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祖降大任于台铭也
2019-04-19 15:05 郭台铭 鸿海集团

妈祖降大任于台铭也

作者 毕亚军 来源  华商韬略(ID:hstl8888)

综合媒体消息,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已宣布参加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国民党党内初选。正式宣布之前,他还哽咽地表示,是妈祖托梦,要他一定要出来为台湾做事。

2014年,台湾就有人要郭台铭出来竞选。那时,他的回应是:不要害他。“台湾最不值得做的一个工作就是‘总统’,‘总统’绝对是个害人的位置。”

如果他成功,会是怎样的“总统”?看看他是怎样的总裁,或许有助参考。

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有句名言:人生办一件大事来,做一件大事去。

有些人,不需要教育,就喜欢干大事。

郭台铭就是这种人。

成为风云人物后,他曾面不改色地说:“我早就知道自己的名字会很响亮,所以很早专门练过签名。

郭台铭的大事,从1974年,他24岁时开始。

当时,郭台铭在航运公司工作,日子算是滋润,但他却觉得不够。一个朋友请他帮忙找家塑料零件加工厂,说是帮外商采购。

郭台铭听了,没替这个朋友找家工厂,而是自己开了一家,供货给外商。

这就是鸿海、富士康的前身:郭台铭用母亲做标会筹的10万台币,再找几个哥们儿合资,在台北注册了鸿海塑料企业有限公司。

45年过去,当年的10万台币已经长成2018年营收1546亿美元(约1万亿人民币)的工业巨无霸。在2018年《世界500强》榜单上,鸿海排名第24,全中国能在它前面的只有国家电网、中国石化、中国石油和中国建筑。

工商银行、建设银行都只能跟在它身后。

前些年,拥有员工超过百万(最高达150万)的郭台铭还刷新一个记录——超过沃尔玛,成为全球雇佣人数最多的老板,并甩过一句话:

“每天管理100万员工,头痛得要死。

郭台铭说:“决心与方法是领袖的执行力重点。谈策略一定要有决心。

他认为,成功的关键看执行力,而执行力好,要靠必赢的决心:“世上没有完美的办法,但是总有更好的方法。”

鸿海初期穷到模具都买不起,郭台铭四处找模具厂帮忙。千辛万苦生产搞起来,不到1年光景,又遇到石油危机,经济凋零,唇亡齿寒。

困难之下,朋友股东陆续洗手上岸,留下郭台铭一人支撑局面。他向岳丈再借70万,咬紧牙关突围,“就像寒冬中的孤雁独自飞”。

“每天一、二点才睡,五、六点就要出门。为了睡好,只好跟太太分房睡。儿子整整哭一个月,最后我忍不住问:为什么儿子一直哭?太太才跟我说∶‘你已经三个月没有拿钱回家了!’”

“有次过年,走出工厂只剩2000元,初一父母1000、初二太太娘家1000,初三身无分文,一头扎进工厂。”

好不容易生产搞起来了,市场也是愁人,郭台铭就四处去恳求。

一年中秋节,他带着礼物去争取客户,客户收了礼却不让进门,他就在门外淋着雨等。淋了4小时之后,客户让他进了门,也给了他生意。

开发美国市场时,客户一开始不搭理他,他在一间小旅馆里等。“哪里都不去,每天吃一餐,每餐吃两个汉堡。”5天的等待之后,他换来客户的5分钟:“这是一张产品蓝图,您们试试看吧,把价钱开出来!”

然后,鸿海敲开了美国市场的大门。

再然后,他请来一位美国人给自己做助理,让人家又跑业务,又当司机,还顺便教他英文,每天早上6点跑到晚上11点,几年内跑完美国有可能给他生意的32个州。

最后的成果就是,美国市场被他收进了囊中。

没钱了,他就到处借,支票利息给到3分。当时台湾还有票据法,票据无法兑现要坐牢。为此,郭台铭把公司总部从台北市搬到偏远的土城,因为那里的监狱是台湾专门关押经济犯的地方。

“万一出事被关了,员工可以天天就近汇报公司的情况,客户可以到‘隔壁’跟我谈生意。

生意好一点以后,社会上的小混混、政府部门又找上门。“早上有人来推销消防器材,如果不付钱购买,下午就会有官员来做消防检查。”

因为这个经历,后来,新加坡的一位部长向郭台铭请教,为什么新加坡中小企业不如台湾中小企业有竞争力?郭台铭回答:

“你们新加坡把企业照顾得太好了,台湾则让我们练出蟑螂般的生存能力。

郭台铭曾经在丰田汽车社长丰田英二的书里读到一个尿液变黄的故事:说一个人责任心重,遇到困难的事情,连续三天没有办法,睡不好,尿液就会变黄。

此后,遇到前来求助的下属,他就会问:你的小便变黄了吗?然后把这个道理讲给人家听:“不要有问题时自己想都不想,张口就是这个怎么办啊。

有句话叫,没有在深夜痛哭的人,不足以谈人生。到郭台铭这里变成:尿没变黄的人,别来跟我谈问题。

他说:“人没有天生的穷命和贱命,只有你是用什么样的心态来磨练自己。”

他还说:“成长的名字叫痛苦。

郭台铭有句话叫:“四流人才,三流管理,二流设备,一流客户。”这几乎是鸿海一路走来的写照。其中,最核心的是,一流的客户。

他经常和员工说,越狠的老板越要跟。他对自己则是,越狠的客户越要去服务。客户就是老师,就是老板,要让一流的老师和老板来训练和提高自己。

鸿海做的是代工,靠什么打动一流的客户?

郭台铭的绝招是:更好的品质,更快的交期,但要更低的价格。

如何做到?他是一个核心词:量大。量越大,价格就可做到越低;价格越是低,就越能获得更多订单,越能量大,良性循环,相互促进。

为了量大、价低,郭台铭想了太多办法。最重要的是,标准化,制度化,精益化。

他的前辈,成本管理大家王永庆有个著名的鱼骨理论:任何大小事务的成本,都要对其构成要素不断进行分解,把所有影响成本的因素找出来,达到像鱼骨那样具体、分明、详细,然后对每根鱼刺“瘦身”,瘦到极致。

郭台铭把鸿海的“鱼刺”瘦得比王永庆的台塑还狠。

曾经,鸿海与一家美国公司的生意通过中间商完成,郭台铭希望直接与对方交易,打电话过去,说如果直接做,他有“秘密武器”可把成本降到“吓死人”。

客户派来代表时,他神秘兮兮地把人带到一台刚研发成功的圆形机器面前。这只是鸿海的一个土发明,可以利用震动来推动顶针,但却省掉了由人工一根一根插针的成本。

一个土发明,省下了好几十人的成本。郭台铭把这个节省的效益与客户分享,也提高了客户对鸿海的依赖性。

土办法在规模小的时候管用,大了就不行,军事化管理因此横空出世。

长期以来,鸿海的基层员工新入职,都要有为期5天包括立正稍息、整队行进在内的基本训练,当然也包括对公司各种规章制度军令式的必须熟悉。

郭台铭被称为科技界的“成吉思汗”,鸿海曾被媒体称为是“紫禁城”。在鸿海,郭台铭拥有皇帝般的绝对权威。

他开会下命令,习惯用笔在白板纸上清楚写下自己的要求,而且喜欢用一、二、三来总结说明,并因此落下个“郭三条”的别名。

过程中,你若不全神贯注,被他看出来就会被点名罚站。他自己也跟着站,“让他觉得不是在处分,而是要在这个重要关键时刻,把事情记得很清楚”。

当然,他本来就是站着开会的。

郭台铭要求绝对的政令畅通。他要找谁,必须随传随到。传呼机时代,有人说他是“索命连环Call”,被Call去办完事刚回到家,就又被Call回去接着办事。后来,还曾因为高级部署上了飞机无法下来开会,当即“你被开除了”。

在郭台铭眼里,所有工作都要有三个压力:时间,品质与成本。

鸿海所有的管理和纪律也都紧密围绕这些展开。郭台铭说,谈责任,要先谈纪律:“有压力,才称得上是工作,不然就是玩耍。既然工作难逃压力,就要有一套方法来管理流程,也就是纪律。

包括搞研发,郭台铭也是纪律当先:“没有什么高科技,只有执行的纪律。”

他说:“有人讲研发人员不能骂,不能催,我绝不同意。一群人在一起,没有规矩、纪律,做得下去吗?我们要能团队合作的人才,不要天才,天才就让他留在天上。

早年,一位工程师开发模具时,发现设计图有问题,没有按照工作程序报告上级批准就直接做了更改,之后还因改出了成绩得到主管的奖赏。

郭台铭知道这件事情的当晚,就用这个上了堂纪律课。

他首先说:“奖励是必须的,要鼓励员工用脑做事,而不是用手做事!”并安排人发放了奖品和奖金。然后,脸一沉:

“为了对客户的承诺,我们设计了一整套工作程序。任何违反程序的做法,都是错误的!所以奖的同时,我也要重罚!”

再然后,就在现场,郭台铭把这位工程师给开除了。

但半年后,他又亲自让人把这位工程师请了回来——富士康规定,被辞退的人离开公司半年后,就有资格重新应聘。

他说,开除是遵守纪律,请回来,也是遵守纪律。

把纪律变成铁律,让鸿海的效率闻名全球业界,也让郭台铭的“独裁形象”传播天下。他自己也不否认独裁,而且还公然地说:

“民主是最没效率的做事方式。然后又替自己解释:

“我的独裁是独裁为公,因为要争取速度所以独裁,但独裁所得到的利益是回到公司,股东可以分享,员工也可以分享。一个组织重要的不是管理而是领导,领导须有独裁为公的决断勇气。

前几年,郭台铭收购夏普,一轮轮谈判下来对方还磨磨唧唧,他也直接开炮:你们日本人,为什么要花这么长的时间来决定一件事?

后来,收购尘埃落定。日本人马上见识了他的效率:火速地,夏普的日本社长被他撤换了。

他说:“赢家永远都有两个敌人:一是时间,一是自己。

郭台铭对下属要求严格,对自己更狠。他说,经营公司最重要的就是上行下效。上面重视什么,下属就执行什么。

他要求下属如果对不住客户,必须到客户那里请罪,他自己就是鸿海最早到客户办公室罚站道歉的人。他要求下属抓住一切机会,他自己也是。

1999年,戴尔红火时,很多台湾代工厂都希望拿到它的订单。戴尔董事长马克·戴尔要到台湾考察的日程公开后,台湾所有大型代工厂的董事长都闻风而动,亲自赶往中正机场,要接马克·戴尔的机。

结果是,当马克·戴尔的私人飞机降落在中正机场,这些大佬们全都傻眼了:第一个走出飞机的是马克·戴尔,第二个走出飞机的,竟然是郭台铭!

原来,郭台铭半年前就打探到戴尔的心思,直接追上了门。

在鸿海,郭台铭曾长期连固定的办公桌都没有,哪里有问题要解决他的办公室就设在哪里。他说:“管理哪有什么诀窍,主管带头做,底下照着做而已。鸿海的管理就是,有功先赏部属,有过先罚上级。

早期做苹果的G-5,手提的地方是锐角,工艺不好会锋利到划破手,郭台铭为了检验品质,自己去测试那个锐角,手被划出血。

旁边的人自然吓得不行,马上再努力。

被问到什么是成功的领导?

郭台铭回答:我不知道什么是所谓“成功的领导”,但我知道什么是“不成功的领导”,就是——不身先士卒的领导;遇事推诿的领导;希望讨好每个人的领导;朝九晚五的领导;赏罚不分的领导。

如果郭台铭参选成功,那他将是与大陆关系最紧密、也最了解大陆的台湾领导人。

1977年,鸿海就开始和大陆做生意。

1988年,鸿海营收突破10亿大关,郭台铭在深圳设立了富士康精密组件厂,生产电脑周边接插件。

1992、1993年,郭台铭又“看得见的土地我都要了”,相继在深圳、昆山扩建和新建了两个累计8万人的大厂,之后一路马不停蹄地扩厂、再扩厂,直到今天在大陆建起一个世界无敌的代工体系。

去年,鸿海分拆旗下事业组合成工业富联,在A股成功上市,并且创下36天“闪电过会”的最快过会纪录。

郭台铭也同大陆方方面面的上层建筑有着广泛的交集。他和马云、马化腾、王健林等等联手合作,也在人民大会堂被领导人亲切接见……甚至,他还曾抛出宏伟计划,要进军大陆影视业。

富士康不断爆出员工跳楼新闻时,有领导人关心他最近怎么样?他有些窘迫地回应道:最近形象不太好。从那以后,富士康再也很少类似的新闻。

对自己的未来,郭台铭常常喜欢作一些表态,但往往不是很靠谱。

2005年,华商韬略首次采写他时,他就说,“等营业额超过一兆(新台币),我就要走了。”并预计自己2008年就能实现目标,“吃了秤砣铁了心,99.9%,2008年一定交棒出去”。

结果,当年年底他就达标了,但却并没有兑现承诺走人。再后来,鸿海的营业额都超4兆新台币了,他依然没有退意。

2017、2018连续两年,郭台铭都在股东大会说,5年内绝对不会退休。但最近又传出消息,他要退居二线,只在大方向参与了。他说,自己69岁了,要对内传承、对外扶持其他企业,这是他现在订下的目标。

昨天,有媒体传出郭台铭宣布参选的消息,但他和集团很快作了否认。

可也就过了一个晚上,就“其实妈祖早就托梦给我,妈祖常托梦给我,妈祖跟我心有灵犀”了。然后,正式地在国民党中央党部接受荣誉状,也正式地宣布参加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国民党党内初选了。

荣誉状信息显示:郭台铭已是50年党龄的国民党党员,并在2015年10月,以4500万新台币无息借款帮助国民党周转。

而他在妈祖现场的讲话还透露,妈祖除了要他出来为台湾作好事,同时也要求他:“对两岸的和平你要支持。

此乃真是:“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华商韬略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