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局者”马斯克和他的鲶鱼
2020-01-13 18:42 马斯克 特斯拉

“搅局者”马斯克和他的鲶鱼

鲶鱼来了。

作者|陈凯乐   编辑|大风

来源|锌财经(ID:xincaijing)

“感谢中国政府!”在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交付仪式上,CEO马斯克兴奋地喊道。

2020年刚过7天,他就坐着自己的湾流G650,从洛杉矶飞到了上海。

兴奋是有原因的,一方面从2019年1月7日工厂奠基,到1年后这座年产达15万辆的超级工厂交付,让他强烈地感受到了中国速度;另一方面,随着国产版Model 3的交付和Model Y中国制造项目的启动,也意味着此前在美国遇冷的特斯拉,走出了全球化的重要一步。

特斯拉上海工厂奠基仪式 图源网络

有人万丈光,有人一身锈。

随着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交付,国产造车新势力开始感到不安。理想汽车 CEO 李想就曾公开评价到,“特斯拉都已经打到家门口了”。

很显然,马斯克带着他的“鲶鱼”特斯拉,成了行业的搅局者。

实际上,与风光无限特斯拉相比,国产新势力在去年几乎集体遇冷。股价暴跌、持续亏损、融资失败的蔚来,上市艰难、维权缠身的小鹏,几乎全年被官司缠身的威马...

特斯拉入局,更像是一条鲶鱼,和老牌车企共同搅动了新能源汽车市场。但这条鲶鱼能否给国产新势力造车带来活力,目前来看依旧困难重重。

鲶鱼来了

挪威人喜欢吃沙丁鱼,尤其是活鱼。但市场上活鱼的价格要比死鱼高许多,所以渔民总是千方百计想办法带活沙丁鱼回港。虽经种种努力,大部分沙丁鱼还是会在中途窒息而死。后来,有人在鱼槽里了放了一条以沙丁鱼为食的鲶鱼。

这是故事的前半段。

在诸多国人的眼中,特斯拉就是那条鲶鱼。

然而,构成这条鲶鱼锋利牙齿的,更是他的价格。

就在上周,特斯拉宣布,国产版Model 3的起售价下调9%至32.38万元。值得一提的是,在2019年第29批《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中,也赫然出现了Model 3的影子。

特斯拉Model 3 图源网络

也就是说,加上政府购置税补贴,Model 3的价格降到了29.9050万元。

30万这个价格,已经和国产新能源汽车正面开战了。

与之相对应的,是国内的电动汽车普遍售价在25万至35万区域:威马品牌推出的第二台量产车,首发车型在综合补贴后售价23.99万元;蔚来ES8 官网最低售价达到了46.8万,补贴后价格在40万左右。

而特斯拉的价格优势,来源于成本的降低。

首先是大规模交付带来的优势。

超级工厂的目标年产超过15万辆。相比之下,蔚来在2019年交付了20565辆车,特斯拉仅仅上海工厂的交付数量,就是后者的7.5倍。

而随着大规模量产,也为特斯拉提供了降价的可能。

其次,超级工厂也带来了更低的人工成本。

特斯拉工厂 图源特斯拉官方微博

摩根士丹利的分析显示,上海超级工厂的人力成本,仅为加州弗里蒙特工厂的1/10左右。而根据特斯拉规划的10000名员工,仅人工节约的成本,就能将利润率提升至30%以上。

另一项成本优势来自于生产流程本身,自动化的使用以及新技术的更新。

2019年特斯拉Q3财报显示,“相比于美国工厂,上海工厂Model 3生产线的生产成本(单位产能的资本支出)低了65%”。

除此之外,零部件的本地采购也带来了成本优势。

目前,上海工厂使用的零部件有30%为本土采购,而在这一数字将在2020年变成100%。值得一提的是,进口零配件仍需缴纳关税。通过本土采购,零件的成本也为特斯拉降价提供了可能。

而根据国内券商发布的报告,在完全采用国内供应链后,Model 3的价格或许更能低至19.7万元。

代工厂模式

和上海超级工厂的热闹相比,200公里外的湖州吴兴区,则是另外一番景象。

这里,矗立着游侠汽车国内首个且唯一一个自建工厂的半成品。但项目早已停工大半年,指挥部也已撤离现场,只剩三名保安轮流守门,钢筋混凝土桩杂乱地堆放在空地上。

早在2019年12月20日,吴兴区官网的一则信息,就已经宣判了这个立志年产20万辆汽车工厂的死刑。“由区城投集团收购游侠汽车产业项目土地及处置在建工程的方案,有利于盘活土地资源、化解项目风险、降低处置成本,总体可行”。

游侠湖州工厂项目 图源网络

时光倒回到3年前,2017年4月,游侠汽车与湖州市吴兴区政府正式签署《合作协议》,吴兴区政府出地,游侠汽车在此建立工厂。项目投资115亿,一、二期合并后预计产能20万辆。

董事长卫俊也表示,首款量产车将会在2019年四季度发布,新车或定名“游侠X1”。

但希望换来的是失望,游侠一开始就没有做好量产的准备。据媒体报道,19年年初,项目就已经停工,建设部也在四五月份撤出。

没钱的游侠,创造了一个新词,PPT工厂。

游侠的困境,戳到了几乎国产新势力造车的痛点。

那就是,缺乏整车生产资质。

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一直是行业争夺的焦点。然而从2016年以来,发改委颁发的17张资质里,始终未见主流新势力车企的名字。

蔚来、小鹏等车企,开始纷纷选择代工厂合作。

蔚来江淮代工厂 图源网络

据悉,蔚来一直选择与江淮汽车合作;而借由海马的工厂,小鹏也能完成车辆生产。但由此带来的问题,也极端突出:产量和质量均无法保证。

先说产量。而对国产新势力造车而言,产量直接关系着交付。

威马汽车创始人曾经公开表示,“只有实现大批量交付,才能洗刷‘忽悠’之名。”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2018年,小鹏汽车只交付了522辆G3;根据可查询的数据,截至2019年10月,彼时G3依然是小鹏汽车旗下唯一一款在售量,且交付数量只达到11944辆,这距离年初定下的4万辆交付目标尚不足30%。

排在第一位的蔚来,在2019年交付数量达到20565辆,与年初的4万辆目标相比,也只完成了50.75%,刚刚过半。

代工厂的产能萎缩,直接影响汽车的交付。这其中突出的代表指向了小鹏的代工厂海马,后者被指出严重拖了小鹏的后腿。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海马汽车产销量分别为6.02万辆、6.75万辆,和2016年的22.08万辆、21.64万辆相比,产能分别腰斩了72.73%和68.80%。

而代工厂带来的另一个的问题,就是汽车质量无法保证。

2019年6月,由于存在安全隐患,蔚来召回了4803辆ES8。而在此前两个月的时间里,蔚来已经发生了三次自燃事件。更有媒体报道,受此消息影响,蔚来7月份仅交付837辆电动车;

2019年12月,一则“小鹏G3自燃”的新闻开始传播。虽然官方第一时间回复,系外部火源引发,但此前的“断轴”、“断电”事件,也引发了大众的讨论。

代工厂产能疲惫、质量难以保证,也成为悬在新势力造车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之所以冒出这么多新的造车企业,是因为进入新能源汽车时代,攻克发动机和变速器技术难关不再是必须,大家觉得造车门槛降低,但实际上对车身、底盘的要求一点没有降低。”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院长赵福全曾对媒体公开表示。

拥有自己的代工厂,几乎成了所有车企的梦。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3月,蔚来2018年财报显示,公司将取消在上海嘉定建厂的计划。这也意味着蔚来自主造车资质的计划被搁浅。

而通过兼并工厂拿下造车资质,显然也不现实。最明显的例子是,理想汽车在2018年耗费了6.5亿元人民币拿下了力帆汽车100%的股权,才因此获得“造车资质”,成本过高。

目前而言,想要拿到造车资质依旧需要艰难跋涉。

新势力造车的困境

鲶鱼故事的后半段是,因为鲶鱼的引入,沙丁鱼只能奋力逃脱,这反而激发了后者的生命力。

但是从目前来看,这个故事能否在现实中上演,还是未知之数。

一个不得不提的事实是,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快速发展,离不开政府的大力扶持。

2001年中国政府正式启动“863”计划电动汽车重大专项,标志着中国对新能源汽车产业政策的起点;2009年中国发布《关于开展节能和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试点工作的通知》,宣布在13个城市对公用车按照指标补贴;一年之后,补贴放宽到私家车...

而随着政府在补贴、税收方面的扶持,中国新能源汽车迎来快速发展。2019年1月,工信部部长苗圩公开表示:新能源汽车产业累计投资达2万亿。

蔚来ES8官网售价 图源网络

新能源汽车,从小池塘变成了宽广的海洋。

但与之相对应的,是新能源汽车市场龙蛇混杂的局面。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新势力造车已达500多家,但其中绝大多数仍停留在“PPT造车”阶段。而真正实现量产交付的只有蔚来、小鹏、威马等十几家企业。

但从2019年开始,政策红利趋紧,大浪开始淘沙。

时间倒回到2019年,新能源汽车整体补贴力度退坡50%,与此同时还取消了地方补贴、补贴门槛明显提升,直接冲击新能源汽车。

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在此前政策红利滋养了一批缺乏研发能力的巨婴。以2017年就实现产销量破10万的北汽新能源为例,在当年114亿的营收中,政府补贴就高达49.59亿。与之相对应的,是在新能源研发上的投入仅为1500万,仅为总营收的0.15%。

特斯拉工厂 图源特斯拉官方微博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特斯拉在研发上投入了14.6亿美金,虽然为3年来在总营收中占比最低,但依旧达到了7%。

潮水退去之后,缺乏研发能力的车企,只能裸泳。

除此之外,是新势力造车连续烧钱、亏损不止的窘境。

一直以来,由于在前期研发、工厂建设、商业模式打造、渠道建设等方面都耗费了巨额资金,新能源汽车都被视为重资产、回报周期长的行业。

蔚来CEO李斌曾公开称,没有200亿元不要造车。

在此前媒体的报道中,蔚来以每天烧掉3000万,大半年亏损86亿,摘得“2019年年度亏损王”;

在去年的广州车展上,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表示,月交付一万辆车才能实现盈亏平衡。但与之相对应的,是全年只交付了11944辆,而且到去年年底也只融资到了170亿。

蔚来李斌(左)、特斯拉马斯克(右) 图源网络

在这样的情况下,加速融资、上市,成了唯一的造血之路。

去年8月,理想汽车完成了由美团创始人王兴领投的37亿元C轮融资,总估值突破200亿大关。但C轮融资之后,理想汽车就被陆续爆出投资者转让股权;而在2019年没有完成300亿的融资目标后,小鹏汽车就被媒体爆出出质股权,或将加速海外上市解决资金压力的新闻;经历长期亏损的蔚来,则在上市一年后股价由当初的6.28美元跌落至3.39美元,更在2019年10月险些跌破1美元红线。

没上市的,命悬一线;上市成功的,也并非安全。

勒紧裤腰带,成了主旋律。

政策改革,烧钱不止,这两大难,每一个都像一座大山。

而随着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交付,年产15万辆的巨型鲶鱼已经游入了中国市场。

大浪淘沙之下,国产新势力造车会有怎样的命运,一切或许需要时间来检验。

潘越飞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