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日本粉丝经济,中国工厂减产60%
2020-03-12 09:53 日本 粉丝经济 手办

粉丝云集的演唱会现场

作者|南七道  来源|我是南七道(ID:nanqidao33)

随着疫情的发展,日本eplus等演出信息网站上,挂出了包括滨崎步、AKB48等上百场演唱会取消的消息,并且这个名单还在不断的增加。据业内人士估计,包括门票、粉丝周边等,“收入损失可能高达30-50亿RMB。”而在整个日本粉丝经济的背后,都是靠中国制造支撑着。中国工厂成了重灾区。

日本粉丝经济,中国工厂制造

日本粉丝经济,是一个很笼统的概念,包括各类明星、动漫、游戏、杂志,甚至是一个餐厅,他们在本身的业务基础上,基于自己品牌和影响力发行的周边,都可以归纳为粉丝经济。粉丝周边的商品包括手办、日常生活用品、徽章、纺织品等各种物品。而在这其中,最受欢迎的就是人形(figure),即人物模型,俗称手办,后来也包括汽车、建筑物、动植物、虚拟事物等模型。日本的周边产品,也成了一种文化现象,融入到普通人生活中。

整个日本的粉丝经济周边,超过90%产自中国。极少数在本土完成。在日本购买的正版手办模型后面,贴的是Made In China。

目前目前日本粉丝经济周边制造工厂,在国内主要分布在三个区域:珠三角大湾区,包括深圳、东莞、惠州,主要生产手办等物品;长三角,包括上海、湖州等地,生产扇子等物品;山东青岛,主要生产衣服等纺织品。在这其中,整个珠三角大湾区,占了日本粉丝经济周边超过50%产值。

粉丝经济周边产品的生产全流程

以日本明星周边为例,明星经纪公司,如日本最大的经纪公司之一的杰尼斯,有演唱会等需求时,会下单给到日本设计公司。后者派单给中国分公司或办事处。由中国分公司设计方案、打样、找厂家生产。确认后再派单给中国工厂。质检合格后,由中国分公司发往日本。

在国内,制造周边相关产品的工厂一般分为两种:

第一种是大公司和大型工厂,比如服务于迪士尼等全球巨头的上市公司美盛文化,代理海贼王的外资工厂东莞明月等。在这中间有专门对接他们的大型设计公司。

第二种就是中小型工厂,规模在30-100人之间。这是日本公司,在中国选择合作厂家的主要类型。已经在日本公司服务了15年的严小姐介绍,日本公司一般会找有多年生产经验、规模比较小的工厂。由于日本公司是长期合作、现金结付、不拖款,中国工厂会特别重视。比如粉丝喜欢收集的明星的马口铁徽章,一套就是20或30款,一个制造订单就是200-300万RMB产值。这可以养活一个小型工厂一年。

正在制作中的日本玩偶手办

中国工厂:“订单减少了60%”

日本粉丝经济及周边产品,和其他国家比起来,有两个明显特征:多元化:日本的周边产品类型分的特别细,手办:人物或者汽车、动植物等模型;纺织产品:手袋、衣服、帽子、睡衣、袜子、拖鞋,甚至是内裤;生活用品:垃圾桶,手表,闹钟等。

这些产品在不同时期会有不同主题,例如圣诞主题,冬季恋歌的主题。但是基本不会涉及到手机等电子数码产品,据说是因为日本保修制度严格,后续会很麻烦。但大多数出厂价都不会超过70RMB,除了因为一些特别的事件而推出的纪念品、纯银饰品、水晶饰品。

日本人在玩法上也会不断翻新。国内流行的盲盒,就是来自于早期日本粉丝经济周边玩法。

长期化和终身化:

日本粉丝与艺人互动形式更丰富。而且粉的时间更长,更忠贞,追星长期化或者终身化,他们会把大部分钱都花在爱豆身上,去看演唱会,购买周边产品。日本的摇滚歌手矢泽永吉E.YAZAWA,从1970年代出道,一直火到现在,他的粉丝很多是从小或者年轻时就开始粉他,现在已经是大叔大爷。这些粉丝因为年纪偏大,更喜欢设计简洁,价格贵一些的周边产品。

和其他贸易商品不一样,制作完的周边产品,大多通过空运发往日本。明星的周边通过网上和演唱会现场直接销售,而不会去店里摆售。在日本,一般一场2万观众左右的演唱会,,一般安排生产6000份左右的产品。基本上都是一抢而空。一位日本学生告诉我,她两年花在演唱会和周边的费用接近2万RMB。在粉丝看来,买周边是对于偶像爱豆的一种回馈,比起门票和专辑之类的,明星在周边产品的抽成比例是最高的。

这次冠状病毒疫情,对日本粉丝经济和中国制造业,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在日本,大多明星粉丝周边产品是没有仓储的,运到演唱会现场直接出售。但现在很多演唱会取消了,仓储会让成本激增,所以只能大量削减订单,根据严小姐介绍,一般正常时期,订单最少会排满3个月,现在到4月初就没有订单了。这种情况在日本大地震时都没有遇到过。但房租等运营成本并没有降低。“有的国内工厂的订单减少了60%。”

中国制造的两难:规模小,利润低

严小姐介绍,做一个手办产品,至少需要10个月:以一个日本明星组合岚为例,如果他们要做一个手办,会把这个想法告诉日本设计公司。但是在日本,真人的面部等数据是保密的,不会直接提供。经纪公司会先提供1000张照片,50段视频,加上演唱会等影像资料。日本设计公司的中国分公司,收到需求后,通过技术手段,评估相关数据,再提交草案。通过后再进行3D打样,一般一个打样成本在20万RMB。打完样后还需要一个月进行调整和再修改。样品确认后,再开模、生产,这个过程需要120天。

一个日本的中低端的手办,一般出厂价70RMB,日本公司给经纪公司大概210RMB,客户给到粉丝1000RMB甚至更多。中国工厂赚到的利润主要是加工费。

王志刚(化名)在这个行业做了10年,他的工厂位于东莞,30多个工人,多年来一直保持这个规模。他的客户主要来自日本,少量来自韩国和欧美。主要产品包括人物、汽车等手办产品。

“我们不会做原创,这些都太费时间,太烧钱了。”对于代工赚钱的现状,王老板很满意,他也知道,产品从出厂到零售,有好几倍的差别。他不会有心理落差。但他觉得自己的生产工艺,和日本的本土的手办制作大师并没有什么差异。

但和中国工厂合作过多年的日本设计师雅子小姐,却有不同的看法,她觉得中国合作方最大的问题,就是凡事“差不多”。所以她一般下单时,1万的订单,她会下11000件。“我们不想把时间花在返工和口舌之争上,我们挑出1万件可以用的商品,其他全部销毁。”

根据她的介绍,日本公司为了保证质量,哪怕同一款产品再生产,从不用旧的磨具。在大型的手办和模型产品上,日本师傅和中国师傅,细节上处理差异很大。不管是人物服装的材质的层次感和质感;还是颜色的处理细节,色相的准确度,多种颜色的渐变处理;还有零件组合起来的流畅度,牢固程度,边角的打磨程度等。都有明显差异。2019年,日本万代南梦宫发布的机动战士,“METAL STRUCTURE 解体匠机RX-93ν高达”,高37厘米,光零件就超过2000个,内部结构之精巧复杂,让粉丝们震撼。一个模型,不含税要6000RMB左右。

之所以会这样,主要原因还是在资深的技术工人身上。中国工厂很难留住人,一是大多数老板不会主动涨工资,工厂的各种成本在急剧增长,利润降低。而这些年工人工资上涨,主要是因为房租等生活成本增加,被动涨工资,而不是对工人的价值肯定。第二就是部分工人成了资深人士后,就会自己创业当老板,“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打工人”。出去之后,和原来的工厂打价格战,和原老板抢客户。所以一般很难找到多年的资深工人,精益求精琢磨一件事情。

再一个棘手的问题就是盗版。日本为了防止盗版,会把包括所有不良品和残次产品、布料等材料,全部收走后销毁。但防不胜防,日本最大的玩具公司万代,把一款新的手办图纸,给了一个中国工厂,这家工厂的3D设计部,把图纸卖给了广州的一家盗版生产工厂,在正版还没有上线时,盗版已经在X宝上线了。

据业内人透露,广州是周边产品的盗版重灾区之一,这历来是小商品的集散地。现在国内X宝上贩卖的日本手办和周边产品,大多来自广州。同款产品,盗版售价是正版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日本轻小说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女主角之一由比滨结衣,它的玩偶手办,在日本亚马逊原版价格是20000日元,合计RMB1300元,而国内X宝的价格是98元。

所以,日本公司基本不会找新的中国供应商,都是合作了几年甚至十几年以上的,建立了起码的信任。但选公司时,只找有多年生产经验,但是管理不成规模的工厂。他们甚至同时找十几家工厂合作,避免跳票或被批量盗版的风险。但这样结果就是,中国工厂很难规模化发展。

我是南七道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