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睡觉”、“云蹦迪”泡沫破碎,圆三:已放弃直播睡觉,接受自己是个普通人
2020-03-23 11:18 直播 直播睡觉 云蹦迪

“云睡觉”、“云蹦迪”泡沫破碎,圆三:已放弃直播睡觉,接受自己是个普通人

作者|青松     编辑|水笙

来源|线Insight (ID:lxinsight)

抖音主播圆三靠直播睡觉发了笔小财。

2月中旬那几天,他一口气花掉了六、七千块钱,买了很多衣服和零食,为自己添置了新的拍摄设备。

家住南昌的他日常消费并不高,换做平时,这笔钱他要花上两到三个月。

让圆三出手如此阔绰的原因,是他在抖音上发起的三场“睡觉直播”。2月9日那天,圆三突发奇想,想要拍下自己睡觉的视频来看看自己是否打呼,直播开启后,他意外火了。

图源圆三抖音主页

累计上千万观众的观看,为他带来了一笔不小的收入。

接受连线Insight采访的时候,他表示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看他直播睡觉,在他看来,疫情期间的“禁足”,让大家变得无聊,这是他爆红的主要原因。

人们有多无聊呢?圆三直播的第一场睡觉,是从晚上十二点左右开始的,后来整整六个小时的时间里,二十多万人守着圆三,面对着近乎静止的直播画面到天亮。

一群人在看圆三直播睡觉,另一群人在直播间里蹦迪。

一个主播、一架专业的音乐设备、不断变换的灯光、律动感十足的音乐,一个直播间里,一场“云蹦迪”正在进行,百万观众隔着屏幕跟着蹦迪。

这场“云蹦迪”的发起者,是MCN服务品牌贝壳视频旗下的直播公会海鲸娱乐。2月13日,他们推出了第一场云蹦迪的直播,并在很快达到小高峰。

海鲸娱乐负责人兼公会会长饭饭告诉连线Insight,在腾讯微视平台一次长达3小时的直播中,他们吸引了242.9万人在线观看;他们在抖音的一场直播,音浪(抖音平台推出的虚拟币,抖音所有模板的总收入以音浪的方式呈现)也达到131.5万。

截至目前,海鲸娱乐旗下云蹦迪的DJ主播有大约30多个人。他们中有人是专职云蹦迪,也有人是兼职,会偶尔客串,过一把在线打碟的瘾。

因为疫情,人们不得不宅在家里,长假也因此显得没那么诱人,云睡觉、云蹦迪,这场在特殊时期爆火的“另类直播”,催生出了新的直播经济。在各大直播平台,云做饭、直播宠物睡觉等等新奇的直播也屡屡冒出。

但随着疫情的好转和企业复工,这股潮流正在逐渐熄火。流量逝去后,圆三不再直播睡觉,云蹦迪吸引力在降低、云做饭越来越少......当一切重回正轨,这场直播泡沫正在逐渐破碎。

“躺着也能挣钱”

“我直播睡觉这件事,从想法到计划到落实,就五分钟。”尽管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圆三对第一次在抖音直播睡觉的细节还是记得很清楚。

具体的准备过程并不复杂。用圆三的话说,他只需要编辑一段文字,发个微信、抖音,然后把手机摆在一边开直播就可以了。

但他没想到,这短短五分钟做的决定,为他换来了几千万的浏览量、八十万的粉丝以及四、五万元的收入。

圆三的三场直播,平均在线观看人数为二十多万,再算上回看的人数,总观看数达到2000多万。

据圆三回忆,高潮是在第二次直播,这场直播有多吸睛呢?他在下午五点开播后,直播间人气在一分钟内瞬间达到10万。有了第一次的流量积累,这一次直播睡觉,总观看人数达到了1857万。

图源圆三抖音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所有人都在叫他去睡觉,直播期间,他起床喝水、上厕所都被谴责不负责任。甚至在他开播时提出时间太早不想睡觉之后,直播间的人气立马从十万跌到只有五万人。

在粉丝以不睡觉就取关的“威胁”下,圆三只好乖乖躺好。一觉醒来,他的新增粉丝数多了60多万。

给他打赏礼物的观众不在少数,圆三告诉连线Insight,三场直播下来,他收到的打赏总额大概在十万元左右,但经过平台抽成之后,他到手的金额在四、五万块钱。

额度并不夸张,但在圆三看来已经足够让他惊喜。一直想要凭着拍短视频晋升网红的他,拿出了一笔钱,换了最新的拍摄设备。

而短期内流量的迅速聚集,让很多的品牌方看中了圆三的带货潜力。

“找我合作的品牌方太多了,数都数不过来。”圆三告诉连线Insight,在他火起来之后,来找他谈合作的各类品牌一直没停过,品牌方给他的报价,一般都在每条五千元左右。圆三需要做的,是在之后拍摄的短视频里进行带货。

但这些品牌方五花八门,质量并不是很高。甚至在圆三看来,很多产品一看就不怎么样,像是骗子。权衡之下,他拒绝掉了所有前来询价的品牌。

这种情况也出现在了前来找他的MCN机构身上,有MCN想签下他当主播。

圆三透露,前前后后找过他的MCN机构在20家左右,但这些机构“要么就是听都没听过觉得不靠谱,要么就是离南昌很远”,作为家里唯一一个男孩子,圆三不想离开南昌,同样选择了拒绝。

圆三不仅放弃了递来的橄榄枝,更直接放弃了直播睡觉。他想得很清醒,他告诉连线Insight,一来,他最想做的事情是拍短视频;二来,他觉得直播睡觉本来是一件影响不好的事情,他不想将这种负能量延续下去。

圆三退出后,更多人却开始模仿。连线Insight试着在抖音平台搜索“直播睡觉”,弹出页面显示,相关的直播用户数达到118人,只不过,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不具备流量优势,粉丝数最多的一位用户,也只停留在35.1万。

抖音App“直播睡觉”的搜索界面,图源抖音

这说明,圆三只有一个,他的爆红,有着很强的偶然性。而他自己也非常清楚,这是一个不会持久的泡沫。

“云蹦迪”火了

这次疫情期间,“云蹦迪”像是一匹黑马,成为最受欢迎的在线娱乐方式之一。

这种通过直播平台实时在线观看DJ直播打碟、MC带动气氛,从而实现线上听歌、线下自由蹦迪的新鲜玩法,挑动了年轻群体不安的神经,他们涌入、跟随、摇摆、分享,然后获得满足感,带动这波潮流。

连线Insight整理公开资料发现,“云蹦迪”最早受到大量关注是在2月8日元宵夜。当时,上海TAXX酒吧在抖音开启了首场“云蹦迪”直播,直播间最高在线人数7.1万,并达成了持续霸榜抖音直播小时榜榜首的成就,打赏总收入超过70万元。

第二天,One Third酒吧、Element这两家知名酒吧也开始在抖音进行“云蹦迪”直播,并将其推向小高潮。

One Third酒吧官方微信号显示,在2月9日的“云蹦迪”直播中,5个小时的直播市场,为其带去了121.3万人的累计在线人数,这场直播的音浪总数也突破了1931.6万。除此之外,蓝鲸财经报道称,这场直播,One Third收到了高达200多万元的打赏。

事实上,如果不是“云蹦迪”盛行,酒吧和夜店这类主要以线下经营为主的场所及其员工,将受到不小的打击。

一位操盘过刘德华、林俊杰等众多明星演唱会的演艺界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早些时候,他入股了一家国内知名的夜店企业,疫情发生前,他的收入比较可观。

“按照1%的股份来计算,这家企业分布在5个城市的夜店,平均每天至少有2万元的收入分成,疫情发生前,很多时候一晚就能赚到10万元。”他说。

但疫情的突然到来,让他的收入锐减甚至归零,转战直播成了被迫的选择,他现在的主要收入来源是秀场直播。

个人尚且如此,他们背后的企业,更是承担着更大的风险,如何在疫情下存活,是必须考虑的事情。

TAXX酒吧的管理层就在朋友圈写道,“特殊时期,我们并不是想搏眼球,更多的只是想给大家制造点蹲家里的娱乐感,也让我们这家企业活下去。我们作为企业的最高层,更多的考虑是如何生存。”

TAXX管理层朋友圈发声

“云蹦迪”的火爆,让他们看到了重生的希望。但与此同时,瞄准这块蛋糕的人也多了起来,专业的酒吧、夜店等俱乐部之外之外,越来越多的MCN孵化机构先后入场,抖音、腾讯微视等短视频平台也趁机推出直播专区等,“云蹦迪”抢食大战一触即发。

这也就意味着,短短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围绕着“云蹦迪”,一条从上游平台方到中游直播公会此类机构、再到下游主播方的产业链迅速形成。而在这其中,对直播公会此类中间机构而言,又涉及到主播招募、孵化培养、主播包装等一系列流程,行业资源整合之快甚至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海鲸娱乐处于这条产业链的中间环节,过去的这段时间,由于需要不断在短视频平台方与招募主播之间来回奔走,饭饭总是很忙。

3月10日晚00:46分,饭饭发微博称她从早上睁眼忙到晚上睡觉。那几天,连线Insight与她约定好的采访,也先后分两次才完成。

这也从侧面证明,“云蹦迪”火起来之后,竞争正在加剧,这场竞争关乎平台、时间、流量以及主播,所有人都在快跑。

海鲸娱乐的“云蹦迪”项目是在2月13日正式启动的,当天,他们还正式对外公布了与腾讯微视达成战略合作的消息。

图源饭饭微博

饭饭告诉连线Insight,海鲸娱乐是业内第一家和腾讯合作云蹦迪的机构,而且后续也没有出现第二家,“腾讯在‘云蹦迪’项目上主要是提供推广资源,这部分主要包括闪屏banner以及首页推送等。”

不过,海鲸娱乐目前的主阵地并不是腾讯微视,他们的主要业务集中在西瓜视频,与快手的合作目前处于磋商阶段。

头条系、腾讯系、快手,巨头的入场,是“云蹦迪”背后的推动力之一。但这三家背后的逻辑也有区别。

饭饭透露,头条系更注重红人个人发展,腾讯系则是更偏重于品牌打造和活动推送,而快手更注重带货。

但无论如何,在这条产业链中,主播作为直接触达观众的输出口尤为重要。

饭饭对连线Insight表示,“云蹦迪”与其他形式的直播最大的区别在于,它对直播间的气氛打造更重要,对主播最大的考验就是如何把直播间的气氛带动起来,缩小和平时蹦迪的差距。

但事实上,并非所有的主播都能在这波浪潮中获得声量,抖音平台上,默默无闻的主播比比皆是,而那些已经小有流量的主播,大部分都借助平台拿到了流量分发与推荐。

换言之,当下的“云蹦迪”,更多的是靠平台在推动,一旦缺少流量扶持,它或许会很快沉寂。

大梦一场

放弃直播睡觉之后,圆三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粉丝的流失,“每天都在掉粉,现在差不多掉了10万粉丝了。”

而他对掉粉这件事的态度,也从最开始的担心,转变成了“不在意”、“无所谓”、“顺其自然”。

圆三的内心深处,多少有些矛盾和无奈,他不自信。近一个小时的采访中,“没能力”这样的字眼,从他口中说出不下十次。他也透露,找他谈品牌合作的企业中,有一家想让他推销口红,但他不会化妆,觉得麻烦也不想学,最后拒绝了。

但他也丝毫不避讳提到“他想红”这件事,只不过直播睡觉不是他想红的方式。他最喜欢的是拍短视频,理想状态下,他希望能够通过短视频证明自己。这也是他放弃直播睡觉的一个重要因素。

圆三告诉连线Insight,他开始在抖音直播是在2019年的8月份,从那时到现在,他都是在工作之余进行短视频创作,想段子、写文案、视频拍摄、剪辑这些动作,一直都是他一个人完成的。但因直播睡觉爆红之前,他没有从抖音上拿到过任何收益。

“我觉得我很努力,一直在很用心地写段子,也希望大家能因为我拍的短视频注意到我,但我没能力,只能顺其自然。”他这么说道。

圆三在评论区回复网友,图源圆三抖音

没有抓住这波爆火推销自己,会不会觉得可惜?

面对这个问题,圆三顿了一下,随后回答道:

“会觉得有点可惜,但也没办法,毕竟自己能力不够,也没人帮忙。接受自己是个普通人也挺好的,会继续努力的。”

95年出生的圆三,最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生活轨迹。短暂的一夜爆红也证明,直播睡觉这样的形式,终究只是昙花一现。

而热潮之下的“云蹦迪”,在疫情逐渐好转、企业逐渐复工的背景下,很快遇到了新的瓶颈。

饭饭告诉连线Insight,随着酒吧、夜店等Club陆续开门,很多线上蹦迪会重新回到线下,他们之间的合作模式,也会随之发生改变。

“最后肯定要回到线下回到实体场所,不然Club的人会亏死的。”她对连线Insight这么说道。

云蹦迪靠打赏赚钱,而酒吧主要靠酒水赚钱。

《深响》报道指出,以One Third为例,他们大约有80个卡座,按照低销要求分为3800、5800和10000这三档,如果一个卡座一晚消费5000的话,他们一晚酒水的收入就可以达到40万。

目前,随着人们对云蹦迪的兴趣下降,打赏的金额在不断减少,最终酒吧们的目的,还是线下开业招揽客人。

对海鲸娱乐此类中间方平台而言,他们离“云蹦迪”的核心玩法将越来越远。饭饭对连线Insight表示,之后他们Club之间的合作将更多集中在增值服务方面,“比如帮他们打造账号、做短视频策划、引流等。”

这说明,这波在特殊时期走红的另类直播,正在从热潮迅速走向沉寂。

1985年,美国媒体文化研究者、批判学家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一书中预言,媒介方式的不断进化,将会导致一切都以娱乐的方式呈现。

疫情期间人们的无聊,促生了一些昙花一现的娱乐现象,而身在其中的主播门,是这股热潮的见证者和亲历者和见证者,也在这场短暂烟火熄灭后迅速被遗忘。

连线Insight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