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武汉战肺炎
2020-01-28 15:04 武汉 新型冠状病毒 肺炎

我在武汉战肺炎

作者 | 金玙璠 黎明 魏佳 闫丽娇 唐亚华 苏琦 孔明明 孟亚娜

编辑 | 魏佳

来源|燃财经(ID:rancaijing)

新型肺炎还在蔓延,武汉依然处在疫情“暴风眼”。

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武汉的人出不来,但外界对他们的关注从未停止。“封城”后,普通民众的生活还好吗?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医疗物资紧缺的情况好转了吗?那些“逆行”到武汉的人,他们怎么样了?

暴风眼外的人们,大多也无心过年,总想刷刷手机,看看有没有什么疫情好转的消息传来。昨日,燃财经采访了九位武汉的一线“战斗”人员,希望通过他们的故事传递出更多真实情况。他们告诉燃财经:

我们医护人员“裸奔”直到前天,终于看到了希望,志愿者捐赠的五千件防护服寄到了,政府调配的物资也到了。

每年冬天都有流感,但今年因为疫情,大家格外紧张,哪怕把所有医院的发热门诊都打开,也“消化”不掉因为恐慌去医院的市民。

看到超市一抢而空,就好像在演电影一样。最让人害怕的是这种面对未知的无力感。

现在不需要一看就想哭的内容,我们是战士,需要鼓舞士气。

大家都是战斗状态,很多司机已经不在乎扣不扣分了,都是哪里需要解决问题,大家就顶到哪里。

希望外界能对武汉多一点支持、理解和鼓励,有力的出点力、有钱的出点钱,少一些调侃和打击。

感染了就感染了

没有倒下就尽全力继续干

平安 37岁 武钢总院CT室医生

我是一名CT室医生,现在几乎所有发热咳嗽的病人都会先来我们科室查一遍,我们算是“前线的前线”。十天前,坐在我旁边的医生被感染了,大年三十晚上本来是他值班,他倒下了,我们上级副主任医师顶上了。

去年12月底,我们医院就发现了第一起疑似病例,到了1月初,疑似病例越来越多,一开始值班时一晚上能发现4-5例,过了两三天,一天能到20多例,后来就诊的人也越来越多。平时我们24小时一般接诊60-80人,到了1月中旬,每天都要接诊三百多人,有时候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但我们没什么可抱怨,因为武汉所有的医院都是这样。

当时那种情况下,我们这个岗位挺难的,新型冠状病毒要确诊必须要经过核酸试剂,但我们这是第一关,如果肺部症状明显,我会再三叮嘱病人去急诊科找医生,但我不确定他们是不是会听我的。因为最终的确诊要以试剂结果为准,我不能散播恐慌情绪,又要能引起患者重视,真的有时候很崩溃。我们本来还有一个本子登记疑似人员信息,后来人太多了,也就没法登记了。

我大概是1月初意识到情况很危急,当时我和科室的同事自费购买了一些N95口罩和防护服。

图 / 视觉中国

后来患者激增,整个武汉医疗物资都紧缺,没办法给我们配防护服和护目镜,我们就穿着白大褂,自备口罩或者戴着简单的医用外科口罩上岗。为了降低感染风险、节约物资,我们科室的几个人轮班,春节间尽量整合上班,增加单次上班时长,减少到医院的次数。

“裸奔”直到前天,我们看到了希望,志愿者捐赠的五千件防护服寄到了,政府调配的物资也到了,我觉得短期内物资紧缺的情况会有所缓解。其实志愿者们帮我们购买物资也要担风险,还好我们医院帮忙出具了委托协议,能减轻一些他们的风险。真的特别感谢他们,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这个年三十,我一个人在武汉过的。1月初,我把老婆和两个孩子送回了老家,因为我有点咳嗽,每天接触高危病人,怕传染他们,就让他们先回老家隔离。那天晚上,我开着电视,算是有点声音能热闹一点,但我没有心思看,一直在回复各种物资群里的信息,跟家人也只视频了半小时。

到目前为止,我除了工作太久觉得头晕,有时候咳嗽之外,还没有什么不好的症状。这几天武汉停驶私家车了,医院和社区给我们安排了班车,但我不太想给大家添麻烦。我这几天准备骑单车去上班,要骑40分钟,但只要不像前几天那样下雨,这就不是问题。我看得很开,感染了就感染了,没有倒下就尽全力继续干。

如果排除掉病毒性肺炎

居家隔离反而安全

叶子 29岁 武汉某医院医生

我是一名麻醉科医生,目前在居家隔离中。我们已经有同事去ICU(重症加强护理病房)支援了,希望在自己好了之后也能尽一份力。

去年12月末的时候,我们在身边的医疗群里看到了信息,说有不明原因肺炎患者陆续出现。我们工作环境下都要戴口罩,那时候手术室每天的手术基本还在照常进行,当时觉得戴口罩可以做到基本防护,没什么太大感觉。

进入1月份之后情况开始变严重了。我们手术室的一个外科医生开始发热,拍CT检查提示是肺炎。当时他们科有个疑似病人,怀疑是这个疑似病人感染了外科医生,之后我了解到还有三个医生陆陆续续也被感染了。我们日常的工作就更加小心,消毒更勤。

年前在准备回家之前,我去查了一个CT没问题,才敢做回家的决定。可是下了夜班准备出发的时候收到了武汉“封城”的消息,说不担心不害怕肯定是假的,当时最怕的就是生活物资和医疗物资不够。后来,除夕夜我就自己在武汉待着,跟我妈、老公通过视频联系,我的同事很多都在医院里过的年。

对于一线的医护人员来说,最需要的可能还是防护用具,虽然现在已经陆续到了一批,但是像我们医院防护服首先供应ICU、呼吸内科、急诊科等科室了,我们麻醉科可能没有充足的供应。但是麻醉科负责外出插管,可能跟患者的气道有直接接触,暴露风险特别大。我没隔离的时候,我们科室还没有防护服和护目镜,当时我去插管戴的防护面罩是我们正常情况下给艾滋病患者做手术戴的,密闭性不是很好。

再有就是,我发热门诊的医生朋友说,他们现在人手不足,上班时间过长,医护人员的压力很大。很多患者觉得,花钱挂了号来看病,为什么一分钟就把我打发走了,其实对患者来说是一分钟,对医生可能就是几个小时,因为每一个一分钟他们都没有休息。

目前各医院已经尽最大的可能去“消化”肺炎患者了,如果真的是普通感冒,去了医院有可能反而被感染,这也是我们特别担心的事情。如果怀疑自己感染,先去社区医院检查基础项目,如果排除掉病毒性肺炎,居家隔离反而是安全的。

面对疫情,我个人想要尽自己的一份力,如果让我去支援,我就去。不害怕是假的,但是现在只能乐观,保护好自己,没有其它办法。但是我很反感一些人用“不计回报、不论生死”来对医护人员进行道德绑架。

不管怎么样,疫情肯定会过去的。目前请大家要在不过于恐慌的同时保护好自己。

除夕接到召回通知

初一赶回武汉

小海 23岁 武汉医院后勤部工作人员

我老家是湖北黄石的,在医院做后勤工作,在武汉封城之前回家休年假了。本来在家过年,除夕夜接到紧急召回的命令,年初一晚上赶回了武汉。

接到通知的时候我有点犹豫,也怕自己在工作中被感染。但是自己班组群里面,大家都正常在工作,同事都冲在第一线,如果我不去,这在我的职业经历中就是一个污点,我就是一个逃兵。以后我还要在这里,和这群人一直一起工作下去,得患难与共才行。

我今年23岁,是今年刚来医院的新职工,没想到刚工作就出了这种事情。如果我不回来的话,我的班肯定就只能找其他人来顶替。这段时间大家都是连轴转,如果还要别人帮我代班,我也过不了自己心里这关。

这两天,一线的医疗资源不够,大批医护人员因为支援一线开始陆续返回武汉,当时黄石有一批医护人员(10人左右)在一个收费站集合,手持证明,政府派车直接一起上高速运到武汉。这些车进不去武汉市内,当时是武汉的出租车志愿者送我回的宿舍。我在等车的时候还碰到一个外卖小哥在送外卖,他说“有人点我就得送,为了生活”。

我们后勤需要保障一线的物资资源,像口罩、防护服、生活用水等,以及氧气的配送、电力设施的维护。我们一般不直接接触病人,也需要穿隔离衣。最近一段时间,有了国家以及各界帮助,医疗器材能供应上,但是一线消耗量还是很大,所以现在物资依旧紧缺。

之前看微博上截图,武汉的医生除夕夜只能吃泡面,可能是过了饭点。至少在我们医院,后勤中心还是会给医护人员准备正餐,但过了正常饭点确实就没饭吃了。他们忙起来的话,根本顾不上,有可能到了凌晨一两点,等手术做完或者等手头的事情忙完,才能找东西吃。

最近发热门诊确实人特别多,不少普通发烧症状的病患也会跑到发热门诊去,但是发热门诊又有已经感染了新冠状病毒的患者,很容易造成交叉感染。我也非常担心会传染给家人,在家每天都会量体温,吃饭的时候会用单独的餐具。

现在医院排队的队伍确实特别长,且基本上24小时都有人在排队。现在医院开放24小时门诊,有的医护人员家住得比较远,就带着行李箱来医院,在医院里面睡躺椅。可能要等武汉“封城”结束之后,我们这些人才能真正回家,跟家人好好吃一顿饭。

说实话,作为医护人员,已经没有那种焦虑感了,只能胆大心细,往前冲。我也希望民众不要那么恐慌,现在武汉市政府出台了一个政策,所有有发热症状的患者,先统一由社区诊所卫生服务中心的医护人员上门诊断,判断确实有必要送医院的,再由社区派车把病人送到定点的医院。希望大家不要再一股脑地往医院的发热门诊跑了,人流聚集的话有可能会造成交叉感染,希望大家保持理智。

另外,很多人建议在家使用指夹式血氧仪自查,在我看来,一般等到需要查这个指标的时候,相当于已经呼吸比较困难,这个时候就得去医院,家里有这个仪器的可以作为自己检查用,普通人家里不必一定要买。

连续好几天支援武汉医院后

车队长主动自我隔离

易东 37岁 苏宁武汉物流公司总经理

我是四川人,2019年被苏宁集团外派到武汉,现在是武汉苏宁物流公司总经理。23号武汉“封城”,我们才意识到,武汉肺炎疫情可能已经很严峻了。“封城”之前,民生物资和防护物资的需求量并不大,“封城”之后突然一下呈几何式增长,整个武汉根本没有这么大的储备量,加上又是春节,很多物流公司都停了,救援物资进入武汉会比较困难。

苏宁有自己的供应链和物流,我们可以很快从外地调拨物资,所以我们很快就加入了支援武汉的行列。我们把苏宁武汉的物资捐出去了,又从苏宁总部紧急调了一批物资过来。我们在武汉的任务就是,第一要保证民生物资的正常配送,第二要调配物资分发给各家医院,我们对接的医院有火神山医院、儿童医院、七医院、三医院等。有些企业和个人捐赠,物资送不过来,我们可以派专车把物资送进来,然后定向配送到医院。

我们现在武汉在岗的有400多人,包括末端配送人员、运营人员、仓库作业人员、运输人员等。最近大家都是在加班加点,配送量比较大的主要还是口罩,然后还有消毒水和消毒液。

我们的配送员,一天可能要接触几十个顾客,所以我们现在配送的时候,尽可能采用不接触顾客的方式,减少潜在感染的风险。我们会把快件直接放在快递柜里,这样对员工和顾客都是一种保护。现在我们很少让配送员直接到医院里面去,一般会送到医院指定的配送接收地点。

因为病毒有10多天的潜伏期,我们跟外界频繁接触的一些员工,除了正常的防护,还会根据情况让他们自我隔离。我们一个对接火神山医院的车队长,在外边连续干了好几天,接触人员比较多,我们让他在宿舍里自我隔离15天。在疫情面前,每个人不要变成一个流动的传染者,这点非常重要。

在武汉抗击肺炎的这段时间,我觉得社会热心人士还是很多的,有很多人找到我,说他们从国外买了一些物品,让我们给医院送去。其实中国在遇到一些危机的时候,大家还是很团结的。我经历过汶川大地震,这次又经历武汉肺炎,对这一点感触特别深。

疫情爆发后,我在武汉支援,感觉好像突然大家开始关注到你了,毕竟身处在暴风眼。我觉得每个人都是在尽自己的一份责任,每个人在社会都有自己的分工,承担起自己的职责就好,每个人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只想为武汉出份力

不图回报的那种

何浪 28岁 货拉拉武汉运力调配负责人

我负责货拉拉在武汉地区的运力调配。腊月二十八,武汉疫情正式爆发之前,我们就开始做一些准备工作,当时的考虑是春节期间运力不足,我们就在司机群里面,发布了春节期间保证运力的需求,然后很多司机报名。武汉疫情爆发后,我们建了一个“武汉爱心司机支援群”。我们每天都在联系这些货车司机,他们处于随时待命的状态。

武汉的医疗物资非常紧缺,武汉“封城”后,没有足够的运力去配送。社会上很多个人和机构给武汉捐赠,但现在问题不是物质供应的问题,而是没有人去配送。其实武汉很多个人司机想去帮忙配送物资,但是城区禁行了,他们的车没法开出去。一位货拉拉认证的司机对我说,他想去出力,但就是去不了。“我只想以我现有的能力为武汉出份力,不图回报的那种。”

我们在26号发了通告,开通绿色通道,免费帮政府部门和医疗机构配送物资。我们整理了一份司机名单,公司的公共事务部门负责跟政府部门沟通,获得配送的通行证。政府的任何需求出来之后,我们这边就主动联系已经待命的司机,让他到达起点,我们的工作人员下单,让司机去帮忙运送,整个运送的成本都由货拉拉平台来承担。

我们的司机分布在武汉的各个区域,于是我们把武汉做了区域分类,当配送需求出来之后,我们能第一时间联系到司机,然后司机去现场配送。每个司机到达现场,我们都会给他们派发一套防护服和口罩。

在武汉支援期间,最让我感动的是,很多热心的人在默默支援武汉,我看到身边很多人自发建了很多群,随时同步疫情的最新进展,有人给医院捐赠物资,有民宿免费给医护人员提供住宿,有私家车主给医护人员提供运输,还有人去医院给医生护士送饭。

一个货拉拉司机在我们的支援群里说,现在要是需要他这样的车出去,他无条件地去,他说他比不上一线的医生护士,他们在战线的最前面。还有一个司机说,“人心都是肉长的,该挣钱就挣钱,现在不是挣钱不挣钱的事了,现在是奉献。”

这样的司机其实很多,我们在做的事情就是,发挥我们平台的优势,让这些司机能够去发挥作用,给武汉抗击肺炎出一份力。26号一天,货拉拉支援队伍完成了5单公益订单,全部来自中华志愿者协会向医院的防护服运输,志愿者司机已有64位。

调配长租公寓房源

接送医护人员入住

张先生 38岁 武汉我爱我家相寓负责人

1月21号中午,公司紧急放了假,所有留汉人员每天上报体温情况,已经外出员工目前基本都在当地被隔离了。我和家人都经历过非典,所以从“封城”到现在总体还是心态比较好的。武汉现在整体情况也还好,老百姓生活没有出现大的问题。

事发突然,公司领导紧急决策,按照我们现有空置在管长租房源,为医务人员提供就近临时居所。但是因为我们的房子不属于自持房源,所以在这件事上我们还要经过业主本人的同意后,才可以提供出来,而且因为大多数房源比较分散,我们集合目前可以提供的区域房源进行支援,主要针对武汉红十字会医院、武汉市第六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协和肿瘤医院这几家医院的医务人员。

昨天收到通知后,我们首先统计了自己可供居住的房源,接着逐一和业主打电话,说明情况。征得业主同意后,再次确认房源信息。在接到医务人员的电话之后,我们先跟他们说明了房屋的居住情况,接着和医护人员签订了免费居住的协议,包括确定一些注意事项。他们在离开之前会自行消毒,公司也会在他们居住完之后,集中组织安排一波房屋消毒。

目前公司留守人员可以支援的就我和(武汉)我爱我家总经理两个人,我们人手非常短缺。在接待医务人员这个事上,我们也不方便让员工弄,没办法只能自己上。昨天我们二人驱车安排十多名医务人员入住。他们非常辛苦,一进防护区就得好长时间,等出来还得进行消毒。而且不是所有医生护士都有车,这些求助的医护人员基本都是家里离医院比较远的。

我有好几个紧急援助的群,都是自愿者组建的,物资和住宿等需求都有人指挥。我现在仍然会接到其他区域医院医务人员求助的信息,我都把他们拉入支援群里进行调配。其实,除了医院安排之外,社会上还有一些别的企业和宾馆等提供房源支持。我今天接到通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部分医护人员已经安排了住宿。

我们志愿者自身缺少防护措施,只有一个口罩,但医护人员更辛苦,他们真的很伟大。武汉加油。

开始做这件事情时

我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刘阳 27岁 教育机构创业者

我是武汉人,本职工作是做教育培训机构,教小孩子学舞蹈、学跆拳道、学画画等。

因为春节放假,一个人本来在家闲着没什么事情做,1月20日左右,微信上有朋友把我拉到一个车友援助公益群里,看到大家都在群里帮忙接送物资、联系资源等,我也开始加入进来,现在我什么都做:帮忙联系物资、对接医院运送物资,也帮忙在朋友圈里筹款,并且发动身边人加入进来。

政府在20号左右通知疫情的时候,身边人都没当回事,后来才慢慢重视起来。短短几天,武汉经历了封城、封交通工具等种种事情,但我自己心情没什么大的变化,每天就是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也很少会去刷新闻和外界的情况。我觉得再严重的事情,只要大家一起努力,就一定能克服。

现在武汉很多人都呆在家里不敢出门,外面也看不到人,基本上是一个空城。每天我爸妈都会跟我闹,不让我出门,我会告诉他们,如果都是你们这么想的话,谁都不出去,那大家一起在家里等死算了,我们也没有办法一起度过这个难关。我管不了别人怎么做,我能做好自己、尽好自己的义务。每个人想法不一样,医院的医护人员如果只顾着自己,谁来给人看病呢?他们确实也都不容易。

之前我完全不熟悉口罩、防护服这些事情,现在对接的很多资源都是自己后期努力找到的。从20号开始我每天早上八九点钟出去,晚上很晚才到家,每天都在帮忙联系、运送物资,可能晚上很晚才能吃到饭。除夕夜我也和上千个自发组织的车主一直在外面运送物资。最近几天开始帮医院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因为在武汉停驶公共交通之后,很多人没有车,出入不方便。

当然我自己也会戴口罩、拿一些医用酒精给车消毒,但既然做了这件事情,我觉得我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无所谓。目前武汉物资依然非常紧张,有的医护人员仍然没有口罩和防护服,周边市县的情况我暂时管不了,毕竟我一个人的力量有限。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外界能对武汉多一点支持、理解和鼓励,有力的出点力、有钱的出点钱,少一些调侃和打击,因为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天灾人祸,也希望大家能多支援一些物资。目前我最担心的事情是如果事情会越来越严重,大家都变得没什么信心、心态崩了,就完了,还是希望大家能对未来有信心。

我们就是救急

我们知道官方的物资正在路上

诗诗 32岁 武汉市志愿者

26日凌晨3点,我们把最后一批防护服送到了医护人员手里。

因为从一个朋友那里得知,有人手上有一批防护服,我和这个朋友开始分头行动,一边通过朋友圈筹款,一边寻找急缺防护服的医院和科室的联系方式。从25日早上9点到晚上6点,9个小时,我和朋友一共收到捐款21万,我们买了2700多套防护服,当天开着私家车连夜送到了24个医院的科室的医护人员手里。出来以后,手机、衣服、车全部拿酒精喷了一遍,我们现在只能尽可能地减少感染的几率,但也不可能完全避免。

原本以为我们送出去的防护服可以顶两天,但是情况比预想的还要严重。我在医院前线工作的表姐形容,医生是“裸奔”着在接触病人。

26日,一位卫健委的工作人员跟我说,“现在很多医院都急缺,你送到的医院可能还不是最急缺物资的医院。”我知道,两千多套防护服远远不够,我们的信息也比较有限,只能先尽可能帮到联系到我们的人。直到现在,不停地有医护人员加我微信,说:“我们这也缺物资”。我在微信群里公布善款去向,不停地有人打款给我,但我不能收,以我目前的能力,还没有找到能救急的物资的渠道。

我身边有很多医护人员朋友,我大概在12月初就已经知道疫情的事情了,有朋友说“能走就赶快走”,我当时不以为意,直到后来他们在群里同步一些消息,甚至聊天记录截图,等我们看完了马上撤回,那时候才意识到严重性。

无力感最强是22日、23日那两天。22日武汉市呼吁大家“戴口罩,勤洗手,少出门,多通风”。这样就能解决问题吗,其实并不能,我们能做的事情太有限了。直到23日凌晨2点,武汉宣布“封城”,我是真的开始害怕了,拉着妈妈和婆婆出去采购物资,看到超市一抢而空,就好像在演电影一样。最让人害怕的是这种面对未知的无力感。

何况是这些前线的医护人员,大年三十把自己隔离,连年夜饭也吃不上,他们也是普通人,的确有一些绝望、失落,接近崩溃的情况发生。别说他们了,就连我身边的亲戚朋友,这些天也会释放一些不太好的情绪。

26日,武汉中心城区开始禁行机动车,只有有通行证的才可以通行,别的不说,医护人员上下班都成问题,我们群里就开始自发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了。比如医护人员在群里公布消息,某某某,电话号码,起点哪里,终点哪里,能接送的就自发帮忙了。

现在大家都是互相体谅。我昨天去送防护服的时候,送到一个主任手里,他一个人下来的,我跟他说,“我帮你搬进去”,但他告诉我,“你就到这个地方,把东西卸下来就好了。”

我们这些行为就是救急,因为一线医护人员手上没有防护用具,那我们就去填这个坑。其实我也认识一些其他能提供物资的渠道,但是要等到一周以后才能供货,我没有付钱,因为我们知道官方的物资正在路上,或者已经开始慢慢派发。

现在不需要一看就想哭的内容

我们是战士,需要鼓舞士气

双行 32岁 湖北医院物资及媒体资源协调志愿者

我目前对接了湖北省境内的一百多所医院,包括武汉市的。90%以上的医院,我们对接的全部是一线人员。之前在配送时,我们发现一个问题,很多医院官方对接人员已经签收了物资,但一线医务人员始终没有拿到,所以我们现在全部都会送到一线人员手里。

在跟他们沟通过程中,有些细节让我印象深刻。那些医护人员会问我们是捐赠还是购买,他们一听是捐赠,感激的情绪我从电话里都能感受到,那种感觉就像,他们恨不得要亲自到你面前跪下感谢。

有一些医院,因为只接收正规机构捐赠,但与公益机构对接过程又比较复杂,所以有些医护人员拿到物资可能要等四五天。医务人员都是在一线冲锋陷阵的战士,现在最重要的是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为他们提供枪支弹药,我们也希望这些流程能尽量简化。

春节期间,很多厂商接到通知,义务加急生产,为我们供应物资,当然也有些商人惟利是图。现在我们有很多志愿者,分成了很多个组。还有几个“富二代”,调集了武汉本地人员去做志愿者,调集车辆。大家都是战斗状态,很多司机已经不在乎扣不扣分了,都是哪里需要解决问题,大家就顶到哪里。

目前来说,我有几点建议,是我们目前的真实需求:

第一,武汉周边的区县,疫情也比较严重。有些医院的医护人员,目前还处于“裸奔”状态,什么防护工具都没有。所以我们现在也在呼吁,捐献物资也要考虑周边县市;

第二,请大家不要再渲染悲观情绪,大家要明白,我们现在在打仗,需要的是振奋士气,将大家的心团结起来一起抗击疫情,真正解决问题。我们要的不是那种一看就想哭的内容,我一个学过心理学的人,现在都要频繁做心理建设;

第三,大家尽量不要捐钱,现在缺的是物资。社会捐赠尽量不要直接捐到医院,医院收集到的很多物资医生不能用,就浪费了。但这些物资其实可以拿给警察,可以通过志愿者转交,我们会把医院不能用的物资重新利用到其他地方。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平安、叶子、小海、刘阳、双行为化名。

燃财经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