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将是中国供应链数字化升级的王炸
2020-03-27 15:59 5G 明势资本 供应链

编者注:3月12日晚,i黑马&明势资本联合举办的在线沙龙正式举行。创业黑马集团董事长、黑马学院院长牛文文,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明势资本合伙人焦腾,以及「石墨文档」、「橙子自动化」、「李群自动化」、「艾肯工业」、「小乔体育」、「畅行智能」、「炬星科技」、「鸭嘴兽」以及「壹站」,多家明势投资的独角兽企业创始人携手百余位线上观众一起参加了本次活动。现场气氛热烈,精彩观点频出,满满三个小时,干货满满。

微信图片_20200327155934_meitu_1

以下是《供应链的数字化竞争》圆桌论坛内容整理,经i黑马编辑。该环节主持人为明势资本合伙人焦腾,论坛嘉宾为炬星科技创始人蒋超、鸭嘴兽创始人唐红斌、畅行智能创始人张祖峰、壹站创始人周永钢。

整理 i黑马&数字观察窦悦怡

焦腾请各位创始人简单介绍一下各自的企业。

周永钢:「壹站」以技术、数据和人为驱动力,搭建 “数字化”第三方物流交付平台,致力成为第三方物流的连接者,助力第三方物流企业完成数字化转型之路。

唐红斌:「鸭嘴兽」成立于2017年,致力于打造整车运输超级车队,为广大国际货运代理企业提供集装箱公路运输服务。创始团队在航运物流领域深耕多年,在系统研发和业务拓展方面能力突出。

蒋  超:「炬星科技」是一家提供智能仓库解决方案的科技公司。基于AMR(自主移动机器人)和数据智能,帮助电商和第三方物流灵活、高效地完成自动化和数字化升级,真正做到快速部署、简单易用、弹性扩容。

张祖峰:「畅行智能」是一家物流无人驾驶解决方案供应商,在美国和欧洲设有联合实验室,在北京和苏州设有研发中心。畅行可以针对客户的不同需求,提供包括前端感知、中端认知和末端执行在内的L4级别自动驾驶软硬件解决方案,包括智能插件、运动控制器、核控制器等。

数字物流助力抗疫

焦腾:这些年供应链领域通过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赋能,不断进行自我迭代升级。下面,请大家用具体场景或者案例来介绍一下,这次疫情,数字科技在供应链领域中发挥了哪些作用?

唐红斌:这次疫情给我们的业务发展带来很大的帮助。在所有人都在家办公的情况下,我们的业务可以保持不间断,这跟其他同行业企业相比,我们展现出了更强的服务韧性。

举两个案例。

大年初二(1月26日),上海市政府开始采购救灾物资,相关领导发现上海市的医疗物资企业基本上不开工,于是找到鸭嘴兽。

鸭嘴兽的数据库里有将近2万家工厂的数据,我马上安排同事根据政府的需求进行数据排查,将医疗器械相关的企业数据全部搜索出来,再通过数据分析,给相关领导推荐了将近200家工厂可以成为政府采购的潜在供应商。

相关领导通过我们给出的数据,连夜安排几十个人给工厂挨家打电话,了解开工情况,在第二天就找到三家开工的工厂,进行海量医疗物资采购。数字化给物流供应链领域带来了意向不到的能力。

我们通过数字化的工具,对同行业的数据进行前瞻性的分析和预测,特别是通过整理分析整个行业码头堆场作业复工情况,及时向行业发布各地道路管控信息。刚开始,我们利用过去在工厂、码头沉淀的数据,给行业提供高速各路口管控部门的指导信息,获得不少人的关注,也确实帮助到不少驾驶员朋友。

我们还根据行业实际作业的情况以及所占据的市场份额,推算出当时全市复工情况可以达到30%左右,并把这些数据给到市领导。

周永钢:我讲一个小故事。2月10日,我们服务的第三方物流公司接到了紧急任务,需要从上海运送400台医疗设备到黄冈的抗疫指挥中心。

大家知道,在那个时间点是不容易找到车和司机的。各地政府对运输有很多的限制,如湖北的司机不行,湖北牌照的车也不行,而且很多司机送完货要隔离14天,很多城市的高速路口是封锁的。在疫情和春节假期叠加的情况下,真正活跃的车辆大概不到平时的5%。

我们接到任务后,从运力的匹配,到车辆的调度,提货,干线运输,送到指挥中心,不到1天把任务完成了。

这背后是我们多年运力数字化的积累,沉淀出海量的数据,以及知识经验,我们把这些沉淀的数据、知识经验,与客户需求进行匹配,快速完成了过去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提高了抗疫的速度。

2月份,我们完成了21个车次的防疫设备的运输,运送到25个像武汉协和医院、襄阳第一人民医院等核心疫区的医院。

张祖峰:疫情期间,我们通过数字化手段,主要做了这几件事情。

首先,我们研发的无人清扫车在无需驾驶员的情况下,自主展开清扫、洒水、震尘、绕障等工作,可以帮助企业减少用工成本,减轻保洁人员负担,维持企业和社区的环境整洁。

同时,通过5G 技术和无人清扫车上的360度环视摄像头,监控中心可以实时掌握无人清扫车的运行状态,并进行清扫清洁度的评估、故障监控以及确保安全性。现在无人清扫车已在苏州的两个大型居民社区和一个企业园区持续作业两周时间。

第二件事。去年,畅行智能与苏宁物流达成合作,打造“5G 卧龙”无人配送车,也在疫情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配送车体积不大,可通过电梯进入楼宇,平时主要在非机动车道上运行,充电一次能跑80公里,能与周围的车辆、交通设施等进行实时的交互和联接,通过制定公开道路上的通行策略,为居民及时地配送生活物资。在苏州复工后的一周内,已经为客户提供了100 多单的配送服务。

   第三个案例。疫情让港口和矿区企业认识到无人化作业的重要性,加上港口和矿区长期面临着司机缺乏、司机年龄总体偏大、无储备司机等固有问题,近期可以明显感受到港口内企业对无人化作业的需求的转变,从而更加积极地推动商业化合作。

畅行智能推出100多台港口运营管理系统,帮助港口园区把云端管理系统改成园区疫情防疫系统,通过数字化的方式,协助人进行有效的疫情防护管理。

蒋超:炬星的业务主要是围绕日本地区开展的,也在日本取得一些成绩。我最焦虑的还是疫情带来的系列问题可能会导致我们对客户的服务支持跟不上。所以我们主要关注的是企业内部怎么通过数字化的手段,把公司的运营做好。我们采用线上办公软件,通过模拟视频的方式,多地进行联系沟通,进而提升办公效率。同时利用远程数字化的支持手段,把之前签下的单子进一步实施执行下去。比如利用远程的方式,向客户快速传达我们的产品特色、最新进展,有助于销售快速打单。

5G将是中国供应链数字化升级的王炸

焦腾:未来几年,供应链领域会有哪些大的红利?对整个行业的数字化升级带来哪些影响?

周永钢:通过此次疫情,产业对供应链的需求和重视程度提升。供应链是经济的底盘,没有供应链,一切与之相关的产业链都运转不畅。

其次,疫情推动供应链领域从C端向B端转型,也就是疫情倒逼供应链的转型升级。举个C端的例子,比如我们买的外卖,送餐小哥到了哪里,都有明确的数据显示,反而关于B端的产品货运,供应链管理,没有明显的数据,根本做不到全程的可视化,了解货物的去向。未来整个供应链领域红利会更多。

唐红斌:我主要分享两个观点。第一个观点是,我们未来的发展机遇来自需求端的挤压,特别是疫情会加速这个过程。中国的物流需求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国内13亿人口的消费,另一方面是我们为全球70亿人口进行生产。

过去一段时间里,外国的制造业移出中国是一个趋势,这次疫情之后,我认为这种移出会加速。

第一,从全球来看,中国的供应链占据着不可或缺的位置,而这在其他国家看来是一个瓶颈。第二,国内人力成本的上升已经是既定的事实,这也推动制造业的转移。我预估,会有20%左右的企业转移出去,剩下的还是会留在中国。因为我们有全世界最勤劳的劳动力,最完善的供应链体系。

制造业的转移意味着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物流需求会逐渐下降,没有人愿意为高成本买单。

第二个观点是。我们现在有很好的数字化的基础,例如全中国的车辆都装有定位系统,这一项基础工作是全球最好的,我相信在5G应用上也会走在世界前列,这给我们数字化的应用带来很好的先天条件。

这两者叠加到一起,会对物流业的未来发展带来至关重要的影响。只有通过数字化的手段,通过新兴的技术来提高行业的效率,降低成本,才能胜出。

此外,有了5G以后,我们可以超远距离操控管理物流行业原来不能管理的事情,大大打破了原来的管理边界。

这将给物流供应链领域带来前所未有的规模化效应。

蒋超:在物流行业,管理一直存在一些问题,传统模式很难解决。通过数字化的方式,企业客户的管理可以做到全程在线化、可视化,进而提升了管理效率,降低了交易成本,还会增强供需端的信任。掌握数据的人就是掌握未来的人。

刚才唐总提到对中国全球供应链地位的思考,这给大家提了一个醒,如果供货商一家独大,供应链条是不稳的。

中国现在有巨大的产业优势,很多货源是从中国走。日本现在发生了一些抢购卫生纸的状况。这是一个乌龙事件。日本人觉得纸张是中国生产运到日本来的,中国现在供应链出问题,他们担心可能连卫生纸都买不到了,所

以都去抢购卫生纸。这样大的危机,大家开始思考、关注供应链的结构体系。供应链的变化不是一蹴而就的。

我们看到很有趣的现象,中国人带着生产技术或生产经验到海外开工厂,我们在日本有服务中国企业的经验,在新加坡有服务日本企业的经验。

当(中国这个)供应链结构体系面临威胁的时候,大家想到的办法是带着经验出来。中国人跑到各地开工厂,我们也随着这波浪潮把工厂的物流进行优化,通过自主移动机器人以及机器人的控制技术,提升物流效率。

全链条数字化才能提高物流产业效率

焦腾:未来,大家会在数字升级的哪些方面重点发力?对公司的未来有什么期待?

唐红斌:现在整个行业复工大概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劳动力短缺,不管是驾驶员还是工厂务工人员劳动力短缺导致复工很困难。这个问题在2月底得到好转。人员逐步归位以后,进入第二阶段,工厂复工最大的难点集中在原材料的不足。原材料不足来自于供应链出了问题,整个社会重新冷启动。

我们服务的集装箱行业覆盖全国所有的产业,吃、用、穿等都覆盖了。根据目前数据统计,全国外贸产业复工率接近70%,鸭嘴兽目前的复工率接近春节前1月的高峰期。

物流要实现两个智能化,第一个是管理的智能化,第二个是物流实操的智能化。整个行业主要集中在管理智能化上。根据我们对上海、宁波集装箱卡车驾驶员的分析,五年以后集装箱卡车驾驶员会减少13%左右,10年以后这个数字会到将近30%。

 

周永钢:对于TO B供应链客户来说,有非常强的个性化履约属性,每家客户的需求非常个性化,我们要学会把客户的需求进行沉淀,帮助它们把需求梳理清楚,指导它们进行数字化。

我们要有数字化运力的能力,具体是指传统的TO B供应链都是在线下,整个服务流程不能做到可视化,进而会出现客户的需求匹配不当,服务水平差等问题。通过数字化的手段,我们可以很清晰了解到供应链几端的需求,还可以全流程服务的可视化把控,如果有问题,及时做出调整。

第三,TO B供应链还涉及信任的问题。其实很多企业客户不会轻易更换第三方物流,因为新的合作方需多方磨合,缺少信任感。但通过数字化的手段,可以解决交易双方的信任问题。

张祖峰:我从两个角度来说一下。第一个是技术角度,我们团队是打比赛出来的,最近三年拿了十项国内自动

驾驶比赛的冠军,去年拿了第一项世界冠军。我们所涉及的领域,也是无人车比较核心、比较难的技术,包括高精度地图和整个系统,一旦突破,成本会下降。

第二个是商业化的角度。最直接的是和唐总、周总的公司合作。我们今年预计会扩张到100台车,后续两三年往1000台规模去扩,运力扩到3000万匹,对唐总平台1000辆车来说可能不多,但无人集卡还是比较多的。

另外一块是从港内运输走向港外,做码头间货物的转运要借助唐总的平台。

另外,我们还推出了APM平台。它是基于5G云端无人驾驶全场景的商用平台。现在,5G在无人驾驶应用上,比较难的挑战在于利用5G技术,为无人集卡提供超数据的感知,提高它的安全性,这也为将来的商用提供一些可能性。

我们的APM平台可以进行无人配送,已经在全国60多个城市160多辆无人车上试用过。

我们希望,未来物流行业可以结合畅行智能技术优势,升级产业,提高产业效率。

蒋超:我们认为传统仓库直接变成全自动化的仓库,不能一蹴而就,需要几个台阶。我们具体的做法是,首先引入一个工具,让这个工具能够替代一些体力劳动,但这不是我们最重要的着力点,引入工具最重要的是要让仓库变成可以进行数字化管理的东西。

真正能够解决仓储物流管理的点在于,从入库,到人机匹配,再到成本、收益等各环节数字化,很多数据、流程环节变得清晰可见,才能极大提高管理效率,降低成本。

焦腾:听完各位嘉宾的分享,我也非常感慨,四家企业基本覆盖了从仓储、码头、干线到第三方物流这几个供应链中最重要的节点。大家也都为这次的抗疫和现在复工生产提供了非常大的帮助和价值。最让人高兴的是在座的几位企业也都在春节获得了国内几家中后期投资机构的持续注资和支持。

明势资本作为早期投资机构,我们非常认同黄总致辞中所言,“未来各行各业最头部的企业都会是科技公司”。物流是我们在其中选的一个典型行业尤其是物流供应链更是通过多种科技手段的赋能,实现端到端的可视化和效率提升,进一步形成更强的网络效应,最终提供高效的,尤其是高性价比和差异化的服务。当然它作为全行业的支撑行业,最终会为全行业带来效率提升和成本的下降,明势资本一直也很坚定站在创业者的背后支持大家,也欢迎有更多创业团队和明势资本继续交流和合作。

i黑马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