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2020-01-08 19:33 炒鞋 盲盒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本文系腾讯新闻、运营研究社联合出品稿件 

来源|运营研究社(ID:U_quan)

在刚刚过去的 2019 年,有这样几个话题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25 岁学生炒鞋月入百万”、“炒盲盒最高溢价近 40 倍”、“23岁炒币赚了一个亿”……

网上有段子称:炒房是 70 后的狂欢,炒股是 80 后的疯狂,炒币是 90 后的荒诞,炒鞋、炒盲盒是 00 后的盛宴……

这似乎是一个“万物皆可炒”的时代。很多玩家像着了魔一样,争先恐后地入局,有人试图从中分一杯羹,有人幻想一夜暴富,然而现实却给了他们致命一击:

成都鞋圈名为“刘饼干”的鞋商,被曝欠下 1000 万“跑路”,后又被派出所拘留;

重庆一位程序员因为炒比特币,将工作十五年的积蓄 120 万亏为一空。

东北某高校大学生沉迷炒币,因爆仓亏损两万落泪,靠面包片蘸花生酱勉强度日;

……

有的人实现财富自由,有的人倾家荡产,但这些都不足以反映出圈子的真实现状。

前段日子,我们采访到了活跃在鞋圈、盲盒圈、币圈的一线人物,这些人中有行业资深大佬,也有刚入行的小白。他们毫无保留地和我们分享了过去一年中他们通过炒鞋、炒盲盒、炒币暴富或者暴亏的故事,为我们还原了一个真实的万物皆可炒的世界。

那么,2019 年炒鞋、炒盲盒、炒币的人,到底过得怎么样?在过去的一年中他们赚到钱了吗?他们在这一年中有什么收获?2020 年他们还会继续吗?一起来看看。

PS:本文采访于 2019 年 12 月。腾讯新闻《泡沫与重生》系列策划,对话数位被裁掉的互联网从业者、炒币/炒鞋/炒盲盒的玩家、以及那些仍在坚持的创业者,讲述他们的故事。

 2019年,我的“炒鞋”往事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炫酷鞋款永远不是自己穿的,贫民窟的孩纸表示鞋子只卖不穿。”

今年 8 月初,我听表哥说炒鞋有利可图,于是我就开始关注球鞋市场。

记得当时有件事情让我印象深刻。大概 8 月左右, Nike 的倒钩在武汉、长沙等地的 L1 级别店铺发售量很大,有几百双,圈内人得知这个消息后坐飞机也会跑到长沙、武汉去参加二轮抽签,这次事件当时还被戏称为“武汉长沙会战”。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倒钩”的发售现场

位于武汉武商广场的Jordan 688 Jiefang L1

我那个时候就在长沙,第一次感受到球鞋市场的疯狂。

后来我研究了下,发现“炒鞋”确实有利润空间,而且线上抽签能中的话,基本上可以做到稳赚不赔。所以我会经常关注 SNKRS,Topsports,还有各种品牌官方旗舰店的球鞋发售动态,一有空我就会去参与抽签。

但是现实告诉我,我的想法太天真了,在球鞋市场,钱真的没那么好赚。

比如前段时间 Jordan 188 补货,我好不容易中了一次签 ,没想到当天鞋子的价格就跌了下来。但即便这样,我也不舍得留下来自己穿。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鞋子价格逐渐往下跌的时候,我一看形势不妙,就赶紧给卖了。虽然我这次没有大亏,但是通过这件事,我再也不相信什么稳赚不赔了。

还有一次玩鞋亏钱,是因为我太贪心,看到某双鞋子的二级市场的价格与淘宝存在价格差,就想做中间商赚取差价。

没想到自己大意,没注意到那双鞋子区分了国内和国外版本(国外版本价格略高于国内版本),而当时国内只有国内版本。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而交易平台上买家要买的是国外版,这就导致我接受订单后没办法发货,只好赔偿平台的违约金。

这都是血泪教训啊。这一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这些教训,作为学生党,如果手头没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千万不要贪心,更不要想着屯鞋。因为球鞋的价格和市场热度息息相关。如果热点过了,或者说没有什么话题性的时候,鞋子的价格可能就降下来了。

就像前段时间我中了一双白骨,在当时转手就卖可以赚个小 2000,但是我屯了一个月后,现在只能赚 800。并且我自己囤了两双,加上中签的鞋子一共花出去 6000 多,6000 多对于我这种学生党来说资金压力很大了。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除此之外,球鞋的价格还跟供货量有关,中签的鞋大概率会赚就是因为一开始发售的鞋子供货量极少。

我今年运气还不错,通过中签小赚了一点点。明年我还会继续关注的,作为小散户我可以继续佛系地抽抽签,抽到更好,没抽到就算了。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暴富的我没见几个,没钱回家过年的倒是不少。”

早在高中的时候,学校中男生们追捧球鞋的风气比较严重,我自己也很喜欢球鞋,所以经常会买。偶然的几次买鞋经历,让我觉得球鞋的买卖有很大的利润空间,个别鞋款在我入手后几个月都能涨个 10%-20% 左右,于是我决定把球鞋当做一种理财产品。

15 年年底,我大学毕业后开始实习,偶尔会做一些“球鞋倒卖”生意来补贴生活费。那个时候还没有什么球鞋交易平台,买来的鞋子都是在闲鱼上卖掉的。

大概 18 年左右,市场上涌现出各种球鞋交易平台,典型的是 nice。那时候的 nice 还有“寄存闪购”功能(现在已经关闭)。这个功能将球鞋的现货交易虚拟化,玩家们不需要真正收到货,上一秒买进来,下一秒就可以卖出去。

球鞋市场一下子被点燃了。各路资本进来以后,球鞋的价格都炒得比较离谱,很多人把球鞋当股票、期货来炒。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球鞋市场越来越火,影响价格的因素不再是单纯的供需关系。比如掌握资金和影响力的幕后庄家,会有计划地炒热一些鞋款,带动更多人闻风购买;还有一些带货的玩家,经常会在线开直播带着大家一起冲某一款鞋。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球鞋市场因此出现大量泡沫,普通玩家可能一个不小心就被割韭菜了。

我认为自己做得比较好的一点就是,不会毫无理性地跟着别人走。在鞋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慢慢地我对市场有了自己的判断。我偶尔会赚点小钱,但不否认有运气的成分。

大概两个月前,nice 炒鞋功能关闭前一周,我最后一次炒“低帮版本的倒钩”。当时我是 7807 元买进去,一晚上冲到了 8000 多,我大概买了 4、5 双的样子。

记得当时我是在最高点之前跑掉了,也就是说我那一晚上就赚了三四千块。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一分钟就涨了近 200 块,一个小时又涨了 500 块钱

那段时间,炒鞋市场热情高涨,玩家们都很疯狂。疯狂到什么地步呢?只要是个鞋,玩家们就会“冲、冲、冲”,很多人都是一下子冲几十双鞋子, 然而其中有一些鞋子是根本没有什么价值的。

悲催的是,几天之后官方发文警告“炒鞋”,nice 关闭了闪购功能。资本不能快进快出,鞋市就开始崩盘,炒鞋的大都凉了。各种鞋款的价格狂跌,交易软件上一片绿,那个时候资金被套牢的大有人在。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如果我没有及时脱手的话,大量的资金也会被套。从这点来说,我还是很幸运的。当然,更多的还是靠自己在圈子里的经验积累。

我那段时间(nice 关闭闪购功能前)买鞋子的时候,都是早上找个机会买进去,晚上 12 点之前找个合理的价格卖掉,然后即便它涨起来我也不管,我情愿第二天早上再找个机会买进去,如此反复。

根据我(没有统计,又没有科学理论)的经验来看,晚上 12 点之后球鞋的价格回落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热点的热度持续时间一般不会超过当天。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晚上没办法盯着它的涨跌,各种不确定因素也很多,那我索性就把这些因素都“抛”掉。

总的来说,这一年我还是小赚了几万块的,虽然没有“25 岁年入百万”,但每年不在球鞋上多花什么钱,我就很满意了。

这一年炒鞋给我带来的收获有很多,比如更加理性的投资观念等。另外,炒鞋也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乐趣。我在上海上班,平时工作其实是比较多比较繁杂的,周末没事情的时候,我一般会出去跟球鞋玩家们去排队,会加一些球鞋的聊天群组,和大家探讨一下行情,聊聊天扯扯皮。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明年我也会继续关注球鞋市场,因为自己从学生时代就喜欢球鞋,喜欢了快 10 年的时间。有一些学生时段没有买到的鞋子,最近几年都陆续地在复刻,可以说我在球鞋上的投入也是想要完成一些未了的夙愿吧。

因为工作了的原因,我在球鞋投入的资金每年都在增加,甚至把炒股的钱拿来炒鞋。关于今年资金量会不会继续追加,我还需要再观望一下行情。

最后喵酥酥友情提示:鞋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暴富的我没见几个,没钱回家过年的倒是不少。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球鞋圈食物链的顶端,其实是程序员。”

我在球鞋圈子里也有 5 年以上的时间,基本上什么场面都见过了。

这个圈子的水,远比我们想象中要深得多。普通散户能在圈子里存活下来,一部分是靠信息、靠运气,还有一部分则是靠自己的耐力和判断能力。

玩鞋的第一步要先去抽鞋,抽中签可以用原价买到一手货源,这样出手的鞋子几乎稳赚不赔,关于抽签就有不少门道。

我一般会借助监控球鞋发售的软件来提高中签率。比如在某些软件上只要充了会员,它就会帮你实时监控到全国各地的球鞋发售的状态。

所以说,上海周边比如江浙沪的球鞋发售信息我都很清楚,比如一款鞋可能在十几家店铺同时发售,这样一来就大大提高了我的中签率。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监控球鞋发售情况的软件

另外,玩家还可以通过在某平台冲会员先到先得,比如鞋子九点钟发售,充了会员的玩家可以提前 15 秒买。

除了抽签、通过会员权益先到先得之外,还有一种原价获得鞋子的方式是利用监控软件秒杀。(具体用哪种方式,还要根据鞋子的发售方式来决定。)

比如前段时间权志龙同款 Air force 板鞋、陈冠希的白丝绸都是在天猫随机发售的。(随机发售会指定某一天,但具体会在几时几分几秒发售,没有人知道)

对于这种“随机”的发售方式,监控软件的优势就非常的大。比如球鞋在这一秒发售,监控软件会立马给你推送链接,只要你点击链接就会自动跳转天猫淘宝的购买页面。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但是现在装这些监控软件的球鞋玩家比较多,即便用了软件监控,如果你没有准时点进去基本也抢不到。

但这都不算啥,还有更狠的。前两天圈内有个事情,让我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熟悉球鞋的小伙伴会知道,Nike 有一种发售方式是 SNKRS PASS ,什么意思呢?简单来说就是在指定地区店铺(比如上海 001)发售,只有当地人才能参与。

有一些程序员(有技术手段的人)利用软件监控到了球鞋的发售,通过手机修改定位+脚本自动抢购两秒钟就把鞋子秒完了。

程序员写的自动抢购程序

那天早上我睡过头了,醒来后在 QQ 群里一看,普通玩家都没有抢到。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传闻这波操作侵害到了一些正常球鞋玩家以及鞋贩子的利益,上海某鞋贩子放言说,取鞋的时候要让这些程序员拿不到鞋子,后续情况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现在可以看到的是,就这么一双低帮的板鞋,市场价已经飙到 4000 多了(原价 1000 多)。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对于我们普通小散户来说,纯靠自己玩,机会抓不好基本上就赚不到什么钱。想要赚钱更多的是靠运气和判断力,我判断球鞋价格的涨跌主要依据市场的实际消耗量(买的人的数量)。

举个简单例子,今年上半年“黑天使”刚发售的价格是 1899 元,之后第一周涨到 2600、2700 的样子,但我觉得这双鞋子跌下来的概率很大。

真实的情况是,大家都很看好这双鞋子,真实的消耗量也比较多,价格一度涨到 3000 多,然而我没买。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图片截于2019年12月,现在价格有变

最近一个月“黑天使”补了一次货,玩家们都开始唱衰这双鞋子,疯狂地把价格砸到原价附近。这个时候很多人就会觉得这双鞋子没什么投资价值了,价格肯定会被砸穿的。

考虑到这款鞋子在之前的真实消耗量比较大,我预判“黑天使”接下来肯定会涨。然后我就买了三双 , 每双都是 2080 元左右买的,当时我想如果赚不到钱那就自己穿呗。

我囤了两周左右,这双鞋子的价格真的涨上来了,涨到 2700 到 2800 不等。原因就是这个鞋子有真实的消耗量,买的人多了价格自然就上去了。

鞋子的价格最主要的决定因素是货量,比如前段时间发售的 AIR JORDAN 11 黑红,号称百万货量。理论上只要球鞋玩家想买基本上都能买到。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鞋子在发售后十天左右,这双鞋子的黄金码都在 2000 块左右(发售价 1599,涨了将近 400 多块)。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图片截于2019年12月,现在价格有变

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喜欢这双鞋的人多,球鞋玩家的热情度比较高,实际的消耗量多,因此球鞋的价格水涨船高。

球鞋价格除了和市场的实际消耗量有关外,还和鞋的热度有关。比如“庄家”们有组织地冲一款鞋,或者某明星上身后市场上热度升高,球鞋的价格一般都会张上去。

前段时间有个鞋子,偏女性(女性尺码比较多)化一些,发售后价格只涨了一两百,基本是在原价附近,但是最近鞋子价格突然飙上去了。

后来我一打听才知道这双鞋原来是通过抖音、小红书等平台“爆”了的。通过这些平台的传播,大家都把这双鞋称为婚鞋,对于一个女球迷来说,可以在结婚的时候穿,因为鞋子白白的,有那种像婚纱一样 bulingbuling 的感觉 。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就是借助了“婚鞋”这个噱头,球鞋价格一夜起飞,从 1500 左右直接飞到 2000 多,我刚刚看了一下已经快 3000 了。所以说鞋子的价格跟热点、大众媒体的关注度,或者说曝光度还是有关系的。

总的来说,今年一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对整个球鞋市场有了自己的判断,买卖球鞋的时候也会更加理性。明年我还会继续关注球鞋市场,不求通过玩鞋暴富,只是简单地把球鞋当作一种投资方式。

我和盲盒的2019,无意助长了“炒娃”风气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我收获了贫穷,但也得到了快乐。”

我是从去年 9 月开始玩盲盒的,现在有了一屋子娃娃,家里已经没地方再摆了。

起初接触盲盒是想着闲暇时间挣点外快,一边买进盲盒一边卖出,想着碰运气抽中隐藏款然后在二手交易平台出售,小赚一笔,但是后来发现这种想法太天真了。

盲盒中通常只有隐藏款或者绝版款才能卖出比较高的价格,但是通常隐藏款很难抽中。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通常每个系列的盲盒有 12 个款式,每 12 个单盒为一大盒,每 12 个大盒为一箱,一般每一箱里会有一个隐藏款,所以抽中隐藏的概率只有 1/144。

正因为概率太低,所以很多人在实体店买之前会掂盒或称重,希望能够抽中。或者干脆直接买下一大箱,我也是这样做的,花个八千多块钱直接端一箱。

在不知不觉中花了 20 多万之后,总共抽了近 20 个隐藏款,但并不是所有的都能卖上好价钱,比如 Molly 宫廷系列的隐藏我是 800 块出的,有几款倒是以一千多的价格出手的。

但是现在手里大多数娃娃都卖不上价格,一盒有一大半都压在自己手里,后来通过在二手平台转让也就回血了 4 万多块,不到我投入的 1/5。

其实我觉得影响盲盒价格的因素有很多,首先那些比较稀缺的款式自然价格高,当然一些盲盒溢价几十倍背后也有人为炒作的因素。

有些卖家在转手的时候通常会强调后续会涨价,让入手的人觉得还可以有利可图,接盘之后再提价售出,于是价格不断上涨。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黄牛都会定高价,因为大家心知肚明,愿意出高价买隐藏款的娃友确实存在,但是如果溢价到非常夸张的程度,其实很少玩家会愿意买单的,玩家们也不傻,而且很大一部分人更偏爱自己去抽所带来的乐趣。

我感觉我还算比较佛系,定个我觉得合理的心理预期价格,能出就出,出不了就自己留着。

其实定高价的也不全是黄牛,比如闲鱼上有不少人将盲盒价格定在一万块左右,但通常他们都会标明只是用来展示,而并不是真的要转手。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玩盲盒一年多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收获了贫穷,当然也得到了快乐。盲盒这玩意儿还挺减压的,心情不好的时候进房间看看柜子上的娃娃,就会莫名地更开心一点。

之后还打算继续玩,但不会像之前那么疯狂了。对于那些刚入坑的人来说,如果是想留着自己收藏倒是没问题,但如果是想要炒盲盒赚钱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到你手上基本就是你的了,想出手没那么简单的。

还有就是如果自制力好的话可以玩一玩,但很多人都是发完誓说“这是我买的最后一个盲盒”之后却又啪啪打脸。

我身边很多人刚开始玩盲盒或者潮玩的时候说自己不会陷得太深,但都花了不少钱,最少的也花了 2 万多。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抽到普通款的那一刻,你就已经亏了。”

我是通过毕奇泡泡圈入的坑,玩了一年多,有几个系列我都是端盒入的,目前花了大概有三万块钱了。

我上班好几年了,手里有一定的积蓄,加上盲盒不断地出新款,像 Molly 的胡桃夹子系列、Labubu 的怪物嘉年华系列,我就控制不住开始买买买了。

玩盲盒让我认识了好些可爱的娃友。我加了好几个换娃的微信群和 qq 群,还有闲鱼的鱼塘,有重复款可以在里面交换,通过大家的交流我也被安利了很多好看的娃娃。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我最近还点亮了改娃的新技能,网上有改娃教程,重新上色或者改形状,我现在还在入门阶段,闲来无事的时候会改一改“雷款”(雷款指的是不够好看不太受欢迎的款式)。

我手头的娃娃越来越多,于是我就想办法通过潮玩族的小程序出一些娃娃,相比于闲鱼,这个小程序有个好处就是会提供每个款式娃娃的成交均价,这样有利于我挂闲置的时候作为参考,也能提高售出率。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潮玩交易小程序

我最近碰巧抽到了 Labubu 的那款草莓脆饼蛋糕,一看上面价格已经涨到 90 多块了,我果断就出手了。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说到炒盲盒,我不否认有些人靠高价转卖盲盒获利不少,但那些人毕竟是极少数。至少我自己是亏了,因为入手的大部分都是常规款,只能低价处理。

反正拆开盲盒的那一刻,如果是普通款,那基本就是赔了。

我身边很少见到炒盲盒的,倒是去店里抽的时候会经常见到黄牛。我个人认为盲盒的炒作价值不大,因为它的消费门槛不高(不像有的潮牌只在国外线下实体店发售),核心玩家们也更偏爱自己抽盲盒所带来的乐趣,而不是直接去购买别人已拆的盲盒。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B站博主直播拆盲盒

我觉得炒盲盒的现象背后本质上是商家、玩家和黄牛之间的拉锯,商家的宣传和隐藏款的设置使得一些盲盒有溢价空间,一些因为兴趣爱好入圈的玩家对稀缺款有执念,黄牛捕捉到这种需求通过买进和转出进行获利。

盲盒虽然有溢价空间,但是概率很低,所以在我看来炒盲盒是很不理智的。

2020 年我应该不会再买那么多娃了,除非出的新款是我非常喜欢的。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我玩盲盒是因为爱好,怎么就变成韭菜了呢?”

我是今年 9 月开始玩盲盒的,当时和小姐妹逛街的时候路过泡泡玛特的实体店,看里面人很多,出于好奇加上从众心理我俩也进去瞅了瞅,看到那个湖绿色眼睛噘着嘴巴的娃娃觉得很可爱,再看下价格只要 59 元,觉得不是很贵就买了一个。

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大概是想收藏的心理在作祟,就像我一直坚持玩蚂蚁森林很大一个动力就是想解锁不同的树种,有种集邮的感觉。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那一阵压力很大,我今年不是念研三吗?一边要参加秋招一边要准备写毕业论文,反正就是有点透不过气来。

于是盲盒成为了我的一种情感寄托,我把她们摆在宿舍的桌子上,没事给她们拍拍照或者就看着发呆,感觉十分治愈。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双11的时候我在泡泡玛特旗舰店花了不少钱,体验了在线抽盒,还蛮好玩的。加上线下花的钱差不多两三千吧。我对隐藏款没有什么执念,有些隐藏款的设计我反而没那么喜欢,比如西游系列里的如来佛祖。

我在网上看到有人说盲盒的成本远低于它的售价,但我觉得无所谓,大概因为它们带给我的乐趣和陪伴也是一种价值吧。对我来说,盲盒虽然不是必需品,却是一种调味品。

身边蛮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玩盲盒,还转发盲盒的相关公众号文章给我说我被割韭菜了,可我不明白,我玩盲盒是因为个人爱好,怎么就变成韭菜了呢?

有一种说法是“在娃圈,人人皆黄牛”,意思是很多玩盲盒的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都助长了炒盲盒的行为。

但是在我看来, 真正的娃友很少有靠转卖盲盒来挣钱的,最多就是抽重复了和娃友交换,或者送朋友,大部分自己留着,因为都是心头好。

之后还会继续玩的,2020 年还准备去在上海举办的潮流玩具展打卡,看能不能买上心仪的玩具。

 在币圈混,千万不能飘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这一年,我在币圈亏了十多万,好像做了一场梦。”

我在大二开始炒股(15 年),在同龄人中算是比较早接触二级市场的。

起初因为受到股票市场的价值观影响,我和很多传统金融的人一样看不上数字货币,觉得没啥价值,都是空气。后来从事区块链行业,由于工作原因我开始了解炒币,慢慢开始认可一些数字货币的价值。

我真正开始“入坑”是因为环境的影响。当身边的同事以及圈子里的人都在炒币、讨论炒币,当亲眼看着同事因为炒币获得非常可观的收益,一次不为所动,两次蠢蠢欲动,到了第三次就很难抵抗诱惑了。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炒币经历,大概是在去年年底左右,我们公司和行业某顶尖公司合作,合作消息官方宣发出去后不到半个小时,公司的数字货币的价格就暴涨 80%。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看着价格不断上涨,全公司的人都沸腾了,一个个都无心工作。那一刻我发现钱给人带来的欲望冲击真的很强烈。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我内心百感交集。让人看不清摸不透的币价涨幅,让我开始怀疑以前我所认识和了解的东西是不是都是错的?

那么公司币价涨了 80% 多,我受益了吗?是的,一开始我是受益的。

但后来,身边很多声音告诉我:“公司的币接下来还有巨大的涨幅空间”。理由是:“这次的顶尖合作可以给公司带来巨额的资金量,场景价值”;最终欲望战胜了我本来拥有的理性判断。

是的,我是贪婪的韭菜,受益后我不跑,我把币都留着,幻想着那个“巨大的涨幅空间”,等待着赚取更多收益。而最后我曾以为能赚取更大收益的币,跌幅达到了 90% 以上。

这次亏钱经历让我明白,在币圈你亲眼所见的并非是真的,暴涨充斥着很多假象,这个圈子很浮躁。眼前一幕幕的暴涨,暴跌和传统二级交易市场的差异实在太大了,让我一度不知道该如何去判断这个“新兴市场”。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币圈的浮躁之处更体现在“加杠杆的合约交易”(一种将收益与亏损放大几十倍到上百倍的交易方式),这种交易方式在传统股票市场需要有20万人民币以上的资产证明,但是在币圈没有门槛,收益放大的同时,风险也被无限放大。因为公司有相关业务,我也开始接触杠杆合约。

在杠杆合约里,业内流传这么一句话:“合约就是什么时候你亏完了,你就停手了。”做杠杆合约交易一开始我也盈利了,但是确实如同那句老话所说,直到爆仓(所有参与杠杆合约交易方式的资产归0)我才中止交易。

相比一些人我还算是幸运的,亏损的是投入的本金,没有去借外债。我知道有玩合约杠杆的人大部分都是亏,比如有人套现信用卡,有人借了身边亲朋好友的钱,最后爆仓不敢和家里说,现在性情大变。甚至有的人爆了几百万,爆仓跳楼的大有人在。

因为公司发展规划的侧重点,监管机制一些原因,公司发行的某个代币,起初发行价在:3.5 元~3.6 元,现在也只剩下 8 厘。我在其中也是被收割的角色,亏损了 90% 以上。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前段日子,公司的国内业务为响应监管政策,退出了中国市场。我觉得我也需要好好调整休息下。

在币圈经历过资产翻了 3~5 倍,也经历了资产缩水 90% 以上,经历了爆仓归 0,在大起大落之后,要问我今年收获了啥?我想最主要还是懂得了控制欲望,回归理性的重要性,也收获了相关经验和教训。

钱来得快,去得也快。钱来的太容易,会让你不懂得赚钱还是很难很辛苦的。不懂得那笔钱的由来,根本不是你对币圈市场的了解判断,忘记这不是你能力所得;尝到甜头后的加大投入,亏了还认为自己不是输家,不懂得畏惧市场。这是币圈很经常出现的现象。

币圈很容易让社会阅历不足的人变得很丑陋。我亲眼见过很多同龄人炒币赚到了钱就飘了,作为一个过来人,我想送他们 5 个字:“千万不能飘。”

明年我可能还会继续关注币圈,我还是认可区块链一些主流币的价值。我对明年的建议是:分配好每个投资标的比例,比如在股市投入多少百分比,在币圈投入多少百分比。设置好合理百分比很重要,同时不被诱惑改变策略独立判断更为重要。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坚持,奥利给”——致圈内人

“我们不都是搞传销的……”——致圈外人

大概 2016 年底,我在得到上的李笑来、王煜全的课程中听到了比特币的介绍,由此产生兴趣,然后又去听了老猫的加密货币基础课程,春节期间把市面上比特币和区块链的书籍买了读了一遍,搞明白技术逻辑,想明白投资逻辑后就开始慢慢买入了。

2017 年 3 月 9 日,我买了人生中第一个比特币,买完后不久,比特币的价格就一路飙升。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后来,我开始更加深入地去了解区块链行业,并决定从事这个行业,主要原因有 3 点:

第一,我发现区块链行业是是一个非常广大,而且对整个社会都有长期影响的行业,在当时它处于早期萌芽阶段。我认为在很长一个时间段,这个行业的人才都是需大于供的。

第二,我认为这个行业的营销和运营工作会有新的规则,必然有很多创新的空间。

第三,我认为这个行业会有巨大的投资和投机机会,行业的周期性明显。对于个人投资来说,只有身在其中,能观察和收集的信息才足够完整,对周期和市场情绪也会更敏感。

2017 年 7 月,我顺利入职了区块链项目公司,做起了区块链项目运营,从此对行业有了更深的理解。

2017 年 9 月 4 日,当时央行等七部委出台禁止 ICO 的政策,所有加密货币都在一天内经历了 40-50% 的跌幅。几天后,监管部门紧接着又出台了禁止国内交易所的进一步指示。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那段时间, ICO跑路、币价归零的情况比比皆是,投资市场里的恐慌、贪婪情绪都被放到最大,加上我本身在很多区块链社群里,能看到大量投资者们的自然反应。这样的情况很像 2016 年年初股市熔断千股跌停的情况,所有人都非常绝望。

这样的情况在人的投资生涯中,可能一辈子也只能遇到 5、6 次,印象非常深刻,这是很好的“观察恐惧”的机会,也让自己的心态越来越成熟。

ICO 跑路,炒币归零都不算最惨的。最惨的往往是玩期货的。听说过身边很多人一开始投入几百、几千一夜翻几倍,但最后往往都是亏光,惨的还有卖房子抵债的。经历了这些,人的一生可能就从此走上了另一条岔口。

对于大部分普通散户来说,玩杠杆期货其实跟在赌桌押大小差不多,就是赌博。比赌博更可怕的是,交易所还在赌桌上给你配好了杠杆。

我不玩期货,也基本不做短线择时。加密货币的价格涨跌在短期内很不稳定,因为这个行业还太年轻,投资者们对于社会和商业的价值认知也在不断快速的变化中。

从长期来看,币价的涨跌和整个市场周期有很大关系。所以我买卖还是根据加密货币的大周期来的,熊市周期里,在最恐慌的时候会一次性多投入一些,比如今年比特币在 3000-4500 美金这个区间,然后按周定投。买入之后就放着不动,等待牛市来临。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另外我也会看行业老人在一些关键节点的分析,比如江卓尔、赵东,他们至少都穿越过两个周期,而且在行业里扎根很深,所以对周期很敏感,判断相对准确。

总的来说,我这一年还是赚的,账户资金相较最低点(最低点在 2019 年 2 月)大概浮盈了 200 多万,涨了 100% 左右。

我今年的收获主要还是关于投资上的一些经验。加密货币的周期更短,波动更大,也更不规范。投资者扎堆的社群更是观察人性的好地方,只要用心观察和总结,在投资心态的成熟上会很快,变得更理性、耐心和谦卑。

2020 年我还会继续在“炒币”上投入,或许这是比特币最后一次迎接疯狂级泡沫的周期了,不能错过。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币圈 3 日,人间一年。”

18 年 3 月,我因为买卖矿机赚到了第一桶金,那时候的我还在上学,被矿机的暴利吸引后开始加入挖矿大军。没想到我买的币不慎被套,所有的币归零后,我一下子赔了 15 万。

15 万对于一个学生党来说,真不是个小数目。

但我没有就此“停手”,反而开始去了解、学习甚至钻研币圈的底层逻辑。我也加了很多社群,认识了一些圈子里的大佬,看到机会后我决定一直留在币圈。

今年我炒币的年化收益达 1200%,这其中大部分收益是我靠打新币(IEO)获得的。我印象比较深的是我第一次火币 IEO ,抢到以后翻了 5 倍,打开新世界。

PS:IEO,首次交易发行,指以交易所为核心发行代币,简单来说就是交易所和项目方合作,为项目方提供在自身交易所的上币及售卖代币的一种模式。

一般来说,今年 IEO 的币种基本抢到不会亏。这一年我为了打新币,在手机上装了 44 个交易所,因为有的币只在指定的交易所上。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除此之外,我还会定投一些主流币种,比如 BTC、ETH 等,主流币种的涨跌主要还是和政策、市场环境、周期等有关,我一般会根据社区的活跃度和贪婪指数(贪婪指数的影响因素主要有波动率、市场动量/交易量、市场舆情等)来判断市场行情。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另外,我还会配合着买点其他币种,比如传销币(比如 BABA)、技术币(ALGO,CKB)等。

像炒这类币种,我一般会从比较懂的朋友那边获取信息,比如币的发行价、流通量、近期事件、大额解禁的时间等。

然后我会比对几个渠道的信息,再判断是否买入,买入后达到自己的预期利润或者朋友说有重大利空的时候卖出。

比如前段时间,我在炒 BABA 时候就在最高点之前跑掉了,因为我当时从朋友那听到了一些内幕消息,就立马跑掉了。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果然,在跑掉的当天晚上,BABA 的价格就被砸了下来,一瞬间所有的涨幅全部归零。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玩这种类型的币种,不确定因素很多,很多人的状态基本上就和这张图描述的一模一样。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这张图在圈子里广为流传,用来调侃飘忽不定的币价以及那说没就没的收益,同时也表达出了币圈的残酷。我记得有个币(币种已经忘记了),朋友的舅舅买了大概 1000W ,被黑客盗币砸盘后归零,跳楼已故。

因为币价归零跳楼的大有人在,如果你不懂底层逻辑,不懂得圈子的规则,是很容易被割韭菜的,能赚钱的人终归是少数。

想要在这个圈子赚到钱,一定要不断提升自己的认知,一定想办法接触到食物链顶端的人,弄清他们是怎么玩的。

前两天,孙宇晨为了区块链游戏项目 just game 积攒人气,建了核心玩家群,作为游戏的核心玩家我也被邀请进了群,群里面还有很多大佬,比如神鱼(23岁炒币赚了一个亿)、徐可等。

这是我离大佬们最近的一次了。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游戏上线前,我就没日没夜地研究,跟着做官方反复做测试。我体验了一番后,发现游戏还是比较复杂的,我认为真正能玩懂的人应该很少,所以我很有信心跑赢其他玩家。

游戏上线后,让人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仅仅半小时核心玩家群变维权群,90% 以上的玩家都亏钱了。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4000 多个玩家中,只有 100 多个人获利,而我就是获利者之一。

从炒鞋、炒盲盒“月入百万”到没钱回家过年,2020年我还要继续

讲真,我接触行业越久越觉得现实很骨感,行业内的大部分人是想来薅一波钱的,我认识的好几个做事的团队已经因为不赚钱,或者讲不了更大的故事停止了项目。

很多项目从发布白皮书、上币、拉盘到砸盘结束,现阶段的本质就是割韭菜,是骗局。但我们不能因此否定区块链技术,因为区块链和炒币是两个概念的,炒币只是区块链技术发展过程中的“产物”。

新事物有很多魔力,也有很多机会,这一年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不要对新东西有偏见,不了解的人是没有资格评论事件本身。没有参与就不知道其中的逻辑,币圈的钱也不是天上掉的,自身的认知和你的收益成正比,不断提升自己的认知能力才是正道。

2020 年我还会继续,因为我认为币圈的机会还有很多。

 结语

在刚刚过去的 2019 年,炒鞋、炒盲盒和炒币的人们,过得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但也没有多好。

这些人中有的是资深玩家,有的是刚入圈的小白。有人是经济独立的上班族,有人还是在象牙塔里的学生。有人入圈是因为兴趣爱好,有人是为了牟取利益。有人挣了不少钱,但有的人亏空了积蓄甚至还欠下了债款。

他们都曾付出过很大的时间和精力,他们也都经历过失败,也都在失败中总结经验教训。就像那句话说的——“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当被问到入圈以来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时,有人回答是投资经验的积累,有的人回答是个人判断力的提升,更多的人回答是在整个过程中收获的快乐和成长。

新的一年,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继续,即便他们中有蛮多人亏了钱,因为在他们看来机会永远大于风险。

最后,想跟各位小伙伴们说,圈子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混,打铁还需自身硬。老话说得好:市场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运营研究社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