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会真的以为“姐姐们”都在用梵蜜琳吧?
2020-07-10 18:28 梵蜜琳 乘风破浪的姐姐

你不会真的以为“姐姐们”都在用梵蜜琳吧?

作者|毕媛媛 丁舟洋  来源|每经影视(ID:meijingyingshi)

无惧年龄都要赢,姐姐就用梵蜜琳。”这是《乘风破浪的姐姐》里存在感最强的一句广告语。

与“金典有机奶”“奥利奥”“VIVO”比起来,梵蜜琳显得没那么家喻户晓。当黄圣依在节目里用背广告词的方式诉说着这个护肤品有多好用时,观众不禁想问,梵蜜琳到底是何方神圣?身价不菲的女明星们放着好好的海蓝之谜不用,要用没听过名字的梵蜜琳?

在天猫旗舰店搜索梵蜜琳,一瓶贵妇膏单价1200元,与SK-II大红瓶面部精华价格相当,的确算得上高价位护肤品。但其实,花四百多元也能入手同款,方法就是拿5万元的货,成为梵蜜琳的“至尊代理”。这样的手法,便是微商熟悉的成分、熟悉的味道了。

业内盛传梵蜜琳砸4000万元冠名《乘风破浪的姐姐》,据开源证券的保守估计,这个赞助费要到1.5亿元。此前梵蜜琳还是芒果TV的广告常客,露脸《歌手》《向往的生活》《妻子的浪漫旅行》等多个热门节目。

这一通高调的操作,能让梵蜜琳隐去微商的标签,摇身一变成为高端品牌吗?

5万元拿货成为“至尊”代理,最高利润可超过60%

冠名《乘风破浪的姐姐》后,梵蜜琳也迎来了成立后的高光时刻。在大多数人的看法中,这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品牌突然以“贵妇”的姿态出现。

“贵妇”产品有很多,那么梵蜜琳是什么来头?

多位梵蜜琳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梵蜜琳有三十年历史的相关品牌。因业务发展,于2015年授权广东,总部也落地广州。“相当于是苹果的品牌在美国,但后来在中国售卖了。”

梵蜜琳是否真的发迹于香港,只流传在销售们的口中。该公司官网里,没有起源于香港的字眼。该公司官网称,广东梵蜜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集品牌策划、品牌推广及营销于一体的化妆品集团,主营高端护肤彩妆产品,总部位于广州。

启信宝显示,梵蜜琳成立于2015年5月21,注册资本1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蔡彬弟。记者发现,蔡彬弟担任了12家公司的法人,投资了11家企业,大多与美妆产品有关。

梵蜜琳目前除了在官网、天猫旗舰店等授权店铺出售外,自称代理的下线数量也非常庞大。每经记者搜索微博包含“梵蜜琳”的人名,找到了682条结果,其中还省略了部分相似结果。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事实上,梵蜜琳的主要销售渠道就是一层又一层的代理。相较于官网和旗舰店动辄单价千元足以匹配“贵妇”的价格,代理的进货价要“美好”得多。

每经记者以咨询代理加盟为由,联系了自称为梵蜜琳总代理的雅兰。据她介绍,梵蜜琳目前的代理层级有5级,按权限分级分别为总代、总监、一级、至尊和金牌,每个层级的拿货价都有区别。以至尊和金牌为例,金牌的的拿货价为5折左右,至尊的拿货价更低,为3.8折左右。

以梵蜜琳的明星产品贵妇膏为例,一瓶贵妇膏的官方售价为1200元,至尊代理拿货价只要456元,其中的利润空间巨大。但做梵蜜琳代理需要门槛,例如金牌代理,首先要缴纳2000元押金,首批货款要达到2万元;至尊代理的押金就上涨至5000元,首批货款的金额涨到了5万元。

图片来源:采访对象提供

在代理讲述的故事中,自己都是因为热爱,以及切身感受到了梵蜜琳给皮肤带来的变化,才一头扎进去,选择做了代理。代理张进告诉每经记者:“17年考察一个品牌,无意间看到了梵蜜琳,之后买了试试,用了个把星期,朋友们都见证了我用过贵妇膏之后的变化,后来我做了代理,将梵蜜琳分享给了我身边的朋友们。”

见惯了微商套路的网友们,对梵蜜琳的卖力营销大多带着看笑话的冷嘲热讽,“好家伙,比我电动车都贵”。

图片来源:网友评论截图

梵蜜琳的天猫旗舰店里,也不乏负面评价,“效果一般,没有广告说的好”,“体验感非常不好,瘙痒过敏,假白”,“浪费钱,太黏了,一整天顶一张油腻的脸”。

每经记者在上班时间多次致电梵蜜琳官网上显示的总部电话,电话忙线未能接通。

想做代理的请先自买自用,创始人自称“非典型微商”

关注梵蜜琳的官微后,会不断收到消息,提示用户加一个“护肤老师”小素的微信。“买不买没关系,添加老师微信可以多了解护肤小技巧。”每经记者加上“护肤老师”微信后,最终都会绕到790元的产品上,而且“今天是最低优惠,只剩三个名额了”。记者最终婉拒了唯一一天的“最低优惠”,次日,小素又发来信息说:“这个活动非常划算,不希望您错过,给您留了一个活动名额。”

面对“散户”,无论是梵蜜琳天猫旗舰店的客服还是小素,都对“招代理”一事表现得很谨慎。前者称,“别的渠道不清楚,只可以保证自己产品的安全和正品。”后者先是说不招代理,后又改口说代理的事情她可以让招商的老师来跟记者谈,但即便是要招代理,也要先优先招购买了产品的消费者。“你自己都不了解产品,不敢尝试使用,你怎么有底气说服顾客相信?”

据无冕财经报道,按照梵蜜琳总部招商客服的说法,梵蜜琳的销售渠道一直以微商为主,且80%的营业额来自于微商渠道。

梵蜜琳的代理们都不太愿意提自己是“微商”品牌,“咱们品牌是要做长久的。”雅兰强调,并给记者发来一份《中山市立创检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检验报告》,力证梵蜜琳的合规性。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在接受“聚美丽”采访时,梵蜜琳创始人蔡彬弟自认为梵蜜琳是微商又是“非典型微商”。

“传统微商就是开招商会,然后往下压货,代理囤了一堆货,然后不断往下压货。”蔡彬弟说,“(梵蜜琳)代理商是比较完善的销售公司,梵蜜琳的核心代理最重要的是负责销售团队的管理。”“代理商备好资金和销售团队就好了,也不需要什么压货,培训优化的事品牌都帮你搞定。”

听了这番描述,可能也无法全然区分传统微商和梵蜜琳“非典型微商”的本质区别。和传统微商相同之处在于,对于梵蜜琳的代理而言,用真金白银来拿货仍然是硬门槛。

代理的层级越高,拿货价越低,利润就越大,但对应的,押金变得越高,代理需要缴付的首批拿货款也越高。雅兰向每经记者透露,一级、总监、总代的拿货款分别要10万元、50万元和100万元。

“卖价是全国统一价,可以给点折扣,但太低被总部查到会罚款。”雅兰说,“成为梵蜜琳代理,能够享受运营扶持和培训,教你如何发朋友圈。你如果之后做得不错,还可以升级,享受更多利润。”

“大批345线用户不认识香奈儿、迪奥,她们只认打过广告的就是品牌”

“《乘风破浪的姐姐》播出后,来咨询的明显变多了。”多位代理向每经记者欣喜地说。

梵蜜琳在营销上可谓不惜重金,请明星站台、赞助知名节目,是它惯用的两个方式。

打开梵蜜琳的官网,梳理其品牌履历,可以看到明星高密度的出场频率——2015年签约黄圣依代言,2016年携手汪峰举行“峰狂之夜”,2017年乔迁庆典时古天乐为其站台剪裁,2018年张馨予任代言人,2019年请伊能静担当“品牌首席体验官”……

图片来源:梵蜜琳官网

综艺节目方面,在《乘风破浪的姐姐》之前,梵蜜琳已赞助了多档综艺、影视剧。如《妻子的浪漫旅行》《我们是真正的朋友》《鹤唳华亭》《歌手》等。

一家头部娱乐制作公司负责招商的内部人士告诉刺猬公社:“综艺节目在招商时,特别是新节目,选择权有时并不如外界想象的多。节目制作方要么选择出价高者,要么在出价相差不多的情况下,优先选择曾经合作过的品牌。”

虽然很多消费者会觉得“微商”low,但事实上此前已有大量微商赞助甚至冠名热门节目,对节目而言,出得起钱比品牌知名度更值得考虑。

图片来源:乘风破浪的姐姐官方微博

微商为什么花血本来做广告、做赞助?这并非心血来潮,更不是“人傻钱多”,老板有着自己清晰的目标。

“我们常常用一线城市用户的视角考虑这个问题,你别忘了,20年前,只要你有钱在中央台打广告就叫品牌,10年前你在湖南台打一下广告就叫品牌。中国还有大批用户只认识有打广告、上过央视、有明星代言站台的就叫品牌,这是一些小城市用户的认知。”蔡彬弟对美妆媒体聚美丽说。

在蔡彬弟看来,很多三四五线的用户不知道香奈儿、迪奥,对网购也不是很熟悉,所以梵蜜琳就找明星做赞助,生成源源不断的素材,供代理们在朋友圈里展示,让“私域”内的潜在消费者反复看到这些内容,不断加深印象,促成成交。

明星微商领域的代表人物张庭夫妇,他们创办的微商护肤品公司,是上海市青浦区2018年纳税最高的企业,排在它后面的是中通、申通、韵达快递。

持续收割想要的客户,才是微商的核心目标。至于实现这个目标需要花多少营销费,那些真正了解高端品牌的消费者对他们如何排斥,微商们并不care。

每经影视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