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突袭当当真相:不求接管,意在加速离婚案平分股权
2020-04-27 15:25 李国庆 当当 俞渝

李国庆突袭当当真相:不求接管,意在加速离婚案平分股权

作者|  孙宏超 薛芳  来源|腾讯深网(ID:qqshenwang)

四月二十六号,五一前夕,“国庆”先至。

周日上午,李国庆一行7人,进入当当网在北京的总部静安中心,以股东名义取走42枚行政、财务公章,并留下一封《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

李国庆向《深网》表示,他上午带的人不是据传的“四大汉”,包括董事(现在仍在当当)、董秘、律师、摄像和保安。

“除了李国庆外,有7个人,突然闯入当当办公区,其中两位是当当离职的员工,包含他的秘书,都穿着黑衣服的彪形大汉。李国庆的秘书经常在公司盖章,他非常清楚使用公章的流程,抢夺期间没有任何说辞。”当当网副总裁阚敏这样还原了当时场景。

一段聊天记录显示,李国庆在收了行政公章后,又去收了财务章,当当的行政岗随后报警。而此时俞渝还未到公司上班,她一般三点上班,没人敢拦李国庆。

15分钟后,完成目标后的李国庆顺利离开。这个速度究竟有多快?《深网》昨日赶往当当总部对话了几位当天上班的当当员工,他们均表示听说了上午的事,同事间也有互相讨论,但对具体发生的事情不是非常了解,也没有亲眼见到李国庆带人上门。

针对此次“突袭”当当网的行动,李国庆的解释是,“为了不让俞渝一言堂,合理治理结构。”消息爆出后,李国庆对《深网》独家回应,“依法接管当当。”

当当总部事发地—北京朝阳区静安中心大厦安保迅速升级,只允许本楼上班人员持工卡入内。大厦工作人员告诉《深网》,外来人员现在一律不让进入大厦。

但在晚间的一次群访中,阚敏却直指李国庆接管当当是自私越权,是违法的。阚敏同时表示,李国庆在当当网不担任任何职务,“当当网强烈谴责并督促李国庆立即纠正,并归还公章。”在采访中,阚敏还反问,“(李国庆)如果合法肯定不会带保镖。”

被抢走的公章很快发挥作用,除在《告当书》中有所体现外,4月26日晚间,李国庆还发布一份盖有“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公章的公告,该公告称当当公司承认李国庆为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俞渝应当按照股东和董事的资格与李国庆展开对话。

当当相关工作人员随即称,公章已经挂失,现在这个没有效用。

在各自的媒体沟通里,双方几近自说自话,阚敏称俞渝对李国庆的作为“觉得荒唐”,“李国庆离当当越远越好”;而李国庆却表示拿到公章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是组班子和进驻当当。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赵占领律师认为,李国庆此次“夺权”所依仗的股东会决议很可能会被认定为无效。“这涉及到公司法和婚姻法的复杂问题。虽然李国庆与俞渝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投资设立了公司,根据婚姻法,两人的股权应为夫妻共同财产。但是,就公司事务的管理方面,如表决权,因不属于财产范围,应由公司法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李国庆认可了该律师的分析,李国庆此举的真实目的是“先实际控制公司并争取员工的支持,即使俞渝就此提起诉讼,也耗时较久。而两人同时在打离婚诉讼,最终离婚诉讼可能会对两人共同持有的公司股权进行平均分割。”

一位接近李国庆的知情人士告诉《深网》,因为俞渝方不同意离婚,且离婚案耗时过长,李国庆突袭当当的行动意在通过搅乱当当股东会和管理的方式,把离婚案、股权分割和当当治理方式置于不可调和的聚光灯下,即便最后无法真正控制当当,至少要达到其平分当当股权资产的目的。

如此,当当要想健康发展下去,李国庆和俞渝的巨大矛盾再无忽视和搁置的空间。

临时股东会议合法性争议

去年2月时,李国庆以公开信的方式宣布离开当当,和现在的腥风血雨相比,当时的场景还有一点温馨。公开信中,李国庆表示结束了夫妻店治理结构,俞渝会带领公司洒脱地开创未来,“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而李国庆自己的梦想则是“再造一个互联网文化生态”:“上天给我一把剑,让我在世上披荆斩棘,仗剑走天涯。”

去年10月的一次李国庆采访摔杯事件把双方矛盾再次公之于众,随后,曾经仗剑走天涯的恩爱夫妻终于互爆黑料挥剑互斩:俞渝称,“家门不幸,顾客无碍,当当更好。”李国庆则转发自己7月底递交起诉状和俞渝离婚的微博,并表示,“狗急跳墙,工作撕逼虚构事实,变态,精神病患者。我为儿子忍受23年。”

去年11月,李国庆与俞渝离婚案在北京法院开庭审理。李国庆称,开庭诉求是离婚和平分股权,据其此前介绍,俞渝要求其接受25%股权就和平离婚。从目前几方的声明来看,对股权认定的争议正是此次事件最终是否违法的焦点。

根据《深网》从李国庆方面获得的《告当当公开书》中有以下内容:

1、李国庆出于维护当当大局和家庭关系的维系等因素,禅让公司管理权3年;

2、俞渝拒绝给股东分红,在公司连续5年盈利的情况下从不分红;

3、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当当网员工确诊,六十余名员工被集中隔离观察,二百余名员工居家隔离观察;

在该文最后,李国庆宣布:

1.自2020年2月1日始至今,以“开除、辞退、优化”等方式的人事流程全部终止,已被单方面辞退的员工,可与公司协商,协商一致重新签署劳动合同返岗。

2. 公司拟以2019年度税后净利润30%进行股东分红,以缓解中小股东的当前压力,公司近期将依法作出相应利润分配安排。

3.公司各部门保持不变,保障各项业务正常运行。各部门及各位同事、同仁均应依法向现任董事长、总经理李国庆先生及其指派的人员汇报工作。

在这份《告当书》中,李国庆宣称的“临时股东会”成为关注焦点。

据称李国庆于4月24日依法召开临时股东会,作出决议:公司依法成立董事会,由李国庆、俞渝、潘跃新、张巍、陈立均担任董事,同时通过新的《公司章程》。同日,公司依法召开了第一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选举李国庆为董事长与总经理。因此,自4月24日起,俞渝不再担任当当执行董事、法人、总经理,选举其为董事,只是为保护其他股东权利及合法利益。

该《告当书》提出,俞渝无权在当当公司公司形式任何职权,无权向当当员工发出任何指示,无权代表当当公司对外做出任何意思表示或者行为。

晚间,李国庆在所在媒体群再次晒出带有当当网公章的公告,该公告称,“李国庆于1999年11月9日创建当当公司。1996年,李国庆和俞渝结婚。俞渝才取得当当公司股权,并逐渐介入当当公司管理。现李国庆和俞渝尚未离婚,当当股权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一人一半。”同时该公告还宣称,“没有当当公司公章的公司声明,均不能代表公司。”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律师对《深网》表示,李国庆的这一“夺权”过程的关键在于,李国庆召开临时股东会时如何表决,其表决权比例到底多少。根据公开信息显示,李国庆持股27.51%,俞渝持股64.2%。

如果从该持股比例而言,如果俞渝不同意,没有办法做出成立董事会的股东会决议。但是,李国庆认为他和俞渝所持股权均为夫妻共同财产,李实际应持有的股权比例是45.85%,李再联合其他股东,持股比例过半,因此可以做出成立董事会的决议。

在赵占领看来李国庆的策略是,“不管股东会决议是否最终被认定为有效,他先实际控制公司并争取员工的支持,即使俞渝就此提起诉讼,也耗时较久,而两人同时在打离婚诉讼,最终离婚诉讼可能会对两人共同持有的公司股权进行平均分割,届时李国庆所持有的股权比例也会达到45.85%。”

李国庆告诉《深网》,赵占领律师关于这件事的四点看法,契合他的观点。但在媒体群中,李国庆却并未回答赵占领关于“孩子股份”的相关问题。

当当网针临时股东会则表示,俞渝本人、当当网其他管理层股东,没人知道这个“股东会”的召开。在一份公告中,当当网补充称《公司法》第43条规定,修改公司章程必须有公司2/3表决权以上股东通过。当当网一直存在有效的章程,执行董事为俞渝。李国庆的决议所说事项,涉及修改章程,表决权不足2/3,因此“决议”无效。

在《深网》与几位律师的对话中,修改公司章程必须有公司2/3表决权以上股东通过的说法得到广泛认可,有律师对《深网》表示,由于李国庆拥有相当比例股权和表决权,召开临时股东会可能合法,但罢免董事长应该不合规。

目前李国庆方面并未就“决议”是否有效作出回应,只是强调自己获得小股东支持,在任何意义上都“过半数”。

夫妻股权变更史

根据《深网》获得资料显示,2010年12月8日当当上市,李国庆持股38.9%,俞渝为4.9%。由于当当网业绩长期处于亏损状态,2016年9月,当当网以约37亿元完成私有化,李国庆和俞渝等管理层自掏腰包25亿元,其中包括10亿元贷款。

李国庆接受《深网》采访时曾表示,当当网私有化的时候,李国庆同意和俞渝的占股比例变成五比五,后来俞渝提议双方各拿一半股权给儿子,但海航收购的时候不能有外国股东,俞渝又代持了儿子手上的所有股权,从而获得了多数股权,导致自己失去了公司控制权。

根据海航科技2018年6月发布的修订预案显示,在拆除红筹及VIE架构前,俞渝、李国庆分别持有当当科文50%股权;李国庆、俞渝及其子实际控制当当93.26%的股权。当当实际运营当当网,并协议控制当当科文。根据信托设立文件等资料显示,李国庆合计持有当当约24%的股权,俞渝持有当当56%的股权,李国庆和俞渝之子持有当当20%的股权。

2018年8月30日,此前作为北京当当法人的电子商务(中国)有限公司退出,2018年8月20日成立的天津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当当)成为北京当当法人股东,北京当当从外国法人独资变更为法人独资企业。

当当网方面则在采访中表示,私有化之后工商登记的股权比例为:俞渝持有64.2%、李国庆持有27.51%、管理层合计持有8.29%。实际上俞渝与李国庆的孩子持有18.65%股权,按比例在现有登记人当中代持,当当科文实际股权比例是:俞渝持有52.23%、李国庆持有22.38%、孩子持有18.65%、管理层合计持有6.74%。

俞渝治下争议:盈利背后的诟病

几天前,李国庆曾在视频节目《言之有李》中以早晚读书创始人的身份表示听说当当要裁员100人,“听说当当要继去年裁员以后,要再裁100多人,很多甚至我招的,甚至在我时代得过总裁认同奖,可能都在被裁员之列。”当时,李国庆还表示自己“只是股东”,“当然我现在只是股东,我不干预当当总裁的决定。”

当当裁员的消息并未受到太多关注,这家中国资格最老的电商平台之一早已退出舞台中央。

此次疫情期间,以京东、阿里巴巴为代表的电商平台均成为抗击疫情的优秀代表,而当当却成为反面教材:一位曾在公司办公3天的员工确诊为新冠肺炎,导致66人被隔离观察、200多人居家隔离。

俞渝“坚决要求员工到岗办公”的内部信更是引发轩然大波,在俞渝看来,很多人免疫力低下因为活的很“宅”,“宅了2个多星期之后,免疫应该低于平常自己的正常水平”。俞渝强调每个人要恢复以往的作息,当当人不能浪费一场危机。

同时有媒体指出当当网最近业绩不佳,据《深网》了解,有当当员工称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只发基本工资,绩效、奖金都没有按时发放。

一位在网上看过这份告员工书的当当员工对《深网》表示,他希望李国庆能回来。

“你看我们现在的福利待遇都不行,逢年过节的福利没了,分红没了,绩效奖金都一直拖。俞渝给大家压力太大了。李总(李国庆)说希望疫情期间被俞总(俞渝)裁掉的人能回来,我觉得很好啊,我支持他回来。”

事情发生后,当当总部基本维持正常办公。一位当当员工对《深网》表示,“大领导之间的事和普通员工关系不大,大家还是正常工作。”

不过阚敏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2019年当当网销售、利润都是同比增长两位数,“绩效、奖金也都发了。”针对裁员问题,阚敏则强调是“谣言”。

在《告当书》中,李国庆表示以2019年税后净利润30%进行股东分红,以缓解中小股东的压力。这一举措得到中小股东的支持,也是此次董事会选举李国庆全票通过的重要原因。

但俞渝方面回应称“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是没有这个先例的”,“中国的互联网竞争非常激烈,大家都会要现金流,分红是不可能的。”同时阚敏还反唇相讥李国庆掌控当当的时候没有粉红,“因为经常是亏本的。”

阚敏还在采访中对媒体表示,李国庆今年2月份多次向当当借钱,“我理解他的公司经营有问题,所以要借钱维持经营。借钱的规模在几千万。”

“经常亏本”的当当曾是中国电商行业的标杆。十年前,当当赴美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完全基于线上业务、在美国上市的B2C网上商城,市值一度达到26亿美元。上市后,李国庆宣称最大好处就是钱。这笔钱会让当当在服务上领先,同时“我们对一切价格战的竞争者都会采取报复性的还击。”

当当在随后的几年中,与京东、亚马逊等业内多家其他电商平台先后掀起价格战。这些价格战让当当站到了风口浪尖,李国庆也一时间内成为了行业领袖,但正是这频繁的价格战以及品类扩充,拖累了曾经高速发展的当当。1.6亿购买人次,3800万GMV,但随之而来的,是一连6个季度,每季度高达1亿人民币的巨额亏损。

这些刺眼的数字体现在财报中,让投资人的信心重挫。彼时俞渝曾说道:”2011年后,电商行业竞争厉害,当当网也在产品定价上面临激烈竞争,从盈利走向亏损。”

但李国庆却认为,祸在俞渝。在一次采访中,李国庆表示,从当当网融资开始,俞渝便渗透当当经营,上市时,俞渝又与公司的CFO直接负责,但上市是一次“失败的上市”,定价被严重低估,导致当当网融资减少,最终错失了后来电商补贴大战的机会。

当当退市后,似已放弃争斗之心,“小而美”成为主要战略核心。

目前当当的市场份额已经不足0.5%,但和上市期间相比营收以及净利润良好。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当当网分别实现营收103亿元、11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62亿元、4.25亿元,相较此前已经有较大幅度改善。当当网还预计,2019年经营利润将达6.1亿元,源于良好的资金情况,理财收益还会再贡献一亿。

对于当当网未来的选择,俞渝接受财新采访时给出了三个方向:一是香港上市,但并无时间表;二是学习华为不上市,成为一家小而强的私有公司;三是遇到合适买家,再次考虑出售或接受投资。

此次李国庆事件后,阚敏告诉媒体,俞渝目前状态很平静,“跟往常一样讨论当当促销节的结果,没有什么特殊处理。”

“缺钱”的李国庆

在官宣李国庆离开当当时,当当方面称李国庆从2015年就已经不在公司实际掌权。

2019年1月15日,李国庆称收到妻子俞渝授权管理层的逼宫信,被“踢出”当当。2019年2月20日,当当方面表示,公司联合创始人李国庆对二次创业抱有极大的热情,2019年1月开始,李国庆不再担任当当网的任何职务,仍是公司股东;董事长俞渝兼任公司CEO,当当网的日常管理决策由俞渝带领公司高管完成。

此时,外界对二人的印象仍停留在夫妻间的小矛盾,并未对当当的走向投以过多关注。

但2019年10月,李国庆和俞渝开始在社交平台互曝对方私生活细节,在公众面前彻底反目。李国庆透露两人已起诉离婚,但是俞渝以感情未破裂为由不同意离婚。俞渝则在李国庆朋友圈留言回应,称“你绑架我二十年,我受够了”、“要抓破你的脸”,指责李国庆同性恋等。

面对俞渝爆出的猛料,李国庆扬言“对抗到底”,称“我为儿子忍受了23年。”随后在微博宣战,“这些年玩财务玩股权我玩不过你,但你若要以此为由拖延时间妄图趁机转移共同资产,我也决不会再忍让!境外公司股权这些年已经被你套走了大头,境内公司股权这一次,咱们就撕破脸对抗到底吧!走到如今,实非得已。”

在法院开庭审判时,李国庆还表示依然可以选择和解。

此次事件爆发后,针对媒体关注的双方婚姻状况,阚敏表示:“今年年初有个和解谈判,但到了2月份,李国庆单方面终止了和解,目前双方都要等待公正结果。李国庆有个问题,经常提A条件,我们回复后,他又提出B条件,这样的话我们很难往下谈。”

同时阚敏对媒体表示,李国庆从去年到现在一直制造舆论和话题,“我们沟通过,发过函,都没有用。我们的律师也找过他们,跟他们的律师都谈过,都没有用。李国庆他先要求和解,然后他自己又中断了和解。”

正如上文赵占领所说,李国庆的核心诉求应是股份均为夫妻共同财产。有资料显示,俞渝主张按境外公司分股,依据不足,只能分割境内公司。境内公司股权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李国庆和俞渝目前持有的当当科文股权,应按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有律师指出,工商部门登记中的持股比例不构成夫妻间财产约定 ,如果俞渝要求法院按该持股比例分割股权,法院依法应不予支持。

有业内人士对《深网》表示,李国庆此举最核心的原因是担心俞渝“温水煮青蛙”,“即便最终双方平分股权,俞渝在实际掌权期间已经将李派的人清洗干净,李国庆即使回到当当也是孤立无援。”

该业内人士同时表示还有一个原因是李国庆或许没有钱了着急分资产,“阚敏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李国庆向当当和俞渝借了千万级别的款项,据我所知,他创立的早晚读书收入并不算好,在业内也并没有什么声量。”

腾讯深网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