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港上市、"贱"卖考拉后,网易在求稳中硬着陆
2020-08-14 14:13 网易 考拉

赴港上市、

来源丨新文化商业(ID:Ent-Biz)作者 | 千水

8月13日,网易公司发布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网易公司第二季度净收入181.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5.9%,其中网易游戏收入为138.28亿,占营收比为76%。归属于网易公司股东的持续经营净利润45.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5.3%。二季度,网易营收、净利润均超市场预期。

从资本端来看,市场对于网易的整体预期是很好的。延续第一季度的上升势头,网易当日股价上涨3.57%,市值已逾5000亿港元,相较于去年同期市值已增长74%,在中国互联网公司里属于当之无愧的佼佼者。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编辑

网易公司原先是中国领先的互联网技术公司,它曾与新浪网、搜狐网以及腾讯网并称为我国的“四大门户网站”。时至今日,新浪网和搜狐网还在门户网站上止步不前,网易已经在以网络游戏为支柱的道路上平稳着陆,这一点跟腾讯的营收模式有些相似。

19年年初,丁磊提出将“游戏、电商、教育、音乐”将作为网易的四大战略部署,游戏是营收的支柱产业,这一点在2020年被充分印证,电商、教育、音乐虽然亏损或者微盈利,但对于网易来说,代表着未来可能性。

主营游戏业务从内生到全球化

腾讯今年二季度财报显示其网络游戏收入增长40%至382.88亿元,增速达到三年来的新高,而网易的网游收入为138.28亿,大约是腾讯该块业务的30%,而去年腾讯一季度财报中网游的收入为285.13亿元,而网易的收入为118.5亿元,大约是其42%,虽然相比去年,网易与腾讯的网游收入差距进一步拉开,但这并不妨碍其成为国内第二大网游公司。

2020年,网游给网易带来了76%的收入,而在2015年一季度,网易网游的收入为31.04亿元,占比84.81%,在后续其它业务也逐渐开展起来的这5年,网游收益的占比在逐步下降,直到丁磊将网易考拉以20亿美元价格卖给阿里,网游收入的营收占比曾一度回到80%。

本季度,《星战前夜:无烬星河》、《梦幻西游网页版》、《猎手之王》、《实况球会经理》和《漫威对决》等新游戏陆续推出,网易也在缓慢而有序的推进游戏出海,如《荒野行动》和《明日之后》等游戏在日本表现强劲,改观了游戏市场普遍认为日本人不喜欢手游的印象。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编辑

而蓄势待发的游戏内容池里,网易游戏的储备还是相当乐观的,如《阴阳师:妖怪屋》《The Lord of the Rings: Rise to War》《哈利波特:魔法觉醒》《时空中的绘旅人》《天谕》手游、《倩女幽魂隐世录》《超激斗梦境》《无尽的拉格朗日》《暗黑破坏神:不朽》和《宝可梦大探险》等,整体以大IP和大世界观为主,显示出该业务求稳求规模的特点。

在出海业务上,网易的策略是内推和外投结合,除了产品的出海,去年7月16日,网易游戏宣布已对加拿大独立游戏开发商Behaviour Interactive Inc。(“Behaviour”)进行了少数股权投资,但网易并未透露具体的投资金额。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编辑

但网易并不会因为其股权投资而介入Behaviour的运营当中,Behaviour仍会进行独立运营。自1992年创办以来,Behaviour一直在业界有着良好的资质与口碑。其研发的成功游戏超过250个,布局全球,并已有超过2亿玩家。这也不是网易与Behaviour的首次合作,早在2018年4月,网易就已与Behaviour进行了合作,将网易游戏旗下的《第五人格》推向全球。

也许就是因为此次合作,网易与Behaviour建立了友好关系,为此次的股权投资打下了基础。通过对Behaviour的股权投资不难看出,网易对于游戏全球化布局的重视程度。

电商业务根基未稳

网易的主要电商原本分为2个部分:网易考拉和网易严选。

网易考拉的命运已在去年9月迎来终局,外界很多人说20亿美元卖给阿里有点亏,不过对于网易来说,电商业务的经营一直处于鸡肋状态,出手是最好的选择。

考虑到跨境电商的高门槛,主要体现在政策和牌照上,且随着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的大环境,跨境消费的市场体量天花板极其明显。网易考拉虽然在消费者眼里有着最高的“真货率”,但与天猫国际的市场份额几乎没有太大领先优势,均在25%左右徘徊。

对于创业公司老板来说,无非两条主要出路,一是做大找接盘侠卖个好价格,二是独立上市融资。对于母公司在美股敲钟的网易来说,已经拥有网易教育这个独立IPO的分业务了,走下坡路且前后有天猫国际、京东、小红书、甚至拼多多等豺狼虎豹围剿,卖身是网易考拉最好的出路。对于丁磊来说,此时放手不失为一种明智选择,毕竟游戏不能养活所有不赚钱的业务。

我们来看看网易严选,虽然有直播带货这个新形势出现,丁磊也亲自下场在快手和网易严选的直播频道亲自带货,但与网易云音乐一起归类为“创新业务及其他”的网易严选依然没能从数据上给予更加耀眼的反馈,反而网易云音乐成为营收占比约19%的该板块亮点。足以说明电商业务的竞争压力之大。

事实上,2019年初,网易严选就曾陷入了裁员风波,这对于原本就远没有达到预期收益的网易严选来说可谓雪上加霜。

随着市场的发展,不仅行业竞争加剧,流量变现难度加大,而运营成本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如何维护自身的发展找寻一条独属于网易严选的发展道路,可能还要跨越千难万险。

网易云音乐:小众向大众突围

网易云音乐的发展道路也是很崎岖。作为主流音乐APP之一,网易云音乐有大批的忠实粉丝。但是最近网易云音乐接连遭到了2次产品下架事件,这折射的是其转型的困境。虽然产品的下架并不影响已下载用户的正常使用,但是不能下载和更新对其用户信赖度还是有影响的。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编辑

不过,在2020年,网易云音乐实现了突围,体现在版权、社区、创新业务的齐头猛进。

生态布局方面,网易云音乐陆续与华纳音乐、少城时代、 Indie Works、BPMT(BPM Tokyo)、抖音、阿里88VIP、环球音乐等生态伙伴达成合作,取得《歌手·当打之年》《声临其境(第三季)》《中国新说唱》等多部头部综艺版权,在疫情期间推出诸多有影响力的线上演唱会,拿下如TFBOYS周年在线演唱会独家版权等。

产品方面,网易云音乐正式发布独立K歌APP“音街”,为年轻人打造K歌社区。“云圈”、“云贝”、“一起听”等功能相继上线,似乎做好了进击音乐全产业链条的产品准备。

社区层面,早在网易云音乐上线时,丁磊就给出了“移动音乐社区”的定义,围绕音乐的发现与分享,进而打造独特的音乐社区。今年,先是独创的“歌单模式”让网易云音乐从一众产品中脱颖而出,用户定制自己的歌单,然后基于歌单进行分享;而后乐评成为网易云音乐的又一杀手锏,评论区中有趣的UGC内容营造了鲜明的社区氛围;以及电台、短视频等一系列尝试,丰富了音乐社区的形态。

商业化方便,从一季度开始,网易云音乐的营收贡献就已经成为整个集团的亮点。网易高管杨昭烜在今年一季度财报分析师电话上透露,网易云音乐在第一季度实现了同比三位数的营收增长,付费会员人数和会员收入持续增长。

看起来,网易云音乐已经从前几年的版权竞争泥沼里走出来了,且开始冲出社区,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全能音乐流媒体平台。

有道:独立上市不足一年市值增长200%

网易教育是网易第一个独立上市的业务,于去年10月25日登陆美股,股价从开盘的12.5美元涨到截止今日的38美元,用时不到一年。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编辑

网易有道第二季度财报显示,第二季度营收6.23亿元,同比增长93.1%,毛利润为2.815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1.061亿元增长165.4%。截至2020年6月30日,有道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定期存款和短期投资总额为18亿元。

2020年第二季度,网易有道的学习服务和产品能够继续保持快速增长主要归因于有道精品课收入的健康增长。报告期内,有道精品课实现销售额4.6亿,同比增长214.5%。K12作为主要增长引擎,Q2销售额为3.1亿,同比增长228.5%;K12正价付费人次达32.9万,同比增长358.9%,环比增长115.3% 。

不过,二季度有道公司仍然处于亏损状态,净亏损2.58亿,去年同期为8760万元。营业总费用达5.646亿元,比去年同期的1.892亿元人民币增长了两倍,其中营销花费4.45亿。有道称,营销费用增长主要是由于销售和营销工作的加强,以及与销售和营销团队扩张有关的薪酬支出增加。

综上,在主推支柱产业的同时,大力推进次要产业的进步,这样的策略方针是没有错的,仅用了不到两年时间,实现了各业务板块的硬着陆。去年卖掉考拉,有道分拆上市,今年赴港上市,网易的每一步都牵动整个互联网的格局,从2020年半年报来看,网易的每个选择都是走在向前的轨道上。

更重要的是,网易还有着巨大试错空间,后续发展仍然可期。

新文化商业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