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军万马夹娃娃,600亿“围剿”战
2019-06-12 14:25 夹机占 夹娃娃

千军万马夹娃娃,600亿“围剿”战

作者:崔恒宇 来源 :锌财经(ID:xincaijing)

2017年,在线娃娃机“疯狂”过后,线下娃娃机的生意也热度不减。

有媒体统计估算出这样一组数据——日均进店6000人次,娃娃机启动次数达3万多次,按照抓取一次4-6元的定价计算,日营业额在15万元左右。几乎与星巴克单店日营业额持平。

这是娃娃机行业前所未有的成绩,指向的正是网红娃娃机店LLJ夹机占。

“LLJ夹机占开业以来就受到粉丝追捧,数据表现不俗。”LLJ夹机占创始人王彪告诉锌财经。

千军万马夹娃娃,600亿“围剿”战

LLJ夹机占门店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从2017年底在三里屯开出首家门店以来,LLJ夹机占迅速在全国复制出10余家门店。这样的速度与成绩引起了业内关注,与此同时,娃娃机行业新一轮的赛跑随之展开。

迅速铺开品牌门店、与知名IP合作、快速抢占核心点位、智能化运营、走向精品化是本轮赛跑的主题。

咔啦酷创始人秦婷婷对锌财经表示,“以前娃娃机行业没有品牌,未来1-2年是整合的年份,头部企业会出现。”

这轮赛跑距离娃娃机的上一轮热闹并不遥远。

“不受营业时间限制,娃娃机可以24小时充分利用,达到单台单日抓取2000多次”,基于这样的推算,2017年,不少人瞄准了线上娃娃机的商机。

短短半年,上百家在线抓娃娃APP上线,资本也在加速进场。据速途研究院数据,其中,天天抓娃娃完成了腾讯领投的2000万美元融资,这是彼时该领域最高的融资金额。此外,乐摇摇、超体云等玩家均拿到数千万元人民币的融资。

千军万马夹娃娃,600亿“围剿”战

线上娃娃机真的能成为一台24小时不停歇的印钞机吗?

2017年11月,锌财经团队曾对这一新兴市场作了为期一个月的调研,为了跳出行业惯有思维模式追寻到这门生意的本质,并发布《疯狂的“百娃大战”背后,98%用户玩过就放弃了,快弃坑》一文。

线上娃娃机的发展与锌财经的调研结果一致,巅峰过后便是迅速陨落,随着流量的流失、盈利困局难以跑通,超过90%的玩家沦为炮灰,或蒸发,或转型。

娃娃机的热闹重新回到线下场景。

随着传统游艺设备玩家、第三方服务平台、IP开发公司、物联网方案商等都在从不同维度进攻,是否会带动新的娃娃机模式?曾经碎片化、分散状的娃娃机市场是否将走向品牌化、门店化?

娃娃机新生

娃娃机挤进了核心商圈,并非以往零散、小规模进商场的形式,而是独门独户的临街店铺。

以LLJ夹机占为例,首家店选址北京三里屯,继而进军五棵松华熙LIV、朝阳大悦城等热门地段,面积从200平米升级至500平米,10多米高的娃娃墙,无一不在刷新着行业记录。其中的娃娃均是其运营的IP产品,长草颜团子、Gon的旱獭、制冷少女、小姜丝等,不少是网络流行表情包。

千军万马夹娃娃,600亿“围剿”战

十二栋文化的形象IP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在新店开业的前几天,进入LLJ夹机占抓娃娃甚至要排队等位。

但王彪清楚的是,每一家门店的开出对于LLJ夹机占来说都是关乎生死,一次性几百万元的投入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必须格外谨慎。直到客单价从50、60元,上升至100元左右,并且客流量趋于稳定,王彪的心里才慢慢有了底。

紧随其后,规模更大的主题娃娃机馆开始在全国零星冒出。上海的大粉娃娃机、吉吉乐网红娃娃机,深圳的我要抓娃娃都在用“大排场”攻陷用户。

千军万马夹娃娃,600亿“围剿”战

夹机妹抖娃娃机店内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018年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娃娃机不行了。如果不是LLJ夹机占的诞生,这个行业可能会提前半年进入(沉寂)状态。” 超体云CEO朱玉博告诉锌财经,从追逐线上抓娃娃,到沉寂之后做娃娃机店的店铺运营系统,超体云一直并未放弃娃娃机赛道。

“大排场”也并非适合所有玩家。

对于一年之内开出超过百家门店的咔啦酷而言,迅速连锁化是第一目标。78平米,放置26台娃娃机,这是秦婷婷的团队经过反复计算后得出的最大坪效。与此同时,必须全部使用海贼王、同道大叔、阿狸等正版IP产品。

千军万马夹娃娃,600亿“围剿”战

咔啦酷门店内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线上娃娃机退潮之后,朱玉博的团队在上海大学路开出一家夹机妹抖,看上去像是一家缩小版的LLJ夹机占,35台机器,每天大约能创造1万元的流水。朱玉博以这家店为样板,打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