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教培机构的命太苦了!
2020-06-18 15:47 教培机构 教育培训

北京教培机构的命太苦了!

作者 | 叶寒山

来源 | 教培校长参考(ID:jiaopeixiaozhang)

6月11日,一例确诊打破了北京连续50多天的宁静。随后的一个星期,北京本地确诊病例攀升至159例。如今,北京已经再次进入战时状态,学校再次全面停课,教培机构继续暂停线下课程和集体活动……

这场爆发于冬天的疫情,在大家夏天庆祝胜利的时候又突然反弹,教培机构再次拉回寒冬。

01

一夜回到解放前,

活下去成唯一目标

“原本打算6月20日让老师去做核酸检测,然后开始正式线下复课,这次疫情的突然复发又将我们送回了解放前”——北京英语培训机构创始人赵校长

2016年,赵校长在北京创办培训机构,主要为4至12岁学生提供英语培训,到现在已经拥有300多名学生。疫情期间他们也进行了线上尝试,却只能勉强存活。

赵校长告诉教培校长参考,疫情爆发之后他们就迅速转移到了线上。“为了让学生接受线上课程,我们专门为学生准备了课前的线上测试,让大家先感受在线课程的学习效果和互动性。为了提高家长的满意度,我们特意将大班拆分成6至8人的小班,让家长们觉得自己的孩子会比以前更受关注。”

通过一系列方法,疫情期间赵校长机构的学生实现了90%的线上转移率,这是个不错的成绩,但是由于在线机构的低价竞争,和机构各种运营成本的压力下,这些收入也只能勉强维持生存。

“在线大机构为了吸引生源推出大量低价课程,我们刚刚转移线上,实在没有资本和能力与大机构竞争。而且,从疫情爆发到现在,房租就已经交了20多万,为了留住老师我们还要提高老师工资!”赵校长解释道。

即使之前的情况如此艰难,赵校长仍然心怀期待。北京疫情的二次爆发,让赵校长再次陷入迷茫。

“前段时间一直在咬牙坚持,终于等到允许复课,还没来得及开心就又全面停课了,这起起落落的实在是受不了啊!”赵校长无奈地告诉教培校长参考,原本想通过涨价来平衡支出,又怕家长退费,现在不想放弃机构,就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砸钱。

“这几天我也看到很多校长都很焦虑,大家在群里彻夜交流,挺过去、活下来是我们现在唯一的目标。”赵校长表示。

02

老板去找工作上班了,

我也会选择转行

“我接下来会转行去做销售,卖房、卖车都可以,现在最主要的是要先活着。”——北京某素质教育机构负责人杨老师

杨老师是北京一家素质教育机构安贞校区的负责人,主管该校区的运营工作。“现在这个校区的情况就是,学生报名少,没有资金收入,老师几乎全部离职。”杨老师无奈地叹了口气。

“二月份开始我们就决定做在线课程了。但由于乐器和舞蹈类的培训不是刚需,同时很难实现线上标准化,所以200多个学生只有30 个愿意报名。疫情期间大家基本以消课为主,我们的线上课程价格定的又低,因此机构几乎没有任何资金收入。老师发不了底薪只能靠课时费挣钱,大家就选择了离职,现在整个机构只剩下一个教学主管,和一个北京本地的老师了。”

即使这样,安贞校区仍然是三个校区中情况最好的。

杨老师告诉教培校长参考,机构老板一共有三家门店,其中一家,是老板刚刚在东直门投资了两百五十多万,准备开的旗舰店,但现在因为疫情全部都打了水漂,另外一家在大兴,情况也十分令人头疼。

“我是一个湖北人,疫情最严重的上半年,都一直在家没有上班。前几天刚得到北京线下机构可以复课的通知,就赶快回来准备复工材料了,没想到又赶上了疫情的二次爆发。”杨老师告诉教培校长参考,经过疫情的二次爆发,他们可能就要关店了,机构老板已经没有撑下去的资本,开始找工作上班了。

“我接下来也会转行,就去做销售吧,卖房、卖车都可以,现在最主要的是要先活着。”沉默了一会后,杨老师说道。

03

谈好的收购又泡汤了,

命运跟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赔进去二十万,复课仍遥遥无期!疫情期太长了,人心也熬不住了——北京某美术培训机构创始人李校长

2009年,李校长在北京创办了美术培训机构,一直凭借质量和口碑获得了稳定的生源。年前,她们想要扩大场地,刚搬进新的商务楼就遇到了疫情,到现在场地一直处于空置状态。从搬进写字楼开始,开课、复课就成为李校长最期盼的事情。

但是,对于北京的教培机构来说,线下复课似乎只是幻想。

李校长告诉教培校长参考,之前北京线下培训机构的复课时间一直没有消息,6月8号,北京小学四、五年级的孩子复课,幼儿园孩子也开始复课,但是听说好多家长不愿意让孩子去上课。考虑再三,她们认为线下机构很长时间内都无法复课,只能转移线上增加营收。

“做线上课程时,我们面临过很多无法攻克的技术难题,面临过家长内心的排斥,但是没办法。硬着头皮,课消还得继续做。每一期录播课、直播课都也会有3-4个学生来上。大部分学生还是不接受线上课。从2月到现在,线上课程营收只有2万多。”

李校长无奈的表示,她们搬进新写字楼不到20天,疫情就爆发了,不仅场地和家具画架画具画材一直闲置着,到现在她已经搭入了20多万的积蓄,机构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实在是太难了,北京很多机构,目前面临着和我们一样的问题,但是我们已经熬不住了。”

想放弃,想休息,产生这个想法后,很快就有机构来跟李校长的洽谈收购。不幸的是,合同还没盖章,北京再次宣布全面停课,收购合作半路夭折。

“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了,就是希望破灭和深深的无力。”创业十年,李校长觉得这次命运跟她开了一场很大的玩笑。

04

送了两个月外卖后,

我可能又要去送外卖了

 

“前段时间实在熬不下去,我还去送了两个月的外卖终于盼到复课,疫情又为教培行业按了暂停键现在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查询是否有新增病例。”——北京某体能培训机构D老师

 

2018年D作为体育特长生从学校毕业,只身来到北京闯荡,因为擅长跑步和篮球,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去线下的体能机构当老师。“刚开始真的很难,什么都不了解只能从助教做起,边学习还要边和家长保持沟通联络,工资也很低,但是我可以坚持下来,我相信也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个好的体能教练。”

X告诉教培校长参考,经过努力,一年之后他已经成为了孩子最喜欢的教练,2019年的新年愿望就是,2020年开始攒钱并且学习一项新技能。但是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破了他的所有计划和憧憬。

“从3月份开始,各个省市都在陆续宣布线下机构的复课时间,北京却迟迟没有消息,实在熬不下来了,我就去送了两个月的外卖,5月底知道教培机构能够复课的时候,真的觉得燃起了希望。”回想起那两个月的经历,D很是感慨。

但世事未料,谁都没想到复课只是一场空欢喜,几天时间,北京的疫情又开始了新一轮爆发,所有学校全面停课!

“我懵了,领导也懵了,有的家长担心疫情延续,有的家长要带孩子回本地,这几天全是家长的退费申请,机构的现金流也撑不住了。”采访最后,D迷茫的告诉教培校长参考:“这几天我睡醒第一件事,就是查询北京是否又有新增病例,我不知道机构接下来要怎么发展,我也没想到自己该怎么做,或许还要接着去送外卖吧。”

北京教培行业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复苏?

教培校长参考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