门——这也是目前TMD盘整的核心关键词。

前期红利用尽,小巨头再变大的路径在哪里?从现在来看,要么做深,要么做宽。

对于想做深的美团,2B有广阔的增长空间,但2B业务量对其实质意义需要时间。过去美团和饿了么之战,是饿了么的存亡之战,今天美团和阿里在生活服务领域全面开战,是美团的存亡之战;

对于想做宽的头条,2018年不少内部孵化的新产品陷入增长停滞,短视频国际化商业化变现难度很大,同时面临Google和Facebook可能的围剿压力和自建广告销售网络的挑战;

对于既想做深又想做宽的滴滴,也是三家中唯一在主营领域有垄断位置,但面临着很强的政策不确定性。国内,高德的新聚合模式正在起量,其视为重点战略的国际化,印度印尼有厉害的本土玩家,欧洲北美有Uber、Lyft,中东有刚被Uber收购的Careem,可拓展空间受限。

根基未稳的新业务在前,大而不强的主营业务在后,TMD前路漫漫。去年人们还在期待小巨头何时变成大巨头,但对于身处其中的小巨头,在很长时间内,他们首要考虑的依然是——如何活下去。

字节跳动:尖子生的一次回调

据《财经》了解,字节跳动上一轮(F轮)投后估值达到800亿,在和财务投资者的对赌条款中,承诺以不低于900亿美元估值上市。字节跳动的上市条件相对其他公司是最成熟的,市场行情转好,财务投资者希望公司可以再尽快上市,这和倡导“延迟满足感”的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来说并不完全一致。据字节跳动投资人预测,他们估计字节跳动的上市将是千亿美元以上级别的上市。

2019将这家明星公司的关键一年。但春节刚过,字节跳动就悄悄回调了收入目标。

“我们公司收入每年超过300%增长。”一位字节跳动员工颇为自豪地告诉《财经》记者。据《财经》了解,2015年字节跳动营收约16亿人民币,16年是60亿元人民币,2017年约160亿元,2018年500亿元左右。

大体量无法一直保持超过300%的增长。据《财经》记者多方了解,该公司2019年营收目标为1200亿-1400亿元,保底数字在1000亿-1200亿元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