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锋基金主席虞锋:中国的淘金时代已经结束,接下来是炼金时代
2019-12-09 16:40 资本寒冬 VC PE 云锋基金虞锋

云锋基金主席虞锋:中国的淘金时代已经结束,接下来是炼金时代

未来只有真正找到了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才能立足。

本文来源|华商韬略(ID:hstl8888)

12月6日上午,在第十九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上,云锋基金联合创始人、主席虞锋发表了主题为“淘金时代结束,炼金时代开启”的演讲。

演讲中,虞锋主席表示,自己并不认同“寒冬”的说法。他说,一定还是要看多中国,“这是投资人的宿命。如果你不看好中国,你怎么做投资呢?”

以下为演讲实录精编:

各位早上好,我今天演讲的主题是“淘金时代结束,炼金时代开启”。

最近PE和VC行业两篇文章影响很大,一个是前一阵子说只有5%的VC和PE能活下来;一个是前两天倪正东(清科集团创始人、董事长)说得更吓人:只有1%的机构值得LP投资。

现在是不是寒冬呢?在我看来,其实是一个非常正常的、20年发展的自然结果。

我们的投资是依托于企业界、产业界的发展,这20年,我们经历了什么?如果让我归纳,两件事情可以概括:

第一,整个互联网在中国从0到今天发展成了土壤和空气,几乎成为所有企业发展的基础。这是一个根本性的标志。

第二,实体产业和传统产业经过野蛮生长后,最近几年慢慢出现了巨大的分化。倪总说今年的数字,融资里面,国资或者大的机构成分已经占了75%,民营企业没钱了。民营企业经过了20年的发展以后,这两年企业发展资金出现问题,开始发生爆雷事件。

这是什么问题导致的?是因为以前野蛮生长、机会多,太容易做了,以至于大家只是去抢机会的事情,去做容易做的事情,但今天,在专业化的情况下,企业出现了巨大的分化。

野蛮生长,机会遍地的时代,大家觉得只要抓得住机会、搞得定关系就可以做了,但现在大家开始慢慢意识到,我们必须要好的产品出来;开始意识到,光有好的产品也不够,还必须有技术的壁垒;最后大家还要思考商业模式怎么能做得更好。

今天,真正能成为世界一流的企业、或者行业真正的领先者,一定是依靠整体的运营,你得开始考虑战略、价值观、文化、组织架构、KPI的架构、文化的锻造等等。

今天大家说阿里多么强大,不是因为它覆盖的面多广,而是看到了它所在每一个领域的人才配备、组织架构、不断地自我驱动向前发展的能力。

今天不再靠那些机会性的东西了,真正靠的是这些打法。

所以这20年企业发展的结果是,真正地开始有了头部效应、巨头效应。

我们其实是走了美国、日本和欧洲一百多年的历史,突然之间各个行业集中度开始变高,资本市场也体现了这一点。传统行业里的海底捞、海天酱油这些企业,制造业的美的,还有茅台,股价一路上涨,为什么?在每个领域的领先者,集中度越来越高。

但它们是不是形成了垄断?远远没到。哪怕这些企业今天长到这么大,它们占的市场份额还是很小。

所以当我们看到这些企业发展的模式、驱动力变化了以后,留下来的是什么?是那些他们真正思考了的、战略的、整体运营的、包含了技术和产品的东西。

但是今天光靠产品、光靠技术是不行的,你必须是一个整体的、完整的运营,才能够发展到前面。企业的发展是这样一个情况,企业和投资是皮与毛的关系。依托于企业界的投资行业自然而然也在分化,未来只会剩下头部的机构,真正找到了核心竞争力的机构才能立足。

PE应该怎样做得更好?在我看来有三点是最重要的:

第一,更加的专注。我们常常说弱水三千,你只取一瓢,这很难,那你舀个两三瓢就可以了,专注是最重要的。只在两三个领域做深做透,这是最基本的。

第二,更加的专业。今天,光讲淘金还不够,还要将淬火炼金,要真正去思考,为什么这些头部企业会让你去投?是因为你能真正思考、理解这个行业的趋势、行业的发展。

作为一家PE,至少要做到是企业的预警机,比所投企业看得更远、方向看得更广、应对能够做得更早。这时,头部的企业才会愿意要你的钱。

头部本来就是动态的、变化的、发展的,当它需要整合并购时,需要内部管理迭代提升时,你的基金是否能给它提供更专业的能力、更前瞻的趋势判断。

看看传统产业,我们开始第一次有了企业家的迭代。

最近年底有些聚会,我发现有些老同志们已经觉得自己力不从心了,这个时候他们要么是把企业交出去,要么就得思考怎么找到更专业化的管理力量。PE能不能在这中间帮他想办法,帮助企业实现管理迭代、技术跃升和整合集聚?

第三,除了专注和专业,还要打造生态圈。能不能在专注的两三个领域里,真正帮这些企业做生态的打造。这不是说今天的VC往后移一点,PE往前移一点,简单地去产业链上下游多看一些,而是在你所关注的领域里面有效整合、能不能帮他来重构。

要用新的技术,帮企业重构、压缩整个产业链。如果能重构这些东西,企业会比传统模式的发展得更快,做得更好。

像我们投的居然之家,这一类传统的企业,创始人有着巨大的动能和热情,想我怎么把小卖场变成一个大卖场,怎么数字化,怎么把产品线上化,同时往上游驱动一下,设计一开始就做到网上入口上去;这样的话,我从开始设计到帮你个性化、数字化的定制,最后到物流的配送,最后送东西到你家里,这是一个整合的过程。居然之家去年还有百分之五十多净利润的增长。

这种传统的企业经过了整体思考、技术跃升之后,整个格局就完全不一样了。港股市场最热的海底捞,对做对冲基金的人是一个巨大的折磨和考验,一看PE 八九十倍,你投得下去吗?海底捞有两千多亿,但对几万亿元的餐饮市场来时还是很分散。海底捞不可能只靠服务做到这么大的市场,创始人还是有对整个系统的思考,对技术的思考,然后把它们整合起来。

所以在今天来说,PE对生态圈的思考,对产业重构的思考,对主动创造的思考,这是企业家希望我们PE投进去后、能够帮他的地方。

今年大家觉得很困难,倪正东说今年市场迎来“体检年”,我觉得体检不应该20年做一次,体检应该每年做,现在甚至要每天review一下自己。

说到这个,我们投了两个体检行业的龙头企业——爱康国宾和美年大健康,很多人问为什么一下子投两个?我说,因为这个行业的特征正好是我们特别喜欢的。

第一,健康医疗领域未来30年将持续发展;第二,这个行业高度分散,这两家企业市场份额加起来不到整个行业的10%,90%以上的份额都是公立医院的;第三,体检是一个医疗健康的入口平台,如果你能帮他提升技术,整合入口和能力,才能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健康服务,而不是每年一次流程式的单位体检。像三高、慢性病人群,体检平台可以为他们提供更持久的服务。

PE应该不断地问自己:我们的能力能够跟得上这些企业的发展吗?甚至你应该问自己:你们的团队是不是能够超前到前面去,帮企业看得更广、更前瞻。

我一直认为,没有这个寒冬的说法,它本来就是一个节气,就是个周而复始的阶段。对PE来说,只是看你的timing、你的优势是什么。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一定是看多中国、看好中国,这可能就是投资人的宿命。如果你不看好中国,你怎么做投资呢?

另外一方面,即使仔细看看国际投资圈的LP们,(比如)去印度投资的,到底靠不靠谱,有多少挣到钱的呢?中国有完备的产业链、巨大的消费群体、崛起的下沉消费市场,我仍然相信中国有全世界最好的投资机会。

今天大家开始思考这些问题,会觉得投资不容易。的确,今天做企业都不容易,是一个需要你重新思考产业链、锻造这些产业链的时候。

核心点还是要问自己:能不能静下心来,把这些核心企业发展的基本规律、跟那些新的产业重新构造的东西思考清楚。

如果能够把这些想清楚,我觉得,这个市场还是有巨大机会的。只不过原来是靠随手可捡钱挣钱的或者靠浪里淘金的机会,今天需要你去主动锻造黄金、把这些机会找出来。

谢谢大家!

华商韬略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