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牛市”:靓股早已起飞,散户爬上悬崖
2020-07-07 17:48 牛市 股市 股票

隐秘的“牛市”:靓股早已起飞,散户爬上悬崖

作者 | 李超 王晓   编辑 | 杨颢

来源|腾讯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

张倩是一名白领,在北京工作。上周末,一位同事告诉她,自己买了5万元中信证券(600030.SH)股票,持有两周后,涨幅超过30%,半个月赚了1万5千元。同事在微信群里晒出收益,还发了个大红包,她抢到了30多元。

“难道这还不令人心动吗?”自称股市“小白”的张倩也想做发红包的那个人,“入市”的小鹿在心里乱撞。周一,上证指数以接近6%的暴涨,将A股情绪推向高潮,也终于击退了张倩最后一丝顾虑。

“整个办公室,各种微信群,朋友圈,全部都在讨论股票。”当日午盘后,她立即拨通了某券商客服,顺利在线开户。

7月6日,上证指数收盘涨幅5.71%,而其涨幅上一次超过5%,还要追溯到去年2月25日,距今已经497天。当天A股1.5万亿元成交量,更是创下上轮“股灾”以来新高,距今已经有5年时间。

一根阳线改三观。

在大盘直线上扬的同时,各大券商交易系统因为过于繁忙瘫痪、网络开户因人数过多而排队延时的消息再度出现于媒体,就连沉寂许久的线下网点也热闹起来。江苏常州某券商的一位投资顾问告诉《棱镜》,他所在营业部近日有许多老客户来重置密码,这些客户大多已经将账户清零封存了很长时间,近期行情让他们想要重启交易,却发现忘记了密码。

种种迹象表明,牛市好像叕要来了?

但是,对于一些股市老兵来说,这一天波澜不惊。他们心中,一场结构性牛市,其实在去年就已经到来——如果按照以消费和科技为代表的绩优股股价比照,大盘估值可能已经在6000点。更有甚者认为,大盘暴涨背后的散户进场,其实是A股一场“消灭散户”的过程,公募基金募资规模在今年上半年创下历史新高,缺乏选股能力的小散不能够再左右市场。

割肉五年后,她又跑步进场了

“怕了。有点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股民王凡同《棱镜》说起了因行情火爆导致软件宕机的新闻,“上次看到这种新闻的时候我去开了股票账户,好像是2015年4月,后来股市大震荡的时候割肉走了。”

这是许多中国股民的共同记忆。

尽管2015年时,张倩并没有开户,却也有着同样的创伤,那时,她已经体验过股市的紧张和刺激。

张倩关于股市的最早痕迹,就定格在2014年12月8日的微博上,她写道:同事买了1万元股票,两天就赚了900多,还有一只涨停;我一万块钱放在银行账户里,一天才1块多钱收益。”同时还配了一个“泪流满面”的表情。那天,上证指数3020点。

“和今天差不多,同事每天都跟我说,又赚了几百几千,慢慢感觉这么快速致富的方式真的让人心动,来钱太容易了。”7月6日,张倩对《棱镜》回忆,当时周围赚钱的人越来越多,于是,自己也慢慢盘算了起来,“把工资折合成日薪,发现和同事的股市收入相比,工资就是很小一部分。”

2015年4月14日,上证指数刚刚站上4000点,“牛市起点”终于让张倩下定决心,她在当天的微博里写道:“终于入市,喜大普奔,以后不想工作就看看收益,想想又有些小激动。”

因为没有账户并且几乎对股市一无所知,张倩听从同事的建议,“买基金风险小一些,跌了也会涨回来”,她选择花2万元购买了一只公募基金份额。

“有一天好像赚了400多,当时觉得好嗨,还发了条微博庆祝了一下。”张倩翻到了那条微博,是在2015年5月26日,她的总收益已经达到了2000元,“可以少工作一点了”。

那天,上证指数4911点,距离2015年6月12日5178点的山顶还有17天。

“半个月后就开始跌,说好的基金亏得少,但亏起来也挺狠的。”在2015年5月26日那条巅峰微博后,张倩没有再更新自己的股市历程。她印象中,最多的时候,一天就亏了七八百元,第一次经历这种亏损,“害怕和忐忑”,坚持了大概半个月,心态“已经崩了”。几番纠结之下,张倩在2015年7月7日割肉离场,三个月时间亏损5000元,2万元本金缩水25%。

从那以后,张倩再也没有碰过股票,“老老实实买理财产品”。就像宿命一样,距离割肉整整5年,2020年7月6日,她重新演绎了一遍入场仪式。

因为久疏战阵,“恐慌性”开户的张倩一度以为必须要到线下营业厅才能办理,后来有人告诉她网上也行,等不及下班,她吃完午饭便开始注册,在进行视频朗读确认书时,一度因为“办公室人多、不好意思大声”而收声失败。

券商线上开户拥堵发生在收盘左右,张倩的一个朋友下午4点多在同一家券商刷不出验证码。张倩庆幸自己是在下午一点多便完成了申请,避开了“晚高峰”。

这回,她把痕迹留在了朋友圈,相比五年前在微博,“谦虚”了许多,一张等待审核的截图配上一句话:韭菜即将入场,所以,买啥好?

结构牛去年已来?散户将被消灭

“没感觉。”

刘毅入市已经13年,在某券商的地方营业部工作,他淡定的对《棱镜》说,“就算今天涨的这么好,但还是有很多股票同上证指数3288点时相比,在继续创造新低”。

3288点发生于去年4月8日,彼时,上证从当年元旦开始的2441点低位一路上涨到3288点,随后才一直下跌至本轮上涨前。

在刘毅看来,上轮牛市后的行情可以分为三个阶段:首先是2017年和2018年的去杠杆和紧信用,市场缺乏流动性,除上证50外的所有股票都半死不活;然后是2019年初到4月,流动性开始宽松,被压抑了两年的资金强势反弹,所有股票都报复性上涨;最后是去年六七月份,指数在3000点以下徘徊,但个股出现两极分化,绩优股持续上涨,垃圾股持续下跌。

刘毅能够理解近期暴涨带来的牛市联想,但却并不认同。在他的印象中,2019年初的那波行情更加凶猛,从一月份一直持续到了4月份,3个月时间直线上涨35%,“股民亢奋度丝毫不亚于现在,也是有好多忘记账号密码的人来营业部重新激活”。

“最大的不同是,2015年和2019年初,所有股票都在涨,而从去年中开始,只有成长性好的股票才会涨。”刘毅对《棱镜》说,如果有牛市,也是结构性牛市,并且从去年下半年就已经开始了。

实际上,对于大部分职业投资者来说,“结构性牛市”是他们给予目前A股市场的一致定义。私募投资大V、上善若水资产董事长侯安扬就在评论近期指数行情时认为,大量个人投资者最近才有“赚钱的感觉”,但从2019年1月4日上证指数创下2440.91的低点至今,牛市其实已经走了一年半了。

结构性牛市代表板块为消费股和科技股,消费以业绩稳定的白酒行业为代表。贵州茅台(600519.SH)从去年7月1日的967元,一年时间上涨到了最新的1600元,涨幅66%;五粮液则由116元上涨到了193元,涨幅同样达到66%。科技板块的代表性行业消费电子,立讯精密(002475.SZ)从15元上涨到了53元,近一年涨幅达到了253%;新能源电池的宁德时代(300750.SZ)由69元上涨到了178元,涨幅158%。

一位私募投资人形容,按照这些公司的股价涨幅来对应大盘,上涨早已经达到6000点了。

“你看ST鹏起(600614.SH),连续两年亏损都要退市了,2019年初还翻倍,但现在已经腰斩了好几次,这类股票再也不会起来了,还有煤炭和钢铁,过去一年都一直在底部横盘。”刘毅说,因为不会普涨,牛市现在对很多股票来说已经失去意义。

“即便有牛市,也需要有研究公司和选择标的的能力,而这,将消灭大部分散户。”刘毅肯定的说。

金融股掀起狂潮,机构资金成为主流

毫无疑问,近期上证指数暴涨的最大推手,来自金融板块。

7月6日当天,券商板块上涨9.43%,46只成分股中23只涨停,这是板块连续第4天暴涨,进入7月以来,4个交易日累计上涨32.12%;而银行板块则在当天上涨9.49%,36家A股银行几乎全部涨停。

估值修复,被认为是金融板块上涨的最大动力。安信证券分析认为,近期券商板块上涨的主要动力在于市场对券商估值的修复,券商业绩持续改善、基本面向好,且政策利好加速释放,包括两融标的扩充、创业板注册制加速落地等。

估值低,是金融股的共同特性。与券商一样,银行股被许多稳健投资者视作安全垫,每年稳定的高分红、相对平稳的基本面,大概率不会爆雷。但今年以来,银行股已经跌至历史低点,多家银行股市净率已跌至0.5倍左右。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指出,当前银行指数估值仅0.68倍PB,处于历史低位,下行空间小。

但国盛证券分析认为,低估值板块虽然具备阶段性修复条件,但难以带动指数行情,也难以形成系统性风格切换。

有私募投资人将金融股的上涨,直白形容为踏空消费和科技等结构性牛市板块的资金,只能在金融板块寻找“安慰”。与以往散户主导的牛市不同,本轮入场资金以公募基金为代表的机构为主,选择标的更加注重低估值和基本面无瑕疵所带来的安全性,而金融股是所剩无几的最佳选择。

“6日的1.5万亿成交量,可能都是来自机构,股民大部分为存量资金,并没有那么多散户跑步进场。”刘毅说,这几天,自己活跃的客户中,大部分都是一直坚持在股海中的股民,因为被大盘重新激活而进来的只有两个。

实际上,公募基金规模已经先于股市创下历史纪录。根据新华社报道,截至6月末,今年以来已成立超680只新发公募基金产品,合计募集规模超过1.06万亿元。而在我国公募基金20多年的发展史上,仅有2015年和2019年的新基金发行规模突破万亿元,分别为1.33万亿元和1.43万亿元,今年仅用半年时间过万亿,有望继续刷新去年的历史新高。

其中,上半年股票型和混合型基金募集规模分别超过1700亿元和5400亿元,权益类基金发行总规模突破7100亿元,占全部新发基金规模的67%。

去年,曾有明星基金发行规模50亿元左右,最后认购达到600亿元,而在7月6日大盘暴涨当天,据媒体报道,汇添富一款同样规模的基金,半天时间认购金额就达到500亿元。

“现在公募动不动就上百亿规模,散户更爱买了。” 通过和客户的交流,刘毅发现,这种变化也源于结构性牛市的形成,“以前股票一起跌一起涨,自己随便买,很多时候比基金赚钱效应还好,现在选股能力的要求凸显了”。刘毅说,越来越多的散户通过买基金赚到了钱,愿意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被基金“伤害”过的张倩不信邪,仍然认为“基金涨的时候没有个股好,但跌起来比个股和大盘都狠”。她之所以选择开户,就是想要将命运握在自己手上。

张倩说,自己急着开户就是做好随时入场的准备,会先挑选银行股,但现在太疯狂,打算等一等,如果不回调短期就不买了,总有不涨的一天,不害怕踏空。

“其实我是一个很谨慎的人,并不贪婪。”她强调说。

(文中所有人名均为化名,且本文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

棱镜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