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聚时代的“榕树生态”
2019-05-31 11:50 欢聚时代 YY

欢聚时代的“榕树生态”

作者 吴俊宇 来源 深几度(ID:deepchanpin)

管理学大师吉姆·柯林斯《从优秀到卓越》一书中,把企业分成了两种:一种是追求多元化的企业,一种是追求一元化的企业。

多元化和一元化似乎无法统一。

我们用多元化和一元化简单做“两分法”去形容一家企业,还是不够准确。

多元化并不一定就代表企业健康,一元化的战略方向或许背后有多元化的产品做支撑。

欢聚时代一季度的财报信息和种种布局就告诉我们:多元化和一元化两者是可以统一的。

以直播和视频为核心的全球化、多元化战略,正在造就一个新的欢聚时代。

这种布局,我想称之为“榕树生态”。

榕树,枝干长出须根,努力寻找地面,数年后根须又长成树干,撑起一片蓝天。

今天的欢聚时代就像是一颗榕树,树干是直播和视频,作为主轴它永远不变。

各式各样的新产品都是从树上垂落下来的根须,它们逐渐长成新树,拱卫核心。树干和根须交缠在一起,组成了今天欢聚时代的“社交媒体生态”。

01

榕树生态

我们可以先看看欢聚时代一季度财报中的一些亮点。

全球的视频和直播平均移动MAU达到4亿以上;YY的平均移动端MAU(包括YY直播和HAGO)同比增长65.6%至5980万,主要受到HAGO用户增长推动;虎牙的平均移动端MAU增长29.8%至5390万;BIGO的平均移动MAU(包括其短视频和直播服务,如LIKE和BIGO LIVE)同比增长160.6%至7870万,主要受到LIKE用户增长推动。IMO的平均移动MAU(由BIGO运营)达到2.118亿。

几个产品数据罗列出来或许有些乱,我梳理了一下欢聚时代的公司体系和产品体系。

从这个表格可以看出,YY欢聚时代集团目前拥有YY、BIGO和虎牙三大核心公司业务,每一个公司之下又有一系列不同定位的产品。

用榕树生态来进行阐述的话,YY是欢聚时代这颗榕树的主干,主干上垂下了BIGO和虎牙这两个“根须”。

BIGO、虎牙逐渐长成新树,新树再垂“新须”。

今年3月欢聚时代完成对BIGO的收购,目前形成了BIGO LIVE、Cube TV、LIKE短视频、IMO四大产品组成的产品体系。

虎牙这个“根须”成树后长出了Nimo TV和Yome Live两个海外产品。

“新须”们随着主干和新树一个个应运而生,生根发芽。

不同于其他公司行业关停海外业务、整体增速放缓,YY在这半年内加速布局海外,完善产品生态,海外正在成为新增长点。

我们可以再去看看,YY系这一系列产品在海外的下载排名情况。

BIGO旗下的BIGO LIVE和LIKE短视频是YY海外的两个“新根须”。

BIGO LIVE 将中国直播模式输出到了海外,根据白鲸出海的监测数据,2019年2 月BIGO LIVE月度综合下载量达到560万次,最近一年月均下载量超过500万次。

最新数据显示,LIKE短视频的MAU已近6000万,业务覆盖全球超过200个国家和地区。根据Sensor Tower2019年1月数据,LIKE位居中国视频和直播类APP海外下载量第二,仅次于抖音,两者差距还在逐渐缩小。

从目前这些数据来看,这两个“新根须”有长成“新树”的潜力。

02

社交媒体

过去我们眼中的欢聚时代更多是一家直播公司,但今天的欢聚时代完成了从直播到多元社交媒体的转型,建立了以视频为核心的社交媒体平台产品矩阵。

我前几天在《直播成了组件,却在质变》一文中就提到了这样一个观点:

独立直播平台基本已经残废了,直播在大部分公司手中不再是一个单独产品,而是一个功能组件。真正做得好的直播,都不是为了直播而直播。

直播已经不再是目的,而是手段,它存在的价值在获客、留存、变现等不同维度,目的在于流量深耕,有些平台的直播功能是前置的,有些平台的直播功能是后置的,地位各不相同。

其实不仅仅只是直播,在欢聚时代的逻辑中,不管是直播、小游戏社交、视频通讯其实都只是“功能组件”,目的是为“社交媒体”这个大目标服务的。

用李学凌在财报后电话会议中的话来说:

将继续发展YY各项业务线之间的协同效应,将生产更加丰富的社交媒体内容。

我们我们说起社交媒体,往往会把微博归纳其中。

因为微博有着非常强的社交属性+媒体属性。它可以记录生活、阅读资讯、交友社交,只不过是从图文载体发展至今,加入了短视频、直播等富媒体形态。

为什么今天欢聚时代也可以看作是社交媒体?

因为它的逻辑其实大同小异。它是交友社交,对生活的陪伴,只是资讯属性较弱,而且是从视频、直播形态起步的,因此,可以看作是“视频为核心的社交媒体”。

和微博这种社交媒体以信息流广告为主要盈利模式截然不同的是,欢聚时代更多是以直播为主要盈利模式。

这样的社交媒体产品矩阵也形成了较强的盈利能力。

2019年第一季度欢聚时代总营收47.806亿元,同比增长47.1%,净利润31.204亿元,同比增长223.9%。

我们可以看看YY系到底有哪些“吸金”产品。

这个社交媒体矩阵背后的逻辑是这样的。

短视频提供了流量。短视频相比于直播形态更轻、门槛更低,更容易吸取用户。

小游戏社交是为了提高粘性。用户可以通过小游戏社交在平台上留存更长时间。

视频通讯为了内容扩散和增加粘性。用户和用户之间也能产生互动关系,可以进一步拉高留存。

直播则是为了创造营收,其中的打赏收入是最直接的利润来源。

在YY系的产品矩阵之中,有核心赚钱业务,也有战略支援业务,业务与业务之间互相支撑、缺一不可,技术作为中台在背后作为底层技术,形成了完整的生态闭环。

我们可以以BIGO为例,看YY这个“社交媒体”生态是如何闭环的——其中BIGO LIVE是核心赚钱业务,LIKE短视频就是战略支援业务。

YY在产品布局上已经实现流量+变现的正向循环,BIGO LIVE已经实现盈利,为LIKE短视频提供资金支持,LIKE短视频能持续提供流量使BIGO LIVE进行变现。

LIKE短视频自己也有盈利模式。虽然LIKE短视频和抖音产品定位类似,但并没有走信息流广告这个逻辑,更多是差异化发掘C端付费,比如直播、游戏和会员等。

这也避开了和抖音在海外信息流战场的一对一直面冲突。

BIGO LIVE,则是正在成为YY在海外最“吸金”的产品,去年营收近5亿美元。东南亚、南美、印度、韩国等市场按照用户支出排名来算的话,BIGO Live都位于前五名。

要知道BIGO LIVE 主战场为东南亚、中东、印度等新兴市场,这些地区网络、支付基础设施尚待完善、以及视频社交娱乐方式渗透率仍有提升空间。

天风证券在今年1月甚至因此提到了这样一个观点:

BIGO LIVE的付费用户和ARPPU仍有可观的增长空间,有望在海外再造一个YY。

03

多元与一元

某种意义上看,欢聚时代这种核心赚钱业务和战略支援业务相互配合的体系,打破了传统的“多元化”和“一元化”企业划分认知。

国内管理学研究者郝亚洲曾对一元化和多元化的简单划分理论进行过一定的质疑:

传统意义上的多元化是一个相对笨重的事情,每进入一个新领域都需要对产业链进行重资本投入,回报需求则在“利润”上进行索取。互联网公司大都是平台经济,它消解了传统的“多元化”,带来了需求规模经济,这是因为提供需求服务的产品。

是的,过去传统的多元化,意味着每一个新的业务拓展都需要人员投入、资本投入、技术投入。

但今天在中台制的情况下,中台的技术多数时候是共享的,与其说是企业在做多元化,倒不如说在“专业化”——围绕几个相关联的业务场景展开拓展、深挖。

这也是为什么李学凌会说,YY内部要全面转型做人工智能,把大量需要重复劳动的运营工作都交给人工智能去完成。

YY的AI技术帮助公司建立一个强大的产品中台,能更快速的根据公司需求开发更多产品,与现有产品矩阵协同。

这些产品矩阵,实际上都是围绕着用户的视频、直播、沟通、游戏等需求所展开的,用简单的多元化和一元化去概括这种公司战略,其实并不恰当。

我倒是更愿意用“专业化”来形容这些做法。传统概念上的多元化和一元化在这种“专业化”的统筹下,最终实现了辩证统一。

今天的欢聚时代,其实也就是这样一个消解“多元化”和“一元化”的企业。

这就像是一颗榕树,下垂的根须逐渐扎根生长簇拥成为新树,新树和老树之间交缠在一起,难分彼此。

深几度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