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二号人物林斌:套现之王
2020-09-17 10:27 小米 林斌

小米二号人物林斌:套现之王

来源丨AI蓝媒汇(ID:lanmeih001) 作者丨魏晓

一年前差不多这个时候,身为小米2号员工、2号人物的林斌连续减持了小米股票,合计卖出4131.34万股,套现约3.7亿港元。

当时的小米股价低迷,长期处于破发状态。为稳住股价,给市场信心,小米一直不断在从二级市场回购股票,雷军也早早地发出承诺锁定股票,但林斌却在减持套现,以至于市场上对林斌此举有所争议,甚至有声音发出:别让林斌跑了。

彼时的林斌也在微博上作出回应,并为表达自己对小米的信心,承诺未来12个月不再减持。

“从创业第一天,我就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了小米。对于我,小米就是我事业的全部,没有之一。小米依然是我事业的全部。我爱小米,我对小米的未来充满信心,我相信小米模式一定能成功。”

一年后在承诺期结束、小米股价处于高位的现在,林斌再次套现,并且还是巨额套现。就在数天前,林斌抛售了自己手中持有的3.5亿股小米股票,套现约80亿港元,并事后承诺股票未来锁定五年。

上市公司的董监高巨额套现,本就容易引发市场猜想,更何况当事公司还是小米,还是如此般巨额套现。

值得注意的是,一年前的减持股份,仅占林斌所持有小米股份的1.48%,这一次的减持股份,则占其持有小米股份的约13%,并直接使得林斌所持小米股权从占总股份的11.4%降至约10%。

林斌的此番先巨额套现再承诺锁定,自然得到了市场的广泛关注。

并且不同上一次的小打小闹,这一次除了大手笔之外,林斌也没有出面公开回应。

并且一年前的他那条掷地有声的“小米就是我事业的全部,没有之一”的宣告,也悄悄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个人微博中消失了痕迹。

十年前,雷军在一张餐纸巾上画出小米模式雏形“铁人三项”,成功拉拢林斌参与创业,就此拉开小米过往沸腾的十年故事。但下一个十年,谁是站在离雷军最近的人,可能就不再是林斌了。

早在巅峰

时光倒回二十年前,在彼时的互联网视野中,林斌已经算是站在顶峰的互联网人。

年少天才,初中时便接触了计算机,痴迷于编程,在各种校际和省市计算机编程比赛中屡屡获奖,并被保送至中山大学电子系,随后赴美费城Drexel大学攻读计算机学硕士,成长过程一路乘风破浪。

再到毕业后,不论是华尔街投行抛来的诱人offer,还是软件巨头微软给出的橄榄枝,都是在美华人所能获得的最好工作。

基于对计算机编程的爱好,林斌选择了微软。刚开始是在微软总部工作,后在2000年,李开复找到了他,希望他回国担任微软亚洲研究院研发经理,负责把研究技术转化为产品功能的研发工作。

回到国内后的林斌,用3年时间完成了超过70多项技术转移,覆盖多媒体、语音、数字墨水、图形、无线通信及互联网应用等技术领域,对Tablet PC、Office、MSN、Windows Vista、Xbox、MovieMaker等10多个微软产品有杰出的技术贡献。

再到2003年,林斌和张宏江、张亚勤一起创办了微软亚洲工程院,任职工程总监,主管微软亚洲工程院的工程团队组建与管理工作,期间还拿到了微软公司最高贡献“金星”奖。

三年后,林斌再次受到李开复邀请,从微软中国去了谷歌中国,担任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工程总监、Google全球技术总监。

履历可谓是光鲜无比。

彼时世界互联网创新的中心正在硅谷,林斌以华人身份身居微软、谷歌等硅谷巨头高位,自然属于站在顶端金字塔的那一小部分互联网人之一。

但这充其量只是他互联网事业的上半段,并且还不是最高光的阶段。

没有小米,林斌绝不是现在的林斌。

一方面2010年前后,随着中国本土互联网的强势崛起,硅谷大厂的光环逐步消退。另一方面,即便林斌已在互联网爬到极高位置,但仍不为大多人熟知。

正如当时的雷军,他在中关村拼杀出“劳模”的称号,在互联网软件行业无论身价还是名望都大名鼎鼎,但在创立小米后转到手机供应商行业,根本就没人认识,只能一遍遍自我介绍。

哪像现在。

更别说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面对国内迸发的创新活力,硅谷曾经的华人精英要么回国创业,要么加入到国内互联网公司,要么就学李开复当起了创业导师,否则就极容易丢失存在感。

好在,林斌登上了雷军的大船。

二号人物

2009年1月,基于业务合作关系,林斌第一次见到雷军。

林斌发现,雷军竟然和自己有一个惊人的相似之处,那就是喜欢随身背着一个背包,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手机。

“我是因为工作原因要做测试,所以随身带着这些手机,你呢?”林斌问。“我是因为喜欢手机。”雷军回答。

都对手机感兴趣,很快两人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常常相约在下班后去盘古大观的咖啡厅聊一聊,往往一聊就是五六个小时,直到后半夜两三点钟,话题基本上都是围绕着对移动互联网和手机产品的看法展开的,搞得咖啡馆服务人员都认为他俩是在推销手机的。

再到2010年小米成立,雷军是1号员工,林斌是2号员工,双方一起要搞大事。

并且为了创业,林斌还卖掉了大部分谷歌和微软的股票,将收益全部投入到小米。这也是为什么在小米上市时除了雷军之外,林斌持有超过10%的小米股权,而其他合伙人的持股比例则远远低于5%。

林斌在小米是2号员工,更是毋庸置疑的二号人物。

小米创办初期,林斌主要负责公司的招人、组织团队和基本运营。除开他与雷军,小米的5位联合创始人中,周光平、黄江吉和洪峰都是由林斌引荐而来。而且,早期的8个工程师中,4个是他在微软的老同事,4个是雷军在金山的老同事。

待到团队成型之后,林斌负责着是小米的供应商战略合作、运营商业务、海外销售等工作。

一度为了向潜在供应商释放诚意,林斌曾置自身安危于不顾,和雷军一起飞赴日本,只为能够与拥有全球数一数二屏幕技术的夏普有洽谈的机会,而此时离日本福岛遭遇地震、海啸和核泄漏仅过去两周,整个航班几乎空无一人。

也正是在一点一滴的积累下,小米用极短的时间便从一个手机行业的彻头彻尾的门外汉,拿到了顶级供应商的入场门票。

2014年,黎万强闭关,工作事务由林斌接手。林斌兼任小米网总经理,负责小米公司的销售、市场营销、物流客服售后等业务。为了充分了解用户需求,林斌亲自兼职新媒体运营,泡论坛,看微博,收集反馈消息,并且还曾因为销量达到预期,继而兑现裸奔的承诺。与一般技术男、极客的形象表现是大相径庭。

再到2016年,小米出现严重 “水逆”,销量大跌。

危急关头,不仅是雷军带头补课,林斌亦发出了关键作用,提出借线下渠道反攻线上的策略,顶住压力迅速推进小米之家的扩张。次年,小米实现触底反弹,全线飘红。一举奠定了他在小米发烧友们的地位,就此成为小米新的符号式人物。

退居二线?

如果说雷军是小米的灵魂人物,那么林斌就是小米的最结实骨干组织。但对于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而言,新人总要出头,换血势必发生。

这是常态。

此次林斌的巨额套现,也引发了外界关于林斌可能在小米内部退居二线的猜测。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小米内部便进行了密集的组织架构调整,其中亦涉及到了林斌。

2019年10月底,小米发布公告自2019年10月25日起:林斌已获委任为副董事长,并将继续担任公司执行董事及集团总裁职位。但一个月后,林斌“继续担任”的小米集团总裁职位就被王翔接任。

再到今年7月,小米任命曾学忠担任集团副总裁、手机部总裁,负责手机产品的研发和生产工作,向集团董事长兼CEO雷军汇报。同期,林斌卸任手机部总裁,出任新成立的集团战略委员会副主席。

并且今年以来根据工商信息显示,林斌亦连续卸任多家小米系企业法定代表人。

种种动作下,现今的林斌只挂着集团副董事长和战略委员会副主席的职务,在业内看来,相当于脱离了一线管理业务。

虽然面对外界传闻,小米曾经否认林斌退休。但在小米下一个十年,小米能否继续冲击在一线,更多取决于新鲜血液。

无论是雷军,还是林斌,以及小米内部,都深刻明白这一点。

AI蓝媒汇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