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不了的工,开不了的业:“每个周一我都准备去上班”
2020-03-05 15:48 复工 疫情

复不了的工,开不了的业:“每个周一我都准备去上班”

作者|罗晓兰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

疫情如洪水涌来,没有人能全身而退。

何时能完全恢复正常是大家都关心的问题。解封复工的消息不断传来,公园的花开了,路上的车多了起来,城市复活了。有人回归车间和工位,更多人早已开始远程办公。

但一些行业受到重创,一时难以缓过来。

首当其冲的是第三产业。电影、餐饮、旅游文娱、教育培训、金融服务、房地产、体育行业、交通运输业……管中窥豹,经济学家任泽平团队的研究数据显示,仅春节七天,全国电影票房损失70亿,餐饮零售损失5000亿,旅游市场损失5000亿,三者总额超1万亿,占2019年一季度GDP21.8万亿的4.6%。

庞大的数据背后是无数个具体的个人。

近日,中国新闻周刊采访了4位受疫情影响,仍然不能复工的普通人。他们的生活境遇、经济水平、所处行业与地域都不同,但相比起大企业的大悲大喜,他们都有着细碎的烦恼、担忧、庆幸与反思,在生活压力下自我调侃“不能躺着赚钱反而要躺着花钱”。

冯兽兽,北京,培训机构老师

刚接到我的直属领导打来的语音电话时,我是很激动的。

今天(3月1日)下午她跟我说要开电话会议,安排日后的工作。我很高兴,哇,终于要复工了!结果等到傍晚6点,她跟我说受疫情影响,北京要求所有教育培训机构线下培训最早在4月底才能开始复工。这两个月公司也没有收入,所以期间工资停发,社保也停缴,我的工资发到2月份。

我所在的公司很小,有留学、教育、培训三大块。我们没有很广的线上渠道,主要做线下培训。我是老师,教成人托福、雅思类基础英语。

1月29号,我从洛阳老家来北京。疫情严重,我戴着爸妈给的墨镜、帽子和一次性医用手套,还准备了酒精。当时大家是挤着来的,高铁座位还没排开。

当天上高铁前我还问领导是否推迟上班,她说没收到通知。年初七,我没收到延期复工的通知,就跑去办公室了。结果没见到有人。同楼层另一家培训机构好落寞啊,只有校长一个人在里面。

领导一直没给我们准确的说法。以后我还扑空过几次,每个周一我都在准备着去上班。

我回北京一个多月了。前两周我还做了线上课程,后来线上课渠道合作到期了,就让我做留学咨询以及整资料等很繁琐的工作。

这一个多月我就买菜做饭,哪里都不敢去,我就怕哪一天叫我去工作。

冯兽兽2月7日外出买菜时拍下的街景 图/受访者提供

我们这个行业,老师们大都在家复工,所有的线下课程变成线上的。但线上课是有限的,线上平台少,供应不足,课程也没法排开。所以很多线下课,尤其是一个人几千块课时费的大班课也被取消了。海淀这边有很多像我们这种主攻线下的培训机构。

领导在电话里跟我说,“你们可以去找工作,我们不怪你,但复工了也欢迎你们回来”。我毫无防备,不敢相信,一时不知所措。她还说有什么困难可以找她,没钱能找你吗?!

我之前没有过这种经历,我是去年毕业的,没有什么储蓄。在北京生活有高额的费用,一个月房租生活费起码要5000块,更别说在海淀。疫情期间难找工作,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当时第一反应是该不该和家人讲,我要不要离开北京。晚上我妈还给我打电话问我工作怎么样,但我不敢跟我妈说。我家里人也没有复工,全家都没有收入。

邱秋,广东某四线城市,化妆师

精神都要崩溃了,想出去又不敢。

时间过得太快了,好像还没睡醒又到天黑了。我现在在家每天吃饱了就睡,有时睡到中午一点才起,起来看手机追剧,无聊了就开始煮饭,再无聊的时候搞卫生,一条缝隙都不放过。没事就抠手指甲,拔开叉的头发,该不该拔的都拔了。

总是会想出去走走,想工作。我们这个行业复工可能要到四五月份,到夏天才行了。从2月开始,我周围没有一个化妆师上班了。

这半年都没法挣钱,反而还要花钱。今天晚上我去超市买了一些零食、鸡蛋、牛奶还有几个火龙果,花了我一百五十块大洋,钱不耐用啊。

之前过年是很忙的。一二月份是旺季,因为节日比较多,还有情人节。我之前工作的美甲店在步行街,一直到晚上10点才统一关门,年三十、初一初二都要上班。有多少个客人?那就数不清咯,单是做指甲我一个人每天要做10个左右,有的款式复杂要做2小时左右。

去年11月开始,我和一个星级酒店合作,给酒店的二三十个沐足技师化妆。每天只需要去4个小时,剩下的时间我去之前的美甲店兼职,也去影楼、工作室,还给淘宝平面模特化妆。

但受疫情影响,年三十酒店就空了一半人左右。本来年初一叫我回去上班的,后来市里出了通知暂停全市文化体育娱乐场所经营活动,一直到现在,我就等在家里。

一开始1月底还有些同行在上班,后来越来越严重,2月开始慢慢的全都不干了。我加的化妆群,到现在没有一个需求,叫人帮忙啊顶班啊都没有,一个都没有。

我工作10年,做化妆师4年,没放过这么长的假。

幸好我老公还在上班,要不然就吃老本了。本来打算今年要存下钱的,之前有过这两年生小孩的想法,生完小孩后可以开一家自己的店。但现在也说不定。我也喜欢干这个,就等复工吧。

夏昊燕,上海,餐馆老板

我比较乐观。

我做餐饮13年了,在很多地方待过,但以前都是给别人做。现在我在上海市奉贤区南桥镇开了一家小餐馆,主营馄饨,和沙县小吃差不多。店不大,只有30平方(米)。是2018年6月2号开业的,我和朋友一起投资。目前除了我们两个老板还有一个店员。

我自己也是收银员、厨师,还是外卖员。年底骑手少,近的话就自己送了。有时候无聊也送别人家的外卖,赚外快。

店里早上5点半开门,到第二天凌晨3点多才关门。我们3个人轮着来,早去的早走。但我不觉得累,都是手上的活,为自己做,有冲劲。最累的时候就是没生意的时候。

每年下半年是旺季,尤其是放暑假的时候。年初是淡季,尤其赶上疫情,现在是零收入,但租金、电费都要出。房租一年6万,5月份交今年的房租,不知道能否降一点。

我们正常是初八开工的。我年初四就从老家来到浙江这边一个朋友家,原本打算玩三天,但没想到疫情严重,困在了这里。什么时候复工也不确定,到了上海还要居家隔离14天。

我估计三月下旬才能营业,到时也只能做外卖,不让吃堂食,估计会比以往收入下降9成。

我相信肯定会有点外卖的,自己做好防控就行。我提前网购了好多重新营业要用的东西,最近快递都到了。

张风,陕西西安,导游

我认识的导游全都没有营业。

旅游业每年冬天属于淡季,我1月只接了一个活。旅行社的老板损失会更大一点,他们有销售、财务等,得养着。

对我而言最大的影响是我胖了10斤,还没钱。朋友圈里很多人在做微商,还有些老导游在抖音做直播。

我房租是正常交的,房东人很好,住进去几年都没涨过房租。可惜我错过了西安买房的黄金期,因为一直在纠结,毕竟房贷压力大。我们工种特殊,拿钱是现结的。像我这种今天赚了300块,我要花200到250块的人,攒的是小头。更别说很多90后、00后是月光族。

但疫情对整个旅游业的影响是巨大的。有新闻报道说本次疫情对旅游行业的影响最为严重,全国旅游业预计今年损失接近3万亿元。这不算夸张,可能最终的数字比这还大。旅游行业属于第三产业,有吃、住、行、游、购、娱六大要素,要解决的就业范围是很广的。

今年“二月二”当天的西安大唐不夜城 图/陕西省文化和旅游厅官网

腊月二十八,我们团队就取消了。我们正常是过年不放假,高峰期在初二到初六之间,每天都会很忙,基本不会闲下来。有一天我早上7点就带客人出门,到晚上12点才回家。过年旅游人多,前年大年初四左右,我收工后晚上打了辆出租回家,师傅听我说的是陕西话,跟我说“你是这几天我拉的唯一一个本地人”。

我家在镇上开了一家宾馆,每年按法定节假日正常放假。今年到现在还没营业。对家里肯定是有影响的,突然间没有收入了。

旅行社目前的坐班人员已经上班了,但导游没游客去干嘛呢。我们行业全国大面积复工的话得到下半年,比如你平时爱去的某家饭店确诊了一例,但后续没有报道了,我就问你,你还敢去吗?况且疫情过后大家收入减少,谁还愿意出去呢?

西安的景点目前好些都没开。我主要带省内游,其中一半游客是研学旅行的家庭游。正常上课期间,开学,期末,3月,11月,家长会请年假带着娃逛,属于课程的一部分。但学生到现在都没开学,娃的家长也受影响,还能像之前那么大方拿钱带娃出门吗?

即使恢复正常了,我对西安旅游业也有担忧。大雁塔外面都没有大巴车停车场,西安市路上划了禁停标志,小酒店门口没法停车。光是对旅游车停车这件事上,市上和省上文件都不同。在这样的背景下,不知道西安旅游受疫情冲击后会怎么样。

家里人目前建议我改行,但我想再看看。

(应受访者要求,文章人物皆为化名)

中国新闻周刊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