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系”云度新能源:一场教科书级的PPT造车盛宴
2020-08-14 18:15 云度 新能源车

“莆田系”云度新能源:一场教科书级的PPT造车盛宴

作者| 侯卓铠  来源|界面新闻(ID:wowjiemian)

几天前,美国电动汽车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将两台FF91的原型车挂在了worldwide auctioneers拍卖网站上进行售卖,其中一辆据称是2017年在派克峰爬山赛创下纪录的里程碑式车型。

该消息一出,便获得了国内外各大区媒体的关注。一时间舆论热议纷纷,那位曾经用“PPT造车”方式收割了一大笔资金、用“梦想窒息”的贾老板,或许也参透了汽车产业的深度,用这样一种方式回归到现实中来。

然而,反将目光放在国内,一家“莆田系”车企又再次“拾起”这一旗帜,再次上演了一场教科书式的PPT造车。

二次创业?

8月6日晚间,沉寂两年之久的云度新能源(下简称“云度”)在厦门香格里拉大酒店召开了全新的品牌发布会——詹文章、傅振兴、张震、吴遵祥、曹刚出现云度汽车全新高管团队的名单之列,而云度也正式向外界公布了其品牌重塑计划——“第二个五年计划”。

刚刚走马上任的云度CEO林密表示:“今天站在这里,我骄傲地说云度新能源汽车再次实现云速度,云度将以全新的姿态重回国内新能源汽车的主竞技场。”

在发布会上,云度向外公布了其全新的技术开发理念和技术研发计划。未来,云度将在三电技术研发、智能驾驶技术研发、产品网联化和OTA技术研发等方面全面发力,同时还将自主开发全新一代智能模块化纯电平台,力求在新能源汽车研发的核心技术上实现突围。

林密更是一掷豪词,“云度新能源希望2025年能跻身国内纯电汽车品牌前三强,并逐步成为全维智慧出行方案提供者。”

时间回到今年5月18日,云度发布公告称,林密正式出任云度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CEO,全面主持公司的整体战略制定及日常经营工作。该公司原董事总经理刘心文已经离职。

作为此前曾任比亚迪(81.930, 0.13, 0.16%)戴姆勒新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2016年1月加盟云度汽车并出任副总经理、营销公司总经理职务。2018年至2019年期间曾离开云度汽车,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中,林密也没有闲着,分别投加入了艾康尼克和博郡汽车的麾下。

有消息称,当时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为其开出了20万月薪的薪资,这还不包括其他收入。不过与艾康尼克相同,林密很快便离开博郡汽车,再度销声匿迹。

在近两个小时的冗长演讲中,云度新能源只想表达一个核心内容,那就是“云度要回来了。”但是,摆在林密和云度面前的还有更多看见的危机。

三年连亏变“失信公司”

云度新能源全称为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云度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2月4日。是由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莆田市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管理团队(个人股东)、福建海源复合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四方共同出资9亿元成立的混合所有制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

根据天眼查APP显示,海源复材占比11%、莆田市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占比34.44%、福汽集团占比39%、原云度汽车总经理刘心文占比15.56%。所以,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云度企业并不属于互联网造车新势力的范畴。

如此“国家队”的背景之下,云度却面临连年亏损。

记者通过查阅云度股东方ST海源(原海源复材)2019年财报后发现,其在2019年的全年营收仅为1.04亿元,全年净利润为-1.77亿元。这也是云度新能源在2018年净利润-1.38亿元、2017年净利润-0.95亿元之后,连续第三年出现巨额亏损。

不仅如此,据天眼查APP显示,从年初至今云度拥有超80条的法律诉讼案件。该公司已经在4月7日被最高法院认定为失信公司,且公司董事长翁林海也被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

导致云度新能源公司及董事长被贴上“失信”标签,与年初一场官司有关。

据莆田市涵江区人民法院最新公布的执行令显示,3月5日,常州市三生机械有限公司因与云度新能源发生买卖合同纠纷,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云度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或查封、冻结其同等价值的其他财产。

法院经审理后裁定查封、冻结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云度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名下的财产,以1750万元为限(存款冻结期限为一年,股权冻结、房产查封期限为三年,其他动产查封期限为二年)。法院判决书显示,云度新能源拖欠常州市三生机械有限公司货款17161316.65元。

也就是说,一家注册资金达到9亿元的车企,居然无力偿还1700余万元的供应商贷款。

对于云度汽车当前的经营情况,该公司市场公关部负责人周良曾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今年造车新势力都比较困难,公司在卖车方面的利润较少,经营方面在可控范围之内。”

由于连年亏损,在经营所需资金方面,公开信息显示云度汽车主要依靠股东担保贷款方式筹集资金。其中,海源复材曾在2019年1月召开的股东大会上为云度新能源提供不超过人民币3,850万元的银行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担保期限为2年。

根据该公司发布的公告显示,此笔贷款担保业务发放单位为中国建设银行(6.230, 0.03, 0.48%)股份有限公司莆田涵江支行,还款日期为2020年12月20日。

造车不及格

云度遭遇危机的背后是其糟糕的市场表现。

2017年初,云度汽车获得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颁布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许可证,成为国内第十家获得新建纯电动车生产资质的企业、并成为第二家获得工信部审查通过的新能源乘用车生产企业。

得到了“双证”的云度开始了造车之路并迅速布局了旗下产品序列,先后推出了云度π1和π3车型。不过公司从2017年10月旗下首款车型π1上市交付至今,仅推出过两款车型(2019年推出π1和π3衍生长续航车型),加之2018年、2019年新能源补贴退坡,其交出的“成绩单”十分难看。

2018年,云度π1 和π3的销量总和为7643辆,2019年1-12月云度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新能源汽车产量为2588辆,新能源汽车销量为2566辆。从简单的算术上便可得出,云度从诞生至今,累计总销量不足两万辆。

2019年7月份云度新能源发布了一则“关于调整2019年第4季度员工上班出勤时间的通知”。彼时,根据通知显示,公司将“实施部分正常上班、部分轮休、部分全休制度”,全休员工,放假期间工资按现行月工资标准的40%发放,轮休员工放假期间放假期间工资按现行月工资标准的50%发放。

通知明确表示,从6月开始,公司生产部门员工已经全休,大部分员工将处于放假状态,医保已经拖欠1个月未缴纳,公积金有5个月以上没有缴纳。并且制造中心员工基本上是按照最低工资标准1500元/月发放,其他单位按照40%左右发放。

而在2020年,界面新闻记者通过公开信息查询后了解到,作为国内首家实现新车上市的新造车公司——云度汽车在今年上半年销量仅为402辆,同比暴跌超9成,市场占比趋近于零。

与此同时,云度已售出车型早遭受到众多质量投诉。根据车质网提供的缺陷产品投诉列表中涉及电机驱动控制机故障、电池能耗高、售后服务等诸多问题。更别提2018年π3在C-NCAP安全碰撞中获得的2星垫底成绩,及一直未有调查结论的π3自燃事件。

“画饼”充饥

巧合的是此次发布会的召开地与2018年3月首次召开的战略发布会相同,没有豪华的布景,没有充足的座位,同样也没有实际的产品落地。

发布会上,林密宣布除了基于现有两款车型的升级版型将于今年8月底上市之外,云度正在进行是新的纯电动平台正在研发中,并将于2021年开始陆续对外亮相。在林密看来,模块化的正向研发、平台化的产品开发将帮助云度快速丰富产品线,基于该平台的新车价格大概在10-15万元区间。

而云度新能源汽车CTO傅振兴介绍云度正在开发的新一代固态电池、全新锂硫电池,其中固态电池有望2025年实现量产。电机系统上则开发出油冷扁铜线电机,据称其有效功率密度高达7kw/kg,高于世界行业平均水平25%以上,有效提升整车的NVH性能。在电控系统上,云度正在研发的新一代基于碳化硅作为功率元器件的电机控制器等等...

正如4年前贾跃亭在发布会现场用PPT“画出”的乐视汽车帝国一样,云度则用一种更为专业的技术规划打消股东方和投资方的顾虑。不过这样依旧难掩PPT造车的实质。

实际上,云度的PPT造车由来已久。在云度的公司介绍中,其坚持正向纯电动SUV产品的开发,公司构建“云电、云盘、云享”三大平台为核心的电动汽车技术架构体系,2019年完成三款产品上市,打造福建省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

然而,截至目前曾经在2018年公布的云度X-π概念车和π7车型至今仍无下落。此前,云度汽车也曾向外界表示,将在2019年10月至11月推出一款小微型车,该车主要针对微出行市场和低速电动车市场。并计划在2020年中旬推出一款增程式电动车。时至今日,上述这些车型规划仍未有任何相关进展消息。

除了自身造车之外,云度汽车还曾在2019年初与一汽轿车签署合作协议,计划双方共同研发、生产、销售新能源乘用车。根据协议内容,双方合作车型将借助一汽轿车生产体系进行差异化零部件开发,并通过云度自身资质和销售渠道进行销售。

同时,双方还将携手建立在网约车、物流车、湄洲岛智慧城市(自动驾驶)、红旗小镇、卡车物流平台等领域的合作伙伴关系,并进行汽车金融、供应链共享等战略性合作。

不过,双方合作至今也没有任何实质性项目落地。

界面新闻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