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将近,我们的钱还没要回来
2020-01-23 20:16 淘集集 OYO 麻辣诱惑

春节将近,我们的钱还没要回来

作者|王亮  来源|猎云网(ID:ilieyun)

2019年过去了,创业寒冬在这一年体现的淋漓尽致。根据IT桔子数据显示,全年死亡的新经济公司达338家。老赖成为2019年最热关键词。

时代数据对2019年前11个月的统计显示,这些公司创业失败均离不开市场定位问题、资金问题、团队问题、产品问题、运营问题以及外部因素等六个原因。但最突出的原因还是商业模式匮乏、资金链断裂以及外部因素。从所属行业来看,关闭最多的是金融公司,其次是电子商务,之后是本地生活和企业服务。

在全年死亡的338家公司中,包括熊猫直播、麻辣诱惑、淘集集,IT桔子对他们共同的死亡原因总结为“现金流断裂”。他们倒闭后,影响了无数员工、合作商,从年初到年末发生了大规模的裁员、欠薪、维权事件。

此外,OYO中国也面临了上述问题。猎云网采访了以上四家公司的合作商,他们代表了娱乐直播、互联网餐饮、社交电商、连锁酒店四个行业。创业公司遇到的问题,把合作商带入致命的困境,他们被迫来承受这些损失。

过去一年,他们的讨债之路异常艰辛。如今,春节将近,他们依然在讨债的路上。

以下为他们的自述(经过编辑整理):

为了讨钱,我妹妹差点割腕

淘集集商家 童晓南

我在家里是大姐,我们姐弟四个人在淘集集开了24个店铺,加起来总共被欠400万货款。现在我弟弟妹妹的情绪都非常不好,我妹前几天为了债务的问题心情烦躁,跟她婆婆吵架,差点要喝农药,幸亏我妹夫把药瓶给抢了,现在家里的农药、菜刀都锁起来了,不能给她看到。

我们之前就是做电商的,2018年11月,偶然有个机会知道淘集集,交了2000块钱保证金,入驻了这个平台。上面的流量还可以。到2019年4月,我们看到流量很好就扩大了投资,在淘集集上开了很多店铺,做服装。

淘集集最开始对外招商的时候,宣传的是T+1天,就是发货15天后,点击提现一天就到账。后来慢慢地,T+7天,T+10天,T+半个月,T+一个月……最后一直到6月28号,他就完全没有回款了。从那时到现在,我们被压了三个多月的货款。

我们一直在等它的打款。淘集集有微信商家服务,我们催了小二好多次说,打款速度要快一点,小二一直说财务处理比较忙,已经尽快在处理了,让我们再等等。每次催都是这样的话。

到9月底,过了国庆7天假,10月8号了,还一直没打款。10月10号,几百个商家就跑到淘集集上海总部去闹。我们也去了上海。当时,最多的一天有六七百商家,有的在淘集集总部,有的去市政府,有的去法院,有的去经侦。经侦那边的答复说,淘集集现在还在营业,他也没有跑掉,我们没有办法抓人,不能立案。

淘集集让签一个债务重组的合同,他们说,你们要对我们有信心,支持我们现在拉投资,投资人的钱一到账,马上就给你们打20%,剩下公司上市市值达20亿美元后,就会把剩下的80%给你们,你们现在赶紧回去卖货。

我们都接受不了这个霸王条款。张正平威胁我们说,你们不签,到时候公司破产,你们一毛钱都拿不到,我去坐牢就是了。

很多商家就签了,签了合同的可以优先打款。我们也想着,多少拿回一点货款,止一下损就签了。张正平答应我们从10月8号后的货款结算正常,发货之后的15个工作日,点击提现,5天后到账,我们决定看看他承诺之后的货款。

从上海回来后,我们就继续发货了。10月31号,他发了公告,说公司经营正常稳定。然后12月3号他还说不信谣,不传谣,投资人打款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让我们继续支持他,努力发货。

到12月9号,张正平发公告说倒闭了,宣布进入破产清算,10号就把服务器关了。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导致很多商家的数据都来不及保存。

包括买家,在他平台上买东西,人家已经付了款,我们还没有发货,消费者的款也没有退,他已经倒闭了。

后来,我们姐弟4个,还有一个广东的商家,5个人又去上海静安区的经侦支队。第一天保安不让我们进,第二天进了后,接待的警官一直不正面回复我们的问题,最后还是不给立案,也不开具不受理的回执。

法院我们也去了,法院说民事诉讼就是法院这边,公安那边是刑事,民事和刑事只能走一项。我们所有商家都想按刑事走,之前没有研究过法律方面的问题,我们是商家,只负责做生意,怎么样让价格更便宜,商品让消费者更满意,好评多一点,发货快一点。这一次我们很多商家都好像上了一堂法律课。

我们之前让淘集集拖了这么久的货款,因为我们相信这是个法治社会,淘集集也是经过工商注册的企业,但没有一个电商平台敢像它这么搞的,买家、卖家的钱全部坑掉。

我们也了解过民事诉讼,公司的财产跟他个人财产没关系,公司注册资金就100万,他破产也赔不了我们多少,如果按民事走的话,我们真的拿不回来。我们都希望走刑事追究资金的去向,因为现在他说钱用于拉新了。

拉新就是给消费者优惠券,消费者拿了优惠券买东西,货款应该是给我们的,也没有给,广告商那里也欠了钱,这个钱到底去哪里了?

我们已经没路可走了,12月19号,我们又去了淘集集的办公室,他们办公的26、27楼已经人去楼空,只有花钱请的保安人员,还有一个律师,一个淘集集的前员工。我问他们,你们谁能代表淘集集?他们都说不敢代表。

我们当时就崩溃了。去上海之前,我在家里把脚摔骨折了,打着石膏,在家里做什么都需要人扶。我听到好多人说淘集集人去楼空的消息,立马把脚上的纱布剪了,跛着脚去的上海。

我二妹当时说要死在那里,我们也下了死的决心,觉得不出个人命案子是不是都没人能解决?400万货款,我们没有多少利润,大多数都是我们的成本,原本我们是小康家庭,一下子搞的我们很贫穷,现在我家里房贷也还不起,欠一屁股的债,我们怎么活?

我说不活了,死了算了,楼上的窗子全部封了,我用灭火器要把窗子砸破,保安拦住了。我们两个姐姐情绪激动,跟我弟兄说,你把我们的孩子照顾好我们死了算了。

我不知道我妹什么时候拿了把刀,她就拿刀架在手脖子上,有人在后面,趁他不备把刀夺下来了。但她还是伤到手腕,不是很严重。后来派出所的人来了,就把我们拖走了,派出所的人说不让闹,影响治安。从派出所出来,我们不知道怎么办了。

当时我三弟拍了视频。视频我就看了一下,因为很揪心,我不敢去回忆,也不敢去看那个视频。如果不是家里还有孩子,我们真想就这样去了。十二月二十几号,我们就回家了。

回来后,1月份,我弟弟又去北京公安部反映问题,有一部分商家也去了。因为我们想走刑事。公安部这边说,要让上海公安或者检察院出一个不受理回执,然后交到北京就可以处理,没有回执,就不能越级受理。我弟弟就回家了。

我是湖南人,都38岁了,小孩上小学四年级,过了年学费都都交不起了,真的不知道怎么过年,我们现在脑袋里都是一片空白。我丈夫之前也是跟我们一起做,从10月份开始,他去外面打一点零工,赚个四五千一个月。

欠亲戚朋友的钱,我怎么见人呢?当时人家也是看我们做正规生意,这钱也不是拿去玩。现在做电商应该没什么风险,别人都想,你生意好肯定还的起。

我们现在生意停了,没有本钱,我们做不了。我妹妹那边也经常吵,天天在家哭。其实我们情绪都不好,在家里可能我稍微要坚强一点,我妹她是完全垮了,现在还后悔在淘集集割腕的时候,没有买更锋利的刀片。我弟从北京回来后也垮了。

现在天天有要债的上门,想起这件事我就很烦躁。几百万的事情还没有下落,一句话都没有,怎么安心找工作?继续打工,我何年何月才能赚回这点货款?

张正平不知道去哪里了,找不到人。我们去上海时,走访了张正平在上海注册的好多公司,在天眼查上面都可以查到。他好几个公司都没有人,不在实地经营。

我们这个群是从10月暴雷的时候组建的,那时候好多商家都跑到上海。100多万,200万的很多,几十万的也很多,欠的多的1000万的都有。

张正平欠我们的钱,我们找不到他,但别人可以找到我们。上次有一个重庆的商家,欠了快递的钱,被快递追账要跳楼,派出所劝下来了。去张正平那里的,有很多都要跳楼。

我们也问过律师,即使我们把民事官司打赢了,我们也拿不回这个钱,他平台注册资金就100万。现在淘集集还没有正式走破产程序,这也是我们活着的唯一一点希望。如果真的那一天,估计很多人都活不下去了。

熊猫倒闭前,头部公会拿出百万冲年度榜

熊猫直播经纪公司 延边桔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 刘毅恒

我们公司被熊猫直播欠514万。2016年年底,熊猫直播“星颜”板块刚成立,他们运营找到我说要开公会找主播,给的待遇还不错,我们就去做了。

最开始的时候上了10多个主播,后来越做越大,不到一年时间已经达到300多了,月流水都是300万、400万以上。到2018年4月,熊猫开始出现资金不足的情况,比如每个月月终,结算上个月的薪资、合作费用,他就开始拖,两个月一结。

但我们那时候也理解,并不是说熊猫这样,很多直播平台像斗鱼、虎牙也出现过这种问题。比如说它A轮、B轮、C轮融资进来,钱烧差不多了,可能会为了缓解一些资金压力,拖延一个月到两个月给公会结算,完了再去融新的资金,等新的资金进来,就会把之前的全部补完。大家都知道它资金比较紧张,所以也都没有在意,就继续跟着熊猫做下去。

一直到2018年12月,开始打年度的时候,他们CEO张菊元站出来跟我们说,熊猫要上市。他们之前接受了一个媒体的采访,说今年确实比较难,融资一直没进来,但是正在谈,无论谈不谈成,最托底的办法是王思聪会拿出自己的钱去做C轮的投资,那么熊猫就在2019年独立上市。

这句话就给我们信心,让所有公会继续打年度。还督促我们这种头部公会把钱全拿出来去冲年度,我拿了160万,据我所知,银河公会拿了600万。还有一些游戏公会拿的更多,可能有上千万。

这是为了第2年的财务报表比较好看,融资或者上市,都会对熊猫有各种益处。

后来打完年度,2019年1月办年度盛典的时候,张菊元也说要上市,还跟维多利亚的秘密谈成了一个官方战略合作协议,还有钻石小鸟,现场跟很多合作商签约。

微信图片_20200123200649

来源:熊猫直播官方微博

2019年春节前,他们说,过完年之后会把12月份、1月份和2月份的一起结过来,共500万。2月份过完年后,我去找跟我对接的工作人员说,钱什么时候打?他说过完年上班之后就会打。结果等到上班的时候打电话,他突然跟我说熊猫要倒闭了,赶紧来熊猫公司。

我就去北京找他们财务总监,结果财务总监一直不出面,没人。3月初的时候,拖了不到10天,他们全都搬走了,人去楼空,所有的一夜之间全没了。

我们投诉无门,就开始维权。我们几十家公会,有被欠几百万以上甚至上千万的。熊猫注册地在上海,我们决定,4月初去上海静安区法院起诉。我把材料递交之后,一直没有消息。

这期间我一直给法院打电话,法院就说没有办法,上面领导的意思是你们这案件只是收材料,不给起诉。为什么不给立案?他没有任何理由。我说,你出个不给立案的理由裁定给我,我拿到我们当地去立案,他也不给出,就各种拖。

没办法,7月份的时候,我们集体去静安区法院,堵在门口,找他们领导,因为情况是一样的,都不给立案只接收材料。工作人员把我们拉到法院后面一个小大厅里边跟我们聊,把几个公会的名字统计了一次。

之后不到半个月,法院又组织了一次和谈,联系到一个熊猫委托的律师,跟我们6个公会聊了一下,拿出一个金额,比如我是500万的欠款,给我一个极低的130万。别人也是大概比例,欠1000万的,给个200多万。但是我们不同意,金额太少了。

我们再考虑一下,过了不到一个星期,律师跟我说,他已经不是熊猫的律师了,已经撤了。

一直拖到12月初,熊猫已经正式申请破产了,法院让我们拿着证据去申请债权,走破产程序。法院成立了一个破产清算组,委派了一个律师,他说,熊猫没有多少资产的话,就还不了多少钱,按照比例,一般不会超过10%。很多人非常生气。

现在,破产组正在处理这个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通知,就一直等消息。

刚出事的时候,我是快崩溃的,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500多万一瞬间就没有了,下面有100多个主播、员工全等着在那儿开工资,直接就背到我个人身上。

我是1988年出生,公司是2016年2月份开的。最开始看他们做YY语音,我就开始自己摸索做,属于自己大学毕业创业的项目。最开始合作的是别的平台“来疯”,一年不到,熊猫就来联系我了。

后来业绩翻了好几倍,那边就不做了。2018年1月,我们跟熊猫从普通合作变成独家合作。拿到的资源更优质一点。我们这边做娱乐方面,纯秀场的直播。根据业绩不等,平台最高的主播一个月能挣一二百万左右,也有几千块几百块钱的。

在熊猫做得好的时候,我们开了几个分公司,在武汉、成都、长春、慈溪、宁波都有分点,现在都没了。

熊猫倒闭后,公司一下就不行了,受损伤很大,我只能到处去筹钱,管家里、朋友借钱,凑了不到200万。大家在一起开会,说了一下这个方案,我先垫一半,后面那一半公司慢慢还。有的主播觉得公司也不容易,可以接受。

有的主播有心理的阴影,选择的平台倒闭了,别人一挖他就直接跳走。因为很多合约还没到期,如果合约期间走了,就相当于自动放弃了剩下的薪资。熊猫倒之前我还有100多个主播,现在还剩不到20个了。

这一年我们公司做的业务还是在不停地还债,勉强维持。现在,我们跟网易、腾讯、抖音都有一点合作,都是在做一做试试,肯定没有以前做得好。

之前有三个公司已经把熊猫给告了,因为不履行合约,压了他们三个月钱,最后申请的限制令限制到王思聪消费。如果我们一开始能立上案,拿到判决书去申请强制执行,就能限制住这些股东,比如限制王思聪的消费,他就会出面去给我们解决,现在这样的话就限制不了。

熊猫的高层后来就不出现了,全跑了,打电话都不接。每年的Chinajoy活动现场,我们在现场能见到王思聪,但私下里见面是不可能的。我不了解王思聪,只能说熊猫公司是他操控的,熊猫公司干的这个事儿,挺不道德。

熊猫要关闭的时候可能还是有一定的资产的,通过我们计算,2018年11月、12月、2019年1月、2月,熊猫的充值额度有3、4个亿,它是有流水进来的,但是这笔钱已经不知道到哪去了。他不可能用于还债,也没有用作于去干别的事,我们就怀疑熊猫是故意的吗?疯狂的吸纳资金,3月份突然倒闭,没有人站出来给个合理的解释。

公司没钱,只能开延期支票

麻辣诱惑饮料供应商 冠泉商贸有限公司陈泉伸

我跟麻辣诱惑合作的是饮品类的东西。他们整个菜单上的饮品,柚子茶、屈臣氏、柠檬汁、茉莉百香,都是我们供的。2019年5月开始合作,到9月份停止,我被欠了将近20万。

刚开始他们采购来我们店里谈,定了两个月账期。我第一次收到钱是6月份,打5月份的款,打了5万多,总共应该7万多,剩下2万多一直推迟。

到8月底,我实在等不及了,就跟他说,你不打我就断货了。然后他把剩下的2万多在9月给我转过来了。到那时为止,已经欠了三个多月款一直没给,我就感觉这个风险挺大的。

我们签合同的时候说,如果不供货了,要提前一个月跟他说。因为我们也是老实人做生意,我打了一份书面通知发给他,说合作到9月底,就不再合作了。

他们拿到通知后,我们供货到9月底,就没再合作了,剩下货款一直拖欠。拖到10月的时候,他们采购跟我说,你赶紧把所有的发票开过来,我们把这个数对清。

我送过去,他跟我说,你这个账我一直在给你要,但是公司一直不批,我马上要离职了,公司现在欠4个多月的工资没发了。

我说这个事情怎么弄?他跟公司商量了以后,说给我开一张支票,但是到2020年6月才能领。我说,这个不是等于延期支票么?他说,目前只能这样,你要,就一张支票给你,如果不要那就没有打款,公司没钱。我心里想,拿一张延期支票,最起码有证据。

我跟麻辣诱惑合作从5月份到9月份总共是30万的货款,剩下19万6000多没给。支票是10万多一点,还差9万多。

后来11月底,有个送调料的供货商也是认识的,突然一天打电话给我,他说麻辣诱惑要倒了,公司的人都在这里搬桌子。我一听就叫我哥直接过去了。供货商都去了那里。

他们在中国第一商城的办公室找不到出面解决问题的人,没办法,当天就拉了一条横幅,直接去麻辣诱惑的西单汉光店了。我那天没去,下午五六点的时候我们就拉了个群,在群里面他们说,派出所的去了,20多个人全部抓进去了,分成四五个派出所,最久的好像拘留了五六天才放出来。

群里从三四十个加到100多个人,慢慢地,越来越多的供货商知道麻辣诱惑出问题了,后来天天有人去他们办公室。

我跟我哥加起来去过七八次,有些人还在那里过夜。天天去那里也没有用,找不到他们任何一个领导接待。他们报警了,派出所来了说,什么事情登记一下,别闹事就行,经济纠纷你们自己解决。

他们公司还有人在上班,我们进去后就自己找凳子坐,他也不招呼你。有人闯进了韩东的办公室,找到一个“辣嗨加盟方案”的计划,被拿出来拍了照。我们去查了注册信息,辣嗨法人代表不是韩东(麻辣诱惑创始人),但实际老板还是他。

11月29号,我去过他们办公室,他们出了一份还款计划,从2020年3月后,一年内把所有账还清,每个月还百分之几,也没有盖公司章。他们领导没在那里,一个员工拿给我们看,大家商量以后,要他们领导出面做一个表态。

12月2号,我哥去了办公室。韩东他哥韩旭出面了,他拿出一份新的还款计划,盖了公章,又拖成两年内还清,在2020年1月20号之前会拿300万出来,给我们所有供货商,按照平均额度去分。

这其实就是一个空头的承诺,还让大家把手上的支票全部交上去,交完支票就按还款协议给我们。好多人说支票不能交,交上去以后什么证据都没有了。最后,一部分支票过期的人交了,一部分人不愿意交,当天就散了。

我们没交。我们是看他的还款协议,如果说按照1月20号之前还300万,每个供货商都有收到这个钱,我就把支票还给他。我被欠20多万,起码按5%,我也能收到1万块钱,如果没有收到我就不给。

我的支票只给开了10万多,还剩9万多的账,他们公司给我对账后,给我开了一张盖公章的白纸,上面写,剩余的货款未清。

人家11月份支票已经到期的,去银行兑账的时候,说里面一分钱都没有,被冻结了。我们就感觉不对劲,大家在群里说,还款计划就是一个幌子。

后来有个开工厂的李总,也是给麻辣诱惑送菜的,被欠了好几百万。他说,大家要不来我工厂,我来安排这个事情,请好律师,大家一起把支票带过来,我们联合起来弄。

微信图片_20200123200703

来源:猎云网

把支票统计后,我们就开始去经侦办、信访局、法院,经侦办说这个事情立不了案。去信访局的时候,他说你要去法院。

李总带的律师说,我们后面要起诉的话,他抽8个点,可以把官司百分之百打赢,但是这个钱不保证能要回来。

好多人不同意,觉得这种事自己也能打赢,没必要花这个钱。他们也说,如果实在不行,就外包给讨债公司,这个钱让他抽20个点,只要钱能确定要回来。

我咨询过律师,说我们的支票没到期,就没法告韩东,只能等支票到期,取不到钱,才能去法院起诉他。像我们这种在后面到期的,吃亏比较大,如果他公司真有资产的话,优先抵债给前面起诉的人,我们现在就卡在这里。

之前,我一直向采购要钱,他截一个图给我,说我也天天在给你要,实在要不到,我发个上面领导的电话给你,但你别说是我给你的。我打了这个电话,对方用领导的口气说,你是哪一个?我说我是给你供饮料的。他说,我都没听过,以后你别打我这个电话,对你没有好处。

我一听就很生气,这个电话应该是刘西朋(麻辣诱惑餐饮采购总监)的,采购说是刘总。

事情出来以后,有人打电话给刘西朋,他说我现在不干了,你以后别联系我了。麻辣诱惑注册的三个股东,韩东、杨涛、周亮。这么久了,一个都没露面,没有任何表态。有些人有韩旭的电话,现在打他电话都不接,关机。

我是江西人,1986年生,2008年来北京帮别人打工,1200块钱一个月,干了两三年。然后就帮着亲戚干饮料经销,自己出去开始跑业务,一段时间后,开始做淘宝,之后2016年注册了这个门店。

第一年赔钱没客户,2017年是属于恢复状态,不赔也不挣,2018年稍微能挣个工资出来。慢慢熬了两三年,客户多一点了,好不容易现在可以能挣点钱,结果又被麻辣诱惑坑。

我们现在已经放假回老家过年了,要到正月十一才开始营业。开这个店是家里人支持,我们都是一家人在做。我有两个小孩在家里,大的有八九岁了。父母在这边帮我们煮饭,媳妇在老家带小孩。

我们跟麻辣诱惑合作,拼命自己掏钱,提前帮他们备货,钱不够,就去支付宝上贷款,贷十万、二十万,下个月结不到账的时候,又得重新贷款。

自从出这个事后,我有时睡到三四点就会醒。被20万一拖,意味着我们一年白干了。到年底,厂商都向我们要钱,不结款来年都没法合作。一想到要结厂家的账就非常头疼,这个事情没跟父母说,老人都是农村出身,听到几十万的帐,这对他们来说压力多大。

我现在贷了支付宝20多万款,全是压在麻辣诱惑的货上。还欠上游厂商10来万,总共30万的欠款。我们这一次回家,看一下老家的农村信用社能不能叫人担保,再去贷10万出来,把厂商钱还了。

麻辣诱惑的供应商里,蔬菜、调料、水果的商家这几个会占大头,他们都是几百万的。听说麻辣诱惑已经欠了一个多亿,我们这些供货商在一个群里,统计总共应该有6000多万。

最近有人在群里面说,去西城区法院起诉,收到一条法院的回复短信,法院已经受理了,三个月以后再判。我查了《公司法》,韩东作为法人,公司欠多少钱,跟他没有任何责任,他还是逍遥法外,我觉得这对我们来说非常不公平。

现在给了支票的一样没收到钱,其实他就是拖延时间。群里面有几个是很恼火的,我看他说,如果以后韩东死于非命的话就是他干的。有些人已经失去理智了。

这个钱我估计也够悬,可能要不回来了。有时候我在心里想,哪一天我也会走极端,他让我没法过日子,我也不想让他过日子,我是感到越来越没信心了。

OYO一天改价18次,从80块到29块

深圳OYO商家 李岚

我50岁了,跟我儿子两人在深圳开了两个旅馆。我管深圳东站的店,儿子管平湖的店,平湖店是8月份加入OYO的,签了1年合同,深圳东站店是9月份,签了四年合同。合作不到三个月,各种扣款,单方面改合同,最后扣我5万多。

我儿子今年23,他当时想创业,我们给他买了平湖那个店。刚开始我还不答应,我说,你以后自负盈亏,我是没有给你补贴什么之类的。

因为OYO的事,儿子觉得生意也没做起来,要交房租没钱,他就去网贷,也没敢跟我说。刚开始贷的不多,因为不给钱,他又怕家里人说他经营有问题,就偷偷去贷十几个贷款,都是50%以上的利息,从一两万、两三万,到现在已经十万块钱左右,压力很大,差点跳楼。

2019年6、7月,OYO的人跑到我们店里来推广,让我们关注一下。他们当时说,你只要把店里的服务和卫生相关工作做好,收入就来了。

我就想,因为孩子刚创业,他们主要是线上推广,负担不是很重。街上也看到很多OYO的店,我们在网上查,那时候它的负面非常少,觉得人家是一个跨国公司,这种公司是值得跟他们双赢的。

8月15号,平湖的旅馆跟OYO签了合同。合同签的很好,我们把控价权给他,他们给我们一年固定45万的保底,根据低高峰期,合同里定了每个月保底多少钱,超过每个月保底有个50%的分成。

也必须要把我们的OTA平台,携程和美团这些账号给OYO,全部要进入他们系统。每个月8号给我们发来上个月账单,三天内打上个月的款。我们两个店都是每个月初要交房租,这样的话等于把我的房租给我了,我觉得他们是比较有诚信的一个公司,看这个合同还是蛮人性的。

我想,超额完成是没什么问题,也不知道结账怎么样。

8月21号旅馆上线后,月底就给打了850多块钱。9月10号又给算账,同时还给打了9月份5万保底的25%。

微信图片_20200123200715

来源:官网截图

刚开始价格特别低,我们就跟他们吵架,他就告诉我们说,价格是大数据通过的,先有一个爬坡期,给客人一个好的感觉,进来你这里,过一个月价格立马就起来了。我也觉得,很多营销都是这样子,先低价把客人拉过来,再按正常价格走。

我们旅馆的价格怎么都得七八十块钱,但是上线后几乎都是29块钱。他们说,你不用管卖多少钱,我答应给你给保底的。有段时间,他们周末就是免费的。

深圳东站的旅馆是9月15号签的,上线是9月21号,距离地铁很近,他说你这个房子稍微装修一下,以后卖200多没问题。结果几乎就是二三十块钱。

他带来什么客人?整个客人的群体都差。我们商家在群里聊天,深圳不是有个三和么,记得有次来了四个人,就像那个三和大神的形象,他们4个人,两男两女,住双人间,OYO给我定价是定了29块钱还是40块钱。他今天看这个房子便宜,明天我的大床房、豪华房原价88,变成29了,他立马就下五天的单,天天换房,我打扫卫生累得要死。我这水费得多少钱,电费得多少钱,全部都是这种人。那天我就生气了,我说,小伙子你要长住,你就不要这么折腾我了。

我们在论坛也能看到,人家说,深圳龙华公园里边睡的人都少了,都去OYO了,OYO的旅馆那么便宜,而且人家还说我们就住宾馆,这个旅馆我们都看不上。

我跟OYO沟通了很多次,每次这种事,就不停地跟运营经理打电话,运营经理来了店里,我跟他说,这个价格没办法订,很亏的。运营经理就说,我们也觉得不合理,可是我们没有权力,定价权是上海总部定的。运营经理后来就不敢来了,我们骂的要死,都要打他。

我有一个邮件,他们一天改价18次,昨天住的是29,今天中午涨到了80,你就必须掏80。我跟客人就吵架,客人给报警了,派出所来了说你这也不对,你是给人家提供了一瓶水,还是提供了什么东西?搞得我很尴尬。

我还给他们上海总部客服打电话,我说这样下来,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盈利的,我认为没有盈利点,连房租水电都不够。他们就说,会给总部反映。

到11月的时候,平湖旅馆的账单来了,他一下把保底从一年45万降到了23万9千,几乎把我的一半给搞走了,等于这个月5万保底金额变成了25000,我就不跟他做了。

事情集中爆发是在11月。当时我一看本都保不住,我就在网上搜,看到论坛上说要去OYO深圳分部找他们。我们全国性的,长沙的、厦门的都去办公室闹,要终止协议。

11月12号,我跟大家一起去他们办公室,前前后后百十来家,我们在那里进不去,打110,警察才把我们带去他们办公室。我去了就在那里哭起来,当时觉得很委屈,他们看我情绪比较激动,年龄大点,运营经理就单独跟我算账,算了算深圳东站的账,平湖的也没算清是怎么回事。算完账,我让他们签字,他们没人理,说问问上海总部的情况,平湖的账明天给答案

第2天,我们去了以后,区域经理说,因为你们天天在这儿维权,这么多人怎么弄,我还没给上海总部汇报,要统一大家的问题后再去弄。我一听就知道,他没诚心给我们去办这个事。

大家都要求解除合同。又等了一天都不走,街道办来了,调解了一下,也没办法,说人家有合同,你们有什么事只能走法院。

第3天,我们又去,他们跟我们一个一个谈,我跟区域经理签了终止协议,说是解约一个月后按正常程序算账。

12月8号,我收到账单一看,深圳东站的旅馆,我还欠OYO7800多块钱。平湖旅馆的账单,我也看不懂,11月份我做了13天,收入给我按10块5毛2算,看也没心看了。

我打电话给上海总部,我一打他就把我旅馆的名字都说出来了,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说,你的事情我已经记住了,我跟上面去反馈。

之后我就没再去过了,像我们这种店,本来人就少,自己要经营,天天跟他们维权也没有一个准确的信。群里面很多人都说还欠OYO的钱,我们当时也想请律师,请律师的费用,每个店算下来也高,到最后已经被折磨的没有用了。

我们刚和OYO合作第一个月,线下老客户多,我还收到现金。但到后面,我们所有的老客户必须要加入会员,就不让我们收现金了,收现金要罚款,全部变成线上的。我们的客户也跑到OYO了,它破坏了我们正常的营商环境。

我当时签的协议是他要给我打钱的,到现在都还没打。我准备春节后去上海总部找他们。到今年年底,准备还完儿子欠网贷这10万块钱。

(应采访对象要求,李岚为化名)

猎云网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