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曾竞价争夺,如今着急退出:大疆失宠了吗?
2020-08-31 11:49 大疆

投资者曾竞价争夺,如今着急退出:大疆失宠了吗?

作者 | 张吉龙    编辑 | 安心

来源 | 全天候科技(ID:iawtmt)

对于大疆,曾经大批投资者挤破头要投进去;今天,他们又拼命想退出来。IPO是投资方最期待的退出方式,但大疆似乎一点都不急。

投资2年后,提到大疆,有投资人忍不住爆了粗口。

这可能是他们被动到恼羞成怒的一种表达——高价投资大疆以来,企业与他们沟通少,上市没有消息,退出遥遥无期。

为退出而焦虑,是大疆不少投资者现在的真实写照。

这与2018年4月大疆的那轮竞价融资盛况形成显著的反差。

那时候,大疆要以竞价的方式融资10亿美金,且要求投资者须认购一定比例无收益的D类普通股(本质上是一种无息债),才能获得B类普通股的投资资格。

即便如此,在首轮竞价结束时,仍有近100家机构递交了保证金和竞价申请,认购金额较大疆的计划融资额超过了30倍。由于投资热情太高涨,大疆不得不开启多轮竞价筛选投资者。

“技术驱动”、“高速增长”、“超级独角兽”、“IPO预期强烈”,这些标签让大疆成为投资者眼中的优质投资标的。

所以,那轮融资,大疆投前估值达150亿美金,如果算上D类股,大疆投后估值或超240亿美金。

但今天,那些成功拿到入场券的投资者个中感受,甘苦自知。

全天候科技从投资人处独家获悉,疫情以来,大疆“业绩还可以”,“营收和利润在一季度未出现崩盘,二季度恢复表现强力”。

但2018-2019年,大疆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速放缓,均不及2017年的表现,高增长不再。

IPO方面,有大疆的投资者称,他听说大疆在接触券商准备上科创板。但对于大疆多数投资者来说,得到的只有传言,尚未看到实质性进展。

一些失去耐心的投资者在私下寻求股权转让,但现在的市场环境及大疆本身的情况导致这并不容易。同时,2018年那轮另类的竞价融资,让投资机构对大疆的风格心存顾虑。

大疆的一位前期投资人顾风(化名)已经对股权转让不抱希望。他通过全天候科技向大疆表达:关于IPO,无论上还是不上,都多一些沟通吧。

01

增长“失速”

2020年疫情爆发以来,互联网江湖裁员消息时有传出,大疆也几度踩在裁员的舆论风口上。

8月中旬,路透社报道称,大疆正在对其全球销售和营销团队进行大规模裁员。

报道称,汪滔给一个副总裁下达裁员命令,要求从3月份开始,裁减三分之二的营销和销售员工。

这篇报道提到,最近几个月大疆将其深圳总部的企业销售和营销团队从 180 人削减到 60 人,消费者部门方面也有类似的裁员。比如全球视频制作团队,已经从 40-50 人缩减到 3 人左右。不仅是中国大陆,韩国的一个营销团队也被整体裁掉。

由于翻译的问题,路透社原文中的“该公司正考虑在大约14,000名员工中‘瘦身’”,在很多中文媒体的报道中变成了大疆裁员约1.4万人。

对此,大疆公关总监表示否认,称大疆总共14000人,“按路透社的说法这公司都没人了。”

今年4月份,大疆被曝正在进行至少50%的裁员计划。当时大疆官方也进行了否认,称当时处于项目关键时期,正需要人手,招聘工作在正常进行。

不过,从脉脉到知乎甚至是抖音,都有自称大疆的员工发布自己被裁员的信息。

一位大疆的离职员工认为,裁员是受到疫情的影响,“这次疫情和经济大环境对大疆影响很大”,“玩无人机的大概都知道今年行情不好。航拍圈的直观感受是买的人少了。”

大疆的投资人王卓(化名)称,大疆一直在裁员,但他表示,疫情对今年的销售影响不大,调整了摊销和合同之后,基本上没下滑。

大疆公关总监谢阗地告诉全天候科技,今年疫情中上半年的营收同比2019增长超20%。不过他强调,这个数据没有详细核算,不算是官方发布。

过去两年,即便大疆在增长,但“该有的增长还是没有办法完全释放。”大疆的投资人顾风把这种状态称之为“稳健”。

2018年堪称是大疆业绩的拐点之年。

根据大疆2018年的融资材料,2015-2017年,大疆营收分别达59.8亿元、97.8亿元、175.7亿元人民币,净利润则从14.2亿元跃升至19.3亿元和43亿元人民币。

全天候科技独家获得另一份资料显示,2018—2019年,大疆的收入和净利润相比2017年均出现了下滑,尤其是2018年,营收、净利润都处于这三年的低谷。

大疆业绩表现  数据来源:投资人提供

关于2018-2019年的业绩情况,全天候科技曾向大疆求证,但并未得到明确答复。

“2018年可能是由于公司内部的一些调整”,顾风认为,大疆这么大的体量,想要2017年那样的高增长也比较难。

消费级无人机是大疆的杀手锏。早在2017年,其消费级无人机业务就贡献了总营收的85%,且总营收中约有80%来自中国以外的市场。

美国为代表的北美市场是大疆最重要的市场之一,曾占据40%的营收。2018年,知名研究机构NPD Group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大疆在美国市场占据第一,以线下市场份额77.2%的绝对优势超出其它所有品牌份额三倍以上。

但是最近几年大疆在美国市场屡遭冲击,而在消费级无人机市场也接近摸到天花板,它开始开拓国内市场,和更多不同领域的产品。

有投资人透露,目前大疆已经将供应链基本转移到了国内,所以海外冲击有限;收入来源上,中国已经是大疆最大的市场,中国和海外的营收“一半一半”。

不过,在国内,由于政策限制、电池续航、飞行安全等问题,消费级无人机经历过短暂的销售高峰后逐渐变得冷清。

“大城市全是禁飞区,一年飞不了几次,为了自驾游也不值得的”,一位大疆的用户表示,他买的无人机已经“吃灰”了。

除了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大疆还在开拓农业、医疗影像、教育甚至自动驾驶等多个领域。

大疆业务领域 图片来源:大疆官网

在农业无人机领域,大疆与同行极飞是行业头部玩家。大疆投资人顾风提到,二者规模差不多。据公开报道,极飞农业无人机业务营收已超10亿元。

不过总体看起来,在消费无人机之外的领域,大疆都还处在摸索的阶段,难堪收入大任。

02

焦虑的投资人

对于IPO,大疆似乎一直不着急,但投资人的退出需求越来越强烈。

据公开信息,2018年之前,大疆有过4轮融资,融资总额不超过2亿美金,红杉资本中国、中恒星光、远瞻资本、麦星投资等都在股东名列。2018年的10亿美金融资也是大疆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一笔融资。

大疆融资历程,信息来源:天眼查

在一些投资人看来,“大疆肯定到了IPO的阶段了”。但一直以来,大疆都没有沟通过关于IPO或者下一轮融资的安排,这让不少投资人被动而焦虑。

实际上,2018年那轮融资时,大疆给出过退出方案。

当时的官方文件显示:公司每年将公布两次退出的时间段,届时亦将公布官方最新估值(按照25倍PE核定,净利润按最近12个月的营收数据计)。届时有意退出的投资者可提出申请。

对于B类股,大疆可根据现实情况,决定是否回购投资者拟转让的B类股票,或是否安排集中转让给有意认购的新一批投资者。新投资者需同时认购老投资者持有的B类及D类股,针对D类股票的持有期将重新计算。

同时,大疆将有权选择是否按照最近一期官方估值回购投资者持有的部分或全部B类股。大疆行使该项回购权时,投资者有义务将回购的股份按照最近一期官方估值出售给大疆。

关于D类股(即无利债),在三年锁定期满后,投资者可要求大疆进行回购,价格按投资成本价计。

图片来源:大疆2018年的融资材料

不过,据投资者透露,截至目前,大疆并未官方进行过回购,因为D类股三年锁定期未满,投资者无法要求大疆回购D类股,也就无法触发大疆是否回购B类股的选择权。

一些投资人试图私下寻求接盘方,进行股权转让。

“我们至少认识3个资方有或者曾有出让股权意向”,一位PE投资人告诉全天候科技,“但因为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核实它(大疆)到底上不上市,所以都搁置起来了。”

顾风所在的机构也曾考虑过股权转让的方式退出。但是,由于量比较大,这个时候也很难找到买家。

顾风认为,对于估值已经达到200多亿美金的大疆来说,投资方要转让股份,吸引接盘方的无外乎两点:要么高增长,要么现在增长可能趋缓,但是马上会有一个估值提升的机会,比如IPO。

目前来看,这两点外界都无法清晰看到。同时,大疆上一轮的强势竞价融资,也让市面上不少机构担心大疆对待投资方的态度。

大疆的个性不止体现在上一轮的竞价融资,在沟通和信息披露方面,也让投资方感觉“不充分甚至不友好”。

一位投资者举例说,2018年竞价融资后,究竟哪些新机构进入了股东名单,官方至今没有向他们披露过。

创始人汪滔与投资人的互动就更少了,“基本不出来”。

“大疆很牛,不可否认做的非常好,”顾风认为,有时候创始人要带一点个性,才能够真的把东西做出来。这一点上,他将汪滔、马斯克、乔布斯归为同一类人。

但顾风又认为,“投资人都是逐利的”,“就算大疆表现的再牛,现在也不分红,投资机构所谓的收益都只是账面的东西。”

从另外一个角度,顾风甚至觉得,大疆一直不沟通IPO的消息,对企业自身未必是好事。毕竟现在很多投资人已经比较着急退出,想要转让股权,这种情况下不可避免地会对外放出一些消息,无论是真是假,都会对公司都会造成一定的影响。

所以,他很希望大疆能讲一讲IPO的规划,“或多或少还是得多一点交流,把信号释放一下,不一定要多么明确,发一个信号,让大家心里稳一点。”

从回报角度来说,IPO也是投资人最期待的方式。

据全天候科技了解,2015年,大疆的估值就已经达到了100亿美金;2018年投前估值跃升至150亿美元,投后估值200多亿美金。而现在,大疆在市场上的估值“基本还在上一轮的区间,150亿到200亿美元之间。”

这意味着,2018年那轮进入的投资机构目前账面还没有多少回报。

也有投资人表示,他们的基金可以再忍受一段时间,但这个期限最多也就两年,如果两年后大疆的IPO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的话,肯定所有的投资机构都会非常着急。

03

大疆的IPO猜想

大疆今天已经是一家有15年历史的“老公司”。无论从司龄还是发展阶段来说,IPO都已经有了提上日程的必要。

尤其是今天这个时点上。有投资人分析,虽然大疆现金流很好,盈利很多,但要做新业务就需要大量的投入,特别是经济面临诸多不确定性的情况下,账上有钱心里不慌。

实际上,关于大疆的IPO,市面上有过多种猜测和传言。

全天候科技近期从大疆的一位投资人处得到的消息是,大疆正在和券商接触,准备登陆科创板。

但也有投资人表示,他们最近刚跟大疆聊过,被告知没有IPO规划。

究竟哪一个版本是真的?市场上还没有谁能说的准。也有投资人猜测,也可能是大疆对此比较谨慎,所以还没有向投资方透露确切消息。

作为国内高端制造业的标杆,最近几年大疆是各家交易所重点关注的对象。

大疆投资人顾风透露,几年前,上交所计划推出战略新兴板的时候,相关政府部门就特地去找过汪滔,沟通大疆的上市事宜。不过,随着战略新兴板的夭折,这件事情也就无疾而终了。

但随着科创板的推出,大疆又屡次登上各个媒体的科创板潜力榜名单。

但是科创板也许并非大疆IPO唯一的目的地,还有一个比较大的可能是登陆港股。

近期《科创板日报》报道称,有投资机构正在推介大疆的股权融资项目,并透露称大疆有明年在香港上市的计划。

汪滔是技术型创业者,他对于大疆在技术研发方面的投入也常常不计成本。他不太希望受到资本市场的钳制。

所以,按照汪滔的风格,顾风一度觉得大疆会去香港IPO——“对大疆来说,在香港上市看起来压力会小一点,比较自由一点。”

不过顾风现在觉得,科创板对于大疆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相对于主板来说比较自由,而且上市的速度和效率也非常高,现在的科创板也处在不错的窗口期。

对于大疆IPO的传闻,过去几年大疆的回应口径一直是“没有相关计划”,大疆今年的口径变成了“内部尚未收到上市消息”。

所以有媒体猜测,既然现在没有直接否认,那就存在可能性,值得期待。

(文中,顾风、王卓为化名)

全天候科技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