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两周年还在发行价徘徊,小米股价为何就是涨不动?
2020-07-09 17:30 小米 小米股价

上市两周年还在发行价徘徊,小米股价为何就是涨不动?

作者 | 伍洋宇

来源|界面新闻(ID:wowjiemian)

16.70港元,7月9日午间收盘,小米公司股价接近17港元——上市两周年,它似乎终于要重回发行价。

2018年7月9日,小米在港交所敲钟上市,小米人积攒八年多的情绪得到一次完美释放。但市场并未加入这场狂欢,小米17港元/股的发行价开盘即遭破发,跌幅达2.35%。经历了一天的拉扯后,小米报收16.8港元/股,较发行价仍跌去了1.18%。

小米 “开盘破发”已是招惹议论纷纷,两次“腰斩”则更为外界所咋舌。

第一次就发生在上市。小米在一级市场的估值曾一度传来高达1000亿美元,但以发行价盘算仅为543亿美元。事实上,小米在2014年底的融资消息就已传出过450亿美元的估值。换句话说,小米后来四年的努力,只换来了不到100亿美元的增值空间。

第二次则在上市的一年之后。刚上市的一个月,小米股价也曾大幅上涨,最高触碰到每股22.2港元的盘中价格,随后便一路走低。期间挣扎上升过几次但都不持久,最后在2019年9月2日盘中创下8.28港元的历史最低价。

两次节点性的“被看低”为小米招来诸多质疑,这背后并非没有原因。

小米上市本身没有踩在一个好的时间点上。2018年的资本寒冬对很多人来说仍然历历在目,彼时,市场兼具内忧外患,外有中美 贸易战、美联储加息,内有去杠杆、严监管。这些动作延伸至资本市场后引起“钱荒”,导致大批赴港上市的新经济公司估值倒挂。

它们本在半年前还雄心勃勃,但七八月等待它们的只有“破发”和“流血上市”。

而后,上市近一年多的时间小米也没能扭转开局劣势,这与其自身表现有关。富途证券投研团队对界面新闻记者分析称,这段时间小米股价低迷主要是由于在4G时代其市场份额不断被友商侵蚀,而小米中低端手机盈利能力低下,互联网服务业务和IoT业务也一直在爬坡当中,资本市场对其未来存疑。

2019年,小米发布的机型中最主要的有三款,旗舰机小米9、性价比机型红米Note7,以及主打设计流的小米Mix3,从产品的突破性上来讲得到了消费者和行业的一定认可。

不过,据英国调研机构Canalys对国内智能手机手机市场的调查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销量前三的厂商是华为、OPPO和vivo,其市场份额分别为38.5%、17.8%和17%,小米仅以3880万台出货量占据10.5%市场份额,同比下滑21%。

这个下滑幅度不仅超过了2019年国内智能手机总出货量7%的下跌,也使小米成为了排名前四的厂商中除逆势上涨35%的华为之外下滑最厉害的手机品牌。

与此同时,据小米2018年第四季度至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数据,其IoT与生活消费产品同比增速为75.4%、56.4%、44.0%、44.4%,互联网服务同比增速为39.3%、31.8%、15.7%、12.3%,均显示出增长疲态。

实际上,关于股价为何持续走低的疑问,小米也曾对外回应。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沟通电话会上,小米时任CFO周受资表示,股价会受到很多外部大市场的影响,“小米坚信只要持续在业务道路上为用户提供价值,小米的业绩持续增长迟早会在股价上体现的。”

以小米当时的股价表现来评判,这是一个听上去说服力并不强的回应。毕竟在2019年1月,小米董事长雷军、时任CFO周受资及其他控股股东宣布将禁售期延长一年,都未能大力拉动股价。

但这样的情况似乎就快成为历史。如果拉出一张今年的行情图,会发现小米上半年已经基本脱离10港元的“稳态”,开始冲向新高。

小米近一年股价周K图(图自富途证券)

对于一只个股而言,其涨跌机理与基本面、政策面、资金面、题材风口等多个方面有关。单就基本面来说,小米作为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和IOT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其核心在于其手机市占率的提升,通过手机销售扩大用户基数并向用户提供服务,再到从服务实现大规模变现。

而从其核心手机市场来看,随着4G时代向5G时代的转换,国内智能手机厂商的主战场也在一并迁移。因此,从前述投研团队的视角看来,能够刺激资本市场持仓小米的事件类型主要有三种:第一是其5G手机市占比的不断提升;第二是小米互联网服务业务变现力的提升;最后是小米综合利润率的回升。

由此再看小米从去年低谷期到今年的股价表现,可以暂且从三条路径找出它上涨的原因。

一方面,尽管“黑天鹅”事件在今年突如其来,但小米在进军5G领域上依然显示了难以撼动的决心。并且,小米正同时在中高端市场和中低端市场稳步推进。

今年2月13日,雷军通过线上直播形式发布了支持SA/NSA双模5G的小米10,而随着其他机型的步伐紧跟,小米已经在上半年陆续推出了6款5G手机。此外,行业人士预计小米今年还将持续推出至少4款5G手机,其产品发布速度之快,可以称之已经开始抢占5G普及红利。据富途证券数据,目前,小米5G手机占公司出货量的比重为26%,在国内5G手机市场占有率为15%。

另一方面,小米2019财年报告及2020年一季度财报析出后,尽管也暴露了一些问题,但总体上为小米赢得不少掌声。其中,在稳步增长的营收之外,小米海外市场的表现格外瞩目,不仅在一季度总收入中占比首次达到50%,在印度和西欧市场的占有率也有明显提升。

据IDC统计,2019年第四季度,小米智能手机连续十个季度在印度保持出货量第一,按出货量计算,当季小米在印度智能手机的市场份额约为29%。据Canalys数据,2019年第四季度小米智能手机出货量在西欧同比增长115%。

当然,还有一个不可回避的动力是来自回购。去年9月2日,也即股价创新低的当日,小米公布了120亿港元的股票回购计划,股价刺激性地短期上涨。今年6月23日,小米再次公布了股票回购授权决议,回购总数不超过议案通过日公司总股本10%。以小米当日的市值计算,此次回购金额上限将超300亿港元,是目前回购规模最大的一次。

不过,小米方面曾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此次授权属于每年常规操作,与“行权”有区别,仅表示董事会有了回购权利,而并非小米要进行回购。但总体来看,回购“行权”也只是时间上早晚的问题。只是应该指出,回购对于股价的作用只是短期提振,长期而言仍旧需要小米的核心价值来支撑。

事实上,小米不得不加大资本市场的表现力度。

与小米前后脚上市的明星互联网公司中,美团、拼多多均已相继突破千亿美元市值。其中,后于小米两个月登陆港股的美团点评,其股价已涨至199.8港元(7月8日数据),较其69港元的发行价翻了两倍不止;美股电商黑马拼多多的股价已经超过90美元直逼100美元,虽又有回落,但较其两年前19美元的发行价可谓涨势凶猛。

在此,更不用提遥遥领先的腾讯和阿里,以及纷纷选择在港股二次上市的网易和京东,后者也是分散资本目光的强力军。

事实上,对于小米当时的上市,雷军曾公开表示过没有给予支持态度,并称之为一种“弃权”。那是一个谈判出来的结果,高管团队在2017年底通过会议认为,小米已经到了IPO的规模和时间点。绝大部分高管支持,而雷军没有反对。

“我觉得再有两三年来酝酿的话,上市会更好。当然,永远没有最好的时间点。”他说,“反正上市也只是个开始,小米在市场的大环境中接受锤炼,可能也更好。”

据网易科技报道,决定上市的那一年底,雷军曾带着2000亿美元估值的目标与投行接触,并获得了对方认可。尽管这个数字后来一直未经证实,但依旧被默认为雷军对小米上市的原始希冀。

如今恰好两年时间过去,如果小米当初没有选择上市,这两年的酝酿是否足以撑起他的这份想象?外界不得而知。

在富途证券投研团队看来,小米上市后的两年由于市场竞争激烈,股价不断下滑进入低谷,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目前看来市场对其呼声确有渐渐放大的趋势。

一方面,小米上半年的股价并非凭空好转。这背后是小米实行了比较稳健的经营策略,保证了现金流以及利润等财务指标,同时在4G手机上清理库存,为接下来的5G手机元年打好了一定基础。

另一方面,小米在国际化和“5G+AIoT”战略下,建立了5G手机市场、海外市场和IoT领域的一定优势,这都会是小米未来的重要看点。

据老虎证券投研团队对界面新闻分析,从全球疫情影响看,中国智能手机购买复苏进程要快于欧美,从供应链恢复程度看,大致的顺序是:中国>欧洲>美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小米在中国和欧洲的份额是比较大的优势。”

尽管如此,印度政府6月29日面向59款中国App所下禁令,还是为小米的海外市场埋下了一笔隐患。首先,App下架本身可能会对手机销量带去一定影响;其次,软件的经验在前,中国硬件厂商在印度的处境已经存在不确定性。

值得继续注意的是,上一次小米股价由10港元奔向13港元的路途,也大概持续了三个月。这次股价新高,也大概站在了三个月的时间节点上。

小米能否继续保持现有增势?或许,这既是它对自己股价持久性的验证,也是面对资本市场一份迟到两年的、验证自我价值的回答。

界面新闻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