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IPO”:贝壳找房戴着镣铐跳舞
2019-06-18 18:14 贝壳找房 贝克找房上市

“真假IPO”:贝壳找房戴着镣铐跳舞

“大多数竞争者不懂我们,我们也不会去看他们。我很清楚自己的初心,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链家、贝壳找房董事长左晖曾这样说。

贝壳找房的话题似乎没有中断过,而就在近几日,掀起一波小高潮。

6月12日,有消息称贝壳找房计划赴港IPO。即便该公司相关人员已经否认,但其一系列的股东变更及融资事件,引发外界不断猜测。

2016年,链家B轮融资时,与投资人签订对赌协议,承诺5年内上市,否则按照(投资价格 + 8%/年)进行回购。另外,公司核心业务深化发展,外加商业模式横向化扩张,受累于资金压力,该公司频繁吸引股权发债,IPO可以直接、长效的解决融资问题。

由此看出,上市是链家的必经之路。

资本市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裁员等负面消息缠身的贝壳找房,能顺利将梦想照进现实吗?

真假IPO

近两年,关于贝壳找房计划上市的传言一直不断。

6月12日下午,有消息称,贝壳找房计划赴港IPO。虽然贝壳找房公开回应,“暂无明确上市时间表和地点”,但近段时间,该公司的股东变更、融资等一系列事件还是引起公众的注意,被外界看作是在为上市铺路。

据了解,除了传闻中的赴港上市外,贝壳找房很可能以VIE形式登陆美国资本市场,但该公司官网从未就上市计划及进展进行过明确说明。

贝壳找房脱胎于链家网。成立于2018年4月的贝壳找房,定位为质量居住的服务平台。与“母胎”链家浓厚的房地产属性不同,贝壳公寓更具互联网色彩,外加上其轻资产的性质,相对于链家更适合上市。

3月末,贝壳找房启动D轮融资,本轮融资由战略投资方腾讯领投8亿美元。资金主要用于产业互联网领域的技术研发、产品应用创新及招募人才,提升用户体验和行业运营效率。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是在3月,有22家投资人从链家房产撤资,撤出后,资方由37个变为15个,公司注册资本减少33.99%。该公司曾对此回应,“本次减资目的在于企业发展所需,原投资方在链家的股份将通过协议镜像平移到贝壳找房。”

这一动作被外界揣测,贝壳找房未来将成为上市公司主体。但其确切的上市情况,始终不被外界所知。

5月29日,北京链家置地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新增香港喜刻有限公司为股东,持股比例5%。公司注册资本变更后增加5.26%至52.63万元。

公司人事也出现变动。原监事王岩退出,新增董事于钧、徐涛,监事周伟,其中徐涛与周伟均为北京贝嘉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成员。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香港喜刻有限公司起步于2018年12月20日,是一家私人股份有限公司。而北京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初创于2001年,是一家集房产交易服务、资产管理服务为一体的、以数据驱动的全价值链房产服务平台。

本次引入一家香港公司或是为贝壳找房上市铺路。此前,据知情人士透露,链家上市搁置,寄予贝壳找房海外上市。视贝壳找房业务发展情况而定,贝壳找房最快将于明年启动上市。

据了解,相对于赴港上市,美国资本市场更有可能成为贝壳找房上市的最终目标。公司或许会以VIE形式登陆美股市场,而在香港地注册的公司很可能只是VIE体系中的一个桥梁。

VIE模式简称“协议控制”,意指境外注册的上市实体与境内的运营业务实体分离,境外上市实体通过协议的方式控制境内的业务实体。创始人通常会在开曼群岛、维京群岛设立离岸公司,并控制上市主体,然后通过香港壳公司控制国内实体业务。

今年年初,贝壳找房、链家董事长左晖和联合创始人单一刚分别将持有的贝壳找房股份出质给金贝(天津)科技有限公司,左晖出质股权数943.828万元,单一刚出质股权数为56.172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天津小屋注册资本1000万元,左晖和单一刚分别持有94.38%和5.62%股份。依据注册资本和持股比例计算,左晖和单一刚质押了其在贝壳找房所有的股份。

尽管金贝天津看起来是一家天津的公司,但透过股权穿透看到,这是贝壳投资(香港)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左晖和单一刚将持有的全部贝壳找房股份质押在一家香港的企业,这意味着,贝壳找房在为海外上市做准备。

左晖将贝壳找房从垂直房产中介向互联网平台进化,希望在资本市场讲一个高估值的故事。

做中介界的一股“清流”?

贝壳找房引发的舆论,几乎没有中断过。

今年2月,脉脉网友在平台发消息称,“关于贝壳找房(链家)的变相裁员(组织结构调整)。动作很大,比滴滴狠...整个新房、租赁、装修、交易、海外这些业务全部并入二手(经济平台)。产品技术运营目前说不裁员,但是感觉人员大于工作量,一定有多余的人。其他职能线该撤的撤,(增长线)该合并的合并。最近工作不用推进了,等变动结果”。

脉脉网友的留言

另有脉脉上用户发帖称,贝壳找房已经准备要大批裁员。虽然这条消息并未被官方证实,但根据不少员工的回应可以看出,贝壳找房内部并不稳定。

6月1日,脉脉网友在平台发言表示,贝壳找房装修板块6月开始停止运营,近期HR将会到各城市洽谈解散业务团队事宜。

来自脉脉职言区观点

9天后,一名身份认证为腾讯员工已经进入谈薪资阶段了,他在平台提问,“贝壳找房现在靠谱么,据说大批裁员”,而下方身份认证为贝壳找房员工的网友留言,“我现在每天上班跟上坟一样”。另有贝壳找房员工表示,裁员已经谈了好几个月了,整天也没什么事情做,公司和员工互相耗着对方,工资照常发放。

来自脉脉职言区观点

半年前,贝壳找房的发展还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时下的贝壳找房在公众平台上被亲员工吐槽,前后落差还是十分明显。各种原因,还是因为当初对员工画的大饼难以实现,工资低、福利差等矛盾也就突发凸显。

贝壳找房内部架构在不断调整。人事业务调整后,效果并不明显,外加人员冗余、内斗严重,贝壳找房消耗大量精力,原本务实的人员和团队不断出走。

贝壳找房裁员的消息真真假假,也不乏同行“抹黑”的情况。

贝壳找房自上线以来,业务涉及二手房、新房、租房、装修、海外、旅居等多个方面,并且一直在高调、快速地扩张。链家之所以要做贝壳找房,是想建立一个全行业的线上服务平台,保证房源信息完全真实透明。

在“信息即权利”的中介行业,房产中介想要赚钱很大程度就是利用了信息不对称的特点,信息几乎是每个经纪人的“命根子”。贝壳找房就是要保障房源信息无虚假,自然动了不少人的“奶酪”。

既想当裁判,还想当运动员,贝壳找房遭到诸多竞争对手口诛笔伐。

链家发展多年,即便成绩亮眼,但对标58同城、我爱我家等竞争对手,仍没有明显优势。针对其推出的贝壳找房,打击假房源,这样一来,这家公司就有了双重身份,也引起业内不满。

房地产中介头部不止链家一家。其他公司不愿意被贝壳找房压制,也不计划与贝壳找房合作,58同城、安居客等传统平台公司甚至成立了“真房源联盟”,联合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贝壳找房“找房大平台”的愿景,难以实现。

链家酝酿已久的改变

2015年,链家收购了上海德祐、深圳中联、广州满堂红等10多家经济公司,迅速实现全国化布局。同时超过中原地产,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房地产公司。

一路狂飙的背后,其实是链家戴着镣铐跳舞--对赌协议。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4月,界面曾披露了链家项目招股投资说明书,彼时,链家已经成立上市团队,正在进行B轮及B+轮融资,承诺B轮完成后5年内上市,否则按照8%的单利率进行回购。换言之,如若2021年4月前,链家不能上市,不仅要将融来的60亿归还,还需外加8%的利息。

链家加大投入、疯狂扩张,营收等指标不升反降。内外因素交加下,左晖重新回到平台上考虑问题,贝壳找房随即出现。

贝壳找房成立前,链家已经覆盖32个国内城市,员工15万名,其中的一线经纪人超过13万。要想有效的管理这些经纪人,并未一件易事。

二手房买卖是一个复杂繁琐的过程,经纪人的服务分布在房源和客源两端。客户买卖房子,从找房源到匹配成交、走流程服务、金融借贷,最后到新房买卖、海外房产等,最早入局链家的整个体系都在围绕这样的“传统”方式在走。

它相当于互联网操作下面的一个闭环系统,在自营和平台间做出抉择。在房产中介市场,自营意味着烧钱,需要充足的资金。过去的十几年,链家坚持走自营路线。

而2001年成立的链家也一直都是资本的宠儿。截至去年9月新一轮融资前,链家进行了包括Pre-A轮在内的七轮融资,仅去年就完成四轮战略融资。链家的投资人名单中不乏腾讯、百度、华兴等知名企业旗下基金。

左晖曾表示,1.0时代的特点是吃差价,但在今天的主流市场,已经基本退出。2.0时代解决了吃差价的问题,但信息呈现出孤岛状态。而3.0时代是跨越品牌的界限,将行业的各个角色协同起来,真正的形成网络效应。这一切的前提在于,必须给消费者提供这是有效的信息。

“真房源”被看做3.0时代的重要基础设备。在推出贝壳找房前,链家曾对ACN合作网络的可能性进行尝试。

房产市场透明化是一件众望所归的事情,未来国内也会出台更多的政策来对行业进行规范,链家推出贝壳找房其实也是顺应了未来的趋势,只是在这个时候挑战整个行业的神经,或许有些为时过早。

铅笔道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