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国外做洗脚生意
2011-12-14 11:45 洗脚业

到国外做洗脚生意23

2011年年初,华夏良子创始人史英健去世。如果没有这次变故,这被认为是国内最有可能第一家上市的足浴企业。

口述 / 华夏良子董事长史蕾 文 / 本刊记者 赵楠楠

007年,德国巴德克森市长被他的中国朋友拉去洗了一次脚。大概是感觉很好,在北京西坝河的华夏良子店,这个市长萌生了引进中国足浴的想法。当时,那个市长直接联系到了我们的总部。双方一接触,都觉得是个好事儿。不久,我父亲就到巴德克森买了一栋楼,用于开店。这是我们出国开店的第一站。

我们应该算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结实地开在国外的足浴品牌。说它结实,是因为华夏良子比较正规地站在了国外的商业街上。而国内不少其他企业正在进行的国外之旅,都还处于打黑工的阶段。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签证。为了保护本国利益,国外很难给中国企业的工作签证开绿灯。足疗技师们只好拿着旅游签证去打工,到规定时间就回国一次。但巴德克森市长给了华夏良子很好的条件。由于政府的介入,这件事很快就促成了。

这家店铺是我一手办成的。我最早是在山东工艺美术学院读大学,后来去澳门读了一个MBA。1999年毕业后我就去了公司,前期做过公司内部各种岗位,从前台收银到店堂管理,到总部财务。但是让我成长最快的还是这些年负责国外店铺。2007年德国第一家店铺开始,我就经常在国外,常常几个月才回国一次。到现在,我们在不同的国家开了6家店铺。

国外的店铺也遇到不少困难,有一种最难搞定:排外。我记忆深刻的是巴德克森那一次。这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德国城市,没有什么亚洲人。我们一去就是一大帮,走在街上很多小朋友都回头看,没有见过。德国是民主政治,虽然政府很欢迎,给了很多优惠政策,但是当地反对派不理解,开始挑刺。德国其实有很多外籍员工,但足疗属于低技能的技术工,一些政策没有放开。就在装修筹备的过程中,在野党就举报了,说这儿的员工不是正规途径过来的。海关也不怎么了解情况,一看有这么多中国人,当时就派去了3架直升飞机、20多辆警车,把整个楼团团围住,开始审问。

那时候我刚好在国内,一晚上没睡,就跟当地政界的人联络沟通。后来警局也发现这家店是正规途径过来的,也就没什么事了。这其中,政府的认可成为华夏良子扩张国外的重要一步。之后,按照先经过政府认可,然后进入当地市场的模式,华夏良子慢慢步入了国际之路。之后几年,华夏良子在德国开了3家,芬兰赫尔辛基1家,英国伦敦1家,荷兰海牙1家。

我们最初去德国时就定下基调,要做高端足浴。以英国为例,我们在伦敦有一家店铺,就在海德公园南门。这里的平均消费在85—100英镑/小时,和五星级酒店的SPA差不多。而伦敦唐人街的普通足疗也就25欧元/小时。

初次面对外国人做生意,效果还不错。巴德克森那家店第一个月的营业额就做到16万欧元。店里98%的客人都是当地人而非华人。跨国度的生意里,客人们忘记了小品牌,记住了中国按摩,华夏良子就成为中国按摩的代名词。客人打电话都说在中国按摩,而不是华夏良子。

这些年我负责国外,我父亲主管国内,华夏良子的成长一直稳步前进。父亲早早给华夏良子做了ERP系统,我们现在的内部管理都开始网上办公,这步路我们比其他公司都早很多。我们在去年还引入了东方富海的投资,开始筹备上市的事儿。

我是家里唯一的孩子,是父亲的掌上明珠。我从小就跟父亲的关系非常好,我们俩一起吃饭,一起回家,一起讨论工作,他教给我很多做人和做企业的道理。可是在今年早些时候,父亲去世了,他离开了我们。从父亲走的那一刻开始,我意识到,以后就是我独自承担这个企业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