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元眼镜成本仅20块,6亿近视人口的“暴利”行业真相
2019-12-20 17:46 眼镜店

千元眼镜成本仅20块,6亿近视人口的“暴利”行业真相

作者|宁泽西 来源| 新芽NewSeed (ID:pelink

“去眼镜店配眼镜的人都很吃亏。”刚毕业的90后职场人马力告诉新芽Newseed记者。起因是马力想换副新眼镜,看中一副2000元的眼镜,虽然喜欢但无奈价格太贵,只能悻悻而归,“结果过了几天发现淘宝上才400。”

马力觉得自己再也不会去线下眼镜店配眼镜了。

眼镜行业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20元的镜架,200元卖你是讲人情,300元卖给你是讲交情,400元卖给你是讲行情。”

这背后揭示出的行业“暴利”似乎早已是公开秘密。然而现实中,街边的眼镜店往往撑不了几年就倒闭,一茬接一茬的换,连已经上市的头部企业博士眼镜,也逃不过“开两家关一家”的魔咒。 

一方面,传统品牌卖的贵,赚的少,举步维艰;另一方面,LOHO、JINS、木九十等新零售品牌在各大商场、购物中心悄然崛起,吸引着90、95后们的注意力。一场新老品牌的对决,随着消费习惯的变化开始上演。

洗牌、重塑,一场眼镜行业的拐点正在来临。

暴利的秘密:成本10多元,卖价1000元

门店售价2000元的眼镜,淘宝上400元就能拿到手,眼镜行业究竟有多“暴利”?

随着眼镜行业第一股——博士眼镜的上市,行业利润的秘密被公之于众。其年报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18年,博士眼镜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73.02%、75.78%、75.74%、76.47%、74.12%,平均超过了75%。

一副售价1000元左右的眼镜,制作成本只有十几元。然而,形成巨大反差的是博士眼镜经营的净利润率不到10%。究其原因,租赁支出和人工成本吞噬了相当大一部分利润。同样,这也是传统眼镜零售行业的通病。

街边的小眼镜店日子也不好过。“首先,没有品牌效益,其次,房租、机器、人力成本加起来要十几、二十万,基本上前两年是赔钱的,第三年才有可能慢慢回本。”眼镜店主梓辛告诉新芽Newseed。

在博士眼镜的扩张历程中,也是开开关关。

2018年,博士眼镜新开门店74家,其中直营门店66家,加盟门店8家;同期,关店46家,其中直营门店42家,加盟门店4家。截至2018年年末,共有门店405家,其中377家是直营店,28家是加盟店。

如此看来,“暴利”的眼镜行业也没那么风光。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博士眼镜盈利的20%以上竟然来自银行理财收入。

据博士眼镜最新发布的2018年业绩预告显示,2018年净利润盈利5700万元-6200万元,同比上升9.2%-18.8%。其中来自银行理财的收入约为890万元(注:1-9月投资收益为668万元,月均收入约74万元,未考虑亏损情况),来自政府补贴634万元,两者共计1524万元,至少占总盈利的20%以上。

保本理财,即使老牌眼镜玩家,日子也不好过。

电商是最大的敌人?

眼镜实体店“暴利”不再,在许多眼镜店主看来,电商已经成为自己最大的敌人。

“客人来店里挑镜框试戴,然后说回去想想,过两天再来,但其实很多人就是去淘宝买了。”梓辛告诉新芽Newseed。

跟梓辛在一条街上开店的同行,去年关掉了实体店,转而做起了淘宝店铺,“淘宝店铺一年的运营费用要20万左右,和我之前的房租、管理费相比贵了5万多,但是买的人比以前多了好几倍,收回本钱还是没有问题的。”

店主们被迫转型。

在消费链的另一端,消费者们早已对网上购买眼镜颇具心得。有了一次经验后,马力总结了眼镜2折价格的绝杀技:

1、去公立医院验度数,拿到度数、散光、瞳距等数据;

2、去线下眼镜店假装要买,试一试,找到适合自己的款式;

3、拿着眼睛的数据和适合的款式去淘宝搜索适合自己的店铺。

如此一番操作下来,线下眼镜店1000元的眼镜,一般200-400即可到手。

然而,电商也有其不可忽视的弊端。验光和配镜类似一个医疗过程,线下体验同等重要。

梓辛就曾遇到客户在验光试戴时,一切正常,回去戴了2、3天后出现不适,回店多次调整的情况。线下店的好处在于,“验光师会为客户重新进行验光,把屈光度数进行调整,并免费更换新度数的镜片。”而网店就无法做到这一点。

资本的流向也佐证了纯电商并非眼镜行业的最优解。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资本推动国内眼镜电商兴起的时间是在2014年-2015年,2015年投资事件最多,共16起,2017年投资金额最大,共9.4亿元人民币,到了2018年双双回落,投资事件仅4起,投资金额跌至8亿元。

截至今年11月,2019年并未发生任何一起关于国内眼镜电商的投资事件。

新品牌的崛起:绕道“围剿”老品牌

目前,中国的近视现状堪忧,近视患者人数差不多6亿,几乎占到了中国总人口的50%,青少年近视率世界第一。

据教育部发布的《2018年国家义务教育质量监测——体育与健康监测结果报告》。监测结果显示,全国四年级和八年级学生的视力不良检出率为38.5%和68.8%,同2015年相比,分别上升了2.0个和3.5个百分点。其中,八年级学生有40%为重度视力不良,22%为中度视力不良。

近视率居高不下,为“眼镜”企业带来了商机。企查查数据显示,我国经营范围含“眼镜”的企业已超100万家。2019年至今,我国新增眼镜企业数已超过27万家,占比近30%。

微信图片_20191220174204

商场里的快时尚眼镜点位

这些新闯入的“搅局者”们,不止有眼镜电商,他们也将机关枪瞄准了线下的主战场,试图挑战老大哥们的地位。以LOHO、木九十、aojo和EGG为代表的新品牌眼镜在各大商场盘踞,对瓜分市场的巨头们发起了挑战。如果稍加留意就会发现,近几年商场里的眼镜品牌忽然变得几乎和帽子、化妆品店一样多。

这些新品牌们往往店铺装修极具风格,时尚的镜框设计、开放的购物环境和较便宜的价格,吸引年轻人试戴和购买。在三里屯南区负一层,木九十、aojo和EGG三家眼镜店之间的距离并没有相隔太远,在新中关购物中心,LOHO、aojo、久川晴匠、miomi就在上下楼……

消费升级的浪潮冲刷着沉寂数十年的眼镜行业,功能性眼镜正逐步淡化,设计感的眼镜也成为了配饰的一部分。

一些光学设计师认为,眼镜作为一个比较独特的配饰,它与脸部、皮肤都有着密切的关系,也影响着其他配饰的搭配(如鞋子或手提包等)。“眼镜是非常重要的个人配饰,它可以改变你的角色,甚至改变你的面貌,因此消费者往往更想从真正专业的专家那里购买眼镜。”

LOHO眼镜的创始人黄心仲认为,要把眼镜产品变成一个时尚产品,如果变为一个功能性的产品,人人拥有一副眼镜就够了。但是一旦眼镜像衣服一样变身时尚商品,就不可能一年就穿一件衣服,哪怕不坏也不会穿,因为它是一个时尚标签。

坚决不上市的宝岛眼镜董事长王智民也曾公开表示,未来五到十年,传统产业里80%品牌都会消失,眼镜业也不例外。眼镜业以前是销售驱动,未来是医疗专业驱动。要想吸引90后、00后,颜值经济最有效。

新品牌不只擅长应用新的商业模式和新的零售渠道,更重要的是他们知道如何抓住中国新生代的年轻人,占领他们的心智,特别是90后、95后。

但新品牌的舒适感、验光的专业度和售后服务成为网友们吐槽频率最高的三大槽点。

小小的眼镜,隐藏着一门庞大的生意。眼镜不仅仅是一种医疗设备,还是一种时尚配件,专业的品牌可以同时提供这两方面的服务。而不能顺应这一趋势的品牌,则将被淘汰掉。

新芽NewSeed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