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网红培训班后,是成了“网红”还是“韭菜”?
2020-05-13 16:25 网红 网红培训班

上网红培训班后,是成了“网红”还是“韭菜”?

作者|张雪玲   来源|黑板洞察(ID:heibandongcha)

网红一词在出现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带有负面含义。起初,网红这一称呼属于被动评选,例如网红警察、网红律师等。而到了如今,网红渐渐转变为职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尝试吸引目光、创造流量,主动将自身打造成网红。网红培训班在发展过程中也顺带着承受偏见。

01、网红培训班变化历程

随着互联网媒介的快速发展,网红的种类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网红由来已久,在2000年以前,互联网刚刚进入人们生活,此时的网红以文字的形式赢得大众关注,例如郭敬明、安妮宝贝;2000-2010年,互联网进入图片时代,芙蓉姐姐、奶茶妹妹等人通过搞怪、颜值等走红,从而进行后续商业化运作。到了2010年以后,互联网飞速发展,各类平台媒介涌出,网红种类呈现多元化发展,“人人能红”似乎成为切实际的幻想,相关产业看到商机纷纷开设网红培训班。

开办网红培训班的机构大致分为三类,一是由早一代网红转型,一是当地专门的培训公司,一是由模特培训公司转型。风口下的网红培训班中并没有“新东方”。据互联网披露的数据显示,2016年北京第一家网红培训班开办,但如今再查已然没有了相关后续消息。

2016年是网红电商爆发元年,也是为网红培训班改革的转折点。自此之后,不少机构纷纷转型,不再单纯培养个人,更多的是将网红个人培养与电商知识结合到一起。网红电商将成为未来网红经济变现的主要手段,相关培训班转型是大势所趋。

某网红培训机构课程设置

网红培训班课程主要有化妆造型、形体表演和拍摄技巧等,通过网红培训班的课程以后,学员只是对网红这个圈有了基础的了解,想要成为网红还是需要后期努力和团队支持的。相比于传统的网红培训班,“改革”之后的培训课程拓宽了学员今后的变现渠道。学员在接受培训之后或单打独斗或依托MCN公司,但究竟能否“成名”,还是个未知数。

02、学员人群画像

参加网红培训班的学员可以粗略分为三大类,分别是以个人为单位、地方政府牵头组织和校企合作下参加的。其中,政府牵头和校企合作开办的培训班不需要学员个人缴纳学费。

1.个人

2018年,粉丝规模在10万人以上的网络红人数量持续增长,较去年增长51%。其中,粉丝规模超过100万人的头部网红增长到了23%。2019年,李雪琴、陆超等人通过网络平台爆火。头部网红数量持续增长、互联网媒介增多,普通人也有机会跻身其中,这让许多人动了心思,网红培训班主要靠他们养活。

2.地方政府牵头组织

随着网红与电商紧密结合,国内部分县城从2017年开始组织开办“乡村网红培训班”,通过短视频、直播等平台销售当地农副产品,打通互联网销售渠道。当地部分村民从而成为了“电商网红”,依靠自身人气带货。部分贫困地区例如湖北省利川市、海口永兴镇等,已经实现脱贫成为了“网红县”。2020年开年,因疫情原因,电商销售优势凸显。越来越多的县区开办相关培训班,助力脱贫攻坚。

3.校企合作

2017年,重庆工程学院与当地某文化传播公司合作开办星运网红(行业)学院,为国内首家网红学院,但后续并无继续发展。2019年底,哈尔滨科学技术职业学院开设新媒体主播人才培训班,与网红培训班别无二致,再度引发社会热议,支持与反对声并存。

即使互联网高速发展、社会包容度提高,但对“网红”这一新兴职业持有偏见的人依旧大有人在。高校开展新媒体主播人才培训,将通过政策法规、文化素养、专业技艺等综合素质的系统学习培训,提升新媒体主播的法律意识和规范意识,培训合格即颁发合格证书。学校在满足学生多元化学习需求的同时,也能为该行业输送部分人才,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03、合规之路

但仅依靠高校输送人才,难以改善行业乱象。2019年10月北京、上海、成都等十个城市成为全国首批网络主播持证上岗试点城市。网络主播和准主播们参加该项目培训,考试合格后将取得《网络节目主持人岗位合格证》。试点城市中部分培训机构承办该项目,帮助学员考证的同时,也能规范自身培训课程。目前,人社部正在就将网络主播职业纳入新职业目录向社会广泛征求意见。网红正在进行从娱乐到职业的转变。

2020年4月,全国首个《网络直播营销专项能力考核规范》在浙江金华实施,旨在规范网络直播行为,提升从业人员素养,帮助更多受疫情影响的企业转危为机。针对网红、网络直播的政策任务已经渐渐从大范围“扫黄打非”,转变为行业正规化操作指引。

04、人人想红,但不是人人能红

行业相关政策刚刚起步,但网红培训班已经存在了多年,尤其在网红与电商没有大范围结合之前,外界对于网红培训班的看法多是在“割韭菜”。一夜爆红有可能,但不是大概率事件。网红培训班批量生产出来的学员或许有的能红,但不是人人都可以梦想成真。据互联网披露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在线直播人数将突破2.34亿。人人想红造就了网红培训班的市场,但大部分学员只能看到金字塔尖上的顶流网红。网红培训班良莠不齐,多以理论性知识为主,甚至有些机构会套用励志成功学演讲来对学员进行“洗脑”。其开出的空头支票十分诱人,如果人人都可以通过短短几天的时间“一学成名”,那就没有素人这一说了。

某培训机构网站课程宣传页

05、MCN抢夺部分市场

2019年MCN机构数量已经突破20000家,各机构孵化的网红众多。与网红培训班相比,MCN机构选人虽有一定门槛,但不需要交学费,有些机构还会给“预备网红”发放保底工资,并且拥有后续引流渠道,资本青睐有加。比较下来,网红培训班显得“单薄”了许多,获客更加困难。但商业公司和培训公司业态不同,MCN机构对未成名的主播多为放养状态,学不到专业性知识。在主播稍微有点名气之后,一些MCN机构会以合同威胁,限制其自由发展,存在“吸血”情况。

黑板洞察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