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利润上涨30%, 安踏直奔“世界的安踏”?
2020-03-25 19:03 安踏

净利润上涨30%,  安踏直奔“世界的安踏”?

3月24日,安踏体育公布了其2019年全年财务报告。

本文来源:港股研究社(公众号:ganggushe)

3月24日,安踏体育公布了其2019年全年财务报告。从财报来看,报告期内,财务数据显示,安踏体育营收和净利已经连续6年保持双位数增长,净利更是连续3年保持30%以上增长。受财报影响,截至24日收盘,安踏股价涨超8%,报收53.65港元,最新市值1449.5亿港元。

图源:雪球

作为国内运动鞋服细分行业龙头,2019年这份亮眼成绩单也透露出安踏在过去的一年里所采取的“单聚焦,多品牌,全渠道”战略的有效性,进一步巩固了其国内体育服饰行业的龙头地位。2019年,安踏也一如既往的执行着其热衷的并购战略,对AMER的并购也一度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也在超“世界的安踏”这一目标,更近了一步。未来极有可能在原有FILA 不错的增速基础上,通过AMER带来更多的可能,不过也有观点认为,收购AMER同样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

眼下,安踏的发展道路上依旧隐藏着不同程度的一些风险。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也对安踏下一季度的业绩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冲击。那么,在如今赛道竞争变得愈加激烈的背景下,未来安踏将会如何发展?通过这份财报,我们或许可以找到一些值得关注的点。

营收净利润连续6年双位数增长 FILA品牌依旧强势增长

财报显示,2019年安踏体育总营收同比增40.8%至339.3亿元人民币。其中安踏品牌贡献了约174.5亿元,同比增长21.8%;FILA品牌贡献了约147.7亿元,同比增长73.9%。可见,安踏体育的收益同比增长40.8%,FILA功不可没,也成为安踏财报的主要亮点。

FILA全年营收增高达到73.9%至147.7亿元人民币,整体营收贡献占比43.5%。经营溢利提升87.1%达到40.2亿元,经营溢利率也超过安踏主品牌,依然是整个集团最强劲的增长发动机。

随着安踏总营收的的大幅增长,带动起毛利同比增长47.1%至186.6亿元,净利润上涨30.3%达到53.4亿元,大超市场预期,同时更是连续3年保持在30%以上的增长。此外安踏集团毛利率继续增长2.4个百分点达到55%,经营溢利率上涨1.9个百分点达到25.6%。

从财报来看,线下门店依旧是整个安踏集团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在门店数量上,安踏和安踏儿童门店总计达到10516家,FILA相关门店1951家,迪桑特136家,KOLON SPORT门店185家,Kingkow与去年相比减少36家目前41家,SPRANDI有114家。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安踏集团库存达到44亿,比2018年增长52.3%,平均存货周转天数也提升6天至87天。在今年疫情的影响下,整体销售量会受到较大影响,库存积压的范围或将进一步扩大。当然,对此,安踏也做出了相应的调整,对Q2、Q3的期货订单进行调整,下降10%-15%,同时退换货政策也有了调整,以保证经销商的运营。

截至2019年年末,安踏集团的员工共有30800名员工,比2018年底新增5800名,员工成本占收益比率上升0.8个百分点,同样压迫着现金流。截至2019年12月31日,安踏集团持有超过126亿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银行存款,但因为总价超过92亿的银行贷款和应付票据款项存在,安踏集团在2019年末持有的净现金只有34亿元。

综上来看,安踏的这份财报表现亮眼。营收净利润已连续6年保持双位数增长,资本市场也已超8%的涨幅予以回应。不过,安踏也并不是高枕无忧。结合财报和行业概况来看,依旧存在不小挑战。

亮眼财报背后 暗藏隐忧

对安踏而言,强劲的营收和净利润的增长自是其可以炫耀的资本,但以下几个方面仍不容忽视。

1、全年营收创历史新高 但竞争构成的压力不容小觑

上文中提到,安踏2019年的营收逼近340亿元,但在如今竞争愈加激烈的市场环境下,仍不能掉以轻心。

一方面,安踏需要面临本土体育品牌的竞争。近年来,李宁凭借国潮风不断崛起。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达到了109.1%的同比增幅,就连长期被诟病的运营效率偏低的问题也明显改善。在市场战略方面,年近30的李宁变得越来越“智能“,早在2015年,李宁就联手阿里云打造“数字化的生意平台”, 从建立全渠道的业务中台开始发力,在阿里云助力下,李宁深入打造到各个终端的统一平台。去年天猫双十一,李宁取得1小时30分销售额便突破3亿的成绩。

此外,深耕跑步圈的特步也将眼光投向了国际市场。2019年 3月特步与美国制鞋集团渥弗林达成协议,成立合资公司,负责在中国内地、香港及澳门经营销售索康尼和迈乐这两个品牌的产品。同年5月,特步又豪掷2.6亿美元,从韩国高端时尚品牌衣恋集团手里,买下了衣恋鞋业及其所有子品牌,包括帕拉丁和盖世威。在去年的特步年会上,丁水波提出,2020年,特步要落实“集团多品牌全球化战略”。显然,特步正在通过并购或拿下独家代理权向国际品牌靠拢。而除了李宁、特步这些国内运动品牌的头部企业,还有361度也企图从篮球市场切入,寻求更多发展机会。

虽然,目前国内的这些品牌短期内或许无法撼动安踏的市场地位,但必会形成一定的市场分流,对安踏的影响不能忽视。值得一提的是,24日安踏公布财报后,股价大涨之际,李宁和特步也分别大涨9.45%和7.83%。

另一方面,安踏在2019年收购了AMER,这无疑又向国际市场又迈进了一步。但运动品牌在国际市场上有耐克、阿迪达斯两大巨头横亘,要想驰骋国际市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从耐克2020财年Q2的财务数据来看,期内,耐克取得了高于市场预期的业绩达到103.26亿美元,约合733亿元人民币。单季度营收便能突破几百亿,从这一角度来看,目前的安踏与之差距还有点大。何况,国际市场上还有阿迪达斯另一巨头的施压。

同时,在国内,也会与这些国际巨头上演狭路相逢。2020财年Q2耐克大中华区的营收达18.47亿美元,约合131亿元人民币。在汇率不变的基础上,同比增长23%,而这也是其连续二十二个季度在大中华地区实现双位数增长,可见,发展势头的强劲。资料显示,从2018年中国服装市场品牌来看,阿迪达斯占据全国服装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2018年市场份额达到1.9%,耐克位列第二。

面对国内外激烈的市场竞争,对安踏今后的营收增速或将形成不小压力。

2、主品牌增速低于FILA品牌 需警惕过于依赖FILA潜在的风险

财报显示,2019年安踏主品牌营收同比增21.8%,而FILA品牌却录得了73.9%的同比增长,贡献流水147.7亿,占总营收的43.53%,同时,FILA的毛利率同比提升了0.5个百分点。毫无疑问,FILA的快速增长,使安踏体育进一步巩固了国内运动服饰的龙头地位。从2019年的营收规模来看,FILA已超过特步和361度之和。但值得注意的是,FILA品牌的增速远超安踏主品牌。

在2019年三季度财报中,安踏主品牌的营收增速同样是处于10%至20%之间的中段增长,FILA品牌录得了50%至55%的增长。可以说,这种增速结构按他已经维持了较长一段时间。

FILA品牌为营收做出的贡献自然是不可否认,但也存在一定的隐患。毕竟,FILA品牌走的是时尚路线,而服装市场的潮流性都具有周期性,一旦周期一过或会对整体营收造成不小影响。因此,对于安踏来说,FILA的快速增长或许像是一把双刃剑,未来安踏或许也应该思考如何平衡其业务营收增速,进而将风险降到最低。

突如其来的疫情 给安踏带来巨大考验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蔓延,这也给安踏带来了一些不确定性。据《朝日新闻》18日报道,东京奥组委表示若因疫情缘故取消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话,根据规定已售出的门票不可退票。彼时,香港体育股集体暴跌,其中,安踏体育跌逾5%。

这实际上,也是在考验安踏的体育营销。疫情对各项大赛的影响也对运动品牌的营销带来打击。安踏集团执行董事、集团总裁郑捷表示,不光是奥运会,还有要疯校园篮球联赛、NBA中国行等,现在看来可能都无法顺利开展。

疫情的全球化蔓延导致大量体育活动、体育赛事延期或取消。安踏方面表示,集团的营销将围绕产品本身,聚焦于IP的打造和产品推广。线上线下合作推广将成为今年品牌营销的核心。这也对安踏的线上营销能力做出了更多的考验。

此外,不久前,中国国家体育总局经济司副司长彭维勇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疫情对体育行业造成了很大的冲击,现阶段体育企业面临业务未恢复、复工复产难的问题,这也对安踏在疫情期间的成本管控等方面提出了更高要求。

虽然,这期间安踏也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企图通过线上营销化危为机。比如,安踏在3月初与迪士尼进行合作,围绕即将上映的电影《花木兰》进行了整合营销。但在疫情的影响下,安踏下一份财务数据仍将受到不小影响。

在业绩发布会上,安踏集团执行董事、集团总裁郑捷表示,过去两个月疫情对安踏集团的冲击非常大。1月底到2月底的5个星期里面,超过80%的实体店铺都关闭了。虽然3月份市场开始回温。根据官方微信发布的内容,目前安踏集团已经有95%的店铺正常营业,自有工厂复工率达100%,外包工厂也已恢复90%以上产能。但郑捷认为安踏集团2020年上半年的业绩将趋于保守,下半年希望回归正常水平。

结语:

尽管安踏当前面临着不少的挑战,但这份有史以来最好的业绩报告无疑给了市场和安踏更多的信心。

从市场动作方面来看, 3月15日,千禧鞋系列在安踏天猫旗舰店及各大安踏线下门店陆续上市,这是安踏在运动潮流圈的又一力作。近几年Y2K千禧美学大势回归,作为“00后”的时代印记,这或将成为千禧一代的崛起先兆。随着Y2K的流行文化正在逐渐渗透当下,安踏作为国内运动品牌的领军和先驱,凭借敏锐地市场嗅觉或又将为其带来新一波的增长能量。

此外,安踏自从收购FILA大获成功之后,开始在全世界“捕猎”,从被质疑到如今贡献百亿毛利,FILA早已成为重要的增长引擎。随着安踏2019年对AMER收购的落地,以及“双A”计划的提出,也为安踏打开了更多的想象空间。在有助于安踏在其专业、小众、细分的市场带来业绩上扬的同时,也有助于其减少对中国市场的依赖度,将业务推向全球。此外,AMER旗下多为冬季运动品牌,有望增强安踏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中的变现能力。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2019安踏集团负债比率从7.3%上涨至22.3%,负债总值从78.54亿达到201.57亿元,这都是与收购AMER有关。年内AMER营业亏损超过10亿,安踏集团按持股比例承担亏损6.3亿元。

近期,安踏也因为AMER可能存在的一些不确定性遭到了花旗做出“沽售”评级,虽然市场上的主流观点还是对安踏体育维持“买入”评级。但AMER也确实是当前安踏多品牌战略中需要着重考虑的关键点。能否成功运作AMER,关键在于安踏能否找到一根线,将AMER和安踏其他子品牌串联起来,互通有无,浑然一体,并借助集团强大的品牌基因,为AMER搭建一套区别于其他品牌的运营逻辑,同时又可以和其他品牌共同享有集团资源。

综合来看,安踏的这份财报表现值得肯定,随着AMER和双A计划的不断推进,在美股研究社看来,安踏的增长空间仍然巨大。不过,随着市场的不断变化,安踏今后仍将面临着不少市场风险。未来走势如何,港股研究社也将持续关注。

港股研究社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