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的双面困境,张一鸣的奋起反抗
2020-08-10 16:44 TikTok 张一鸣

TikTok的双面困境,张一鸣的奋起反抗

中国的国际舆论能力太弱,经常被西方媒体恶意抹黑。TikTok能潜移默化的改变美国文化的风向,是中国在国际舆论战中的一张王牌,这张牌不能丢!

面对Facebook的诽谤和特朗普的封杀,TikTok正迎来生死劫。

Facebook的焦虑

熵增定律左右着个人、国家和企业的发展。舒适安逸的生活会让人越来越懒惰;封闭的国家会被世界淘汰;大公司的组织架构会变得臃肿,员工会变得官僚化,整体效率和创新能力也会下降。

我们可以把企业看做成一个生命,初创企业就如同刚出生的宝宝,他想要收支平衡,解决自己的温饱。企业的第一需求是需要相当的运作收益来保证自身的存续。

接下来伴随着企业发展与成长,开启了下一级的安全需求,这时期的企业需要的是在自身领域能够拥有越来越多的市场份额。只要能够创造一个稳定的市场份额增加的趋势,就是这一时期企业追求的关键。Facebook显然是已经度过了这个阶段,在海外的社交领域所向披靡。

第三个阶段,企业迎来了成熟期的开始,并维持在一个稳定的水平上时,这时期企业已经很难再通过单纯的扩大原有产品或者服务产生增长,必须面对的是如何拓展自身的业务领域。

Facebook在收购WhatsApp和Instagram后,灭掉了两个未来最大的威胁,稳坐社交网络的第一把交椅,花钱给自己续命的土豪玩法真是屡试不爽。

视频领域一直是一块大蛋糕,Facebook一直在与YouTube、Netflix等老牌视频公司展开竞争,企图开拓自己的优势向着更广泛的领域发展,以求在更大的范围内获得增量的可能性,缺乏视频基因的它,很难拿下这块市场。

TikTok快速发展,在时间的终极战场上,吸引了众多用户的注意力。在短视频领域又多了一名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让它头疼不已。

此前《福布斯》就曾提到,Facebook在计划创建能够实现线上交流的私人群组时,便借鉴了中国的微信群组模式。同时,微信推出的线上红包功能也”激发”了Facebook推出类似的现金礼物功能。

更早以前,Facebook推出了类似由Snapchat首创的Stories功能,其中发布的照片和视频也会在24小时后消失,仅仅8个月后,Instagram Stories的日常用户数量就超过了Snapchat。有网友干脆评论到,“Facebook以后应该直接改名叫book。”

利用用户的规模优势,Facebook的“抄袭”往往会大获成功,但是却在短视频折戟沉沙。

在2018年,Facebook曾“低调地”在少数几个国家推出自己的短视频应用Lasso,用来对标TikTok。用户可以利用该应用制作分享15秒的短视频,希望以此重新吸引不断流失的用户。不过,Facebook宣布7月10日关闭Lasso。

如果企业自身的转型没有自动自发地产生,而是被动的被市场和环境逼迫下才启动,则很大可能走向真正的衰落。

Facebook与字节跳动交手了几个回合,发现打不过,于是开始利用各种可以调动的资源来打压,包括政治资源。

借着TikTok在美国政府施压下风雨飘摇的时候,Facebook并不意外地推出了自家的短视频应用。Facebook在8月5日宣布,将在美国和其他50多个国家推出与竞争对手 TikTok 类似的服务,这项新的短视频服务名叫 Reels,嵌入在其很受欢迎的 Instagram 应用之下。

特朗普的担忧

这两天又发生了两件重要的事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本周三在记者会上宣布美国建立 “净网(Clean Network)”五大措施,将全面封杀华为及中国运营商、云服务、APP等,微信、阿里、百度等将遭清洗。

特朗普周四签署行政令,新命令的生效日期定在特朗普为微软收购TikTok美国等地业务设置的最后期限(9月15日)之后。特朗普本周表示美国政府将从这宗交易当中“抽成”,如果美国政府能获得销售价格的“大部分”,他将支持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公司,他威胁否则将于9月15日在美国禁用TikTok。

它先有的你再有,就说你盗窃;你先有的它没有,就抢。这是昂撒人的基本逻辑。特朗普不要脸的程度快达到了巅峰。

由于中国本土作战能力很强,美国的大型互联网企业想进入中国并不容易。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想出海也不容易,因为Fackbook、Twitter、Instagram在全球移动互联网领域遥遥领先。

直到TikTok的出现,打乱了原本的全球互联网秩序,让美帝感到忌惮。

字节跳动在拓展海外市场时,为了满足合规性的问题,特地注册了一个海外公司,甚至雇佣美国人做高管。从名字到公司主体,TikTok都和抖音不一样,和国内公司做了切割,完全符合美国的法律。

硅谷公司那么牛,可以分分钟抄袭一个短视频软件,但是依旧被TikTok吊打,字节跳动的实力真的很强。

美国政府手下的Facebook等大型互联网企业在自由的市场打不赢了,特朗普就只能利用行政手段亲自上阵。这种吃相很难看,还会损失自己的国际形象。由此可见,TikTok等中国出海软件的崛起,对于美帝来说是多么大的一个威胁。

字节跳动的核心竞争力是今日头条吗?是抖音吗?是西瓜视频吗?是TikTok吗?恐怕都不是,而是能做出这一个又一个现象级APP的“成功方法论”,这背后的构成是运行机制、人才结构、团队价值观等等。

美帝在科技上封锁华为,支付上打压阿里,舆论上禁止TikTok。

美国政府的目的就是全面封禁TikTok,而不是将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美国公司。微软如果能以一个很高的价位接盘,那就算一个很好的情况了。当然我还是希望TikTok能够全面胜利。

全球舆论战争

TikTok必须面对CFIUS的决定和美国总统的行政命令。TikTok不出售就封杀,不是商业战场的博弈。更多的是,是美国政治利益,控制全球舆论的诉求。

美帝的“屠龙八招”,货币战争 、石油战争 、粮食战争、健康战争、环境战争、媒体战争、贸易战争、军事战争。

要知道,美国之所以敢国际双标,是因为他有扭转是非的能力,这得益于他的国际舆论影响力。

媒体不仅仅包括传统报刊电视,还包括电影、互联网、新媒体以及社交平台。美国在二战后成为全球霸主的表现之一,是让美国文化渗透全世界,形成了对全世界文化话语权的垄断。

现实生活中,利用信息传播进行社会管理主要通过对机构或组织的外部环境施加主动影响,来引导外部环境中公众、竞争者、协作者对于机构或组织的行动,从而保障机构或组织目标的实现。

在互联网时代,美国企业出品的社交软件是实现美国价值观输出和扩散美国文化影响力的重要工具,而TikTok的横空出世让这一局面有了松动的空间,美国最流行的文化怎么可能交给一个中国软件来传播,这显然是美国无法容忍的。

如果特朗普继续放任,那么美国的软实力将大打折扣。话语权是软实力的一部分,TikTok触碰到了美国全球话语权的核心领域。美国动用国家权利去干涉一款中国APP的去留,也间接证明了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崛起与强大。其实从这件事侧面可以看出,特朗普对TikTok的快速发展感到担忧。

TikTok的斗争

一家企业的力量始终是有限的,但还有中国政府的反击和TikTok用户的支持,那么这场仗还有机会胜利。

对美国宣布将对TikTok等中国软件采取措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近日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美方泛化国家安全概念,在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对有关企业做有罪推定,并发出威胁,这违背市场经济原则,暴露了美方所谓维护公平自由的虚伪性和典型的双重标准,也违反了世贸组织开放、透明、非歧视的原则。

汪文斌表示,中方对此坚决反对,我们呼吁美方的一些人,认真倾听国际社会的声音,为各国市场主体在美投资经营,提供开放、公平、公正、非歧视性的营商环境,停止将经贸问题政治化,停止滥用国家安全概念,推行歧视、排他政策。

特朗普虽然可以利用权力封禁,但不是那么简单。一方面这会开创理由不充分却强制禁用互联网APP的恶劣先例。另一方面,这等于是对民众娱乐权利的侵犯,实际上是违反美国法律的。

目前TikTok在美国的月活用户在3000万左右,占全球受众的5%。42%的用户年龄在18-24岁之间,27%的用户年龄在13-17岁之间。也就是说,美国“Z世代”的用户,合起来占总用户群的69%,接近七成。

几天前,粉丝数量总计超过1亿的20名TikTok网红就在社交网站上共同发表一封给特朗普的公开信,反对特朗普政府针对TikTok下达禁令。公开信说:“与TikTok上充满欢乐和诙谐的短视频相比,推特上充斥着仇恨的虚拟世界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没有经历过深夜痛哭的人不足以语人生。 你只有经历过三观尽毁,万念俱灰,你才能对这个世界,对人性,对真实有更透彻,更犀利的见解。张一鸣显然是深知了这个道理,今天开始了奋起反抗。

字节跳动针对美国政府行政命令发声明:“如果美国政府不给予公正对待,将诉诸美国法院。”

声明中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对于1亿美国用户来说,TikTok是他们表达自我、娱乐、连接彼此的家园,我们希望他们知道:TikTok从来没有,也绝不会动摇我们的承诺。我们始终将用户安全和社区信任放在首位。作为TikTok的用户、创作者、合作伙伴和家人,你们有权利向各级议员包括白宫政府表达意见。你们的声音有权被聆听.”

TikTok的用户体量,肯定会对舆论走向产生一定的影响。TikTok用真相冲淡了部分谎言,美国的年轻人的态度大多是TikTok不该被禁止,可见这几年的宣传已经有点“效果”了。

中国的国际舆论能力太弱,经常被西方媒体恶意抹黑。TikTok能潜移默化的改变美国文化的风向,是中国在国际舆论战中的一张王牌,这张牌不能丢!

作者福布斯中国撰稿人,科技媒体专栏作家,微信WZJ455

王子健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