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雨昕C位“断层”出道,这是中国女孩最好的结局吗?
2020-06-01 11:41 女团

刘雨昕C位“断层”出道,这是中国女孩最好的结局吗?

来源丨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作者 | 周矗 编辑 | Tim

比起选女团,《青春有你2》呈现出的是女性如何与这个世界相处的法则。

5月30日晚,一头帅气短发的刘雨昕站在金字塔尖,伸出手,带领其他8位女孩向全民制作人喊了那句 “和我一起吧”。

这意味着,《青春有你2》诞生了国内,甚至是全亚洲首个以“中性风”女孩为C位的女团。

《青春有你2》让我们学会了,不再用统一的标准去定义女生。从主题、选拔标准再到赛制,从中性风的刘雨昕、“小作精”虞书欣,再到霸气的上官喜爱、顶着爆炸头的张钰,《青春有你2》一直在贯彻着对女性的多元包容性。

109位女孩在三个多月里,像是参与了一场“微观社会竞赛”。“唱跳”只是她们在这个小世界里存活的货币之一,佼佼者总能用更多优势获得观众缘。

比起选秀,《青春有你2》更接近一档真人秀;比起比拼唱跳,这档节目更注重去描摹女孩的成长;比起选女团,《青春有你2》呈现出的则是女性如何与这个世界相处的法则。

在《青春有你2》落下帷幕之时,刺猬公社和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新闻系副教授,在相关选秀节目担任总编剧顾问的吴畅畅一起,聊了聊冠军刘雨昕、亚军虞书欣,以及中国女团的未来。

当刘雨昕的百万位票数公布,《青春有你2》的直播现场顿时响起震耳欲聋的尖叫。她以高出第二名足足400多万票的优势,实现了“断层出道”。

图源:爱奇艺截图

记得在《青春有你2》第16期,刘雨昕问了蔡徐坤一个“私人问题”,当你的风格受到质疑的时候怎么办?

听到这个问题,蔡徐坤沉默半晌,回答说:“当你的风格和别人不一样的时候,当然会听到质疑的声音,但也会有人因为这样而喜欢你。”

人们这才发现,这两位“双C”竟然面临着相同的性别困境。

从“性感”的蔡徐坤到“帅气”的刘雨昕,从《偶像练习生》到两年后的《青春有你2》,C位出道的人都有着突破传统性别表征的魅力,这种魅力让他们变得不同。

奇怪的是,主流群体给予蔡徐坤和刘雨昕的,是完全不同的评价。蔡徐坤的中性美被称为负面的“娘”,刘雨昕的中性美则成为了正面的“帅”。

吴畅畅认为,阳刚、帅气是父权社会下,社会主流观点中人最高级别的气质,社会会期待人们向这种气质去靠拢。很厉害的女性,人们会称她们为“铁娘子”,但没有人会把细腻、温柔的男性成为“柔汉子”。

蔡徐坤

“所以男性在性征领域上是不好设计的,多样性和可能性也是受限的,因为很有可能会发生社会越轨的事情,比如‘伪娘’。女性接近男性特征会受人欢迎,但男性接近女性特征更像是一种‘自我降级’。”吴畅畅说。

在韩国,霸权的男性主义和父权制度根深蒂固,性别不平等情况更为严重。女艺人要背负更多男性视角的期待,有些女明星不堪忍受这种压力,选择了自杀。

在父权思维主导的社会审美下,主流群体会希望女团样貌姣好,身材婀娜,性格温顺。在《PRODUCE 101》两季选拔出的女团中,也没有任何一位中性选手。

《PRODUCE 48》出道的女团IZONE

F(x)成员Amber是韩国女团中,少有的中性风格成员。在其他四个女孩穿着裙子和高跟鞋时,她的打扮总是统一的“上衣+短裤”。这样的形象让她出道以来就遭受巨大争议,甚至有不少恶意攻击。这让她一度非常抑郁,甚至有整容的念头。

2016年,出道7年的Amber依然面临争议。她曾在个人Ins上用韩英双语写道:“你准备什么时候打扮的像个女生?其实我就是女生,女生可以按照自己想要的风格生活,让我们心态更开放一些吧。你无法忽视偏见,你应该去修正偏见。”

图源:橘子娱乐

但在中国,吴畅畅觉得,女性的多样性和可能性会多一些。这与中产女性、女性消费主义、粉丝群体的崛起,以及综艺的推动是有莫大关系的,这些都是一股合力。中国本身巨大的人口基数,在一定程度上也会瓦解社会对女性的束缚。

2005年,梳着一头短发的李宇春万人空巷后,“中性”女孩便走进了大众的视野。人们开始发现,女生也可以有帅气的一面。这样极具个性化的性别表达,可以让女性脱离传统视角的桎梏,更加独立、灵活。

李宇春

在《青春有你2》竞选主题曲C位的舞台上,刘雨昕跳了一段帅气的POPPING后,全场的女练习生都沸腾了,表露出一种被“撩到”的感觉。

十多年过去了,“中性风”的魅力始终没有褪色。吴畅畅说,这是因为女生的诉求始终没有变,那就是安全感。

从《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1》和《创造101》挑选出的选手以及粉丝喜爱程度判断,现在的女生似乎更钟情于“奶味十足”的偶像。他们的单纯可爱,更容易俘获粉丝。

《偶像练习生》出道男团NINEPERCENT

在吴畅畅看来,或许养成模式养的不仅仅是偶像,而是一种女性粉丝自身的安全感。

对于“中性风”女生来讲,性别上的压迫感会首先消除。同时,这些“中性风”女生又拥有部分男性特征,比如帅气、坚强、勇敢等,这些表征都能激发女生的安全感和依赖感。

不过,“中性风”并不等于就能“大火”,这需要各种元素的加成。比如林凡和陆柯燃虽然外形出众、性格讨喜,但并没有刘雨昕那么突出的唱跳实力;上官喜爱虽然唱跳俱佳,但在外形上可能并不符合主流的审美标准。

从左至右为林凡、陆柯燃、上官喜爱

刘雨昕曾在采访中说,自己过去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但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的经历,让她做出了很大的改变。

在一次次选秀中,她不仅在修正自己的梦想,也在逐渐修正自己的表达、表演。她虽然外表帅气,实力强硬,但她也会表现出温柔、细腻的一面。

在导师合作舞台中,刘雨昕首次以长发造型亮相,试图去突破人们她的刻板印象,突破自己形象上的“牢笼”。

中性风的魅力不会休止。从“成团夜”对于刘雨昕与陆柯燃的争议来看,“刘雨昕和蔡徐坤们”可能不会很快走出性别困境。但我坚信,越来越多的人会更勇敢地成为TA们。

第二名出道的虞书欣,是《青春有你2》中最早出圈的人。

她用从始至终“做作"的语言、表情、动作,实力诠释了什么叫作“不被定义”,这是一种“任他人说天说地,我自‘作然不动’”的精神。

从节目组再到观众,谁都没想到虞书欣会这么火。她身上“作”“富二代”“自恋”等标签,对于一个女生来说并不讨喜,也是娱乐圈里很少能走通的一种人设。

但是,虞书欣却神奇地做到了。

吴畅畅认为,虞书欣在综艺角色上很像杨超越。虽然她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但她们带给观众的都是一些意料之外的东西。

杨超越可以在拿到第三名的时候语无伦次,要求节目组“抽奖送手机”;虞书欣可以用“哇唔”“想坐导师位”等“骚操作”,把“做作”二字诠释得独树一帜,毫无表演痕迹。既能把导师Lisa逗得哈哈大笑,又能让屏幕前的观众笑声不止。

她不是最漂亮的那个,也不是唱跳能力最好的那个。只凭借个性上的不一样,就足以让她在109位女孩中被记住。

这就是这个世界运行的法则,就像马东说的那句:“你只有做到最大的不同,才能最大程度地被需要。”

无论是杨超越还是虞书欣,她们总能用这种意料之外的方式带给观众快乐。她们可以帮助这些以竞技为核心的节目,达到一种反向解压的效果。

观众会知道,只要虞书欣在,我就可以获得今日份的快乐。这种能力,恰恰是所有综艺节目求之不得的。

但真正让观众抛弃猎奇心理,逐渐爱上这个小姑娘的,则是她的洒脱感。

节目进行到中期时,吴畅畅观察到,虞书欣和其他训练生明显呈现出了两种状态。像刘令姿、上官喜爱这种选手接近于“Nothing to Lose(再无可失)”,《青春有你2》对她们来说是“背水一战”。

但虞书欣却给人一种“Something to Lose”的感觉,她来这档节目更多地是来体验生活,输赢没那么重要,大不了回去继续当她的富二代。

这也是为什么她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始终没有被磨平棱角的原因。

“在湖南卫视《变形记》中,受人关注的富二代一般有两种,一种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型。还有一种是从小被宠着长大,当他用他的世界观去跟农村环境碰撞的时候,就会出现一种反差感。当虞书欣这种什么都不缺的人,走进了一个紧绷环境时,她的反差感会更大。”

“冰清玉洁”四姐妹之所以会被人讨厌,是因为她们太注重比赛的结果,从而想去掩饰自己的“技不如人”。

虞书欣则非常放松,她甚至会为了引起偶像Lisa的注意故意跳错。这种不注重赛制本身的洒脱,可能只有从小锦衣玉食,见过无数大场面的虞书欣能够做到。

这种洒脱,也让虞书欣在这场比赛中极大地降低了攻击性。这和在《创造营2020》中,说“是我站的还不够高吗”的陈卓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比赛的竞争压力,其他人的看法,导师的评价等等,节目里的这些东西完全相当于日常生活中的业绩考核、同事评价、领导打分等压力。这些东西对于虞书欣来说,可能压根就觉得没那么重要,她会甩开一切,打破束缚,这是很多人都没法做到的。”吴畅畅说。

在吴畅畅看来,陈卓璇要是放在美国《Big Brother》这种真人秀中,其实是一个很酷,很值得钦佩的角色。但在中国的环境中,这种得失心过重的女性,在当前集体焦虑的社会情绪下并不讨喜,因为人们不想在媒介中再看到一个同样的自己。

陈卓璇

在学业、工作和情感上饱受压力的女孩们打开视频,看到一个如此富贵而不势利,做作而不心机,勇敢而不莽撞的虞书欣时,她们就会在她的身上找到心理安慰。

千千万万个中国女孩在虞书欣身上看到了最美好的样子,虞书欣的魅力,普通人很难拥有,就像杨超越的奇迹也不会在现实里发生。

她们给中国女孩的,只是平平无奇的生活中一个做梦的机会。

《青春有你2》结束了,但女团选秀仍在继续。

经常用来与之比较的《创造营2020》,是一档气质完全不同的节目。《青春有你2》想要去打造一个“不被定义”的女团,《创造营2020》更想去打造一个实力强劲的女团。

吴畅畅看来,《青春有你2》是以一种相对轻松,解压的方式,呈现出了中国女团全部的多样性和可能性。这和精英视角下,强调严肃竞技的《创造营2020》完全不同。

“《创造营2020》特别像学校里的尖子班,班里各个都是高手,每个人都气势汹汹,想着一定要拼个鱼死网破;但《青春有你2》就像是一个普通学校的班级,有上官喜爱那种尖子生,有虞书欣那种小作精,也有秦牛正威这种基础比较差的学生。”

基于这样的目标,《创造营2020》在节目质感上就会削弱娱乐向的设计,因为这种设计本身会化解它自己的目标。面对他国偶像文化的压力,《创造营2020》需要自我增压,所以起不到解压的效果。

“无论是练习生源的储备还是偶像产业的发展,我们都是落后于韩国的。如果我们想要通过一个选秀节目追赶上去,就会存在起点不平等或者事实不平等的落差感。而这个落差感反映在节目中,就是你还没有更拼命,你要‘敢打敢拼’之类的,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吴畅畅说。

为什么女团节目的话题度总是会比男团节目更高?因为我们对男团的关注只停留在偶像层面,对女团的关注则会上升为社会话题。

同时,还未播出的优酷《少年之名》,芒果TV《乘风破浪的姐姐》也在“虎视眈眈”。在这场“爱优腾芒”的选秀战局中,芒果TV显得更独特一些。

“如果说《少年之名》打的是性别的差异化,那么《乘风破浪的姐姐》打的则是年龄的差异化。可以发现,参加节目的女明星都不是流量明星,她们也不是流量文化工业的上的产品。但当你把她们放在一个流量的生产逻辑里面,让她们的性格特征、文化资本、社会资本、话术表达等资源进行碰撞,一定会引发一场社会范围的讨论。”吴畅畅说。

当这些选秀结束之后,无论是少女团还是姐姐团,她们更需要找到的是自己的市场价值。

吴畅畅认为,这些偶像操盘手们首先要清楚,他们到底是要做一个“圈层女团”还是“国民女团”?

如果目标是圈层女团,那么其实选择很多,可以打造可爱女团、性感女团、中性女团,甚至是二次元虚拟女团。但这些圈层女团大多数变现能力有限,更多人瞄准的目标是“国民女团"。

然而,现在中国的社会分化很严重,人们对于喜欢什么样的女性是没有共识的。能不能找到一个能满足“最大公约数”的女团,才是女团能不能“活”的关键。

“从这个层面上来看,火箭少女101其实不能算是一个成功的女团,因为它只是把各种各样讨人喜欢的女生放在一起,但整个团是没有统一风格的。粉丝对女团当中的各个多样性个体的喜欢,会冲淡对这个团体的喜欢,所以很多国产偶像团体我们会觉得没有团魂。”吴畅畅说。

火箭少女101

《青春有你2》成团之夜,9位女孩以THE NINE的名字站在了一起。在欢呼声中,我们才发现,这档在疫情期间陪伴了我们欢笑、哭泣的节目,终于向我们告别了。

看着她们满是希望的眼神,又望向国内还处于混乱期的偶像市场,我们还不敢许她们一个光明的未来。

我们只希望,当她们走出《青春有你2》,走向更大的舞台时,依然能秉持着那份不被定义的态度,勇敢地面对未知的一切。

这或许就是这档综艺,最好的结局。

刺猬公社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