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美团
2019-10-14 16:27 人工智能 百度 腾讯 美团 饿了么

野兽美团

作者: 史中  来源:浅黑科技(ID:qianheikeji)

历史不会重复,但总能押韵。

20万年前,我们的祖先智人开始膨胀,觉得非洲这片弹丸之地已经不够他们嘚瑟了,于是决定北上欧洲。在那里,他们遇到了上下五千年最野的一群对手——尼安德特人。

尼安德特人才是战斗民族,恨不得家家养猛犸象当宠物。尼安德特人掰断一个智人的胳膊,就跟掰筷子一样容易。更不科学的是,他们的脑容量居然还比智人大,他们也有语言,会使用工具。。。一句话形容就是:四肢发达,头脑也发达。

那次走出非洲,智人毫无悬念地被团灭。

不过结局出人意料,经历了十几万年的斗争,曾经弱爆了的智人最终跑赢了尼安德特人,成为星球霸主,于是才有了今天对着手机刷文章的你。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智人的必杀技到底是啥?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智人拥有一个看上去完全无用的技能——“在大脑内部精准复刻现实世界的能力”,俗称 想象力

利用想象力,智人可以在脑中模拟物体的运动轨迹和事情的前后逻辑,发明出了像弓箭、投石器这样复杂的战争工具,也发明了打群架的招式套路。如此心有灵犀,一群智人就可以“合体”,战术围殴一个尼安德特人。

于是一个道理显而易见:

要想改变世界,必须发现世界的规律;

要想发现世界的规律,必须反复推演;

要想推演,必须先在脑海里把世界复刻出来。

对现实世界的复刻能力强的种族,能统治星球;对现实世界复刻能力强的公司,能引领风骚。

如果你让我猜,未来哪家公司对现实世界的复刻能力最强。我的答案不是腾讯阿里,也不是京东百度,我猜是 美团

e9223d2edf15fca4bed20_1.png

美团创始人 王兴

美团颇有当年智人的风采。

在我动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美团市值5100亿港元,同一时刻,互联网“第一把交椅”阿里巴巴的市值是4300亿美元,换算一下,六倍多。即使差距如此,美团已经成为了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

e9223d2edf15fca4bed20_2.png

你可能要吐槽:一个“送盒饭”的公司,能有什么过人之处?别急,这个故事,还得从30年前说起。

第一世代:互联网和现实没卵关系

互联网并不是一出生就有复刻现实世界的野心。

事实上,互联网技术刚诞生的时候,和现实世界根本没卵关系。第一代互联网人的最大理想就是在现实世界之外造出一个独立的“平行世界”。

比如,1991年开始在中国流行的“惠多网”(CFido),就是一个独立于现实邮政系统以外的,虚拟的“邮局”。

当年中国的很多电脑爱好者自己搭建服务器作为“驿站”,帮天南海北的胖友们转发信息,互诉衷肠。这其实就是BBS的前身。

这些“驿站”的站长也都是“普通家庭”的人——宁波站的站长叫丁磊,珠海西线站是一个叫求伯君的人建的,北京西点站的创建人叫雷军,而深圳站的站长自称Pony,中文名叫马化腾。。。

e9223d2edf15fca4bed20_3.png

鲜肉时代的丁磊

有这些人打底,祖国大地上各种BBS和小网站像烽火台上的狼烟一样燃起来,信息多到看不过来,需要有人帮忙筛选,这才有了1995-1998年间密集成立的网易搜狐新浪等“门户网站”。

1998年,搜狐创始人张朝阳到清华演讲,口沫横飞刚结束,台下就有小伙子第一个举手提问,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大二的王兴。王兴是被保送到清华的,迷恋BBS,每天的乐趣就是在清华论坛上跟别人吵架。后来他建立校内网,不知是不是为了方便人们“实名约架”。。。

注意,彼时,互联网依然和现实世界是平行的:

人们会在网上的门户网站看消息,也会在现实世界买杂志和报纸。纸制品被认为是严肃的,屏幕上被认为是消遣的,两个世界相安无事,也没人觉得分裂。(有趣的是,当时影响一代程序员的《电脑报》《电脑爱好者》 《黑客X档案》 之类 都是纸质发行的。)

e9223d2edf15fca4bed20_4.jpeg

1996年,中国第一家网吧——盖威特电脑房在上海开业,收费为一小时40元。

在我们这个国度,“平行时代”的高峰,是由百度创造的。

它依靠“百度贴吧”“百度知道”“百度音乐”等等密集的天才产品干掉水土不服的谷歌,获得了互联网的“总入口”——所有人想获得虚拟信息都要从此路过,于是它可以名正言顺地收“买路钱”。(当然,百度是向信息提供者收取买路钱,不过,这个钱最后还是辗转由信息检索者买单。)

起码在21世纪的最初十年,互联网上的狂欢都是“乌托邦”式的:

如同《第一次亲密接触》里的痞子蔡,根本不知道网络那头跟自己聊天的是“恐龙”还是“美眉”。

如同《黑客帝国》里的芸芸众生,在现实中泡在水里插着管子,脑子里却流淌着着虚拟世界的春秋大梦。

2009年,一个叫“贾君鹏你妈喊你回家吃饭”的帖子突然在百度贴吧爆红。几千万人浏览了这个帖子,而这个贾君鹏究竟是谁,他后来有没有回家吃饭,甚至到底有没有这个人,现在都是个谜。

那个时代的社交,也是“乌托邦”式的。马化腾的QQ秀是长发墨镜的牛仔,而实际生活里他是个金丝眼镜技术宅。就像吴晓波在《腾讯传》里总结的那样:“很多人都在年少的时候,拥有身份证之前,就申请了一个QQ号。”QQ号是平行世界的身份证,身份证是真实世界的QQ号。

e9223d2edf15fca4bed20_5.jpeg

鲜肉时代的马化腾

作为那个时代的QQ用户,神秘的敲门声和哮喘一般的咳嗽声里装满了我的小秘密,我也一度觉得生活最好的结局就是:真实和虚拟两个世界井水不犯河水。

万维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之类的先贤们构想中的互联网哲学,有点像后来爆红的比特币和区块链——每个人都平等地贡献,每个人都自由地索取,把它变得越来越大。。。

但现实从不遂人愿。

2011年,百度登上了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榜首的领奖台。而在雍容气象背后,互联网作为一个乌托邦式的平行世界,也终于走到了尽头。

e9223d2edf15fca4bed20_6.jpeg

人们不得不正视:自己大脑中的平行世界就像一个气球,不可能无限膨胀。越吹越大时, 终于会遇到现实世界的墙壁。

时代在呼唤一个更能复刻现实世界的公司,接棒引领互联网群雄。

第二世代:大佬们 复刻世界的尝试

上帝是最好的编剧。

就在2011年百度市值冲向第一的两个月前,腾讯低调发布了微信。在未来五年,这货将会以决绝的姿态奠定腾讯对现实世界最强的复刻能力。不过这是后话。

在粉丝们举着写有“Robin”牌子闯进百度开发者大会追星的那些日子,腾讯和阿里已经开始了复刻真实世界的尝试。

e9223d2edf15fca4bed20_7.jpeg

先说腾讯。

2006年,中哥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用QQ把我的高中同学加了一个遍,因为我实在找不到“有免费给朋友发信息的渠道为什么还要发短信”的理由。

我只是一个缩影。那几年,“QQ代替短信”应该是所有人的共同记忆。运营商的失势, 不仅把信息通路让渡给了互联网,还把 真实世界的人物 关系 让渡给了互联网。 而后者对这个世界的影响是非常深刻的——现实世界的一部分第一次在互联网世界拥有了清晰的倒影。

腾讯日后十年的荣华,几乎都可以追溯到这一条条带着体温的通讯录。

e9223d2edf15fca4bed20_8.jpeg

再说阿里。

2003年和2004年相继成立的淘宝网和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