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SL成B站年度弹幕,这些年轻人在想啥?
2019-12-06 11:43 B站

AWSL成B站年度弹幕,这些年轻人在想啥?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2019年,各位客官的选择是——

硬糖君坚定提名“AWSL”。短短四个字母,却足以精准传达本人面对年终总结时的焦虑,年会抽奖时的欣喜,年底催婚时的苦闷,当然,更多还是面对美人时的……最关键的是,沉迷bilibili(以下简称B站)整年的硬糖君,完全绕不过这个梗嘛。

今天(12月4日),B站照例公布年度弹幕数据,“AWSL”力压“泪目”“妙啊”“我可以”等高频词,成为2019年B站年度弹幕。过去一年,B站用户总共发送14亿次弹幕,AWSL出现了3233620次。

弹指一挥间,B站的年度弹幕竟然都搞三届了。而放眼全网,互联网用户的“黑话”热情在今年再创新高,不同圈层都制造了典型新词:社畜的“太南了”、粉丝的“上头”、B站自然就是“AWSL”! 

在这个多元圈层时代,词语的功用已经超越了交流,逐渐成为一种身份标签、一种社交货币。就像在B站这样的青年文化社区,弹幕作为用户互动的重要方式,背后承载着一代人的社交习惯、审美趣味甚至时代记忆。

如果我们将B站弹幕排位赛视为一次对年轻文化的大数据普查,就会发现其产业价值远比想象中更大。我们可以从中窥见年轻用户的兴趣图谱和社交景象,用以反哺内容创作和娱乐营销。嗯,硬糖君今天的slogan就是:想要拥抱年轻人,从读懂B站年度弹幕开始。

“阿伟”在B站

“B站年终弹幕”公布前,许多网友把C位投给了“我可以”。毕竟这仨字,都刷倦了。

如今,“我可以”也挤进TOP10成功出道,但站位却输给了练习时长一年半的“AWSL”。民意使然啊,毕竟AWSL去年就夺得了“年度动画流行梗”。哼,果然还是要输给这些选秀“回锅肉”。

追溯AWSL的B站奇幻漂流,绕不开YouTube知名虚拟主播白上吹雪。这一白发兽耳的女高中生外表甜美,性格安静,妥妥的正统派可爱Vtuber。每当它营业直播时,无数宅男就会在评论区狂刷“卡哇伊”。而当粉丝的激动情绪积累至巅峰,最终在一句“あ、私は死んている”(A Watashiwa Shintei Lu ,即AWSL)中得以释放。

有趣的是,“あ、私は死んている”翻译成中文就是“啊,我死了”。AWSL的缩写竟在中日两国具有相同含义,实现了跨地域和语言的情绪共振。尤其是后期白上吹雪听到“AWSL”就会出现害羞躲藏的举动,更是掀起了粉丝玩梗狂欢。

很快,AWSL就由ACG受众带到B站,成为了年轻群体的追番暗语。当粉丝被动画里的可爱形象弄得血槽清空时,总会刷上一波“AWSL”表达自己的激动和赞美。

而在B站用户的逆天创造力下,AWSL又先后经历了汉化、具象化,在含义延伸和高频使用中辐射到更多受众。时至今日,AWSL已经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