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哩哔哩市值的转折点:一场晚会只是短暂辉煌
2020-01-15 17:24 哔哩哔哩

哔哩哔哩市值的转折点:一场晚会只是短暂辉煌

新的十年即将开启,而B站前行的道路上依然充满荆棘。

来源|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跨年是一个十足重要的节点,连接着过去与未来,也正是如此才有了大众对于新年的重视。2005年,湖南卫视举办了第一场跨年演唱会,自此跨年一词正式进入大众视线。15年后的今天,跨年晚会已经成为了各大卫视的大考,在砸重金、抢流量的大趋势下,我们一同迎来了2020年。

但今年的跨年晚会不同于往年,B站加入了跨年晚会的大军,并以绝对的实力“碾压”了各大卫视。8000万的直播在线观看人数,超过7000万的视频播放量,250多万条弹幕都在证实着这场晚会的巨大魅力,且这些数字还在不断被刷新。

如今距离这场跨年狂欢已经过去了近10天,但与此相关的讨论仍然不绝于耳。这个被用户称为“小破站”的平台,以这场晚会为契机走到了大众视线中央,完美实现了“出圈”。

B站用2019年最美的夜告别过去

现在我们在B站打开这场名为《二零一九最美的夜》的跨年晚会时,仍有8000人在实时观看,“补课”“n刷”的弹幕铺面而来,甚至有无数人为此感动落泪。

论及这场跨年晚会的成功之处,巨大的播放量、居高不下的话题热度是不能忽视的重点,而更引人注目的是B站自晚会后一路飙红的股价。元旦过后的首个开盘日,B站股价上涨12.51%,次日再上涨5.39%,截止1月9日,B站的总市值已经突破了72亿美元。

众多用户在B站刷着各式弹幕,为晚会的盛况感动呐喊时,B站的市值也在那一夜增长了50亿元。2019年11月份,B站发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总营收达到18.59亿元,营收同比增长72%,超出市场预期的情况下,B站股价才上涨了3%。

营收结构优化、营收上涨的财报带来的利好尚不及这场被定义为“最懂年轻人的晚会”会带来的影响。

“日落”“月升”“星繁”是这场晚会的三个篇章,没有刻意追求流量明星,也没有让人不适的特立独行,二次元、动漫、游戏、经典影视剧的加持下这场晚会显得与众不同又融洽自然。

《魔兽世界》舞台秀、《哈利波特》交响乐、《亮剑》的主题曲《中国军魂》、还有洛天依演奏的《茉莉花》都一一亮相,众多元素在这里汇合,潮流与传统、虚拟和现实得以完美呈现。

“这场晚会就是在燃烧,是舞台上的表演在燃烧,是灯光和音乐在燃烧,是主持人,是台下的策划,是摄像,是调教,是观众席的观众,他们是璀璨的火焰,星星点点的荧光棒和每一条包含赞美的弹幕都是爆裂出的细小火花,嘭,细碎的火花炸响,那是新年的声音。”这是B站跨年晚会下面的一条评论,点赞量高达7.5万,可以说这段话说出了众多B站用户的心声。

B站用一场晚会为众多的年轻人找寻回了曾经的记忆,给他们创造了最美的夜晚,而在这背后是B站以用户需求为导向进行策划的结果。

B站在跨年晚会的介绍里说:“21世纪的一零年代即将落幕。这十年,B站与大家一起成长,见证了网络青年流行文化的飞速变迁。动漫、影视和游戏领域中诞生了属于这个世代的经典,也创造了我们共同的文化记忆。”

在这种共同文化的影响下,B站想做一台专属于年轻人的晚会。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上晚会对B站数据进行深挖,从数据的数量和质量上确定节目方向,真正将用户需求与喜好融入到了这场跨年晚会当中。

于是有了这场价值50亿的晚会,有了“吊打”卫视的说法,有了“牛逼”的“小破站”。

“小破站”走向无边界

2019年最美的一夜伴随着新年的到来宣告结束,这场盛宴也华丽谢幕。但属于B站的故事还在继续,“出圈”成了最近贴在B站身上最显著的标签了。

众多用户的热捧,各大官方、主流媒体不吝的溢美之词都让B站走到了舞台中央,曾经被视作是亚文化、小众代表的B站也开始慢慢的走出它所在的圈层,开始被更多人所接纳。

但其实B站撕下二次元的标签要比我们想象的更早,有数据称,早在2016年B站三分之二的流量就已经不是二次元内容了,如今更是拥有7000万个文化圈层,800多万个标签,涵盖生活、学习等众多方面。

用户构成也从2016年平台25岁以上用户占比为10%,到现在B站18—35岁的用户占比高达78%,新增用户的平均年龄为21.5岁。陈睿说,这也是B站成为年轻网民使用的主流平台的标志。

第三季度,B站月活用户达到了1.28亿,同比增速达到了38%,在视频行业排在第五的位置。

从最初的的二次元、游戏到现在生活、科技、娱乐这些新的品类开始逐渐成为主流,从电影、纪录片、各大IP的购入再到各类机构号的进驻。B站撕下身上的二次元标签,向主流文化迈进的步子从未停下,且越走越快。

二季度财报发布时陈睿说:“我们从今年下半年开始,会针对没有听说过B站的这些人,比如年龄稍大的用户,去做相应的品牌和市场的一些策略。我觉得这是我们优先级最高的工作,因为它会对我们后续的增长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在扩大企业边界的战略指导下,B站通过加强营销,优化算法来打破用户边界。同时在内容上B站也开始进行大跨步的改革。从以用户为主体的UCG模式转向平台自制内容,版权购买的内容大战之中。B站在变,且变化的速度越来越快,但砸着重金,将目标对准优爱腾的B站也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光鲜。

B站变道

今天的在线视频行业,一边是BAT三大巨头的支撑,一边是一群大喊“干杯bilibili”的年轻人。同为视频网站,但B站是行业中绝无仅有的存在,而这种差别从创始之初就已经显现出来了。

2010年,百度开始组建奇艺网之后升级为爱奇艺,2011年腾讯上线腾讯视频,优酷与土豆也在2012年合并,之后被阿里巴巴纳入旗下。 站在BAT身前的优爱腾们从一出生就肩负着特殊的使命,是BAT企业战略的一部分,走Netflix模式,商业化目标明确。

但B站是因爱好而生的,徐逸大概也没想到那个连经营许可证都没有的个人网站会发展到今天的规模。用户自制内容,没有贴片广告、商业化缓慢,重视用户体验这些东西在B站得以汇聚,这些元素给B站带来了极高的用户粘性也被赋予了别样的情怀,但与此同时也给B站带上了枷锁。

亏损、商业化困难,新旧用户体验难以平衡这些问题都是悬在B站头顶的利剑。

陈睿是清醒的,他说:“未来三年,中国的内容型平台的水位在100亿美元左右,过不了水位的公司将在行业中被淘汰”。那时B站市值在50亿美元,于是趟过这条水位线,B站开始投入重金向优爱腾道路靠拢,走向平台内容自制,重商业化的模式。

5000万签下主播冯提莫,花8亿力压众多直播平台拿下《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未来三年的独家直播权,收购网易漫画满足核心用户对优质ACG内容日益增长的需求,与QQ音乐深度合作进军原创音乐市场,还有将在2020年推出的大量原创作品,都在改变着B站原有的模式,让B站离二次元越来越远。

众多的用户在看着那个二次元氛围浓厚的B站有了日渐丰富的内容,曾经的小破站有了70多亿美金的市值,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涌入B站。

B站前途依然未卜

但“出圈”“变革”是否就意味着一切向好,答案仍然是不确定的,我们知道的是B站在获得优爱腾的荣光时,势必要扛起它们肩上的重担。

与其他视频平台扩张边界不同,B站的扩张带来的是“B站不再是以前的B站”“B站初心不在”这样的言论。

社交属性明显的B站,用户排他性也格外明显,以浓厚二次元氛围聚集在一起的用户,随着非二次元用户的涌入,在难寻归属感时必然会流失,如何平衡好新旧用户之间的关系也是其打破边界需要面对的命题。

自身所独有的问题之后,B站在走向优爱腾时也要面对整个行业的通病。

亏损是行业的常态。动辄上亿的内容投入是视频行业的惯例,站在行业第一梯队的腾讯视频和优酷也都在今年年初做出了亏损80亿的预算,爱奇艺第三季度净亏损为36亿元,是财报披露依赖亏损最大的季度,而这些亏损大都是因为内容。

B站也是亏损着的,第三季度4个亿的亏损仍不容忽视,但相较于优爱腾在内容上的投入,这样的亏损似乎并不算多。聚焦内容就意味着更大的投入,对于优爱腾来说,身后的BAT就决定了它们不差钱。但现在它们也因为会员涨价,套娃式收费等行为饱受诟病,而这都源于它们长期的巨额亏损。且在目前零和博弈的情况下,这种现状短期内难被改变。

财大气粗的优爱腾尚且面临这样的困局,B站又怎能例外。体量无法与优爱腾抗衡,且因为长期的运营模式让商业化也有诸多顾虑,能否承担起因为扩展边界,进军内容而产生的高额支出和巨额亏损,关系B站存亡。

更何况,目前在线视频平台的流量和用户使用时长正在被短视频抢夺,走向大众脱离小众与特殊性的B站吸引力能否保持现在也无法解答。

写在最后

“在大部分卫视都在请明星演唱流行单曲时,他们以年轻人的兴趣为切入,对节目走心策划,满足了粉丝们记忆深处最细腻的情感。”这是人民日报对B站跨年晚会的评价,也是B站晚会能碾压其他平台的根源所在。

但没有一场晚会能够一直上演,赞誉与荣光之后B站的2019谢幕。新的十年即将开启,而B站前行的道路上依然充满荆棘。

刘旷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