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讨薪人的至暗时刻
2020-01-19 11:41 汉能集团 讨薪 职场

年关,讨薪人的至暗时刻

作者|婷婷的勇敢世界   公众号|几何小姐姐(ID:jihexj)  

直到腊月二十三,中国农历小年这天,汉能员工suikv仍然没有拿到自己被拖欠了8个月的工资。

企查查上的汉能相关裁判文书显示,被执行人北京汉能光伏技术有限公司主体下,无银行存款,无不动产,车辆,工商登记,证券,互联网银行等有效执行信息。据汉能离职员工说,像suikv这样从2019年5月以后就没发过工资的人,还有大几千人。

过去一年,中国的很多企业和个人,都经历了不寻常的一年。

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表明,2019.1—11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56100.7亿元,同比下降2.1%。(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即年主营业务收入为2000万元及以上的工业法人单位)。

有些旧认知被摧毁了

以前,职场人对于职业上升,有个悄悄流传的小攻略:曲线求职,先从小厂做2年,平薪或降薪找人内推进大厂,大厂呆3年,然后跳小厂,工资翻倍带团队。

2019年起,有些平衡正被变化打破。一些看起来挺聪明的攻略也随之失效了。伴随着市场上工作机会减少,带来了相应的入职门槛提高。

如今大厂招人,第一要能供职于核心业务,专业好又有经验的老手。第二是勤奋听话能直接上手做事的新人。而中厂小厂,要学习能力更强,能够带队冲锋陷阵、面面俱到的多面手。

互联网和金融行业的从前的高薪和近年的大量减员,摧毁了一批人的自我认知。

很多人互联网和金融公司工作的人,初出茅庐就踩上了企业攀升的快车道,顶着高科技的光环,其实在干着劳动密集的体力活。得益于行业上升,拿到了超出同龄人很高的薪水。很容易把幸存者偏差当能力,导致自我评价过高。

供需关系发生变化,认知和定位的偏差不可弥合。一旦工作和收入发生变化,再求职肯定不愿意降薪降职。房贷车贷日常消费水平激烈拉扯,但冷静的市场环境会导致理想和现实差距变大,自我评价和现实不匹配。

很多变化发生了

失业,转行,离开北京

去年夏天,30岁的妮妮离开工作生活6年的北京,回到了三线城市的老家。离开前特地把父母接到北京玩了一个星期。离开那天,转头的一瞬间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很多回忆涌上心头,回想这些年一次次的选择,想象如果自己再努力点,是不是现在选择会多些?

老家的同学朋友都已经有了自己的稳定生活。自己一个人形单影只的回去,又多了惆怅。比惆怅更惆怅的是,回到三线城市的求职并没有比一线城市容易:简历发了3个月,收到的回复很少。

妮妮说对于大龄未婚未孕的女性求职者来说,机会空间不是特别大。没有过硬的专业技能和人脉支持,很多理想的地方都进不去。求职忙了几个月,最后收到2个offer以后,自信心又一次被碾压:具体到工资和工作环境,和之前在北京的工作根本没法比。

但生活总是要过下去。

妮妮说, 30岁只是一个10 年,但又不仅仅是一个10年。只有站在更高的起点去规划,你才会有更高的眼界去对人生做选择。回望自己的经历,她想跟更年轻的朋友说,不要只看重眼前的工资和蝇头小利,明确的职业生涯规划,会让你的30岁过的更从容。

和妮妮不同,我的朋友飞狐则是在深思熟虑之后主动选择离开北京的。他是一家游戏公司的CEO,2019年底,他带着他的团队一起,把公司从北京搬到了武汉。

对他来说,离开一线城市,可以大幅减少企业经营成本,对于他的员工来说,拿着一线城市的收入,去一个消费水平更宜居的城市,更适合安居乐业。更重要的是,地域的变化不影响他们从事他们喜欢的互联网游戏事业。

内推,被鸽,降薪求职

面对剧烈的环境变化,不光是求职者心里没有底,见多识广阅人无数的hr也遇到了他们职业生涯的超纲题。当他们遇到的问题超出自己知识范围之后,也会无奈的去社交网络上发帖求助。

公司给求职者发了offer,公司后来又觉得工资定高了,要降薪,求职者已经做完入职体检与原公司解除了劳动关系。问,作为hr该怎么跟求职者说明?

开始尝试降薪自救

一个Java项目经理,去年10月中旬从公司离职。再求职经熟人内部推荐,从几次业务leader直接面试通过,到hr谈薪环节一气呵成。到了入职体检环节,还抓紧时间学了个车。本以为一切万事具备,只等入职了。

结果,入职前夜公司整体缩减招聘。因为流程不够严谨,没有offer,没有入职相关文件,谈好的工作飞了。

他上一份工作离薪酬是15k固定,1k补贴,4k季度绩效。月均在17-18左右。去年10月至今3个多月过去了,一直求职未果。此前求职预期是薪酬20-25k。这几天他重新修改了简历,求职薪酬10-15k,低于原来几千块,降薪自救。

降薪降职以后

另一个在传统上市公司做经理的朋友,带团队,工作节奏稳定,收入不错。但职场天花板也触手可见。去年降职降薪的跳去了一线互联网大厂,想着自己的年龄快到35了,再不去互联网公司体验一下可能会没有机会。于是降薪降职的去了新东家。

去了不到半年,劝自己忍了无数遍依然还是忍不住再次跳槽了。降职降薪这件事本身,就意味着做出退让的求职者对新环境期望很高。一旦达不到预期很容易失衡。可能在新平台确实体验了一些新思路,但具体到自己的工作内容跟以前比不仅没有更有挑战,反而因为从管理层降到普通员工以后,日常工作充斥了重复的事务性的工作,根本没时间做更多的思考。

新公司很好,但不适合中年人从头开始。

高薪,遇挫,跨界学习

一个在金融公司的朋友,嚷嚷跳槽喊了得有三年了,最终还是没有跳。因为去年年终奖发了30多个月,就更难跳槽了。今年,他刚跟公司签了无固定期限合同。

但是基金公司从业超过10年的小斯,则在再次求职中经历了一系列魔幻体验。之前的岗位就业拥挤,她想转岗不转行的看看业内其他岗位。收到一家初创公司的意向岗位邀约,满怀期待的过去谈了。

因为猜测到这家公司的薪酬可能只有上一家的60%。所以虽然在个人资料表上如实填写了上家公司的上年的package,但没有填写期望薪酬。

面试的老板,一坐下来就开始攻击小斯的上家公司。出于礼貌耐心听了一会,发现面试官搞错了,攻击的其实是名字相同的另一家基金公司。在质疑完这么差的公司怎么能给员工这么高的 package之后,终于回到正题上,认为面试者履历和这个岗位可能并不是很合适。

接着朋友又内推了一个履历完全对口的机会,因为对工作内容驾轻就熟,所以觉得有戏。面试的是个70后女领导,刚坐下来就看着她说“女生,最重要是的家庭。”

然后详细问了每段工作离职原因,不无惋惜地说“你应该在这个单位生完孩子再走”。小斯说,“当时没结成婚”。她疑惑“为什么结不成?”小斯想跳过这个问题,笑了笑说“我很享受目前的单身生活”。 后面草草问了下专业问题,就结束了谈话。

后来内推的朋友很热心地询问下面试情况,她回,“估计没戏,没怎么问专业上的事情,你老板人很nice。”

闲下来的小斯开始学习新东西。她觉得虽然远水解不了近渴,但人要是不考虑远水,就永远活在近渴之中,夯实基础、拓展边界,才可能有更多的选择。

一把年纪开始学习python,觉得很有乐趣很奇妙,既掌握了一门新语言,又多了一个新朋友。对于一个孤独的人来说,编程好像和一个朋友在聊天,你说一句,他马上能领会你的意思做出回应,而且你需要的时候他总在。

做点什么 

不像火灾有预警,寒冬来得静悄悄。

有些人想不明白,整天在积极倡导生活品质的我们,怎么会想到在这个时代居然生存成了最基本的需求?一个研究历史的朋友说,多看看历史,你就会对今天的一切都坦然接受。经济有周期,历史有规律。没有哪个一个行业是一直上升永涨不跌的。

告别表演式加班

一个创业公司的ceo朋友说,现在每天上班,作为老板的自己都能明显感受到员工工作的小心翼翼。特别小心,认真,特别怕公司有个什么变化忽然就宣布裁员。

越来越多的公司职员,在过去的一年里很少能在夜里9点之前回家。私下和朋友聊起来,他们有些人对于加班和996嗤之以鼻,因为只有身在其中的人心里清楚:基本上就是一个变相的磨洋工,只是大家都不好意思说破而已,哪有那么多完不成的工作。

有些团队在绩效方面做了设计了绩效分。如果加班少了,不扣钱绩效分排名末尾20%的人结算提成时要扣掉20%,额外加班时间越长,绩效分加成越高,而且加班加的绩效分没有上限的,绩效分排名前30%则是提成加20%,现在就成了比谁加班时间长。

也有一些高认知行业连加班刷存在感都怕。某知名投资机构的投资人朋友说,他们完全不愿意承担年底多出来的公共事务。只各司其职做自己的事,减少跟老板的接触。问及原因,回答说很简单:希望减少跟老板的接触,以免做的越多,错得越多,暴露自己的短板。

时间都是自己的

其实不管环境如何变化,时间是自己的。那些表演式的加班,浪费的是自己的时间。而那些拒绝承担的边界模糊的工作,失去的也可能是一次不一样的体验和机会。

环境和行业变化,有些事本质上是不破不立。有个朋友在过去10年里,公司数次的裁员和变化中自己作为骨干被保护了下来。如今自己所在的行业下行,专业小众。回望当年被迫转变赛道的老同事们都越来越好,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当初没有被裁是喜是悲。

如果一个人一直在一家公司,公司处于上升期,大部分人也基本称职,那么一份工作就可以做很久;如果大环境变化,所在公司业绩不好,即便是公司的专家级老员工,仍然可能因各种不可抗原因被换掉。

不断扩充自己的边界

农历新年将至,汉能集团全球人力资源总部发出了一则通知。通知将优先发薪给特别困难的员工,增加公司现金收入的员工,部分承担额外特殊工作责任的员工。而据大部分没有拿到工资的汉能前员工说,公司给人力资源部门等负责安顿讨薪员工的部门发了工资。

而对于更早期离开汉能的前员工来说,三四年前公司第一次裁员的时候,果断选来拿补偿离开,现在看来是个不错的选择。离开上一份工作之后,读书、考证,靠着持续学习充电,完成了职业的转换和进阶。

在他们眼中,前公司和老同事的命运令人唏嘘。但自己也没有那种劫后余生的幸运。

因为不知道黑天鹅下一次什么时候飞来,作为大环境里的一个小个体,除了花时间深化一下专业技术,成为某个领域专家。在变化发生的时候,可以多一点选择之外,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前几天有读者说,他们所在的公司内部通知管理层全面降薪25%,高级管理层全部停薪,告知普通员工可以出去求职另谋生路了,由于资金链断裂,有两家子公司已宣布破产,一家集团公司顷刻间土崩瓦解。

婷婷的勇敢世界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