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网红俞敏洪,想退休了
2020-03-27 10:41 俞敏洪

中年网红俞敏洪,想退休了

出品|虎嗅大商业组 作者|格根坦娜 题图|IC Photo 

疫情期间,俞敏洪一共写了56篇“疫情日记”。

从1月29日起,这些日记以每天一篇的频率在他自己的微信公众号“老俞闲话”上稳定更新着。阅读量从初期的3、4万,逐步提升到了5、6万。3月24日,俞敏洪在最后一篇疫情日记里表示,由于工作开始忙起来了,加上我国抗击疫情已取得阶段性胜利,他的疫情日记将转为周记形式。其最后一篇日记的阅读量超过了10万。

次日,俞敏洪在参加“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线上直播时表示,他在疫情期间“已经在考虑自己的退休和退休时间,只不过现在不能公开”。虽然做新东方已经有27年的时间,但他在直播中表示,自己对做企业到现在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如果说自己有兴趣的话,新东方应该比现在更大一点。

俞敏洪表示,未来新东方将会交给更年轻一代的人去做,自己则会去做“更好玩的事”——读书、旅游,直播,不管是旅游途中的直播还是平台式的对话型直播,他都想尝试。

在这场直播里,俞敏洪同时也表达了,新东方目前仍有许多工作等着自己去做。但他认为,相比起企业家这个角色,他觉得自己更擅长做老师、善于与人交流、爱读书写字。

除了56篇日记外,他在疫情期间于新东方旗下App、抖音、快手等各种平台上完成了近10场直播,分别面向10岁以下的儿童、初高中学生、新东方老师、年轻创业者等等;快抖双平台累计新发布了107条短视频,拍摄内容包括英文名句赏析、书籍推荐、北京春天花卉大赏等等。

看起来,退休后的“网红老俞”正在积极酝酿中。

疫情期间,俞敏洪的抖音、快手账号开始频繁更新

全面打造“网红老俞”

如果你仔细阅读俞敏洪的56篇疫情日记,会有种恍惚感:自己究竟是在看一个公司市值将近200亿美元的创始人的日记,还是在看哔哩哔哩或者Youtube上生活博主的日常Vlog?

每篇日记的结构都差不多,以当日的疫情数据作为开头:累计确诊了多少、累计治愈了多少,随后谈及与疫情有关的新闻,他在日记中哀悼李文亮医生、探讨引起争议的方方日记,也以流水账的形式简单记录自己一天的工作、生活安排,记录自己读了什么书、看了什么电影。在北京正式进入春天后,喜欢随手拍玉兰花;极偶尔地,日记里甚至会出现他的自拍。也有那么一两篇日记,因为谈论敏感话题而被删除。

有读者质疑俞敏洪的日记都是他定基调与文章结构、具体则由团队里的小朋友操刀,他在底下回复说:“哈哈,日记和回复,每个字都是我自己敲的,我的文字,从来不让人代笔。”

俞敏洪疫情日记截图

在绝大多数日记的结尾处,他都会放上新东方的各种广告海报,为课程与App引流。但从内容教角度来说,俞敏洪的日记是相当个人化的。如果真的如他所言,完全是自己在打理这个公众号,那么每日写作、仔细阅读评论、挑出20-50条来进行回复,他在打造个人IP这一点上真是耗费了相当大的精力。

他在最后一篇日记里写,“每天的日记写作,要花费我2到3个小时的时间。其实我写作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更多的时间花在了对于重要信息的搜寻和甄别上。“至于为什么坚持把每天的疫情数据记录下来,俞敏洪认为,“信息转瞬即逝,只有固定的文字,才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

典型的新东方老师风格又出现了:爱和人交流、喜欢说话写字、也爱说笑话。他在直播里这样概括自己的状态——

我喜欢写东西,但是我真的不喜欢管理,所以我从没有任何管理能力到现在勉为其难去管理,从没有任何战略思维到努力学会自己的战略思维,从局限于人文情怀的思维扩展到面对管理和整个大局的布局上,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这个挑战到今天都没有完成。我每天写老俞疫情日记给大家看,我就觉得很开心,但一想到新东方的管理,我的头就开始炸了。

这段话的最后一句是,“所以说,新东方犯的错跟我个人是有关系的。“

决定新东方天花板的俞敏洪

在俞敏洪的自传《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里,他写过:“直到今天,新东方很多事情的成败和我的个性、性格依然是密切相关的,这也就意味着新东方能发展到什么样,都会带有我个性的影子。”

他觉得自己脾气比较温和,也比较大方,愿意与人分利,但这也导致了自己有时权威不足,也有时不能坚持原则、容易过分宽容。由于自己做事时会瞻前顾后,推动力不够,就导致了新东方的很多变革速度比较慢。

这里的“速度慢”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1、新东方的科技能力提升得慢,一开始对于把高科技作为生产力的重视不够,“导致到今天为止,新东方的高科技和教育的结合依然处于一种相对落后状态”;

2、新东方对行业新业务机会的敏锐性不够,比如从一开始的GRE等出国考试培训,到面向所有年龄段的学生,再从英语覆盖到全科教学,再到对在线教育的投入,都较为迟缓、保守;

3、新东方对人才更替、培养的速度不够,俞敏洪认为,这主要是由于自己“人情和温情关系比较强烈”。

疫情期间,俞敏洪面向学生的直播活动

一方面,他觉得自己的能力、性格在某种程度上妨碍了新东方的发展;另一方面,他的个人志趣也有所转移。在3月25日晚的直播里,俞敏洪说:“我觉得把生活过得好玩,比把生活过得所谓的雄心壮志更重要;让自己的人生和生命更加快乐,热爱生命,比热爱能给你挣钱的机器要更重要。”

话语体系里常有这样信手拈来的排比句,也是新东方老师的特点之一。

新东方创立以来坚持的“名师”战略可能就注定了,这是一家擅长打造IP的教育公司——出走的罗永浩,马上就要登陆抖音开启自己的直播带货生涯;出走的李笑来,能用自己的各种话术轻松搅动整个币圈。能在大课堂里妙语连珠、包袱不断地吸引学生的注意力,就能在互联网上更轻松地吸引流量。

这样的IP打造,也正发生在俞敏洪的身上。对他来说,从“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切换到“网红老俞”“洪哥”,是他目前努力尝试的事。

虎嗅APP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