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北光环,年薪百万,名校学霸们正在扭转网课老师的社会地位
2020-08-11 11:20 网课教师 清华北大

清北光环,年薪百万,名校学霸们正在扭转网课老师的社会地位

作者|语境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8 月 5 日,网易有道发布了 2021 届校招职位,招聘网课主讲老师。 50 万起步的高薪“外衣”下,是严苛的招聘标准。

有道精品课高中大班课主讲老师招聘信息

标准中对名校毕业、竞赛奖项、高考成绩的高要求,除了让网友感叹自己对学历“高攀不起”,也引发了不少质疑的声音。

“这是要和华为腾讯阿里抢人才吗?”“有这智商干嘛去当大班讲师?”“会做和会教完全是两回事......”

面对这些质疑,网易有道助理副总裁、有道精品课高中部总经理蒋叶光直言:“我们就是瞄准了与金融行业争人才的方向,相信这样的薪酬体制对应届生会有很强的吸引力。”

被瞄准的“猎物们”,一面被极具竞争力的薪酬打动,一面又对网课老师的社会地位和职业发展有一些顾虑。

网课老师门槛为什么不能向投行看齐?

顶级名校金融高材生成为网课讲师,并不是一件新鲜事。

潘佳生毕业于清华本硕金融专业, 2016 年毕业季,他的同学们多数都奔赴证券银行等金融机构。

金融行业专业供给要大于岗位需求,竞争激烈,再加上通过毕业前的简单接触,潘佳生觉得自己的兴趣并不在于此。

2014 年起,从小喜欢给同学讲题的他,大学时期先后在学而思和猿辅导兼职做录播和直播课的讲师。直到去年年底,经过权衡之后,他决定全身心加入在线教育行业。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观察,学而思、猿辅导、有道精品课等K12 在线教育头部机构,都在以高薪争抢像潘佳生这样清北系出身、曾获高含金量竞赛奖项、教学经验丰富的网课主讲老师。今年强势加码教育业务的字节跳动称“未来三年,教育业务不考虑盈利”,旗下教育产品清北网校也以“年薪 200 万上不封顶”的薪酬待遇,网罗优秀中小学网课老师。

如果没有真正入行,可能很难理解在线教育行业对学历背景的苛刻要求。

“我每次在课前自我介绍后,经常会被问到你怎么还来当数学老师?但我觉得所谓‘投行精英’的招聘标准蛮好的,学历背景的光环会让一个主讲老师在入行初期容易很多。”潘佳生说。

潘佳生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中考数学满分,高考通过数学竞赛保送清华。

他告诉刺猬公社,第一次听课的家长或学生,在听过他学历背景、获奖经历、个人经验介绍分享后,能够在短短几分钟内产生信任感,迅速进入课堂状态,将注意力集中在课程内容上。

他的学生会亲切地称呼他为“大潘老师”,入职不到一年,他已经成为有道精品课人气教师前三名,K12 主讲老师中销售额TOP10 的网课老师。

另一位 90 后“学霸”讲师莫荒年认为“名校标签”也实实在在地代表了老师的能力。

莫荒年曾获全国高中数学、物理联赛二等奖,凭借自招加分考入北大,原来是一所线下机构物理学科的负责人,即将正式加入有道精品课的讲师团队。

能够考到名校是学习能力的证明。我当年对某个学科有透彻的理解和牢固的基础,我现在就更有可能用浅显易懂的方式给学生讲明白。虽然说学得好不一定教得好,表达方面确实也挺看天赋,但是学习能力可是教学质量的一个保证。”莫荒年说。

除此之外,潘佳生和莫荒年都会利用自己的“学霸形象”为学生引路。

“我觉得网课老师的最终状态是让学生想要成为像你一样、甚至是比你更好的人,是介于老师和明星偶像之间的一种角色。”除了讲课,潘佳生会在课上安排出一点时间,分享自己的个人经历,让学生更全面地认识他。

为了强调课后练习有多重要,潘佳生会给学生分享一些同学们的事例。例如,考上清华的状元同学每次在考试前会把所有的知识复习三遍,拿奖学金拿到手软的学霸们会有自己的时间安排表。“这一点家长们都觉得非常受用,他们原来可能没有意识到孩子的学习方法或是时间规划有多重要。”

“我毕业之前在线下上课的时候,周末就会从学校带一些北大的纪念品,奖励给作业做得好或是考试考得好的学生,他们就非常开心。”莫荒年也会分享一些大学的美好生活,他觉得只有经历过才能给学生传递这种感觉。

名校生的入行“难题”

虽然机构不惜用高薪挽留顶尖人才,家长学生认准“名校”这块金字招牌,但应届毕业生们对网课老师这一职业选择仍深陷纠结。

高薪的“诱惑”之下,阻碍年轻人的,是网课老师有些“不受待见”的社会地位。从英国留学归来的陈伊潇对此深有体会。

陈伊潇去年拿到了剑桥大学的硕士学位,专业是教育方向。据她了解,她的同学们真正步入“教育领域”成为一线工作者的不多,而这些同学无一例外都进入了待遇优厚的全国顶尖私立学校。

“我觉得大家还是有社会地位方面的顾虑,认为老师这个职业不太可能出人头地,而学校的老师又会比在教育机构更受人尊敬。”陈伊潇说。

“我的同学们其实没有太过传统的看法,长辈们对网课老师的职业认知度会更弱一些。我毕业后先是加入一个清华学姐的创业公司做影视内容开发工作,同时也兼职上课。去年辞去工作开始做全职讲师,爸爸妈妈听了立马跳起来,‘你怎么能把兼职上课变成你的主要工作?’”

在入行初期,潘佳生和大部分毕业生,特别是顶尖的名校毕业生,都经面临过选择成为网课老师的自我挣扎和外界压力。

今年,潘佳生个人发展的“巨变”毫不费力地说服了父母支持自己的讲师事业。“他们对我能教的学员数量和课程数量感到惊讶,在收入上也给他们比较大的震撼。”

暑假期间潘佳生的课程比较密集,每天都有4~ 6 小时的直播课,晚上有时还会安排1~ 2 小时的公开体验课。接下来的秋季课阶段,他将会给 7 个班授课,每个班平均有 2000 位学员。

之前兼职上课时,潘佳生“打两份工”的年收入在70~ 80 万左右,全身心投入讲课后,粗略估算他的收入翻了 3 倍多。

在在线教育行业发展成熟、各大教育机构“激进”的宣传推广下,越来越多的校招生,开始主动接触和选择网课老师这一职业。

特别是今年,在金融等传统线下业态受到冲击较大的情况下,招聘平台BOSS直聘 7 月发布的《 2020 年高校应届生专业就业竞争力报告》显示,在线教育等领域发展迅猛,对应届生较为友好。

关于网课老师缺少职业正视的问题,莫荒年觉得可能要随着时代的发展和通过全行业的努力,才能慢慢扭转这个社会现状。

名校名师的“可视”职业道路

“目前在线教育行业大多是挖掘线下已经成熟的老师,进行一定的包装之后转移到线上。这导致了在线机构能力的断层,没有将应届毕业生完整地打造成一名在线名师的能力。”

蒋叶光说,这是有道精品课今年首次面向应届生招聘网课老师的原因之一。学历成绩和学科竞赛奖项是一个门槛,高薪匹配高能,更重要的是搭建一套从零开始的成熟讲师培养体制。

但被训练为成熟讲师后,大多数有着较高追求的名校生,对于日后的职业路径依旧有些困惑。

“一个新的老师,从入门、到熟练、再到顶尖,好像没有实质上的突破。我好像看不到一个promising future,很难想象它变成我的长期工作。”这是陈伊潇从剑桥大学教育专业毕业后,没有选择教学方向的原因之一。

算上最早在校期间的兼职生涯,潘佳生入行已经有 6 年时间。但从去年开始,他发现自己对于网课老师的工作定位发生了一些变化。

“以前只是觉得自己的本职工作是讲课讲题,帮助同学,全职加入有道精品课后,我会更倾向于一个有个人IP的名师,除了讲课,偶尔也能刷脸招生。”

有道精品课的其他老师告诉刺猬公社,每次线下见面活动,大潘老师的学生总是是报名最踊跃的。曾经有一位妈妈特意带着儿子从山西赶来北京,只是希望能当面表达对老师的喜爱和感谢。

有道精品课年薪百万的名师占名师总量的45%,潘佳生是其中之一,但他还在努力。“比起经验丰富的老师,我在教学上还有很多值得探索的地方,网课的主讲老师应该是未来7、 8 年会坚持的方向。”

而面对教师一直看不到“promising future”的职业困惑,莫荒年说,如果还维持着线下教学的状态,他的确也会为此担忧。

过去在线下培训时,他的老板经常被问到一个问题:教育培训行业的人 30 岁之后都在干什么?

“老师在年轻的时候有点像劳动密集型的职业,尤其是线下,要靠追课时去增加收入。一个名师如果在线下机构,大概率是转做管理岗位。”莫荒年在计划加入有道精品课前,对自己的职业规划就是管理方向,也较早地成为了此前机构的太原分校校长。

互联网让教育的传播和传递都达到了一个更大的半径,更宽广的维度。在莫荒年看来,有道精品课是具备大厂光环的“互联网+教育”平台。

“一方面,有道精品课作为在线教育整体有广阔的前景,互联网大厂的背书对于网课老师毋庸置疑是扩散知名度的机会,即使作为讲师再回到线下,对个人发展依然是有好处的;另一方面,和传统教育机构转型在线教育相比,互联网公司的氛围更浓厚,成为有道精品课的讲师和读研读博后再进入互联网公司,对我来说是殊途同归。”莫荒年说。

潘佳生能切身感受到平台给予他的资源和机会倾斜,比预想中要多很多,有更多上课机会就会有更快的进步。同时,他也察觉有道精品课走“名师”这条路的定位很清晰,公司战略和老师的个人发展是非常贴合的。

对于更远一些的将来,他也看到了很多可能。

“即使7、 8 年后,我真的不愿意继续讲课了,教育行业还有很多细分的领域,我可以自己创业,或者再回到金融行业做教育方向的投资,这些都是很好的机。”潘佳生带着金融高材生的自信说。

刺猬公社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