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骑手”背后群像:每单5块钱 投诉扣100
2019-12-23 11:54 外卖小哥 美团外卖

“杀人骑手”背后群像:每单5块钱 投诉扣100

作者| 作者  郑媛   编辑 |于浩

来源|iFeng科技(ID:ifeng_tech)

一位持刀杀人的外卖骑手撕破了冬至夜前的平静。

22日下午,有网友在微博爆出一位外卖配送员在商场持刀伤人,身着黄色骑手服的配送员在社交网络引发热议。

在刺倒伤者后,这位外卖员并没有逃走,而是解开了骑手服,抽了根烟,淡定地接过了工作人员的递过来的水,直到警方联合保安人员将其制服。

这位遇刺的伤者在警方的通报中已经“失去生命迹象”。是因为一个“差评”?还是其它口角?理由目前还不得而知。

在一片“好评保命”、“善待外卖小哥”的评论中,这位32岁的配送员的配送员生涯宣告完结。而大家并没有提及的是,外卖员的过激行为背后,折射了外卖巨头的纷争中,还存在不完善运营机制和利益分配格局。

外卖员无刑事前科,是口角、争执还是差评?

从该配送员的骑手服和头盔,可以推断该外卖员为美团外卖的骑手,记者从相关人员获悉该骑手并没有刑事前科,初步推断该案性质很有可能是“激情杀人”。

据武汉市洪山区公安分局发布的公告称,受害人为佰港城员工,嫌疑人为32岁的外卖配送员陈某。双方发生口角,陈某持刀将周某刺倒。经120急救人员对受伤男子检查发现,该男子已经无生命迹象。

在事发两小时后,凤凰网科技向美团公关部门求证,该部门人员表示正在和警方沟通相关信息,并表示该事件可能不是网传的“差评”所致。

一位目睹了现场的路人告诉凤凰网科技,现场也无法确认争执是否是因为差评引起,他表示,只见“外卖小哥和店员推搡了几句之后,就拿出刀砍了”。

尽管一再强调不是因为差评所致,网友针对此事一致的论调为——“不要给外卖小哥差评”。

一位外卖配送员对凤凰网科技表示,在他所在的地区,如果遇到一单差评,专送骑手需要赔付80-100元,“如果不慎遇到客人投诉,则需要赔得更多”。

现在5公里的单众包骑手可能就只能拿到5块钱,如果要赔钱真的很抓狂”,一位饿了么平台的骑手告诉凤凰网科技。

据凤凰网科技了解,外卖骑手分为众包骑手和专送骑手两种,众包骑手可以作为兼职选择性接单,派单比专送远;而专送骑手则需要全勤“上班”,有较为固定的商家和路线,差评需要赔付较大金额的罚款。

外卖配送员作为互联网科技发展而后生的群体,一度曾因“月入过万”而备受关注。同时,他们也是互联网巨头竞争的重要砝码,为配送费而拼时速、单量是常有的事。

不管是因为差评,还是个体一时的激烈情绪,配送员激情杀人事件背后,折射了外卖补贴时代褪去之后,还有不少痛点有待解决。

层层分包下来,送外卖挣钱越来越难

“月入过万”曾把这个职业推上了顶峰,但是配送员小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层层分包下来,送外卖挣钱是越来越难了

小裴是从今年7月份开始成为“美团外卖”的骑手的,他向凤凰网科技表示,做外卖骑手是门槛最低、来钱最快的方式,而选择美团则是因为美团“名气大”。

他表示,虽然没有赶上美团大肆补贴外卖的那一拨红利,作为全职专送的他,勤快点一个月也能挣到八九千块。他表示,在他所在的区域,一单外卖的底价为8元,如果要达到一万元收入,每天需要“跑”13-14个小时,并不轻松。

“7月刚来的时候每单最低有10块,现在已经没有这么高了”,他说道,“但是这个价格还算高的,有的地方每单才3-4块钱”。

“杀人骑手”背后群像:每单5块钱 投诉扣100

骑手小裴展示他在外卖平台的月收入

“要快,一定要快”,在提及配送员超时、差评的原因时,他告诉凤凰网科技,美团的优势就是快,如果不快就没有优势,因此才会有“赔付”等机制,在这种机制的激励下,骑手才会出现不遵守交通规则的情况。

12月19日,美团副总裁兼美团研究院院长来有为曾透露,今年从美团获得收入的外卖小哥有370万。

而在这庞大的人群背后,美团仅提供了一个平台,让这个平台能够转动起来,还需要更多的服务商和站点管理人员。

“通常一个区域会有一个固定的服务商、站点的管理人员”,层层中间商下来,越来越不好挣。

还有一位外卖配送员告诉凤凰网科技,自己的一身装备都要求在站点购置,而价格还要远高于市场价。

“一个印着Logo的头盔需要80元,一个配送箱需要200多元,一件衣服也需要八九十块钱”,而这些装备在网上都能以更低的价格买到,这位配送员抱怨道。

生死背后,是巨头的角逐

根据Trustdata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国外卖行业发展分析报告》,美团外卖交易额已经扩大增至65.1%,与饿了么的胶着竞争状态一直持续至今。

从美团的财报来看,外卖业务一直使其营收最高的业务。而外卖配送的成本能否进一步压缩,是其实现进一步盈利的关键所在。

“杀人骑手”背后群像:每单5块钱 投诉扣100

美团近5个季度的总营收及外卖营收

2019年Q3季度的财报显示,274.94的季度营收中,有115亿元来自外卖收入,并且,餐饮外卖业务实现了连续两个季度的盈利。此前美团CEO王兴在财报后电话会议上,将盈利归结为规模经济效益。

王兴表示,美团外卖已经成为了市场第一的品牌,但是还需要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所以在未来这块的投入相对会逐渐放低,也会不断提升骑手的效率

要实现王兴所说的规模经济,一方面要持续扩大规模;另一方面则要提高外卖员的人效比。对于骑手来说,意味着要有更好的服务态度、更快的配送时长、更标准化的操作流程。

美团作为“Eat better、Live better”的倡导者,在扩张规模阶段,更愿意将利益让渡给商家和消费者,只有建立了消费者口碑,美团才能在商家端获得更大的规模,为其带来更多的盈利可能。

而这种做法,是两家巨头品牌共同的选择。落实到外卖骑手时,则会出现消费者恶意投诉、平台不合理罚款、配送员承担商家责任的情况。

一位饿了么骑手告诉凤凰网科技,在平台推出了超时赔付功能后,遇到了消费者恶意“薅羊毛”的行为,消费者投诉便能获得赔付,而同时配送员则要被罚款。“申诉了几次,有两次配送还是没有申诉成功”。

结语

不管是“超时赔付”,还是差评惩罚机制,无疑是为了保证消费者的服务质量。而夹在其中的配送员,需要承担中间的绝大部分不可控因素。

小裴告诉凤凰网科技,自己在做配送员以来只有过一次差评,“当时真的想哭”。

而对于这份给他提供生计的外卖则又爱又恨,他感叹道,“挂在车上,怕被风吹冷,放在外卖箱,颠簸不可避免会弄撒,很无奈”。

iFeng科技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