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中国互联网世界,正“镜像”呈现在全球
2020-03-06 18:09 疫情 钉钉 直播 短视频

疫情下的中国互联网世界,正“镜像”呈现在全球

作者|沈丹阳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一个多月前发生在中国互联网的一切,开始在世界互联网重新上演。

钉钉在日本出道了。

“那个…日文版在家办公指南在做了…..” 钉钉的官方微博于 2 月 29 日发布了一个推文,表示日本版的Dingtalk已经在路上。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日语版在家办公指南来了!”3 月 1 日,钉钉正式发布了日语版在家办公指南,希望能为日本各大企业、学校等机构在疫情时期的正常运转尽一份力。

近日来,疫情在日本开始蔓延,政府多部门开始推行远程办公,全国中小学暂时停课。东京的迪士尼乐园、大阪的环球影城均宣告关闭,多数线下演出取消,电影纷纷撤档,迫在眉睫的奥运会能否如期举行,也被列入观望待定事项。

除日本外,韩国、意大利、伊朗、美国等地疫情相继爆发,六大洲, 74 个国家均发现确诊患者。截至北京时间 3 月 6 日 0 时,中国境外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已达到15886,过去一天内境外新增确诊病例是中国的 15 倍。

随着疫情在全球不断升级,世界经济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影视文娱行业寒冬加剧、线下消费与旅游业开始“渡劫”、远程办公和在线教育迎来机遇、直播与短视频产品“跨界支援”......

一个多月前发生在中国互联网的一切,开始在世界互联网重新上演。

人民一起远程办公,一起在线上课

从米兰到柏林再到伦敦,随着疫情的扩散,各行各业开始在线办公;美国的疾病防控中心也对全国企业下达了通告,要求各公司尽快落实员工居家办公;印度的金融研究平台Sentieo仅过去的一个月,便监测到 77 家大型公司转为远程办公,去年同期仅有 4 家公司采用这种办公模式。

全球大范围地实行远程办公,中国的互联网巨头嗅到了这个出海的好机会。

以钉钉、飞书、企业微信为代表的协同办公软件,在刚过去的一个月中身经百战,克服了 2 亿人同时在线办公产生的种种bug,短时间内取得了裂变式的成长。得知其他国家也开始远程办公,全民“调教”出来的产品走出了国门。

截自钉钉官方微博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日语版在家办公指南来了!”3 月 1 日,钉钉正式发布了日语版在家办公指南,希望能为日本各大企业、学校等机构在疫情时期的正常运转尽一份力。

“出道”于远程办公行业,却“出圈”到在线教育,似乎是钉钉的宿命。

图源:微博

日本疫情不断升级, 3 月 2 日起全国公立中小学停课,开学日期遥遥无望,很多学校也转为在线上课。位于东京的一所语言学校“COSMO学园”,已开始使用钉钉进行远程教学,该学校师生表示会为钉钉评分四星。

然而大部分日本中小学生并没有这么“善良”,历史重现,钉钉一星运动在日本拉开了帷幕。

“变态”“孙悟空的紧箍咒”“令人头疼”等词语在日本版钉钉的产品评论区中比比皆是,目前钉钉在日本应用程序商店的总评分仅为2.6。

图源:微博

“我突然就能看懂日语了。”

“钉钉快把道歉视频出个日语版吧”

“中日青少年终于同仇敌忾了,一起吐槽钉钉吧,山川异域,风月同钉!”

对钉钉在日本的遭遇,不乏有微博网友一边骄傲地表扬国产App出海能力强,一边幸灾乐祸地吃瓜。

继中国、日本之后,中小学生停课变成了一种全球现象:韩国将春季开学时间一再延后;欧美国家众多私立学校为了保护学生的安全,也纷纷转为居家自学或远程视频上课;伊朗境内的所有学校宣布停课。

钉钉的一星运动也会全球化吗?道歉视频是不是得多做几个语言版本?

现在谈论远程办公产品出海的国际影响还为时尚早。

钉钉和飞书的出海虽已扬帆起航,但国际互联网巨头在这片领域也早有布局。

对于美国硅谷的互联网公司来说,远程办公并不陌生,甚至在很多企业已践行了数十年。所有能叫上名来的互联网巨头,例如苹果、谷歌、Facebook、Twitter等,都允许程序员们自行选择舒适且安静的办公环境,以此来提升工作效率。

一位Facebook总部的技术人员曾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只要能把工作做完,每周三,Facebook的员工都可以远程办公,平时跟老板打个招呼也可以在家办公,这是很多互联网公司的常态。根据Global Workplace Analytics的数据显示,美国远程办公的人数超过 3000 万,占其工作人口的16%至19%。

在这样的背景下,Zoom、Facebook Workplace、Microsoft Teams、Slack等一众美国远程办公产品经过长期的实践与技术迭代,日渐趋于成熟。

美国的远程协同办公软件 

图源:Sessionlab

疫情不断全球化,远程办公产品也从“中国的风口”走向“世界的风口”。

2 月 27 日,伯恩斯坦的一名分析师透露,Zoom今年两个多月的新增用户数超过了 2019 全年的增量。中国区的下载量自二月初就大幅提升,连带Zoom股票上涨了约15%, 2 月末以来随着全球远程办公人数激增,Zoom的下载量和活跃用户数还在持续增长。

与美国相比,世界其他国家的远程办公普及率要低得多。在日本、意大利、德国、英国、法国等地,在线办公的普及率不及10%,疫情中的临时刚需,为远程办公产品开辟新市场提供了绝佳条件。

出海美国正面“刚”巨头也许不太现实,但是东南亚、日韩、中东和欧洲等市场却值得一试。

日本钉钉的一星运动虽令人啼笑皆非,但却从侧面显示出了产品本身的强大功能和广泛的应用场景。

中国远程办公产品出海,有戏。

好莱坞慌了,全球步入影视寒冬

与大火的远程办公和在线教育不同,疫情拉长了影视文娱行业的冬天。

影片撤档、影院关门、剧组停拍,国内电影市场即将黯然地度过 2020 年的第一季度。疫情爆发后,全国票房颗粒无收,据灯塔数据统计,过去的五年里, 1 月和 2 月的票房收入均占据全年收入的1/ 5 以上, 2019 年前两个月全国票房总收入超过 137 亿元。

这意味着中国电影票房在两个多月中,损失百亿。金逸影视、万达电影、横店影视等公司的股价跌幅均接近25%, 17 家头部A股影视上市公司市值蒸发约 300 亿。

如今全球经济脉络相连,蝴蝶效应越加显著,中国影视文娱行业的停摆直接震动了大洋彼岸的北美电影市场。

《乔乔的异想世界》《小妇人》《刺猬索尼克》《1917》《婚姻故事》等已在内地定档的好莱坞电影,随着影院的关闭与其他作品一同被撤档。

从电影题材上来看,文艺片《小妇人》、轻喜剧《乔乔的异想世界》和严肃电影《1917》受众面不算广,受疫情撤档的影响较低,加之影片有奥斯卡奖项傍身,口碑与后续的长尾效应依旧值得期待。

而自游戏改编的电影《刺猬索尼克》可能损失惨重。据以往经验来看,好莱坞制作的游戏改编电影在中国颇为吃香, 2016 年的《魔兽》和《生活危机:终章》分别取得了2. 18 亿美元和1. 6 亿美元的票房成绩,远高于在美国本土的收入。

至于为中国市场量身打造的影片《花木兰》,原本计划的内地定档时间是 3 月 27 日,受疫情影响迪士尼中国暂未宣布公映日期。参演了该片的巩俐在接受外媒采访时透露,《花木兰》是迪士尼目前为止投资最大的真人童话改编电影,制作成本高达 3 亿美金,该片也被赋予了冲击 10 亿票房的厚望。如此受瞩目的作品,却面临着前途未卜的困境。

好莱坞慌了。一周内,多家北美影市公司股票下跌,迪士尼股价下跌4.3%,IMAX股价下跌2.6%,康卡斯特股价下跌2.6%。

海外疫情四起,全球影视行业面临着同样的危机。

近期,意大利关闭了 850 家电影院,占据该国电影院总数的45%,且关闭的影院多集中在意大利电影票房产出最高的地区。同时,汤姆·克鲁斯主演的《碟中谍7》在威尼斯的拍摄计划被叫停,复工时间未知。

另一个疫情重灾区韩国,也已进入全国防疫状态。原定于 2 月 25 日举办的第 56 届韩国大钟奖电影节被延期举行;多部电影在韩国撤档,包括黑白版《寄生虫》、朴信惠与全钟瑞主演的《Call》、皮克斯新片《1/ 2 的魔法》、以及《打猎的时间》和《清白》等;韩国拍摄中的影视剧也受到了影响,柳俊烈与金泰梨出演的《暗杀》、玄彬和黄政民主演的《交涉》等均变更了拍摄日程。

除了电影行业以外,疫情下的中国综艺市场,也如镜像般呈现在了韩国。

由于综艺节目多是“边录边播”的制作形式,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众多综艺节目的拍摄计划,正在播出的节目不得不停播。对此,韩国电视台采取了“无观众录制模式”, 2 月 27 日晚播出的打歌节目《M! Countdown》中,防弹少年团就通过“云打歌”的方式为其新作品《Black Swan》做宣传,现场没有观众和粉丝的聚集,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安全风险,但工作人员与艺人的近距离接触仍令很多网友感到担忧。

中国综艺节目创造出了更安全的录制方式:让艺人通过直播或拍摄vlog的方式来制作“云综艺”。

2 月初的时候,中国的一些综艺便开始实施“云录制”,《歌手·当打之年》中的竞演选手分别在北京、上海、东京、台北、长沙等地连线开唱,极大程度上保证了艺人和工作人员在疫情期间的人身安全;湖南卫视的两大王牌节目《快乐大本营》和《天天向上》也分别转型云综艺《嘿!你在干嘛呢》与《天天云时间》;就连爱优腾等在线视频平台,也纷纷推出了各自的云综艺。

同一个世界,同样一起宅在家。宅经济中,剧集行业成了影视文娱领域唯一的“赢家”。

在中国,疫情期间的网剧有效播放量上涨了11.7%。在海外,流媒体平台Netflix股价在大环境影响下虽有所降低,但其S&P500 股票指数上涨了约13%,多家国际咨询公司声称,Netflix将在疫情中获得巨大的收益。

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当疫情结束后,中国乃至全球的电影市场会迎来“报复性消费”吗? 2020 年第一季度的损失能在剩余的时间内“找补”回来吗?复工后行业秩序真的会恢复如初吗?

寒冬中找不到问题的答案,唯一能做的是等春来。

直播和短视频,能为全球疫情做些什么?

与疫情一起甚嚣尘上的,还有谣言。

“三人成虎”与“狼来了”的故事,不仅发生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Facebook、Twitter、Youtube等国际社媒中充斥着与新冠肺炎相关的虚假新闻。新冠肺炎爆发初期,境外的其他国家还未发现大量确诊病例,但随着武汉疫情的不断加重,对病毒的恐慌情绪通过社媒在全球范围内蔓延开来。

由于获取新冠肺炎信息的途径有限,加之其他国家人民对新型病毒认知匮乏,社交媒体平台成了海外网友互相交流、缓解恐慌情绪的唯一途径。谣言制造者借此机会散播假消息、引导公众舆论、并带动国际社媒平台中恐华和歧视中国人的情绪。

“在一个距离我家只有几个街区的中学里,孩子们传播着一个流言,声称所有中国学生都是新冠肺炎病毒的携带者,应该马上被隔离。” 华盛顿邮报记者John Pomfret在一篇报道中写道。

世界各地的华人群体在经历着类似的事情,从美国洛杉矶到日本东京,再到巴黎和伦敦,针对华人群体的霸凌事件频发,小到地铁上被指指点点、街头被人骂,大到中餐馆经营不下去倒闭、公共场合殴打华人,种族歧视现象此起彼伏。甚至有海外网友恶意发布新冠肺炎是“中国对世界发起的生化战争”阴谋论。

Twitter用户Behold Israel散播虚假消息称新冠肺炎是武汉制造的生化武器

而一向被誉为百年学府的加州伯克利大学,也在一次社媒发声中失去了作为一个高等教育机构该有的客观和公正。 1 月 31 日,疫情爆发逐渐被国际社会所知晓,伯克利大学的健康服务官博在Twitter上发送了一篇推送,本意是安抚师生的惶恐情绪,但推文中将恐华心理称为“正常反应”。

图源:Twitter

疫情之下,教育机构尚且如此,国际社媒中谣言的数量和乌烟瘴气的舆论环境可见一斑。

作为平台方,Facebook、Twitter、Youtube等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他们在尽其所能地推送权威且正规的疫情信息,并通过降低展示权重的方法来减少假新闻的传播。目前,Twitter已打通了站内新冠肺炎搜索与国家疾病防控中心的连接,确保公众检索出的前几个信息真实有效。

Twitter中搜索新冠病毒会直接连结国家疾病防控中心

同样参与了此次国际社媒“打假运动”的,还有TikTok(抖音国际版)。疫情初期,该平台上出现了大量的“假装感染病毒”短视频,一个青少年在自己的短视频中声称,他的朋友是加大拿确诊的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但相关部门调查发现,这只是一个打着疫情噱头的恶作剧。

一个假装感染病毒的短视频,已被TikTok下架

2 月 28 日,WHO(世界卫生组织)开通了TikTok官方账号,亲自下场拍摄短视频来为公众辟谣。“我们加入Tiktok,是为了给公众更及时更可信的疫情防控建议。” WHO在Tiktok发布的第一个短视频中,向大众科普了正确的防疫措施。

履行社会公共职能之外,中国的短视频平台和直播平台通过内容联动了多个领域,互联网再次成功地为传统行业“回血”。

第一个通过短视频和直播破局的,是全球旅游业。

国际旅游行业自缺少了中国游客后,变得死气沉沉。每年人满为患的日本札幌冰雪节今年只有三三两两戴口罩的游客;美国多家中小旅行社由于缺少客源面临倒闭;各国的免税店和奢侈品购物中心也变得门庭冷落,无人问津。

缺少了中国“金主”,全球消费经济开始衰退。

中国游客无法“走出去”,世界各大名胜古迹却被互联网“引进来”。

2 月 15 日北京时间晚上 8 点,一场别开生面的“在线参观博物馆”在快手直播上演。 200 多万快手老铁在金牌解说常吉的带领下,坐在家中游历远在伦敦的大英博物馆。明明是现代科技的产物,直播技术却让观众穿越时空,身临其境般感受到了源远流长的世界文明。

有了第一次成功的跨界合作, 2 月 29 日快手直播再次带领线上观众走入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包括坂本龙一在内的 9 位音乐家与观众实时互动。坂本龙一更是在云音乐会中,用了武汉制作的乐器吊钹进行演绎,乐曲中传递出的真挚与温暖令人动容。

这位享誉世界的音乐家在演奏结束前,对着屏幕用中文轻轻地说“大家,加油”!

短短两个多月,我们见证了疫情带给一个国家的慌乱、创伤、悲痛,困境与机遇。而这一切如同轮回般,正在世界的其他地方重新发生。

全球疫情虽然仍在升级,但提前“经历过”的我们知道,希望就在前方。

刺猬公社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