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收购引发巨震  美国外卖有望诞生“美团”?
2020-07-09 17:24 Uber

Uber收购引发巨震  美国外卖有望诞生“美团”?

7月7日,美国打车应用鼻祖Uber发布官方公告宣布,将以2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美国外卖公司Postmates。

7月7日,美国打车应用鼻祖Uber发布官方公告宣布,将以2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美国外卖公司Postmates。一旦该收购顺利,美国外卖市场或将迎来最后一次洗牌,从而确立Uber(Uber Eats+Postmates)、DoorDash 、GrubHub三国鼎立的局面。

在美股研究社看来,Uber这一收购动作似曾相识,前两年国内的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之后,国内外卖市场只剩下美团跟饿了么双雄鼎立。在经历洗牌收购之后,美国外卖市场也只剩巨头们去瓜分。只是因会面临美国反垄断调查的压力,美国这三大平台不会像国内外卖市场能够再进行并购整合了。

随着美国外卖市场格局已定,幸存的巨头玩家们将开始新一轮的激战。眼下Uber跟GrubHub已上市,DoorDash也于近期完成新一轮融资,估值接近160亿美元,此前IPO计划因疫情而暂搁置,未来谁又能在市值上实现更大突破?国内外卖市场已诞生美团这样的超级平台,

美国外卖市场是否有望诞生美版的“美团”吗?

美国外卖市场将喜迎“三国杀”

这次疫情正加速美国外卖格局演变进程,几大外卖巨头轮番上演收购合并的戏码。

在Uber放出收购Postmates消息之前,其实它之前是有意收购Grubhub。老二 Uber Eats 想要收购老三 Grubhub 未果转而去收购老四 Postmates,而 Grubhub 最终还是被来自欧洲的 JET 公司成功收购。其实在去年 DoorDash 就以价值 4.1 亿美元的现金及优先股方式收购 Square 旗下在线订餐平台 Caviar。

从这几个外卖巨头的收购行动来看,都可以看出是为了壮大平台的竞争力在美国外卖市场上占据更大的竞争力。一旦 Uber Eats收购Postmates尘埃落定,美国外卖市场的格局将形成三股势力的博弈。那这三个巨头各自实力到底如何?

老大DoorDash

“美国版饿了么”DoorDash成立仅有7年时间,总部位于旧金山,由安迪·方、埃文·摩尔、斯坦利·唐和托尼·许联合创立,四位创始人中的三位是华裔。其运营模式与饿了么相似,也是让各个商家入驻然后提供外卖服务。

目前,DoorDash在美国各地份额比较平均。Doordash最近一轮融资4亿美元,估值已经达到了160亿美元,目前也在筹备上市。从市场研究机构Second Measure的统计显示,按照销售额计算,今年5月份,DoorDash在美国外卖市场的份额已经达到了45%。

在疫情这段特殊时期,Doordash还通过减免一半佣金,以及对新加入平台商家免除佣金的方式,实现了新一轮增长。尽管在市场份额上占据第一的位置,但对于DoorDash来说老大位置也是有点尴尬,因疫情影响IPO计划受阻,何时上市仍然未知。

老二Uber Eats

Uber核心业务是打车业务,为了实现多元化营收发展顺势推出外卖业务。根据Uber上个季度公布的财报业绩,Uber的外卖业务却实现了逆势上扬,当季订单额达46.8亿美元,收入同比增长超过50%至8.2亿美元。虽然也面临超过3亿美元的亏损,但营收比明显优于打车业务。

Uber Eats在南部发展更高,Postmates则在洛杉矶有明显优势。根据市场研究机构Second Measure的统计显示,Grubhub和Uber Eats份额基本相当, Postmates目前在美国外卖市场的份额约为8%,即便Uber收购了Postmates,两家公司合并的市场份额也只有30%。虽说收购之后占据的市场份额更多,但Uber在外卖业务上的亏损仍是一大隐患。

老三Grubhub

在美国外卖市场,GrubHub算是最早的一批玩家。2004年成立之初只做平台撮合服务。其2014上市的时候,UberEats还没有成立,Postmates(2011)和DoorDash(2013)才刚成立不久。

可以说,Grubhub享受到了先行者的红利,但随着这块市场的不断扩大,新进入者不断涌入必然导致第三方外卖平台竞争格局的变化。2015年以后,GrubHub并购了几家做外送的公司,也开始提供外送服务。并且,平台配送的占比正在逐年增长。在美国外卖市场,Grubhub发展侧重于美国东北部。

6月28日,据国外媒体报道,欧洲外卖巨头Just Eat Takeaway宣布将以7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Grubhub,继续进军美国市场。被Just Eat Takeaway收购,虽说能够与其避开正面竞争,但能否在市场份额上实现一定突破获得更多竞争优势也很重要。

随着美国外卖市场形成三足鼎立拉锯战,未来进一步抢夺市场扩大竞争力是提升他们市值或估值的关键举措。就目前他们的竞争形势来看,他们都面临哪些绊脚石?

三大外卖巨头滚雪球的阻力

这次新冠疫情迫使美国各地陆续陷入停摆,给餐饮行业带来了巨大冲击,但也给外卖平台带来了高速增长的机遇。今年5月份,29%的美国人通过外卖平台点餐,比一年之前的23%有明显增长。而对于外卖平台来说,规模要够大,雪球才能滚起来,只有当规模达到一定程度,配送体系才能从不经济到经济。虽说这次疫情利好这三大外卖平台,但长远来看他们滚雪球还面临不小的阻力。

一、“压榨”商家惹众怒  美国各州竞相公布限价令

目前,这几大外卖平台Uber(Uber Eats+Postmates)、DoorDash 、GrubHub自建配送团队统一调配虽说能够保证配送效率,但这也让外卖平台因美国地广人稀,劳动力成本高导致在后期扩张时成本剧增。为了缓解成本压力,不少外卖平台试图提高商家在平台上的抽成,但这一举动遭来不少商家的抵制。

从4月份开始,美国四大外卖平台遭到反垄断集体诉讼,矛头直指其垄断收取的10%至40%的抽成费用。众多商家加入抵制外卖平台队伍的行列,这也让不少美国州市制定了一些决策保护商家。如纽约市议会投票决定,在紧急状态时期,第三方服务机构提供餐饮外卖的费用上限为15%。即使法定紧急情况结束后,餐饮外卖行业的佣金上限政策将延长90天。

在纽约之后,旧金山、西雅图、华盛顿特区和泽西城等地也竞相公布限价令,这对于外卖巨头平台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在商家抽成方面,这为外卖巨头贡献不少的营收,提高抽成能够缓解他们在配送环节上的成本支出压力。

但另一个方面,几大外卖巨头都在抢夺商家,平台上的商家规模也将决定更多用户是否愿意在平台上下单消费。如Uber Eats抢下了星巴克,Postmates则拥有炸鸡店Popeyes,肯德基则花落Grubhub,对于外卖巨头来说既要获得更多商家的合作,又要平衡好与商家在抽成上的争议仍然是个大难题。

二、大城市已被瓜分完毕,烧钱抢市场战争转移至下沉市场

随着美国外卖市场格局已定,三大巨头也逐渐瓜分美国大城市市场份额。目前四大平台的市场份额总和已经达到了98%,基本完成了市场洗牌。在大城市被瓜分之后,市场格局呈现动态平衡,那么就只剩中小城市还能提供增量。平台之间竞争引向了下沉市场,光是2018年,GrubHub的配送体系就新进入了200余个城市。

尽管美国下沉市场具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对于这几个外卖巨头来说扩张成本会进一步扩大,如何在下沉市场获得更多增量市场同时又能控制好成本很重要。从GrubHub的财报可以直观的看到,其运营及支撑成本逐年上升,且增长幅度高于收入增长,其运营费用率从2017Q1的38%增至2020Q1的59%。

 

(图源格隆汇)

很显然成本支出不断增长的问题也在影响这几大外卖巨头的业绩表现,对于其股价或估值存在较大的影响。同时下沉市场的进攻也是箭在弦上,但下沉市场相对于大城市来说存在不少痛点。

一方面,由于美国"地广人稀+人工费用高"的特点,外卖巨头在很多小城市第三方配送平台注定是亏本生意;另一方面,美国下沉市场的容量有限,跟国内的下场市场还是存在很大差异,就算可以容得下一个平台,但能否容得更多平台还存在不确定。

随着这几个外卖平台进入城市越来越多,不可避免的会有重合。显然,美国消费者也不会死守着一家外卖平台,至少会同时安装两个外卖应用。Second Measure今年第一季度的数据显示,DoorDash有22%的用户也在用GrubHub,Uber Eats有29%的用户也是DoorDash的用户。

美外卖三巨头谁最快成为“美团”走上盈利?

尽管美国跟国内外卖市场发展还是存在较大差异,但根据目前的发展趋势来看,都已进入巨头瓜分市场的格局。如果拿美国的外卖巨头来跟国内的美团进行对比的话,其实并不具有可比性。他们做的业务只是美团的一个业务,美团已经形成了一个集吃、喝、玩、乐、出行等众多本地生活服务为一体的综合平台,而UberEats+GrubHub其实只是外卖平台。可以说,国内的美团是它们进化的终极目标。

对于美国的外卖巨头来说,以美团为目标带来的想象空间还是巨大。国内的美团已扭转亏损局面,在去年Q2季度实现盈利后,美团的股价跟市值也是一路高涨。截至目前,美团股价为199.800港元,市值为11695.62亿港元,顺利助推其进入千亿市值俱乐部。

美团发家史也是以外卖业务为核心,后续在酒店、票务、到家、打车、闪购等业务上展开布局,逐渐形成一个超级大平台旗下各业务产生较好的协同效应,这对于美国外卖三巨头来说其实是可借鉴参考的。像DoorDash不再局限于外卖餐饮,而是积极扩展新业务,与全美1800多家便利店合作,从而让消费者能便捷地获取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如厕纸、清洁用品、药品等。

除了在业务上可以去借鉴之外,对于Uber(Uber Eats+Postmates)、DoorDash 、GrubHub来说关键还是要能在盈利上有所改变。此前Uber CEO科斯罗萨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收购这笔交易将推动公司于2021年实现盈利。目前,除了GrubHub之外,Uber跟DoorDash在外卖业务上仍然是处于亏损。

在外卖行业里规模很重要,最后的结果一定是"赢家通吃",对于Uber(Uber Eats+Postmates)、DoorDash 、GrubHub来说其实三家的实力并没有很大的悬殊,谁能够在年活跃用户数的绝对数与渗透率上拉开差距,打造出以外卖业务为核心,其他业务为辅的生态格局上,自然会获得更大的市场红利。

美股社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