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爱腾让「独居生活」乏了
2020-05-29 17:57 综艺积目 爱奇艺 优酷

优爱腾让「独居生活」乏了

作者|  王心怡   来源|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

五月的综艺市场,偶像选秀激战正酣,独居观察类综艺又成为三大平台“竞争”的另一阵地。

5月8日、14日、23日,连续三周,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分别上线了独居观察类真人秀《我要这样生活》《让生活好看》《看我的生活》,分别锁定了周二、周四、周六中午档,独居人士生活的观察被三大平台安排地妥妥当当。

这厢爱奇艺促成了范丞丞、小鬼的“大厂回忆”,还请来了鲜少在这类真人秀曝光的周笔畅、邓紫棋,情怀、新鲜感兼具;那厢腾讯视频打出了“王牌”郑爽,话题度已得到保障;另一边优酷则请来了佘诗曼,老友聚会也能触动很多人的港片回忆。

同品类且接连上线,三档综艺的表现也各有不同。

截止到27日,《我要这样生活》豆瓣6.8分,《让生活好看》获得7.4分,《看我的生活》还未开分。根据艺恩数据显示,上线20天、已更新4期的《我要这样生活》播映指数为58.60;两期过后《让生活好看》播映指数为52.29;目前只上线一期的《看我的生活》则为49.12。

▲数据来源:艺恩数据

同时,不同的嘉宾选择、差异化的主题设置等等,也从某种方面反映着不同平台对于相同品类内容的制作思路。

三大平台同时瞄准独居生活,以及所引起的话题和关注,证明了该内容市场需求的存在。

但同时,独居生活已不是观察类综艺新的观察领域,前有韩国《我独自生活》《我家的熊孩子》,后有湖南卫视“我家那系列”等高话题度、高关注度,而今又有三大平台扎堆上线,差异化、真实感与话题度,重要性更加凸显。

优爱腾在“独居差异化”上的绞尽脑汁

三档节目,15名被观察嘉宾,年龄从70后到00后,独居时长从几天到十几年,似乎“市面上”大多数独居生活状态都能在其中找到映射。

相似的类型,总要做点差异化,嘉宾与主题是其中最为明显的两项。《我要这样生活》与《看我的生活》选择的观察嘉宾在独居时长、年龄跨度上范围更大,从某种程度上更利于引起更大范围受众的共鸣。

《我要这样生活》首播选择了邓紫棋、范丞丞、王琳凯、颜如晶、周笔畅的组合。

▲《我要这样生活》海报

周笔畅独居十五年,已形成井井有条、充实而注重品质的生活方式和态度;邓紫棋独居十年,颜如晶异国独居五年,“宅”是她生活的关键词,在节目中她也分享了异国独居生活面对的困难与适应过程;第三期加入的“补位选手”秦霄贤,则有一年半的独居经历;而范丞丞与王琳凯则是独居新人,范丞丞甚至录制节目时独居时间仅为七天,反映着从零开始的新手生活。

异国、新手、“资深”等等独居状态在这里都在被观察范围。

而《看我的生活》则“世代标签”更加明显,70后的佘诗曼、80后的马思纯、90后的王大陆、95后的林允、00后的黄明昊组成了被观察的阵容。

《看我的生活》将它观察的独居生活设定为“一个屋檐下的一家人,亦或是一个人在屋檐下”,或许也由于此,独居时长在节目中并没有被强调,首期林允一家人出现的情况也就合情合理。

或许在这档节目,世代不同所展现的独居生活方式、生活态度等才是通过观察想要呈现给观众的关键。

相比之下,《让生活好看》则显得“圈层感”更强。

▲《让生活好看》海报

“年轻化、都市青年”是节目的切入口,因此嘉宾的选择也符合这一范围。郑爽、许魏洲、费启鸣、伍嘉成集中在91年—96年范围内。而这其中又通过独居时长试图达到差异化:伍嘉成独居三年,费启鸣独居两年,许魏洲曾独居两年,近期开始重新独居,而郑爽则为独居新手,节目也以父母帮她搬家开始。

为了充分展现年轻的生活方式和都市青年的独居心理,节目中对于采访的素人选择也集中在20+—30+年龄层,颇具点题意味。

但同时,三档节目又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轻松甚至治愈的方式,来展现这些生活。首先是棚内的布置和色调。《我要这样生活》的蜗牛屋(棚内观察室)绿植点缀、木质材质,明亮的森系风格;《让生活好看》棚内以浅色调为主,呈现出温馨感;《看我的生活》的布置则以明亮的色彩为主,配以大大的慵懒沙发。

同时,内容方面,尽管也引发出了诸如冻卵、私生饭等话题的讨论,但大多数仍然娱乐、轻松效果十足,比如范丞丞、王琳凯的正骨片段,还引发出了#范丞丞小鬼正骨太好笑了#的微博话题,截止到5月27日,已经收获2.7亿阅读,8.6万讨论;黄明昊找杨幂报销房租也一度登上热搜第一位。

▲范丞丞小鬼正骨

目前来看,结果似乎在说明,轻松中引起共鸣,效果要好于一针见血地撕开伤口,毕竟对于综艺节目来说,娱乐性也同样重要。

真人秀+棚内观察,从某种程度上注定了三档节目故事呈现方式的相似,而相似的风格又让三档节目有了相似的基调。或许考验来自于讲何种故事,以及故事的主角。

在三档综艺各有侧重之下,已有同类型的夹击、三档节目是否会带来审美疲劳等问题也接踵而至。

韩综与“我家那”系列夹击下,独居观察综艺加速疲惫

不知是否是巧合,三档独居综艺都算不上各平台的头部综艺。这或许是因为独居生活已不是观察类综艺涉及的新领域。

毕竟韩综《我独自生活》《我家的熊孩子》,以及湖南卫视“我家那系列”已经将独居生活作为观察对象,展现在观众面前,且在关注度、话题度等上都有不错的成绩。

▲《我家的熊孩子》海报

2013年MBC推出《我独自生活》,那一季在豆瓣得到了8.9的高分,2018年的节目评分更是高达9.4。2016年SBS的《我家的熊孩子》播出,截至目前豆瓣评分8.7。两档节目仅B站一些字幕组更新的中字节目,大部分都有超过十万的播放量,且目前节目还在持续更新。

国内方面则以湖南卫视推出的“我家那系列”最为引人关注。

2018年——2020年1月,湖南卫视共推出了两季《我家那小子》、两季《我家那闺女》,豆瓣评分均在6分以上。根据艺恩数据显示,目前,《我家那小子》两季累计播放量分别为16.0亿和11.0亿,《我家那闺女》则为12.6亿和15.4亿。

或许是由于独居生活观察类综艺并不“新鲜”,并且三档也并不算是头部综艺,影响也或多或少表现在了冠名赞助上。

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统计了三档节目的冠名赞助情况,赞助商数量较少,RIO以“承包”之态刷了一波存在感。

事实上,严格来说,优爱腾上线的三档独居观察综艺与《我家的熊孩子》与“我家那系列”存在着较大的不同。最为明显的是三档综艺采用的是“平视”视角,即棚内观察团由主持人+被观察对象本人组成,而《我家的熊孩子》与“我家那系列”则更多的是代际观察,即父母为观察者。

从这个层面来说,优爱腾的三档综艺与韩国的《我独自生活》模式更为相近。

不可否认的是,“我家那系列”已经尽可能地发掘独居生活的社会议题,诸如催婚、脱单、女性工作压力等话题也曾引发观众的讨论和共鸣。

但观众对于独居观察综艺的需求依然存在。《我要这样生活》开篇列出一组数据:中国14亿人口中,单身者有2亿,其中独居者有7700万。同时,单身、独居群体的增加也在促进“一人经济”的发展和流行。

而三档节目也依然在尽可能地展现更多独居生活方式,引起受众共鸣;发掘更多有关独居生活的议题,引发受众讨论。

颜如晶的硬核喝水方式、日常发呆的生活方式,范丞丞在沙发、床上开启“赖床”模式等,让不少网友表示“真实”。

许魏洲健身、谈吉他的日常也让网友感觉到了“充满能量”;郑爽身上则引发了很多人的回忆:第一次脱离父母独居的手足无措,想独立又忍不住依赖。

而佘诗曼则将关于“冻卵“的议题提上”桌面“,黄明昊的居无定所、与朋友同住又带出了关于私生饭、理性追星的讨论。

▲《看我的生活》剧照

同时,爱奇艺的《我要这样生活》在频繁地更换观察嘉宾,或许是希望以增加嘉宾数量的方式,展现更多的独居生活方式和态度。从预告来看,下周的节目,周笔畅和秦霄贤已不在蜗牛屋,马伯谦和鞠婧祎即将登场。

不过,相似性同样不可避免。《我要这样生活》《让生活好看》都在节目中加入了对素人采访的片段;《看我的生活》则选择了维嘉、欣然、大张伟担任主持人,林允、王大陆作为其中两个嘉宾,并在首期中延续了《我家那闺女第二季》中林允父亲喜欢王大陆的话题,还促成了登门拜访的画面,种种设置造成了《我家那闺女》续集的观感。

三大平台纷纷入局独居生活观察类综艺,是对市场需求的判断。

但从目前三档节目的播出情况来看,还未引起过多的关注和讨论。尤其是在三档节目“同台打擂”的情况下,模式相似已不可更改,再加上已播节目的夹击,经历三年观察类综艺也早已疲倦。这次爱优腾的同类型争夺战,也进一步加速了观众对“独居生活”乏味。

壹娱观察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