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对To B太乐观,2020年或是产业互联网最危险的一年
2019-12-13 16:03 To B 产业互联网

别对To B太乐观,2020年或是产业互联网最危险的一年

作者|  马慕杰  来源|东四十条资本(ID:DsstCapital)

“中国产业互联网起步较晚,未来10年虽然是产业互联网的黄金十年,但2020年却是产业互联网最危险的一年。”在东沙湖基金小镇创新论坛上,嘉御基金董事长卫哲如此表示。

2019年,产业互联网风起云涌。伴随巨头调转航向,流量红利渐退,一时间,大量资本纷纷涌入To B赛道。押注产业互联网,几乎成为了每家投资机构的主课题。

然而,资本热钱的硬币另一面往往意味着泡沫与透支。卫哲直言,与消费互联网的传统补贴与烧钱消耗相比,企业互联网的坑会更大。尽管已有巨量的资本汇入了产业互联网领域,但大多资本并没有形成比较一致的估值体系,大部分估值方法只是消费互联网估值体系的照搬。

在卫哲看来,一级市场对于To B企业估值的前提必须先理解二级市场的估值指标。而二级市场投资人主要看三个市场指标,分别为重复性现金收入、营收增长及毛利率。对应到一级市场,资本则可以以大致对价5倍的市销率为基准进行估值。

“如果用这个标准来看,过去两年确实出现了一些估值过高的产业互联网公司。这就是为什么2020年是产业互联网最危险的一年。当然,相对的是,市场上也有一些被低估的产业互联网公司。”卫哲称。

资本存量是常态,GP要有同理心

相比于资本寒冬,卫哲更认为是经济时代发生了转向。

在卫哲看来,之所以会有资本疲软的市场表现,底层逻辑是因为三个存量时代的到来,即经济、流量、资本的存量时代。

尤其是在资本进入存量时代的背景下,VC/PE募资难集中爆发、出手投资更为谨慎、行业“二八法则”日益加剧。

“过去,市场上的GP永远问LP拿钱,但从来不还钱,最后导致所有的LP都没有余钱了。”卫哲称,伴随资本进入存量,一级市场的募资生态应该要有不断循环的体系,而不是只靠新募资却没有反哺与回报。

与此同时,在LP眼中,资本存量常态下,GP要有一定的同理心。

“首先要能够从LP角度考虑问题;其次,GP还要有前瞻性,要能够赚到‘前瞻性’的钱。我们认为一二级市场的投资逻辑可能会越来越趋同,尤其是在注册制之后,一二级市场的投资差别没有那么多;第三个,我们希望能够找到一些长久保持勤奋的GP。”苏州国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王晓凌表示。

淳石资本助理董事王立倩同样强调了DPI与资金流动性的重要性。在王立倩看来,整个行业正在回归本质,LP更看重GP对于DPI注重程度,以及GP的投后管理能力。

“一个现实情况是,GP对于DPI与流动性更加关心了。以前遇到一些基金四五年都没有现金回流,如今整个募资压力下,GP会主动退出一些项目。”王立倩表示。

产业互联网进入黄金时代,产业基础是关键

三个存量时代下,产业互联网步入了黄金周期。

“美国产业互联网的兴盛与技术无关,美国产业互联网之所以有很多百亿美金以上公司,主要原因是美国进入存量经济时代比中国要长的多,有将近20年。所以当中国进入存量时代,也一定会与美国进入存量时代一样,各行各业都迫切找到能够提升效率的工具。”卫哲表示,产业互联网一定是各行各业提升效率最好的工具。

卫哲同时提到,产业互联网领域主要有三种商业模式,分别为交易型产业互联网、服务型产业互联网与产品型产业互联网。而在客户群方面,产业互联网的用户也有三类,分别为企业的在职员工、中介黄牛与自由职业者。

“为自由职业者提供的产品不是消费互联网,是产业互联网,这个角度被很多创业者与投资人都忽略了。”卫哲认为。

值得一提的是,与消费互联网不同,产业互联网的底层基础是产业与产业资源,这意味着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往往具备规模化的集聚效应。

“离开了产业基础谈产业互联网,是无米之炊。”

“阿里巴巴B2B为什么会诞生在浙江?中小企业、中小外贸企业足够多。为什么大量2C消费互联网公司诞生在北上广深?消费者足够多。一方水土养一方行业。”卫哲认为,产业互联网的黄金时代一定会因良好的经济环境而开启。

东四十条资本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