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规模扩大,为何跟谁学后来居上实现规模化盈利
2019-10-11 11:25 在线教育 跟谁学

2019年9月30日,教育部等十一部委联合发布《关于促进在线教育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鼓励社会力量举办在线教育机构,支持互联网企业与在线教育机构深度合作,综合运用大数据分析、云计算等手段,充分挖掘新兴教育需求,大力发展智能化、交互式在线教育模式,增强在线教育体验感等等。这不仅预示着国家对在线教育的肯定与支持,同时也意味着在线教育已进入一个高速发展的黄金期。

微信图片_20191010163739

过去两年,无论是业界巨头,还是后起之秀,1500多家机构鱼跃涌入在线教育领域,今年盛夏更是为争夺市场、流量展开了一场混战,随之而来的却是烧钱、亏损等一系列连锁反应。

今年夏天出现的最大一匹黑马则是融了A轮就直接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跟谁学,也是中国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K12在线教育机构,不仅如此,跟谁学也是首家实现了规模化盈利的在线教育公司,打破了在线教育不盈利的困局。

在竞争激烈的在线教育领域,跟谁学又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它又有着怎样与众不同的地方呢?

在线教育的风口

“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有人用这句话来形容当下的在线教育。

2019年1月,教育部发布了《教育部关于加强网络学习空间建设与应用的指导意见》,为迎接“互联网+教育”时代,建设人人皆学、处处能学、时时可学的学习型社会,政策鼓励在线教育发展的同时,也不断规范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秩序。政策福利持续释放,将互联网与教育的融合推向了高潮。

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数据显示,在过去的十年间,在线教育成井喷之势,截至2019年6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高达2.32亿人,仅仅去年销售额就已达365亿美元,在线教育已然是一块“大蛋糕”,并且成为不少教育培训机构的兵家必争之地,大有几分“得在线教育者得天下”的味道。

即便在整体经济不够景气、市场增速放缓、渗透率低等现实背景之下,为争夺市场占有率,学而思网校、猿辅导、作业帮等机构动辄砸下数亿资金,获客大战愈演愈烈,成焦灼之态。

“不投则死,投则亏损”成为目前多数在线教育机构苦苦挣扎的真实写照。在业内不少人士看来,在线教育公司本质上是互联网公司,需要不断烧钱来确保快速向前奔跑,几乎所有的在线教育公司营收和增长背后,都有着数额巨大的投入,跟谁学的持续规模化盈利显然是一个另类。 

跟谁学异军突起

2019年6月6日,跟谁学在美国纽交所上市,一石激起千层浪,大有一种横空出世之感。从2014年6月成立到2019年6月6日上市,跟谁学走过了整整5个年头,并不断刷新纪录。

2015年3月,跟谁学A轮融资5000万美元,成为中国创业公司A轮融资之最。

2019年6月,跟谁学在美股上市,更是成为国内首家规模化盈利的K12在线教育机构。

创造了奇迹的跟谁学也曾经历过“至暗时刻”。

2014年,在新东方工作了十四五年的陈向东选择了辞职创业,彼时的陈向东已是新东方的执行总裁,已过不惑之年的他放着千万年薪的事业不做,却选择重新开始去创业,这在很多人看来无法理解。

同年6月,陈向东组建了在线教育科技公司“跟谁学”。早期的平台模式,被定义为链接老师和学生的在线教育界的淘宝。然而在行业残酷的厮杀面前,由于公司多线并进,导致了后来的受挫,甚至一度传出倒闭的消息。

2017年,陈向东将跟谁学To B业务拆分,all in到B2C业务,以在线直播双师大班课作为突破,实现了逆袭,2017年9月即实现了单月盈利。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第一季度,跟谁学净营业收入分别为9758万、3.97亿、2.69亿;净利润分别为-8695.5万、1965万、3389.1万,聚焦B2C模式的跟谁学仅一年便扭亏为盈。

根据跟谁学第二季度财报显示,相较于第一季度净营收的2.69亿,第二季度的净营收增长到6.2亿,较去年同期的1.2亿增长437.9%,增长势头更是一些行业巨头的3至8倍。其中,跟谁学旗下品牌高途课堂在净营收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

持续规模化盈利不仅意味着公司的经营状况良好,如果将跟谁学放在行业里做对比的话,那就不是简单地用良好来形容了,而且也印证了市场对跟谁学的教学和服务质量的广泛认可,才会有今天傲人的成绩。

低调的跟谁学四两拨千斤

跟谁学的低调与其他的同行铺天盖地的广告投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市场营销方面,跟谁学显然更加注重宣传的质量,利用杠杆效应,四两拨千斤。

当然,这与跟谁学的成本领先战略不无关系,通过微信生态获取、积累大量在线客户,获客成本远低于广告投放,效率上更胜于传统的地面营销。用陈向东的话来说就是,“在线教育创业公司里,跟谁学在花钱效率上,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

聚焦K12在线直播双师大班课,加上对产品的反复打磨,严格的教师筛选等使跟谁学得以杀出重围,很快在教育市场立稳了脚跟,其中不容忽视的是跟谁学团队的自我反思与快速聚焦的能力。

陈向东在教育领域摸打滚爬30多年,从传统的教育培训行业到急速变化的在线教育,经历了重重考验,而真正让人佩服的是他迅速判断趋势的发展,从而避免了一次次风险,这也是他多年历练的结果。

成功固然需要运气、时代的风口,但更重要的是把握住时机的眼光和格局,甚至在必要时更需要壮士断臂的勇气和决心,这就是变革的力量。

陈向东曾多次提到一个词 “专注”,其背后是跟谁学历经磨难获得的经验教训。2015年被陈向东称之为“有史以来最焦虑的时刻”,那时由于最初业务扩张太多,没有聚焦,导致多线并进,公司到了生死存亡之秋。陈向东坦言:“坦率地说,我们做得有点儿多,还是有点儿贪婪了。”

敢于尝试错误,不断反省,及时调整,这是创业者所必备的品质,只有这样才能抓住先机,快人一步。都说商场如战场,“分秒必争”是所有创业者的共识,以技术驱动教育发展的在线教育尤其如此。

“蚓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埃土,下饮黄泉,用心一也”。无论是创业公司,还是经营多年的成熟公司,只有专注一个领域,聚焦一件事情,才能做出更大的成就,而荀子的《劝学》中的这句话正是对专注最好的注解。

教育从来都不是一门买卖

陈向东从17岁做中学教师到新东方执行总裁,从在线教育领域创业到美国纽交所上市,陈向东在教育行业走过30多个年头,不仅对整个教育培训行业驾轻就熟,更是积累了丰富的管理经验,加上多年来一直保持着旺盛的战斗模式,陈向东具有许多创业者不具备的优势。

反观不少投入在线教育的培训机构,从开始的高歌猛进到最后的黯然离场,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所以,“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这句话还有待商榷之处,站在风口上的猪能不能飞起来是一个问题,还有就是飞起来之后能否飞得更高、更远?风口过后是否能安全着陆?这些问题都需要创业者思考清楚,不能盲目跟进。

到目前为止,跟谁学能交出这样的成绩,在业内看来实属不易。跟谁学将在线直播双师大班课做到了极致,实现了持续规模化盈利,从而成为第一个吃到螃蟹的人。

目前在线教育的大热像极了历史上的春秋战国,就像春秋时期的170多个诸侯经过征战,到了战国时只剩下了7个国家。在线教育同样是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不断积极迭代升级的教育机构的优势将会愈发突出和明显。

那些过分关注占领市场率,而没有训练有素的团队,不能打磨优质的课程,不能提供完善的服务,获得的蛋糕越大,则越不好下咽。

经过磨炼的跟谁学显然有了造血再生的经验和能力,并总结了一套属于自己的运作法则。相较于一些老牌的教育机构而言,跟谁学还是一个正在成长的奔跑少年,充满青春的活力,从亮眼的业绩来看,其潜力是无限的。

在笔者看来,与其他同行相比,跟谁学的成功之处在于,作为一家以技术为驱动的在线教育公司,它的根是深埋于传统的教书育人的理念,教育是一项有温度的事业,不能把教育当成一门买卖。

在时代红利的助推下,在线教育虽然成为了不少人眼中的香饽饽,然而在线教育企业要被大众所接受,要健康持续地发展,不仅需要强大的市场助推,关键是企业对教育本质的理解和定义。在线教育输出的不仅是知识和服务,重要的是对教育本质所秉承的态度和理念,这将决定企业将走向何方,能走多远。

熊本熊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