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熠美投资叶庆:投资20年,对人事势的思考
2020-03-13 15:56 疫情 投资

对话熠美投资叶庆:投资20年,对人事势的思考

作者|李曌   编辑|潘宇波

来源|捕手志”(ID:ibushouzhi)

往常开年投资人先募资,紧接着开启一段投资高峰期,而今年创投圈被疫情打乱了,这让较多原本处在募资难环境下的投资机构雪上加霜。对于GP、创业者而言,越是处在不确定当中越需要往资金的上游看看,LP们究竟在想什么,尤其是一些穿越过市场周期的老牌LP。

熠美投资便是典型的老牌LP之一,作为最早进入中国的VC/PE母基金之一(2001年),全球累计管理过100亿美元的资金。在国内,管理的资金规模约有80亿人民币,已投资超过80支基金,覆盖企业超过1000家。所投资的最具代表性的基金包括:鼎晖投资、软银中国、君联资本等。

近期,捕手志(ID:ibushouzhi)与熠美投资创始合伙人叶庆深度聊了聊,包括熠美的投资标准、投资机构内部管理及募资建议等。

知其然,也要知其所以然

李曌:疫情对很多行业都产生了影响,这会对GP/LP的投资决策带来哪些影响?

叶庆:投资是一个长期的事情,如果大家现在对疫情的判断都是以月计的话,就不会存在非常长远的影响,大多数的GP/LP也不见得会直接在战略与投资上有大调整。

但此次疫情可能会对一些产业产生深远影响,比如现在是在线协作发展的好时机,各种远程办公产品竞争激烈,而且后面会延伸出一些投资机会。因为远程办公相对成熟后,弹性用工在当前下行经济压力下就会更具备吸引力,所以我们得想下一步棋往哪走,不能只看到远程办公市场火热。

李曌:你们是第一家海外专业背景和本土团队相结合同时管理外币和人民币母基金的FOF,其实作为第一家的话意味着前面没有借鉴。回过头来看当初你们在拓荒的过程当中难点究竟在哪里?

叶庆:难点是当初市场化人民币FOF在国内是新生事物,这就导致一些在国际市场通行的做法,在国内就变成了先例。而且当时政策没有细则,只是说大方向上法律是支持的,但执行细则上就相对欠缺。

比如,我们最早在上海投资的时候要做平行架构,而国内的执行细则、政策规定没有明文列出,所以你就要有很多沟通,要趟出一条路来。

李曌:一路趟下来想必你们积攒了不少经验,那比如你如何判断一个投资者是否足够优秀?

叶庆:首先历史成绩不代表未来,其次因为市场是变化的,所以还是要坚持投人,投那种有大局观并且懂人性,还要有分享精神与个人具备成长性的GP,这样的人其实是不多的。

李曌:这样的人的确很少,具体要怎么落地筛选?

叶庆:虽然判断人很难,我们也总结了几点经验方法,首先要收集多维信息;其次要注重长期互动,不是尽调几个礼拜就可以决定的;最后要共同战斗才行,这样才称得上是深度了解。当你有这三点后就不太难识人,当然如果你经验越丰富,看人越多也有助于判断。

李曌:熊晓鸽说投资是遗憾的艺术,想必你们过去也有遗憾错过的案例,回过头来导致错过的原因是什么?

叶庆:错过是不可避免的,加上我们基金的盘子并不是很大,只能选择性来投,而且对我来说投资并不是求全,我求的是在我的Portfolio里要最大化的价值体现。

如果我们掰开来看,其实错过也分两种来对待,一种是接触过没投的,可能是我认知不够或LP有条款约束,另一种是接触都没接触过,如果是后者的错过那需要好好反思,因为它反映出的是你的判断和市场覆盖有问题。

李曌:过去一些LP不会投One-ManShow的机构,但近几年One-ManShow的机构越来越多,且投资回报也不错,让LP重新反思投资GP的一些标准。

叶庆:为什么有些LP会担心One-ManShow?主要是担心一言堂或者是利益分配不均,那我们根本上要判断One-ManShow的团队下面的人是不是有充分的自主权及成果分享。

举例来说,如果一个CEO创业很成功,公司上市后,他带着一批原有团队的人转型做投资,哪怕是One-ManShow,这位CEO能尊重团队价值,同时大家也有很好的合作机制。所以不能一棍子将One-ManShow打死,要动态地去看,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才能做出好判断。

李曌:你与不少美元LP长期都有合作互动,近几年我们也注意到有一些美元LP从中国一级市场撤资,对此你的感受如何?

叶庆:当前全球化确实受到了比较严峻的挑战,从大趋势来讲美国在政治上提出与中国脱钩是不可避免的,美国共和党有大国崛起的国家安全考量,民主党有保护国内就业的考虑,所以美国今年的大选年,两党在脱钩上是一致的。好的一点是,美国是多元化价值观的社会,美国政界对商界影响力相对有限。

退一步讲,像欧洲、中东等各个国家地区都有自己的政治诉求和经济诉求,不见得都和美国一样,因为大家可能乐见平衡,单极世界肯定不如多极世界,所以也不至于那么悲观。

李曌:那你们在募资端是否会有一些策略上变化?

叶庆:当然,我们会调整LP构成,传统上以欧美为主,尤其以美国为主,如今会增加欧洲及一些其他地区的LP进来。

抱朴守拙,择善固执

李曌:目前我们处在一个技术周期的末端,创投圈里有不少人都充满焦虑感,作为一位多次穿越周期的投资前辈,遇到焦虑你会如何调节?

叶庆:的确,如今大家似乎都在焦虑,其实如果你把精力放在该专注的事情上,不去纠结自己的所得,那就不焦虑了。

我年轻时有幸在美国接触了很多投资界的大咖,我近距离观察他们发现,真正很牛的投资人都是不着急的人,在战略上有定性,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计划,不会轻易被一时一地的得失成败所左右。

李曌:对于投资人而言,如今有很大一部分的焦虑来自募资,对此你有什么建议分享?

叶庆:对于募美元的GP,我有三条建议:

第一条:Do Your Homework,你要知道你自己擅长领域是什么。

第二条:Be Realistic,大的美元机构投资人,一般都不会投没有很好业绩或不成熟的团队,所以那些想一战成名,靠一个Deal或者一次性想募一支大基金的想法都是不现实的,要有耐心。如果美元LP告诉你感兴趣但需要再观察一下,下一期可以再来找他们时,这不是客气话,你要有长久做下去的信心,才有机会得到更多美元LP的长期支持。

第三条,要找对基石投资人,它会帮你一路成长、给你背书,这会让你少走很多弯路。

李曌:我们看到很多投资人,之所以从原有机构离开也与Carry分配有关,在你看来设计一个好的Carry需要注意些什么?

叶庆:Carry分配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是责权利不一致,那我们就跟着贡献走,我们认功劳不是苦劳,还有就是要注意透明。另外,建立Carry分配机制宜早不宜迟,过去有些机构可能对人性认知有限,早期没有充分重视Carry分配机制,往往到后来真正分钱的时候才出现问题。

基金是很少的人管很多钱的事,最重要的是团队要与基金的管理理念一致,这样才能减少内耗及人才损失,更好地做出决策,走得长远。

李曌:基金理念其实反映出来是合伙人的价值观,但我们在与一些GP交流时,注意到他们谈的更多是如何建立系统性赚钱能力。

叶庆:就像在武侠小说里,真正的绝招要剑招跟剑气相结合,这要求你得先有内功,不然使出去了反而会被敌人反制。对于投资而言,修炼内功有两个部分:一方面,你得有真正好的价值观,能够踏实做事情;另一方面,投资是有趋势的,你要懂得抓住机会,但一定要有原则。所以我们一直坚持「抱朴守拙,择善固执」的价值观。

回到系统性地赚钱的问题,首先要做到Konw Yourself,然后是Konw Market,只有将优势和市场机会相匹配,你才清楚哪些是自己的强项,哪些是自己坚决不能碰的,有自己独到的投资理念。如果你复盘全球VC投资史,你会发现所谓做错了判断或Miss掉的项目,最后都可以归到投资理念和投资纪律出了错。所以如果你的理念有了,纪律有了,你就会发现对的人与交易。

李曌:去年有一段时间大家在热议的一个问题:中国为什么长不出Benchmark,不知道是不是和之前提到的价值理念、原则相关?

叶庆:Benchmark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自己独特理念的成功范例 ,所谓择善固执,就是不投机,不急功近利,有原则、有信念才能有远见,可以做到和Portfolio一起坚守多年。

李曌:你塑造了熠美,反过来熠美也在塑造你,这些年做投资对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叶庆:投资最大的好处就是你永远在和聪明人打交道,无论是企业家、投资同行还是技术大拿,你永远在学新东西,我很享受这个过程,It is a humbling experience。当你见识的成功和失败越多,就越能意识到自己不能稍有懈怠。投资是投一个未来的新世界,所以这也要求我要不断学习。Life is a learning process,keeping agrowth mindset.

捕手志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