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聋人日考拉海购上线无声直播间,为听障黑卡会员圆主播梦
2020-09-28 11:37 考拉海购

9月27日,国际聋人日,少嫚化好妆,穿着精心挑选的条纹衬衣,用手语打出了一段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少嫚,欢迎来到考拉海购爬树tv直播间。”

“你好,请问我可以报名当主播吗?”一个月前,少嫚在考拉海购app客服对话框打下这几个字,犹豫了一会,按下了发送键。杭州姑娘少嫚想当主播,但朋友们觉得不现实。因为她是一名听障者。

少嫚有一股冲劲,她不喜欢被听障者的标签定义。一次在考拉海购给孩子买奶粉时,她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给黑卡专属客服介绍了自己的情况。没想到考拉海购的爬树tv给她发来了直播邀请。

国际聋人日,少嫚在爬树tv直播间开启人生第一场直播。

无声主播梦

这是少嫚第一次直播,也是三岁那年因药物中毒告别有声世界后,第一次有这么多“听人”看她“说”,这在平时简直不可能。

“听人”是听障者对普通人的称呼。对于中国2780万听障者来说,这个词也意味着一个每天身处其中,却与自己无关的世界。工作、生活、娱乐、购物,正常人习以为常的生活场景,对聋人来说障碍重重。

小嫚因为无法打电话,差点流落异乡街头。少嫚做过日妆代购,一次在日本,她深夜找不到民宿地址,不懂日文又看不懂房东信息,在零下十度的日本街头,急得直哭,最后一位好心人把她带到民宿。即使如此,少嫚依然喜欢帮朋友代购,因为这份工作不需要简历,也不需要有人来审核她的听力,虽然辛苦,但也能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少嫚准备把自己画的扇子,送给直播间的观众

对于听障人士,找工作并不容易,少嫚因为听力问题在求职中屡屡碰壁,最后只能做一些技术性很强的工作。她曾在一家扇厂工作了6年,每天画上百把扇子,日复一日的工厂流水线让她感到疲倦。

今年年初,疫情的到来迅速改变了少嫚的生活轨迹,日妆代购被迫终止,丈夫也因为疫情从曾经的画扇厂离职,靠墙绘和送外卖维持收入。少嫚喜欢看些李佳琦的直播,也被他的故事所吸引,想到自己的海外代购经验,她逐渐萌生出了主播梦。只是没想到让她圆梦的,竟然会是一张考拉黑卡。

手语也有方言和普通话

少嫚右手四指紧扣,大拇指竖起,关节向下弯曲了两下。在手语里,这个动作代表着“谢谢”,也是最基础的手语。这也是少嫚直播当天重复最多的手势。

在直播间,起初有不少人留言这个手势到底是什么意思,重复这么多次,是你很棒?还是请下单?最后一位黑卡会员解释,这是“谢谢”的意思。恍然大悟的人们,不断化身手语翻译员,主动给新进直播间的人当起了手语翻译。

“少嫚加油”、“第一次体会到了你的世界”、“虽然看不懂,但我更懂你了”, 随着直播的进行,越来越多黑卡会员在直播间留言,一个无声的直播间,成了当天爬树tv最热闹的直播间。

少嫚和手语老师准备商品介绍,不断琢磨合适的手语。

为了仅仅一个半小时的直播,少嫚准备了近一个月。普通人脱口而出的商品名词,手语都需要重新设计,比如丸太博多酱油豚骨、火鸡面,对少嫚来说就像是“听人”看到陌生的英文单词。此外,全球手语都不同,一个国家的手语也有“方言”和“普通话”,她需要不断请教手语老师,把全球商品名转化成手语中的“普通话”。

在直播前,少嫚一直很忐忑,一家公司真的愿意为听障人士开一个直播间?为此她还去看了爬树tv上的所有回放,呼吁环保的潜水教练;为了缓解疫情影响,认养动物园考拉的黑卡会员;为梦想转行做主播的电台主持人;一个个暖心而又有人情味的直播间,逐渐打消了她的疑虑。

在直播的结尾,少嫚精心准备了一段手语,特意没有请手语老师翻译,引起了直播间观众的好奇,有细心的黑卡会员留言。“虽然我没看懂,但是我推测最后几个手势的意思是,谢谢你们看我说。”

熊本熊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