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有人管,培训考证成为入行第一关
2020-04-09 18:17 无人机 无人机培训

无人机有人管,培训考证成为入行第一关

作者|张雪玲  来源|黑板洞察(ID:heibandongcha)

随着科技逐步渗透到生活当中,无人机安防、植保、测绘、航拍、巡检等等作业方式已经不再稀奇。无人机应用范围广泛,作为新兴职业深受80、90后喜爱。无人机培训也从单纯考证逐步扩充到对应行业的细致培训。

01、无人机发展历程无人机从军用到民用

1.国外

无人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14年,英国皇家空军采用无线电和小飞机携带炸药结合的方式对付德国空军。然而,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架无人机应该是20世纪30年代英国研制的蜂后无人机。二战期间美英等国家将无人机和传感装置相结合,利用无人机执行侦察,情报收集等任务。20世纪90年代,美国在海湾战争使用“先锋号”无人机取得举世瞩目的战果。此后,无人机逐渐得到各国军队的青睐,各国开始加大无人机的研发投入。21世纪以来,各国在继续加大在军用无人机投入的同时,也采取各种手段促进无人机向民用领域发展。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在 2002 年成立了一个无人机应用中心,致力于无人机的民用研究。以色列组建民用无人机及其工作模式的实验委员会,加强对民用无人机的管理和支持。欧洲在2006年制定了民用无人机发展线路图,加快无人机的民用化步伐。此外,韩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和新加坡等国家也加快无人机民用化步伐。

2.国内

1958年8月3日,西北工业大学研制出了中国第一套无人机系统,并在西安窑村机场试飞成功,开创了我国无人机事业的先河。20世纪60年代,西北工业大学受命研制“D-4 民用无人机系统”用于航空摄影、物理探矿、灾情监视等。截至2006年,我国无人机行业仍主要是军用,民用无人机发展非常缓慢,几乎可以忽略。2006 年,大疆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专注于消费级无人机。此后,零度智控、极飞科技、亿航科技等公司纷纷成立,中国民用无人机市场开始迅速发展。2013年以后,中国无人机市场日渐火爆,山东矿机、伊立浦、金通灵、宗申动力等大型企业纷纷采用各种方式涉足民用无人机行业;头部企业也纷纷地加快融资步伐,以更好地适应市场的发展。

无人机培训行业兴起

伴随着无人机产业快速发展,无人机操控员(简称飞手)一时间成为稀缺人才。2013年底,中国民航局颁布了《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明确规定无人机操控员必须持证上岗。2019年4月份,人社部、市场监管总局、统计局联合发布13个新职业,无人机操控员位列其一。但与此同时,“黑飞(指一些没有取得私人飞行驾照或者飞机没有取得合法身份的飞行,即未经登记的飞行)”、“炸飞(即无人机出现故障)”频发,对于无人机操控急需进行系统培训和有效监管,无人机培训行业渐渐兴起。

02、融资情况

相比于无人机制造行业来说,无人机培训赛道内融资较少。互联网上披露的几家融资也多是集无人机研发、生产、销售、服务、培训为一体的项目。目前,单纯进行无人机培训行业的企业融资仅有一家,占比14.29%。

轮次分布

从轮次分布上来看,天使轮融资和定向增发事件最多,均为4起。股权融资其次,为3起。无人机培训行业出现不足十年,融资轮次整体靠前。多数无人机培训暂无融资。据AOPA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8年我国正规的无人机驾驶员训练机构由18个增至337个。其中,华北、中南、华东、东北、西南地区的无人机培训机构均是5年前的10倍以上。

03、无人机培训市场逐渐完善政策大力扶持

民用无人机应用时间虽然不长,但近几年已经逐渐有相关政策予以支持,规范其发展。2019年人社部等首次公布无人机操纵员为新职业,2020年1月人社部公布无人机装调工等职位,更加细分无人机下的新兴职业。

机构、学员数量增速明显

2020年2月13日,民航局飞标司发布《中国民航驾驶员发展年度报告(2019年版)》(以下简称《年度报告》)。《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执照总数为67218本,主要分布在各民用无人机生产研发企业、相关应用单位以及大专院校等。其中,多旋翼机证书考取人数增长最为迅猛,航拍、植保、军事作业等大多应用多旋翼机型。

据了解,目前国家未允许个人单独参加资格考试,必须挂靠培训机构,以培训机构的名义去参加资格考试。从2010年开始,陆续有中高职、本科院校开展无人机专业。但开办此类专业的学校目前并无资质给学员颁发无人机驾驶员合格证,同样需要依托培训机构。侧面反映出此类培训机构正在逐年增加。

应用范围广泛,直击痛点

无人机安防、植保、测绘、航拍、巡检等作业方式已经开始兴起,解决了各式工作中的许多难题。在此次疫情期间,无人机对防疫工作也起到了很大的帮助。无人机“空中喊话”进行宣传劝导频上热搜,远程测体温、运送抗“疫”物资、喷洒消毒、防控巡查等等,无人机凭借自身特点深入到战“疫”一线,解决了许多棘手的问题。

培训内容逐渐丰富,工业级无人机课程再细分

消费级无人机面临着一家独大的情况,一些无人机企业逐渐向工业级无人机方向发展。工业级无人机未来从事方向需要具备相关专业知识,其中一些机构除支持传统合格证考核之外,还开设专业更加细分的课程,贴合学员需求。近年来,无人机培训机构内除了未来想从事无人机行业的学员,单纯以兴趣为导向的学员也越来越多。各省发布严管“黑飞”条令使得无人机发烧友们逐渐向正规化靠拢。

04、监管仍需加强“结业证”不能当作“合格证”

现有无人机驾驶员执照、主要有五个类,分为国家层面下发和企业自行下发两种。

国家颁发的无人机驾驶员执照主要包括民航局颁发的无人机驾驶员电子执照、中国航空运动协会(ASFC)颁发的RC飞行员执照、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简称:中国AOPA)颁发的无人机驾驶员合格证。企业自行下发的主要有大疆慧飞无人机培训中心联合中国航空运输协会通用航空分会、中国成人教育协会联合颁发的UTC证书、极飞科技下属极飞学院颁发的部分操作许可证等。

2018年9月1日起,民航局授权行业协会颁发的现行有效的无人机驾驶员合格证自动转换为民航局颁发的无人机驾驶员电子执照,原合格证所载明的权利一并转移至该电子执照。民用无人机驾驶员执照由局方实施管理。上文列举的五种证书里,显然国家层面颁发的合格证含金量更高。

部分无人机头部企业在开设培训课程的同时,下发自己企业的无人机合格证书,从而吸引更多学员报名。相关业内人士表示,此类合格证含金量较低,大部分没有得到AOPA 和AFSC国家承认和认可。只能算作该课程的结业证书。此类机构依靠自身品牌效益,让学员觉得这个证“很有用”,从而选择报名。目前无人机培训价格基本在大几千到五万元不等,通常一个月内就能拿下合格证书,并无淡旺季之分。如此高额利润让越来越多的企业尝试向这方面发展。长此以往,无人机培训乃至无人机作业将难以监管、难以统一标准。

报备工作不被重视

按照现有的无人机管理法规,除室内飞行、无人机重量不超过7公斤且在视距内飞行(飞行半径小于500米、飞行高度小于120米)、在空旷地区且非人口稠密区进行试验等三种情况外,无人机驾驶员都必须有“驾照”;同时任何飞行器飞行都必须预先提出申请,向当地派出所进行报备,并且只有AOPA 和AFSC两种证件才能通过审批。但目前部分地区无人机尚未普及,一些派出所警察也不清楚这几种执照的差异,经常一看是无人机合格证就通过审核。出了问题后果只能自己承担。还有些无人机作业时,嫌麻烦、钻空子,并未向相关派出所报备,也属于“黑飞”。

结语

目前,无人机培训已经延伸到青少年培训当中,与少儿编程相结合,成为创客教育的一部分。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无人机教育也将有可能完成对青少年和成人的全覆盖。

毫无疑问,民用无人机发展给我们的日常生活带来了许多便利。国内民用无人机市场潜力十足,预计2020年生产规模将超360亿元。越来越多的无人机培训机构和院校大力输出相关人才,细分无人机应用领域,助力新兴产业快速发展。虽然不断有政策在规范其发展,但问题依旧存在。无人机还需在全社会范围内进一步广泛普及,使人们更加了解作业要求和模式,逐渐杜绝“黑飞”或“被黑飞”事件发生。

黑板洞察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