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属于王欣的快播,950万就把商标卖了
2020-04-15 18:08 王欣 快播 快播商标

不再属于王欣的快播,950万就把商标卖了

作者 |   刘博    来源|   新芽NewSeed(ID:pelink

曾经红极一时,如今落下大幕的快播,这一次连商标跟专利都卖了。

日前,根据阿里司法拍卖官网显示,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管理人在该平台上,对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名下121项专利和234项商标公开拍卖。昨日下午,两项拍卖均已结束。

其中,234项商标的起拍价为45110元,经过将近两天的时间、402次出价、292次延时,最终以9500610元的价格卖出;而121项专利的起拍价为133490元,但只有出价2次,而且没有加价,最终是以134990元的原价成交。

微信图片_20200415171411

据了解,此次拍卖的234项商标包括“快播”、“QVOD、”“KUAIBO”等,,其中有17项商标状态“已失效”,有24项商标状态“等待实质审查”,有5项商标为重复,有188项商标在专用权期限内。而在121项专利中,有54项专利处于剩余有效年限未交年费状态,剩余专利状态已失效。

昔日宅家“神器”的快播,其商标仍然具有一定吸引力,因此拍卖热度较高。但其名下的多项专利用“过时”来形容不足为过,故乏人问津也在意料之中。

视频网站终究是内容为王,播放器们错失了行业发展机遇。经此拍卖,快播终究是汇入了历史的长河之中,再也不见。又有谁还记得15年前的今天,全球第一家视频网站——土豆网在中国诞生。

王欣与快播的巅峰来去匆匆

根据天眼查显示,如今的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为于璐,持股比例为86.49%,为该公司大股东。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只要提到快播,谁都无法回避掉王欣这个名字。

出生于湖南一个矿工家庭的王欣,很早就展现出对技术的痴迷。他先是在1999年底,加入了一家深圳的即时通讯公司做副总,负责技术研发;后又在2002年成立了点石科技,做P2P(点对点传输)服务。在这段时间里,王欣遇到了陈天桥,相谈甚欢,虽然拒绝了盛大的收购邀请,但他还是前往盛大,参与了“盛大盒子”的开发。

直到有一天,王欣在脑海中迸发出一个“边下边播”的灵感。于是,在2007年12月,王欣带领一支5人团队开始了自己的二次创业,在深圳一栋农民房里,研发出了日后让宅男们爱不释手的快播。

带着在当时从未出现过得新特性而来的快播,一时间成为了互联网公司的佼佼者。2009年快播便已实现盈利,而当时的众多视频网站都处于亏损状态,2011年快播营收达到1亿元,2012年-2014年3月间,快播营收至5.4亿元。并且据快播自己公布的数据显示,到2011年年底,其周活跃用户数已高达两亿,相当于中国每五个网民里就有两个在使用快播。

只是由于版权和涉黄问题,快播的巅峰来的快,去的也快。

2013年,腾讯视频、搜狐视频、乐视网等数十家视频网站和版权方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对百度、快播等公司提起法律诉讼。同年12月,国家版权局对快播等处以责令停止侵权行为、罚款25万元的行政处罚。

但在其他视频网站开始删除色情视频,并以正版影视为转型方向时,快播始终在灰色地带游走,直到2014年4月22日戛然而止。

当天,大批警察进入快播深圳总部,查封了所有电脑,核心人员受到控制。一个月后,快播因涉嫌严重盗版被判赔付2.6亿元罚款。同年8月8日,王欣在逃往境外110天后被抓捕归案。

在法庭上,王欣的一句“技术无罪”俘获了无数程序员的崇拜。

二次创业,想用匿名社交打造人脉暗网

尽管王欣过去几年是在狱中度过,但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狱外无数创投圈大佬的心。

2017年12月,王欣的妻子曾在微博预告了王欣即将出狱的消息,当时就有投资人在微信群里表示,“能投这种没理由肯定投,但应该投不进去。”“看来我要去监狱抢人了。”“应该狱中就签了TS,轮不到我们了”。

时间来到2018年2月7日,这一天下午,曾经的技术天才王欣出狱了。他“洗了澡,理了发”,并迎来了何小鹏、李学凌与姚劲波等一众昔日好友为他接风洗尘。

何小鹏还在微博上庆祝王欣回归,并表示大家一起讨论了AI、视频、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坚信不久将来,江湖中会有王大师的下一段的传奇故事。”可以看出在狱中待了三年半的王欣,其想要继续创业的脚步并未停止。

2018年9月5日,深圳金亚太科技对被申请人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快播)提出的破产清算申请,被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即日起生效。而在此之前,王欣便已退出快播公司高管和股东名单。

微博上一句“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说出了王欣对于快播破产的无奈,也宣告了其二次创业的开始。

根据天眼查显示,王欣在出狱之后,于2018年2月26日成立了深圳市云歌人工智能技术有限公司。很快,王欣选择进入社交领域,去打造一款他认为能帮助用户解决问题的产品。

2019年1月13日,王欣宣布云歌人工智能将在15日发布社交新品,但其实这款名为“马桶MT”的APP,已于14日晚在官网悄然上线。一时间,马桶MT、多闪、聊天宝三款产品齐战微信。

但实际上,在马桶MT上线当天,问题就随之而来,APP内的注册页面一直显示手机短信验证码出现错误,导致了新用户无法注册,马桶MT随后便停止提供下载。而根据其公布的数据,当时新注册用户仅为40万,如此量级服务器都承受不了,给马桶MT的口碑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社交路不通转向灵活用工

匿名社交能让王欣成功吗?很快,答案在4个月之后就付出了水面——“不能。”

2019年5月,“马桶MT”更新,名称变更为“好记”,定位转变为互动式内容电商平台。

在“好记”发布的同时,马桶MT的官方微博也更名为“MT-MagicalTruth”,该微博还直接清空了以往的发布记录。马桶MT的官方网站上,其Android版和iOS版的下载链接也都已清除,用户仅能在该官网上扫描马桶MT的官方微信公众号进行关注。

王欣出狱归来打的第一“仗”就这样草草收场,但第二“仗”来得也快。

去年8月,云歌智能旗下一款名为“灵鸽”的APP悄然上线。据悉,灵鸽是一个聚焦灵活用工的点对点服务交易APP,使用了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技术,试图建立一个快速连接服务需求者和提供者的平台,通过大数据和算法的精准匹配,让用户可方便找到合适的人和需要的服务。

王欣曾表示,灵鸽要帮助至少100万创业合伙人,建立属于自己的虚拟公司,能解决至少1亿技能提供者的创收与就业。

但从应用市场的反应来看,似乎情况并不那么乐观。根据华为应用市场显示,灵鸽APP共有31万次安装,但综合评分只有两星。有用户表示,“这APP不怎么好用,注册好繁琐。”,还有用户称,“这种就是单纯做任务软件,可惜没起来,已经有人在推广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微信图片_20200415171418

显然,王欣的创业路并没有一帆风顺。当然,在互联网这片汪洋中,他所经历过的大风大浪已不在少数,眼下的这些或许在他看来也算不上什么。

结语

在去年12月的一个主题沙龙上,王欣再一次提到了快播,他表示:“快播是个失败的产品,我也没有鼓吹快播有多好,但是失败的中间有一些经验是存在的。”

视频网站终究是内容为王,播放器们错失了行业发展机遇,拿不到版权,盗版内容横行。在“爱优腾”的围剿和监管的强化下,注定走向没落。

如今,快播成为了历史,PPS和PPTV等委身巨头,暴风影音停摆。谁又还记得15年前的今天,全球第一家视频网站在中国诞生了,它的名字叫土豆网。

新芽NewSeed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