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新基建”时代:不要命地往前冲,拼命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机会
2020-04-24 12:01 5G 新基建

4月15日晚,i黑马&云启资本联合主办的第三场“新基建”产业独角兽在线沙龙正式举行。

圣治光电联合创始人&CEO龚婧瑶、擎朗智能创始人&CEO李通、新石器创始人&CEO余恩源参加了本次沙龙的圆桌对话环节。创业黑马首席内容官卢旭成是本环节的主持人。

以下为圆桌对话的主要内容,经i黑马&黑智编辑:

01

疫情之下的抗“疫”企业

i黑马:请三位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企业。

余恩源:新石器是做室外无人车的。

龚婧瑶:圣治光电是5G网络建设和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我们主要的业务是做拓宽带宽的工作,让数据传输不堵塞,让网络更稳定。我们为欧美日韩的电信运营商提供产品,是几个国家运营商唯一的相关产品供应商。基本上,客户都是光通讯市场的头部上市公司。

李通:擎朗智能是做室内配送机器人的。

i黑马:因为疫情的影响,无接触的技术服务火了起来。很多新闻报道都提到这件事情。余总和李总,在这次疫情中,你们的产品和服务发挥了什么作用?请结合你们的产品和服务谈一下。

李通:我们是做室内配送机器人的。室内场景包括餐厅、酒店、医院等。疫情期间,我们捐赠了200多台机器人,这些机器人在100多家三甲医院和隔离点,包括武汉协和医院、武汉方舱医院以及各个省市的重点隔离定点医院,做隔离区和非隔离区之间的配送,避免交叉感染。值得一提的是,我们最早在疫情期间利用机器人做配送。当时,从新加坡飞回的航班上,有100多个武汉人。他们被隔离在杭州市委党校。我们用了18台机器人配送三餐。

余恩源:简单来说,李总的机器人运室内,我们负责运室外。疫情期间,我们有50多台机器人在雷神山、方舱医院工作,在社区送餐。我们在全国十多个城市,比如北京、上海、深圳、广州、西安,提供无人车在服务。

i黑马:最让您印象深刻的,是不是武汉赏樱?

余恩源:是的。这不是我们的idea,是人民日报和新华社提出来的。他们和中移动一起,拉着“小家伙”去武大校园转一圈,这比人去更好一些。这个合作就促成了。我们提供车和解决方案。当时,我们把车设计成模块化,只需要24小时就能改装一台直播车。之前,我们把无人车设计成模块化的时候,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有想到有一天它的上面还有机会搭个直播设备。

i黑马:李总和余总,在疫情中,你们提供了无人车服务的解决方案。基本上,公益属性多一些。目前,进入后疫情时代,它们有没有转化为实际收益,比如说政府采购、医院采购、校园采购,有没有发生真正的交易?

李通:有,我们本来做周边生活多一些。通过这次疫情,我们进入到了医疗市场,并为其提供各种专业配送机器人、消毒消杀机器人。最近,我们的确在投很多医院的标。医院之前对机器人的需求是很少的,这次疫情极大拓展了医院的需求。

余恩源:云赏樱的观看人次达到1.3个亿。这起到了很好的示范效应。很多景区找到我们,要求我们提供整体的直播+零售车的解决方案。这次疫情无心插柳,开启了无人配送这个赛道。这是让人非常意外的。

i黑马:在上一场i黑马举办的在线活动中,一个企业的创始人提到一个观点,挺有代表性的。他说,你指望疫情后拿到订单,但在疫情中又不跟客户站在一起,几乎是不可能的。没有共患难,何谈共富贵。

李通:我们的感受是,即便你共患难了,也不一定拿到订单。我们做抗击疫情的事情没有想回报。当时,没有想太多。这是一个社会责任的问题,能尽一点自己的力量就尽一点。扩大销售额,这是疫后的事情。

余恩源:在疫情之前,相信无人车和无人配送这件事情的人并不多。从2018年开始到2019年,我们做的事情说服教育,我们需要花费平均1、2小时才能给政府的人员、企业说明白我们在干什么。疫情发展到了今天,我们看到最大的变化是,不用说服教育了。我们收到来自各种各样的大B、小B,以及政府客户的合作需求。

02

“新基建”下的企业

i黑马:龚总,有案例补充吗?

龚婧瑶:我们主要做的是“新基建”当中的搭建网络平台。我本人正在美国,这次疫情颠覆了很多人的生活和工作习惯。据我所知,过去十几、二十年,他们比较喜欢到实体店采购,喜欢面对面的交流与沟通,见面的时候,还要抱一下。目前来讲,情况已经全部改变了。最近,大家在聊社交距离。美国有93%的人在居家隔离,他们对于网络流量的需求,有几何倍数的增长。电信、有线网络运营商流量负荷已经超出了电信运营商和网络运营商所能承载的带宽。

从这个角度讲,5G的刚需已经体现出来了,疫情加速了5G的布局。从光纤网络这个角度来讲,它已经成为5G在数据传输最重要的基建工作。从企业的角度来说,我们预见到北美5G市场、中国5G市场将迎来强劲的业务增长。目前,由于疫情影响,业务停顿,包括电信运营网络,需要提前预约,2、3周之后才能上门做服务。疫情之后,我相信会有一个爆发式的增长。

i黑马:5G是“新基建”七大领域之一,也是中国有技术领先优势的领域。今年,三大运营商一定会疯狂投入、铺5G基站,加速5G手机的普及。龚总刚才也提到了5G的刚需已经表现出来了。疫情之后,还会有爆发性的增长。李总和余总,5G的加速对你们有哪些实质性影响?

李通:两个角度,第一,我们用5G;第二个角度,5G拓展了我们的销售业务。5G是一条高速公路,所有的机器实时连在云端。很多情况下,wifi不是特别稳定。我们的产品是随时移动的,之前,连接4G是必然选择。连接4G的时候,因为带宽问题,数据不断被压缩,我们期待5G产品对方法端、业务流量端的提升。5G是“新基建”其中之一,我们也和5G应用息息相关,希望在国家建设系统化解决方案的时候,更多地参与其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i黑马:李总,稍微补充一个问题。和4G相比,5G会明显改进我们哪些方面的服务?

李通:有两个方面,第一,数据的上传,数据能够更好地上传,更好地提供算法。第二,之前,因为带宽有限以及连接的稳定性不强,我们对业务数据处理得比较谨慎,很多东西没有传到云端,也没有对接系统。

余恩源:无人车是5G的典型应用。对无人车来说,新基建和5G是最好的加速器。举两个简单的例子。前段时间,中央二套播出了一则新闻:新基建+5G会带来什么。新闻的第一个镜头就是无人车在送餐。这是中国移动主动拍摄的,并在中央二套播放。这代表了运营商的看法。中国移动、华为、中国联通都打算与我们合作主推无人车。这两天,中国移动研究院将找我们开会,干什么呢?用无人车做路测车。搞通信的朋友都知道,每个城市里,都有车不停地在路上跑,测试基站信号的强弱。用户又帮我们创造了市场。未来,新的城市基建设施就是无人车所组成的服务网格。5G是基础的数据连接的手段。

从安全的角度来讲,机器人要求有安全员。我们有两套安全员系统,一个是机器安全员系统,即用安全系统的AI算力的平台和传感器,另一个是远程安全员系统。远程安全员系统在5G下的时延大概优于4G的30多倍。4G需要两个通道同时跑,5G一个通道就可以了。这也是中移动、华为、联通都会把无人车作为5G典型应用,并向各地推广的原因。这股大潮推动无人车快速地向前发展。

还有一点和路权相关,随着新基建的投入,我们目前最为急需的是无人车指标,即国家的法律法规和路权。我们的无人车在国贸被偷拍,传播得非常广,从国家层面到北京市的层面,都开始跟我们讨论无人车的路权怎么开放。我们正在考虑建立相应的标准。

i黑马:余总,去年至今,地方政府不断开放专门供无人驾驶行驶的路段。雄安新区的路上甚至装有传感器,车路协同,你们需要这种场景来强化业务实践吗?

余恩源:不需要,因为我们已经过了路测的阶段了。只有载人的车才需要,载物的车不需要。

i黑马:这跟载物车的车速不快有关系吗?

余恩源:不完全相关。载物车上了开放道路之后,其他交通参与者的速度是高的,最重要的是我的车上没有载人,我的数量多、里程多、成熟度比他们快。

i黑马:龚总,您怎么看?

龚婧瑶:从厂家的角度来讲,推进“新基建”大项目应该做好全面的准备,需要长时间积淀。

圣治光电主要做的是拓宽带宽的基础工作。拓宽带宽又属于光通信,是比较高端的光器件、光模块的业务,有一定技术门槛的要求。客户认证周期比较久,像日本市场要认证2年的时间,韩国电信要认证1年左右的时间。期间怎么抓住市场?从设计阶段,我们就已经进驻到日本电信,韩国电信的设备集成商,跟他们共同研究技术方案。5G的标准是我们一起共同制定出来的,这也提高了竞争对手的准入门槛。

日本和韩国,尤其是韩国,韩国是5G商用的第一国,这两大市场的订单需求非常大。我们想以日韩为基础,逐渐布局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我们已经进驻土耳其电信、美国电信以及数据中心网络。对于任何企业来说,我认为一个大基建项目都是留给做好准备的人的。

i黑马:龚总已经准备好收割5G加速建设的红利了。

龚婧瑶:希望如此,除了在北方建立一个全资子工厂,去年我们又在常州建立了同等规模的工厂。现在,我们旗下有两家全资子工厂,以满足订单需求。目前,我们的产品已经被主流市场的大客户认可,竞争对手想进来是比较难的。为了满足越来越多的订单需求,过去几年,我们一直在扩大产能。

i黑马:下一步,您还考虑在更多城市建设工厂、扩大产能吗?

龚婧瑶:目前暂时应该不会了。对我们来说,布局太多工厂也是分散精力的,而且前期的投入比较大。

我目前在美国,正在建立研发中心,保持技术的领先性,绕不过美国这个槛。我们想聚集美国的人才,把技术更上一层楼。在中国,我们也有几十人的研发工程师团队。目前,我们正在开发的新产品,将光学设计的其中一部分布局中国,还有一部分布局在美国,由中美团队共同研发。

03

抓住机遇,拥抱疫后新时代

i黑马:你们觉得要抓5G的新机遇,除了你们现在做的工作以外,还需要做哪些准备工作?

李通:可以换一个角度,想一想国家投5G,投“新基建”这件事。如果你是负责投资的官员,你会怎么投?你怎么找到余总和龚总这样的公司?我觉得主动配合,出现在他的视野范围之内,让他发现你。只有这样,才会有更多的机会,会有更多的合作。

余恩源:大年初四,我收到我们的董事——理想汽车李想发给我的微信,一共两句话,第一句话,你要不要命地往前冲;第二句话,你要拼命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机会。此后,他再也没有理我。

龚婧瑶:作为创始人,大家都需要不顾性命地往前冲。从圣治光电的角度来讲,怎么抓住“新基建”的机遇?一方面,需要在产能上做好准备;同时确保上下游的产业链、设备供应能够保持正常供应。

i黑马:现在,欧美部分国家都有封国、封城的举动。对你们来说,确实要想办法把链条打通。

龚婧瑶:是的,我们的供应链比较多方面准备,从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放在一个篮子是非常危险的。除了美国以外,在韩国、中国国内及台湾地区也都有布局。目前,我们正在考虑将供应链做到自给自足。昨天(4月14日),我们在云启资本的“云际会”上做了线上融资路演,就是在考虑做一些投入在这一方面。

i黑马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