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被迫卖身前夜,华人工程师: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
2020-08-04 10:13 TikTok

TikTok被迫卖身前夜,华人工程师: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

来源丨腾讯科技(ID:qqtech) 作者丨纪振宇

“可能对于你们很多人来说,这不算什么大事,”Michael Le对着镜头说,“但它(TikTok)以你无法想象的方式,改变了我的人生。”

在一则告别短视频中,Michael Le语气低落地对着镜头说道。与他往日里精心制作的TikTok短视频所不同的是,这位在平台上拥有超过3500万粉丝的“大v”,此时手持手机,用自拍镜头,录下了这段告别视频。

刚刚过去的周末,社交应用TikTok在美国的业务经历了一波三折的戏剧性转折。最终,随着这几天频繁流传的TikTok潜在收购方微软的一则声明出炉,TikTok的命运有了更加清晰的走向:被微软收购或将成为概率最大的结局。

TikTok上的美国用户,在这个周末过的同样煎熬,他们担心该平台在美国被禁用,许多平台上的“红人”在这个周末集中开始向其粉丝们告别。离别、伤感的情绪一度弥漫在这个平日里以娱乐、搞怪内容为主的平台上,显得十分不寻常。

TikTok一贯主张其平台为广大的内容创作者提供了展示的舞台,强调平台的娱乐性和社交性,对于平台上许多用户来说,他们所理解的TikTok也是这样的存在,一群年轻人在这里唱唱跳跳,乐于展示分享自己的才华和创意。对于美国政府对该平台涉嫌国家安全的指控,他们和TikTok一样,同样感到困惑和不解。

“如果说到数据安全的话,我对TikTok的担忧,并不比对Facebook的担忧更多。”一位TikTok的美国用户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

对于该平台上的许多“红人”来说,TikTok帮助他们实现了从籍籍无名到坐拥百万甚至千万粉丝的蜕变,如今面对平台生死未卜的风险,他们不得不考虑自己的下一站。

1

“TikTok以你无法想象的方式

改变了我的人生”

也许Michael Le的告别视频是受到了最新消息的刺激:特朗普将在第二天宣布封禁TikTok在美国的运营。对于该平台上许多像Michael Le一样的创作者来说,这样的事件让他们措手不及,失望、无奈甚至悲伤的情绪蔓延在许多创作者的个人频道上。

“因为它(TikTok),我买了房子,我搬到了洛杉矶,我从财务上能够支持我的家人。”Miachel Le在这则视频中动情地说,“我有3600万粉丝,我也从里面挣了许多钱,但我在其他平台并没有这么多粉丝。”

随后他在个人Instagram账户上发布了一则Story称,“再见TikTok,前往我的下一站。”末尾配上一个难过的表情。

另一位用户名为skincarebyhyram的TikTok创作者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发布了一则短视频,视频中的他并没有说话,只是无奈地微笑着对镜头做出挥手告别的姿势,底下附上一行的文字:“我会永远珍视我们美好的回忆,你们让我过去的5个月的生活变得难以置信。”

Hyram在TikTok上拥有540万粉丝,他的频道内容主要以美妆为主。

从去年以来,TikTok在美国社交世界掀起一轮新的热潮。根据相关数据显示,TikTok在截止到今年4月,在苹果应用商店和谷歌应用商店的累计全球下载量已经超过20亿次,这一纪录的完成距离下载量破15亿次仅仅经过了5个月的时间。今年第一季度,TikTok成为全球单个季度下载量最大的应用,累计下载量超过3.15亿次。

在美国,TikTok也成为今年最受欢迎的应用之一,累计下载量超过1.65亿次。

美国的年轻群体是这一平台上的主要人群,根据一份路透的调查显示,在2019年11月份,60%的美国TikTok用户年龄在16至24岁之间。另一份来自MarketCharts的数据显示,超过50%的美国用户年龄在18至34岁之间,其中18-24岁群体和25岁-34岁群体几乎对半。

无数美国青少年对这一平台趋之若鹜的原因,除了内容上充满了娱乐性外,TikTok上的许多“红人”的生活,让他们艳羡不已。像Michael Le那样,通过这一平台获得大量粉丝,买的起舒适的大房子,每天开心地生活,成了许多年轻人的梦想。

一位名为d/retube的用户说,这是他最接近成为明星的一次机会,然而现在这样的希望也破灭了。

2

“目睹了一场抢劫”

对于许多身处硅谷的华人工程师来说,TikTok在美国业务受阻,也牵动着他们的心。一位接触过TikTok的华人工程师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印象中,TikTok是近年来唯一一个在美国开展大规模招聘的中国背景公司了。

“许多人挺振奋的,包括我在内,觉得中国公司在海外也能做的有声有色了。”这位工程师表示。

今年以来,TikTok加快了在美国的业务团队扩张,据腾讯新闻《潜望》了解,目前在美国的团队人数已经达到1000人。根据TikTok近日对外公布的计划,未来3年还将在美国将员工总数扩充到1万人。

TikTok今年吸引更多华人工程师的另一大原因是受到疫情影响。今年以来,由于新冠疫情在美国愈演愈烈,许多硅谷科技公司业务受到重创,Uber、Airbnb等昔日的硅谷明星企业纷纷采取裁员、节支等措施,Facebook、谷歌等大公司的招聘工作也陷入停滞,此时,TikTok几乎是唯一一家在疫情肆虐下,仍在硅谷地区进行大规模招聘的公司。

与此同时,有许多华人工程师认为,谷歌、Facebook等硅谷工程师眼中的“大厂”,近年来已经陷入“大公司漩涡”,整体缺乏一些创业公司的干劲和活力。

“TikTok如果真的能做好,会吸引一大波在硅谷的国人过去。”上述工程师说。

但由于目前TikTok在硅谷的部分工程团队仍在搭建中,许多面试官依然是国内字节跳动的级别更高的员工,因此尽管TikTok目前想极力标榜自己为一家海外公司,但仍难以完全撇清与母公司间的联系。

一位近期参加了TikTok面试的硅谷工程师表示,亲身面试流程中,的确能看出公司在向美国大厂学习,在努力规范化流程。

“但怎奈公司目前大部分面试官在国内, 以及公司目前这几个hr水平实在是不符合大厂的水平,感觉公司在湾区正规化道路上还有一段距离。” 这位工程师表示。

从个人职业发展角度而言,多数湾区对TikTok的职位表达出兴趣的人士,依然保持了谨慎乐观,对许多人而言,解决在留美的身份问题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职业发展。目前流传的消息是,TikTok支持帮助员工办绿卡,但需符合一定的考核标准,但考核具体标准是什么,还需符合哪些条件,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细则。

有湾区科技圈人士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字节跳动目前千亿美元的市值以及在海外快速发展的趋势,对很多人很有吸引力,但现在加入无论是职级还是薪酬待遇,已经难以与两年前相比。

他举例说两年前一位谷歌大脑(Google Brain)的一位员工加入字节跳动,目前已经达到字节内部的L4级别,负责几百人的包括人工智能和广告在内的工程团队。

“现在再加入,很难再有这样的位置给你,”这位人士表示,“更多的是等着上市以及未来可能的上升机会。”

短期内快速扩张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人员质量的参差不齐,另一位近期参加过TikTok面试的人士对腾讯新闻《潜望》肯定了这样的说法。

“我自己参加过两个组的面试,面试官水平完全不一样,”这位人士说,“但核心组的体验还是很好的,所以要是能进核心组的话,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和许多初创公司一样,TikTok给出的薪酬也是由基本工资加股票组成,作为一家上升期的初创公司,股票的比例在薪酬结构中的占比也更大一些,该人士称,对于许多对字节感兴趣的人来说,这样的安排也可以理解,毕竟许多人是冲着上市去的。

“但在谈薪酬时,HR虽然表面上显得很愿意谈,但实际上根本没有空间了,”这位人士说,“还不如直接跟我说,这是final offer(最后的报价)。”

在华人工程师相对集中的论坛上,对于TikTok近期事件的讨论也一直占据着热门位置。有人说:“自己刚刚见证了一场国际抢劫。”

还有人为TikTok这样的遭遇愤愤不平,认为TikTok的遭遇是中国公司出海遭遇的又一次重大挫折,对于未来中国公司业务出海也将产生深远影响。

腾讯科技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