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马云退休后的幸福生活
2019-12-27 15:13 马云

艺术家”马云退休后的幸福生活

作者|孙宏超  来源|腾讯深网(ID:qqshenwang)

越过山丘,不过是另一座山丘。太难了,这是过去一年中国互联网绝大多数公司和创业者的生存写照。

不可抗力的突发危机、事业的低谷、价值观的颠倒重来、战略业务大转型…每个创业者,在2019都遭遇自己必须要跨越的山丘。

马云迈出阿里生涯重要一步,把CEO交棒给张勇;被迫隐退幕后的刘强东,思考让京东走入制度和创新;李彦宏从最低谷里带领百度重回正轨;雷军的小米要努力冲破华为的压力;张朝阳在行为心理学里找到人的意义和归宿;王思聪因为熊猫直播破产跌入人生低谷…

腾讯深网推出《2019,越过山丘》年终系列策划报道,记录这些互联网大佬们不平凡的一年。是为第三篇。

2019真的不容易,一位提前退休的中年男人公开宣称,“年底了,收到很多朋友借钱的电话,一天内五个电话,过去一个礼拜要卖楼的朋友大概有十个。”

不知道这些手里有楼的朋友都有谁,可集中向一位退休男人借钱,只能说明一个原因:这个男人是真的很有钱。

微信图片_20191227143623

就在浙商大会结束几天后,《福布斯》发布过去十年亿万富豪身价涨跌盘点: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占据榜首,10年身价暴增近千亿美元;退休中年男人马云则位居第十,十年间身价增幅超过400亿美元,现在是中国首富。

据统计,1/4的离退休人员会出现不同程度的退休综合征。退休综合征是指老年人由于离退休后不能适应新的社会角色、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的变化而出现的消极情绪。

但显然,马云很快适应了从庞大集团管理者到离退休文艺工作者的人生下一阶段,他摇滚歌手、灵魂舞者、乐团指挥的真实身份再也隐藏不住了。

更重要的是,得益于阿里巴巴独特的“返聘”(合伙人)制度,马云可以退休不离岗,继续隐身幕后掌控庞大的阿里帝国。

在2019年最后一个季度中,阿里巴巴双十一爆卖、赴港二次上市成功、组织架构再次调整,张勇前台、马云后台的新模式看起来交接顺利。

多财多亿

近日,马云现身中国企业家俱乐部13周年音乐会,引起现场一阵骚动。而在音乐会的返场演出环节,爱乐乐团首席指挥余隆将“企业家”马云邀请上台。视频显示,开始马云似乎只想在登台后与观众打个招呼,但当余隆主动把指挥棒递给马云,马云还是献出了自己的“指挥家”首秀。

微信图片_20191227143707

资料显示,中国爱乐乐团是在中国广播交响乐团基础上组建的国家级交响乐团,成立于2000年5月25日,直属于中国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总之可以理解为,这是一个无比专业的乐团。

微信图片_20191227143711

西装革履的马云和类似装扮的乐团有些融洽,可惜指挥棒和乐队却同床异梦。尽管马云将指挥棒挥动如风,但大部分节拍都未对上音乐节奏。现场的观众倒是捧场,在马云面对观众席挥动双手时,观众非常配合为马云加油鼓掌。

大提琴手:马云先生,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马云:我要说的事情,你们千万别害怕。

小提琴手:我们是专业人士,我们不会害怕。

马云:我现在要上场做指挥了。

大提琴手:谁让你来的?

马云:你们乐队的指挥。

马云开始挥舞指挥棒。

大提琴手憋笑。

马云:你在笑什么?

大提琴手: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马云:什么高兴的事情?

大提琴手:我可能要退休了。

小提琴手憋笑。

马云:你又在笑什么?

小提琴手:我可能也要退休了。

马云:你们一起退休?

大提琴手、小提琴手:对对对。(忍笑)

马云: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

大提琴手、小提琴手:对对对。(忍笑)

马云(敲指挥棒):喂!

小提琴手:好,马云先生,咱们言归正传,您的指挥是什么风格?

马云:不是风格不风格的问题,我的指挥真的是那种很特别、很少见的那种,动作很爆炸、可以不看乐队、可以指挥观众,遗憾的是我专注指挥,不知道乐队到底在演奏什么。

大提琴手偷笑。

马云:你欺人太甚!XX忍你很久了!

大提琴手:我可能要退休了。

马云 :你明明都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大提琴手:马云先生,我们受过专业的训练,无论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实在忍不住。

小提琴手:不如这样马云先生,你先转回去,继续面向观众指挥,不用看我们。

马云:好。

马云转身。

身后整个乐团大笑。

马云转回身。

大提琴手:(严肃)马云先生,我们正在认真演奏。

马云再次转回身……

演奏完毕后,自知表现不算优异的马云还用双手捂住了脸。

评论区倒是无比精彩,有网友观察乐手们的状态,说:“乐手都不看指挥的!”演奏过程中,台上的乐手一个个都像是在努力憋笑,马云右手边的两个姑娘,一个把脸藏在手后面,一个则尽力低着头。一个大提琴手在马云指挥期间全程忍笑,即使视频模糊都能看出他的笑脸,见到这一幕网友们也忍不住了,纷纷调侃:“右边第三个大提琴手,别憋笑啊!你笑啊!”

有网友则对马云的指挥做出总结:“马老师真是多才多’亿’啊,你比划你的,我弹我的,咱们互不干扰!”

这是马云多年演艺生涯中难得的瑕疵,上一次马云的公开演出是阿里巴巴20周年年会接近结束时,马云与张勇、彭蕾、蔡崇信等阿里巴巴合伙人组成乐队,每个人一身朋克打扮,随着一辆长长的大卡车,一路开到舞台中央。

马云一身摇滚造型,假发、脏辫、铆钉衣,在现场独自献唱《怒放的生命》;随后马云起头《you raise me up》,张勇随之接力;最后则是阿里巴巴合伙人、高管团队合唱《朋友》。

第二天,《怒放的生命》原唱汪峰在微博上给歌手马云点了赞。

在此之前,马云也曾在阿里巴巴内部多次献唱,演唱曲目包括《海阔天空》、《今夜爱无限》等。今年双十一前,已经不用再操心双十一的马云更是拿着话筒衣着休闲,在一个酒吧的台上深情演唱,引动全场一起合唱。

微信图片_20191227143723

此前马云的非洲之旅上,更是在创业者大赛上与选手共秀非洲舞。

除了爱好音乐以外,京剧也是出身曲艺世家的马云的拿手好戏,在今年道农会上,马云白衣长褂,化身诸葛亮和杨延昭分别演唱了《空城计》和《洪洋洞》。

微信图片_20191227143730

除了艺术外马云还是一位功夫大师,据《深网》查询,马云曾拜过至少8位太极老师,李连杰曾表示,马云是一个超九段的太极大师。在著名电影《攻守道》中,主演马云以太极一一击败了拳击高手、相扑高手、泰拳高手、咏春高手,吴京、甄子丹、邹市明、朝青龙等各路好手纷纷败于马云手下。

亿成身退

以结果倒推起始,马云的最终成功是中国互联网历史上难得一见的异象,成功的大佬们要么是海归派,如张朝阳、李彦宏等,要么是技术流,如周鸿祎、雷军、丁磊,而马云却是个或许终其一生都未写过一句代码的“野狐禅”。用马云自己的话说就是:“我不会写程序,至今为止还搞不懂管理,也不懂财务,我唯一的工作就是讲讲话。”

阿里巴巴的最终成立,就始于一场激情澎湃的属于马云的个人演讲。在一个网上随处都可以找到的视频里,1999年2月20日,阿里巴巴的创业圣地湖畔花园,大部分人席地而坐,马云站在中间讲了整整两个小时。同年9月,马云带领下的18位创始人正式成立阿里巴巴集团。

这种个人魅力让阿里巴巴在过去二十年里吸引了无数人才,也有无数人离开阿里巴巴:淘宝网CEO孙彤宇、阿里巴巴集团COO李琪、CTO吴炯、资深副总裁李旭晖,甚至曾被认为将成为马云接班人的卫哲,都先后离开阿里巴巴。

在阿里巴巴的内部文化体系内,有没有“阿里味”成为了重要的评判标准。一位阿里巴巴内部的培训师试图向《深网》解释这一概念,“它跟文化价值观紧密联系,但又不是摸得着,碰得到的东西。通过一些简单的问题,其实可以判断出这个员工和阿里巴巴这个体系是否味道相同。”

张勇身上则充斥着传说中的“阿里味”,在入职阿里巴巴后,张勇搬到了杭州一处五星级酒店,此后他成为这家酒店的长期住客,在周末时才返回上海,这种状态甚至一直持续到今天。

2016年,马云公开表示,“我们的梦想是,有一天阿里巴巴良将如草,美女如云。”

美女如云或许可以商榷,但阿里巴巴“良将如草”在这几年确实得到公认。2016年2月20日,马云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就接班人的问题做出公开回应:不要年老力衰再找接班人,要趁着年轻力壮精力充沛的时候去考虑接班人问题。一年以后,马云又在马来西亚谈到了退休问题:“我不想死在我的办公室里,我会退休,我会死在海滩上。”

2019年10月9日,马云在他“一生最大的错误”阿里巴巴公司上了最后一天班,这位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最成功的创业者办理了离职手续。随后,马云现身浙江杭州阿里滨江园区,所到之处阿里员工围得水泄不通,人山人海、欢呼雀跃,堪比大型追星现场。

有消息称,因为提前离岗(下午3点40),马云被记半天旷工,同时扣发当月全勤奖。另外,阿里巴巴方面还表示,鉴于马云未到法定年龄提前退休,所以退休津贴只按65%发放。

当然,经《深网》多方证实,旷工等细节均为段子。毕竟马云也曾在多个场合表述过自己年薪为0元,自然没有全勤奖、退休津贴。他在参加央视的《开讲啦》节目时曾说:“我从1999年创业阿里巴巴到现在,没有拿过一个月工资,工资都发到了老婆那里……我从来没碰钱,我对钱没兴趣。”

权力交接之夜,马云55岁,阿里巴巴20岁。这个夜晚,压轴演讲的变成了逍遥子张勇,为他开场的是风清扬马云。

这是一次具有象征意义的演讲顺序:2017年阿里巴巴18周年“成人礼”时,演讲的顺序是张勇、井贤栋、马云;去年云栖大会时,尽管马云已宣布将在阿里巴巴20周年时卸任董事局主席,但他依然进行了压轴演讲;2018年,双十一十周年时,双十一奠基人张勇第一次进行了压轴演讲,马云则选择在台下默默听讲。

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张勇必须要熟悉这个压轴位,这个原属于马云的位置。

有阿里巴巴员工对《深网》透露,目前阿里巴巴内部的汇报流程依然要走到“马老师”的桌前,但没有以前那么多,“和以前相比,马老师可能有更多的自由和选择权。他不想参加的活动就可以自由的不参加,一些以前他不能自由参加的活动,现在就可以以个人的身份去参加。”

垂帘听政

2018年9月10日教师节当天,马云发出题为“教师节快乐”的公开信宣布:一年后的阿里巴巴20周年之际,即2019年9月10日,他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由现任集团CEO张勇接任。

这不是马云第一次宣布“放手”。2013年,淘宝十周年庆典,48岁的马云单膝下跪宣布卸任阿里巴巴集团CEO:“我以后不回来了。要回也不回来。因为我回来了也没什么用,你们会做得更好。”

但正是在这个夜晚,马云隐身背后仍能执掌权柄的利器出台。在马云辞去阿里巴巴集团CEO同时,阿里“十八罗汉”也辞去了“创始人”的身份,宣布成为“合伙人”。在这个团队中,马云和蔡崇信作为永久合伙人,无需遵守60岁自动退休的规定,直到自己选择退休、死亡,或丧失行为能力或被选举除名,才会不再是永久合伙人。

“文化传承”,在阿里巴巴的招股说明书中,这四个字被用来解读这个制度。招股书称,阿里巴巴在2010年7月将合伙人协议正式确定,并取名为“湖畔合伙人”。除了马云和蔡崇信为永久合伙人外,其余合伙人在离开阿里巴巴集团公司或关联公司时,即从阿里巴巴合伙人退休。

每年合伙人可以提名选举新合伙人候选人,新合伙人需要满足在阿里巴巴工作或关联公司工作五年以上;对公司发展有积极的贡献;高度认同公司文化,愿意为公司使命、愿景和价值观竭尽全力等条件。为了确保合伙人与阿里巴巴股东利益一致,合伙人制度还要求,在作为合伙人期间,每个合伙人都必须持有一定比例的公司股份。

这个制度被阿里巴巴方面解读为以此保证团队创新能力,确保管理的持续性和稳定性,不会由于个别创始人的退休或者身份变动而影响到公司的运营。

这个“个别”自然不包括马云和蔡崇信。

此外,该投票权还规定:股东要推翻合伙人提名制度,需要获得至少95%股权才能成功。

更重要的是,阿里巴巴的重要股东软银同意在每年的年度股东大会上投票赞同阿里巴巴合伙人董事提名;在没有和马云及蔡崇信取得一致意见的情况下,不投票反对任何阿里巴巴合伙人提名的董事;将超过公司发行普通股30%比例股票代表的投票权进行委托,支持马云与蔡崇信的投票。

显然,作为永久合伙人的马云,无论职务如何(只要不辞去永久合伙人),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将永远处于其控制之中。

去年此时,马云公布了最新名片,其拥有阿里巴巴001号员工、阿里巴巴合伙人(实际应为永久合伙人)等11个相关头衔,这确保了未来阿里巴巴的发展不会脱离马云设计的轨道。而马云未来的动向可通过其名片上另外九个职务略见一斑:阿里巴巴一号公益志愿者、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主席。马云公益基金会创始人、乡村教师代言人、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联席主席、TNC(大自然保护协会)全球董事、联合国青年创业和小企业特别顾问、联合国世界妇女峰会联席会议联合主席。

业务层面上,2016年时马云就已提出了“五新”,即新零售、新金融、新能源、新技术、新制造,并强调,这五个新会对各行各业发动巨大的冲击和影响,这五新也将成为未来阿里巴巴的重要发展方向。

微信图片_20191227143747

港币自用

今年双十一,是第一个现场没有马云的双十一夜晚,就好像在除夕敲钟的那一刻没有了饺子。但阿里巴巴仍然交出了2684亿的惊人数字,就如同当年马云还在的那些夜晚一样。

马云还缺席了阿里巴巴今年最重要的一个上午:香港二次上市。

在这个阿里巴巴重要的节点上,马云仅仅通过视频亮相。上市仪式结束后,张勇对媒体称还没来得及给“马老师”打个电话,但张勇还是强调香港上市是马云的“夙愿”,“不过他肯定很开心,看到我们能够实现他的夙愿,能够回到香港,同时看到公司往前走,有新的里程碑。”

这两个舞台上,灯光都对准了新任掌舵人张勇。此前在阿里内部曾流传着一个有趣的说法,张勇是“在高速路上换引擎的人,而且把拖拉机换成了波音747”,这或许就是马云放心把阿里交给他的原因。

今年11月26日上午,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在港交所正式挂牌,发行价176港元,募资880亿港元,股票代码9988.HK。阿里巴巴上市首日开盘价187港元,较176港元发售价大幅上涨6.3%。

2007年时,阿里巴巴集团曾将旗下B2B业务在香港上市,共募资116亿港元,为当时中国互联网公司融资规模之最;2012年,阿里巴巴宣布私有化并完成港交所退市;2013年,阿里巴巴再次赴港寻求集团整体上市,但当时港监所未能解决同股不同权问题;2014年,阿里巴巴纽交所上市,募资250亿美元,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IPO。

2018年,港交所宣布新订《上市规则》,允许“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新规则制定后引发内地科技公司赴港上市大潮,甚至出现一日八槌四锣壮举。而同时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公司遭遇潜在宏观政策监管风险,阿里巴巴等科技公司均在考虑回归国内资本市场。

再次登陆港股,阿里巴巴的核心目标并非仅为现金,最近几年阿里巴巴连续收购/投资了多家公司(收购网易考拉、投资美年健康、增持菜鸟等),但最新财报显示,阿里巴巴账面现金还有2341亿元,每季度都有上千亿经营性现金流净流入。

赴港二次上市后,阿里巴巴股权结构为,软银持股25.2%,董事、高管群体持股8.8%(马云6%,蔡崇信1.9%),原大股东Altaba(原雅虎)降到5%披露线之下。

马云缺席,但张勇还是交出了一份满意答卷。上市后,阿里巴巴股价一路飙升,并超过Facebook,成为全球市值第六高的公司。

没有出现在现场的马云则来了一次非洲巡演,在埃塞俄比亚政府与阿里巴巴签约共建eWTP(世界电子贸易平台)的仪式上,马云宣布云公益基金会的非洲创业基金将从1000万美元规模提升到1亿美元,以培养非洲的年轻企业家,从而助力非洲经济可持续发展。

在此之前,马云还与多哥首都洛美与多哥、卢旺达、几内亚、塞内加尔等非洲法语区国家的创业者们展开交流,向非洲的青年创业者建议:不要总想着“做马云”,要多看马云的失败经验。

勇冠三军

度过两个重要节点的阿里巴巴新三军统帅张勇,在2019年的最后几天里,终于在后马云时代给这家商业巨头定下新的基调。

12月19日,张勇通过全员信,宣布了新一轮的组织架构变革。张勇在信中表示,新一轮面向未来的升级,集中发力全球化、内需、大数据和云计算三大战略。他强调,这是未来阿里数字经济的三大战略,在业务、文化、组织战略三位一体中不可或缺。

阿里巴巴集团组织架构大框架“定格”于2013年,当年阿里巴巴从7个事业群分拆出来25个事业群,交由战略决策委员会和战略管理执行委员会负责;2015年12月,组织结构又进行了一次全面调整,建立“大中台小前台体系”;2016年12月,天猫与聚划算合璧,变阵为“三纵两横”的网状协同体系;2017年,阿里组织升级为战略服务,推出五新战略(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能源),并明确了五新战略的三驾马车(基础设施落地、战略思维输出、生态圈投资拉动),在组织架构上进行了多位高管的轮岗。

此次新架构调整还涉及多位高管变动:蒋凡在现有淘宝天猫总裁的职责基础上,分管阿里妈妈事业群;阿里巴巴集团B2B事业群总裁戴珊在负责原业务的基础上,分管盒马事业群,全面负责打通盒马、村淘、智慧农业等业务,盒马总裁侯毅向戴珊汇报;阿里集团原CTO张建锋将卸任阿里集团CTO工作,由程立担任,向张勇汇报,同时程立并将兼任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副主席,负责阿里数字经济体内各业务的全面技术打通。

和此前的变动不同,此次组织架构调整深深打上了张勇个人烙印。

首先,权力被再次集中,拥有向张勇直接汇报权限的高管有所减少,蒋凡、戴珊作为集团代表,拥有对部分业务群分管的更高权限。今年年初,蒋凡开始兼任淘宝、天猫两大阿里巴巴业务总裁,在此次调整中又直接分管有阿里巴巴钱袋子之称的阿里妈妈。

有阿里巴巴内部人士对《深网》表示,在目前的汇报体系内,“马云、张勇之后就是蒋凡,然后还有并列的十几位高管。”

此前财经曾披露阿里经济体发展执行委员会,该组织由张勇亲自牵头,将统一阿里巴巴所有经济体战略。成员共计13人,也被称作是“阿里巴巴最有权力的13个人”,蒋凡正在其中。

权力集中之外,张勇在阿里巴巴新时代提出的“商业操作系统”也成为调整重点。

原蚂蚁金服CTO和蚂蚁金服国际事业群COO程立任集团CTO,并直接向张勇汇报。张勇在公开信中提到,程立升任集团CTO的主要职责就是负责阿里数字经济体内各业务的全面技术打通。

张勇表示,未来阿里将通过“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的零售云、营销云、金融云、物流云等云化基础设施,帮助企业客户完成全面的数字化转型。在组织架构调整前一天举行的ONE商业大会上,阿里巴巴明确提出输出的企业服务能力落地在人、货、场三个电商运营关键环节上,支付宝、天猫及淘宝事业群、阿里云等业务线则分别承担相应任务。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阿里巴巴战投部也正在进行组织升级,所有散落在各个业务主体的投资部(蚂蚁金服战投部除外)全部划归到集团投资部统一管理,包括饿了么、菜鸟、阿里健康、阿里影业等业务的投资部。

显然,协同是这次组织架构调整的核心任务,“商业操作系统”也是张勇接替马云成为阿里巴巴新领袖的王牌。

腾讯深网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