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拼多多系快递极兔:OPPO渠道人员创立,拼多多订单扶持
2020-04-30 11:15 OPPO 拼多多

揭秘拼多多系快递极兔:OPPO渠道人员创立,拼多多订单扶持

来源:腾讯科技(ID:qqtech) 作者:李儒超 鹿月

3月中旬方才起网的“拼多多快递”极兔,近期终于完成了全国省市的100%覆盖。

这家被外界视为“拼多多快递”的新兴公司,同样延续了“拼多多速度”。一封极兔方面流出的合作手册显示,目前极兔的区县覆盖率为98%,乡镇覆盖率为90%,已经快速完成了初步组网。

但这个过程全程充满着艰辛。极兔快递渠道工作人员徐真(花名)告诉《潜望》,极兔原计划是去年12月份着手,1月和2月空跑练手,但不巧遇到疫情耽误,直到3月中旬,不得已只能直接开始开干,这时已经没有了缓冲时间。

与外界预想的不同,拼多多与极兔的关系并非想象中那么密切,对于刚起步的极兔而言,拼多多更多只是为其提供部分业务。根据公开的工商信息,极兔在股权上没有任何与拼多多及关联企业的直接联系,反倒是OPPO,成为极兔无法绕开的公司。

通过股权穿透,极兔的实控人为樊苏洲,曾在OPPO印尼公司工作;而极兔的创始人也被认为是OPPO印尼公司的创始人李杰。有OPPO内部人士明确告诉《潜望》,极兔的部分员工来源就是OPPO。

后来,部分vivo渠道也有人加入进来。极兔也成为步步高系名副其实的渠道方“优化”人员的“官方去处”。

有趣的是,极兔在东南亚叫J&T,根据极兔官方的说法,这一名称代表着着Jet(喷气式飞机)和Timely(及时)、Technology(科技),但在一些极兔内部人士看来,其中J,称自Jet Lee,是创始人李杰英文名;T来自Tony,是OPPO CEO陈明永的英文名。

不过,OPPO限于其企业性质,对极兔的帮助有限。尤其是对于依赖网络规模的物流体系而言,极兔物流处于投入阶段,上需要更多资金支持,下需要更多业务来源。徐真直言,“现在没有业务,都是自己去谈、去抢。”

这将是一个巨大挑战。由于资本上与拼多多暂无股权联系,接下来其与拼多多的关系几何,很大程度上将来自拼多多方面的物流策略;而作为一家独立公司,若想在艰难的快递物流行业开拓市场并生存下去,极兔还需要为行业提供更多自身存在的理由

OPPO搭台,拼多多唱戏?

极兔的前身来自于OPPO在东南亚地区建立的物流系统,创始人李杰同时也是OPPO印尼的创始人。

在OPPO手机渠道成型过程中,李杰曾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苏皖浙地区是OPPO和vivo渠道代理模式发源地,其形成最早可以追溯到步步高做家电时代,经过李杰推动之后,于2014年逐渐成熟。至今,OPPO代理们仍然认为苏皖浙总操盘手李杰,曾是OPPO线下最牛经理。

他构建了自建渠道的基本架构。在2014年左右被调往印尼后,李杰也把这一套带去印尼,做了相应修改,4年时间,将印尼OPPO手机市场份额从零提升至10%。机缘巧合,在此期间,李杰亲自打造的为OPPO服务的物流公司J&T意外突围出来,成为李杰后期的发展重心。

在印尼,J&T利用三轮车等一些交通工具,在印尼主要的爪哇岛上搭建起了物流网络。爪哇岛是印尼经济、政治和文化最发达的地区,人口1.4亿,J&T颇像是印尼版的“顺丰物流”。

进入国内的J&T依旧准备延续这一策略,如OPPO时期那样,以自建渠道为主。

这一做法显然与高度依赖加盟的“四通一达”不同。其好处在于对渠道的把控能力强,可为客户提供更为可靠优质的服务;缺点则是在于前期投入巨大,普通公司的资本无法承受。

极兔内部人士透露,为了在近几个月迅速铺设网络,有些县城一个月搭进去30万元;有的站点被逼寻找出路,搭售着卖酒。

极兔资金颇为紧张。腾讯新闻《潜望》了解到,当前极兔的资金来源一方面来自海外母公司J&T业务的造血,该公司在最近的一次融资中估值超过5亿美元;另一方则是依靠股东的继续投入。

业务层面极兔也得到了OPPO的部分帮助。除了挖来一些“四通一达”公司的高管,极兔的渠道班底,有一部分也来自于OPPO,尤其是李杰当年手下的一些干将,直接被分去各省进行操盘。

OPPO对此也乐于为之。OPPO渠道的冗余人员,要么转型,要么优化,去处之一就是极兔物流。这使得OPPO在战略考虑之外,也乐于暗地扶持这样一个可很好地消化手机渠道冗余人员的去处。

最终,一系列条件因缘巧合,“新兵”极兔得以在3月中旬入局市场后,迅速完成布局。而其目的,正是以拼多多为代表的国内电商物流的缺口市场------相比有菜鸟物流且疯狂入股通达系的阿里,有京东物流的京东,其他未曾自建渠道的电商平台都有可能面临被扼住咽喉的痛。

极兔盟友为何是拼多多?

根据极兔方面提供的16家合作伙伴名单,拼多多高居第一,当当、苏宁易购、蘑菇街、抖音、快手均赫然在列。

这其中,除了苏宁,基本都是没有自建物流的企业。随着“四通一达”仅韵达未被阿里入股、其他均无法幸免,其采用阿里旗下菜鸟的物流系统,对其他电商类公司都是一个挑战。

与阿里存在直接竞争关系的拼多多必须早有考虑。

2019年2月,拼多多为此上线电子面单系统,3月,正式开始推广电子面单,接入7家快递公司。这是物流系统的中枢之一。其不仅包含消费者的姓名、电话、地址等基础信息,更重要的是了解购买频次、消费习惯。借助大数据,不仅可以合理的规划路由,对于商家的风险预警、备货方案也具有指导作用。

由于直接绕开了业务严重重合的阿里系菜鸟物流的组网业务,可避免使用菜鸟电子面单的通达系影响拼多多业务。

但这仅仅是第一步。一个立场独立于阿里系之外、站在自己这方的快递物流企业,对拼多多更是至关重要。

虽然拼多多并未在资本上与极兔产生关联,但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号称系段永平第四个徒弟,OPPO亦属于步步高系,这使得行业对拼多多与极兔的关系浮想联翩。

电商行业人士告诉腾讯新闻《潜望》,极兔业务与拼多多关系密切,后期有可能成为拼多多官方推荐快递,类似阿里“亲儿子”百世快递的低价,极兔也有可能通过拼多多给予的补贴政策,低价承接拼多多平台的快递业务。

价格缺乏优势,体量仍偏小

但这一切截至目前,均是猜想。

徐真告诉《潜望》,“据我所知的信息,对外还是希望坚持中立立场,也不打算在阿里和拼多多之间站队。”

但阿里或许并不这么想。虽然极兔试图与阿里合作,但截至目前,阿里并不愿意给极兔接口。作为对比的是,在印尼市场,菜鸟物流却与J&T是合作伙伴关系。

短期内,极兔仍需要自力更生,拼多多的帮助能否与其顺利深度融合,仍然存疑。

运营成本问题颇为关键。模式更接近顺丰的极兔,在定位上或许与拼多多存在先天冲突。高成本、好服务,意味着高价,相较之下,拼多多可能更希望拿到一个更廉价的渠道。

这从顺丰与拼多多不顺利的合作可见一斑。

虽然顺丰创始人王卫是拼多多的天使投资人之一,但长期以来,顺丰与拼多多并未达成正式合作。在2019年上半年,顺丰的快递单价就可以占到拼多多平均客单价的40%,顺丰宁愿去开拓唯品会渠道,也没有与拼多多联手。

《潜望》了解到,当前极兔的每单成本与四通一达基本持平,并没有任何成本优势,与此同时,由于公司资金紧张,短期内也没有打价格战的打算。

而在一位极兔内部人士看来,目前拼多多用户客单价太低,很多大客户做一单亏一单,算不上顶级物流客户来源。

另一个关键问题在于极兔的体量,难以承载拼多多的单量。腾讯《潜望》从相关人员获得的数据显示,2019年极兔包括其母公司J&T在全球的全部包裹收派量为7亿个。作为对比,拼多多2019年的包裹量为197亿。

显然,刚刚起步的极兔还有很多路要走。

腾讯科技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