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苦旅,黑马十年
2020-10-01 01:16 创业黑马 黑马学院 创业

创业苦旅,黑马十年

产业加速,不但是黑马的价值所在,也已经是中国经济的发展底色。

来源|周天财经

比尔盖茨喜欢讲,人们常常高估一到两年发生的变化,却低估十年时间发生的变革。

是的,站在 2020 年的关口回望,可以说,中国经济、中国商业、中国企业,刚刚走过了气势磅礴的变革十年。

十年,中国人均 GDP 从 4300 美元,迈过了 1 万美元门槛;注册制、科创板,资本市场改革不断提速;还有腾讯、阿里、字节,一批科技企业在移互浪潮中崛起,并逐步在全球范围建立起影响力。

而当我们将视线从聚光灯下的明星企业移开,会发现,数量庞大的产业创业,也显示出了加速发展的趋势。

「2020 年代,会成为「一亿中流」的时代」,创业黑马集团董事长、黑马学院院长牛文文这样说到。

他用「亿级营收」、「扎根产业」、「自我造血」、「创新创收」做为标签来形容「一亿中流」创业者。「黑马营正是要找到这些创业者,帮助他们走到聚光等下,帮助他们加速升级,帮助他们走得更远。」

从 2010 年创立至今,黑马营累计吸纳了 1759 位创业者,有近 600 位知名企业家、投资人、专家学者为创业者加速赋能,学习后,14 家学员企业在国内外资本市场上市,数百家黑马营企业累计融资总额超 500 亿元,数百家细分领域的头部企业脱颖而出。

这是一所属于创业者的「黄埔军校」。

这所「学校」如何从零到一,再从一到十?它又是怎样帮助「一亿中流」发展壮大的?十年时间,中国的创业群体又发生了哪些变化?

01 源起,让创业者不再孤单

牛文文曾在《中国企业家》杂志担任多年的总编辑一职,在那段时间他逐渐感觉到,人们往往过多的聚焦在头部企业和企业家,而不太会去关注中小企业创业者——后者数量庞大,并且是新生商业力量的预备军。

2008 年,牛文文辞职创业,出来创办了一本名为《创业家》的杂志。彼时,「创业」,在中国还是一个面目模糊的概念,「创业者」,也往往被视作非主流群体。

今年 9 月 25 日的黑马营十周年庆典上,牛文文也谈到了这段经历,他说,之所以起名叫「创业家」,是为了「把自己说得大一点,也许可以吸引聚光灯和资源到我们身上」。

在《创业家》杂志的报道中,牛文文和团队发现,创业者们不仅需要媒体的曝光,同时也往往在创业中遇到许多共性问题——比如团队、组织、比如投融资等等。而因为缺少与有经验企业家的交流机会,新生的创业者们,总是要在摸爬滚打中「重复造轮子」。

于是在 2010 年,牛文文找来王石、周鸿祎等企业家作为导师,又从杂志报道的优秀创企中挑选了 20 位创业者作为学员,在人民大学的一个教室里,开办了第一期黑马营。

到今年为止,在黑马营 1 期的学员企业中,已经走出了三家上市公司。比如两次上市、今年刚刚又登陆港股的 CRO 龙头泰格医药(HK.3347),目前市值近千亿人民币。

和传统商学院以学院教授作为讲师,建构知识体系的方法不同,黑马营采取的是一种实战导向的教学思路——黑马营的导师中,有许多人都是已经成名的企业家、投资人,有着丰富的商业实践经验。学员不单需要听课,还需要结合自己遇到的问题,拿出来剖析讨论。

财经作家吴晓波曾评价,「创业家和黑马营几乎定义了中国式创业的集训、路演和传播模式,它们有时候更像一场热烈的、无所畏惧的群众运动。」

值得注意的是,创业服务、创业教育本身在中国是一种新兴事物,在开办的过程中,黑马营也和这些学员创企发生着化学反应。

牛文文将创业者分为「天地」两派,「天派」指的是用融资来获得用户,高举高打,以轻模式在短时间内借势起飞的企业,这种模式在所谓的「纯互联网企业」中十分常见。

而「地派」创业者,则主要指是在传统行业中已经积累了许多经验的企业,它们长于产业积累,有扎实的盈利模型,但是对互联网等技术工具以及资本杠杆相对缺乏了解。

一位黑马营的教学负责人向周天财经表示,在办了最开始的几期后,黑马营发现往往是「看起来有些土」的「地派」创业者,能够取得长足稳健的发展。比如黑马营 2 期学员欧蓬所创立的尚德教育,成立于 2003 年,因为有长时间的产业积累,在转型线上的过程中脱颖而出,成为为数不多的教育上市企业之一。

不止是「天地融合」,黑马营注意并跟踪到的许多变化,都逐步沉淀为了「黑马风格」的教学主张,其中最为人熟知的,便是「重度垂直」下的产业重做。

02 重度垂直的黑马实践

2018 年,腾讯进行大刀阔斧的组织改革,提出要转向「产业互联网」,其背景在于,经过了十几年的发展,消费互联网领域「低垂的果子」已经基本采摘完毕,接下来的机会在于将各个传统行业都进行数字化、智能化的改造,从根本上提高商业效率。

而早在 2013 年,移动互联网创业风头正盛,各种商业模式创新层出不穷的时候,牛文文就提出「重度垂直」,「要找到一个产业的根,产业重做,要坚持」。

扎根产业,升级产业,这其实正是如今走到台前的「产业互联网」的要义所在。

黑马营的学员中,有许多人都是专注一个产业超过 10 年,甚至 20 年的创业者,像是十月妈咪的赵浦,做了 23 年的母婴用品,1919 创始人杨陵江,卖了 22 年的白酒,还有万兴科技的吴太兵,也已经做了 17 年的付费软件。

这些务实的「行业老兵」来到黑马,大多带着各自的焦虑和实际问题,通过相互「拍砖」,厘清彼此的模糊与纠结,逐渐形成了带有鲜明特点的「黑马创业流派」。

牛文文判断,中国经济的未来,也正是由这些扎根产业、自我造血、并且不断创新的产业重塑者所驱动。

事实上,黑马自身作为一家创企,十多年来,也一直在进行着创业服务领域的「重度垂直」实践。

以黑马营作为第一款产品,黑马在 2014 年成立「黑马学院」。

2014 年 12 月 22 日,黑马学院成立典礼上,名誉院长徐小平老师说过一句话:「黑马学院是全世界创业研究的先行者和领导者,要做成全球最好的创业大学。」

那一天,另一位导师周鸿祎也讲了一句话:「黑马学院是中国最大的创业加速器,创业者能够在商业模式、产品策略等方面得到帮助,这才是对创业最大的加速。」

从一到十,由点及面,从创业训练营到多项服务,创业黑马一点点发展壮大,并在 2017 年 8 月登陆深交所,成为中国创新创业服务领域的首家上市公司。

而在不断「吃螃蟹」的过程中,黑马也在更新其价值内涵—— 「产业加速平台」。

「目前,黑马学院已经有了 30 个城市分院,成为整个中国创业加速体系的一分子;下一步,我们要做科创学院,我们要做在线加速平台,我们要做未来学院,我们要做国际化,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做成中国最大的产业大学。产业是黑马旗帜上不变的灵魂,这个梦想要继续放大。」牛文文介绍。

03 「加速」从何而来

商业语境下的「加速器」(Bussiness accelerator)并非新概念,它是指培育成长型创新企业,对企业提供空间、资金和服务等解决方案的一种服务设施,一般认为「加速器」是在「孵化器」的基础上延展而来,所面向的企业,也要比「孵化」阶段更加成熟。

而黑马的「产业加速」,一方面承袭了「加速器」的服务框架,但也赋予了「加速」新的内涵。牛文文对周天财经表示,「黑马的加速,就是针对每一个创业者,完成认知、资本、资源三个方面的加速,能给到他们实实在在的帮助。」

「锅圈食汇」的加速案例相当具有说明意义。

这家企业的老板杨明超是餐饮老兵,扎根郑州,拥有十多年的餐饮和供应链经验。在来到黑马参加了实验室以及黑马营后,不到一年时间,锅圈食汇先后获得了黑马导师机构嘉御基金、不惑创投以及三全食品、启承资本、IDG 等共计四轮投资,累计融资额近 10 亿人民币。

创业黑马执行总裁罗浛予向周天财经提到,一开始杨明超来黑马,本意并不是来融资,而是想来「学投资」的,因为当时他的企业已经做得很赚钱,希望能够向上下游扩张,所以来学习投资的章法。

杨明超自己也曾表示,「原来做项目,没有想能做多大,走多远,对于未来也没有规划」,而通过在黑马的学习,在接触了嘉御基金创始人卫哲、深创投集团执行总经理刘纲、不惑创投创始合伙人李祝捷等黑马导师后,杨明超才逐渐认识到,「自己的「土生意」其实非常值钱」。

有坚实的产业基础,同时又有了正确的发展方向和充裕的「子弹」,锅圈食汇迅速起势。作为国内首创的火锅烧烤食材连锁便利超市品牌,成立三年时间,锅圈已经在全国开出了 4000 多家门店,覆盖 24 个省/直辖市。

不难发现,黑马「加速」的意义远不只是单向的知识传授,更重要的是,让产业创业者的各种问题能够在黑马得到解决,同时完成高效的资源对接。

链接的形势是多种多样的——不止是锅圈这样的导师直接参与投资,还有像几位黑马学员联合创业,目前已经拿到腾讯 C 轮融资的自助设备企业「乐摇摇」;以及黑马导师姚劲波的 58 同城在不久前并购学员企业「魔方微猎」(现已更名「58 魔方」)等等。

从这个角度来说,黑马营、黑马实验室、以及黑马城市分院所招收的每一期学员,都是在扩展一张巨大加速网络的节点成员。随着节点覆盖的行业、领域越来越丰富,链接也将愈发稠密,整张网络的价值也会不断增强。

起步阶段的势能积累总是困难的,从 2010 年开办首期黑马营到现在,这张加速网络,也来到了提速起势的一个关键阶段——黑马的「百城计划」正在加速裂变;而在今年 8 月,黑马还在中国技术创业协会指导下,推出了「产业加速师」新职业,对产业加速的服务标准、赋能方法论都给出了明确定义。

做难、做深、做重,将一项非标服务标准化的过程,能够释放多少价值?脱胎于链家,在今年上市的贝壳找房给了我们一个参照。

按照 9 月 25 日收盘价计算,贝壳找房市值达到 642 亿美元,已经接近了房产开发商万科和保利的市值总和,这清楚地说明,中国服务经济的变革潜力,要远远高于商品经济。

考虑到目前国内资本市场注册制愈发成熟,上市窗口扩大,有竞争力的好企业会有更好的机会脱颖而出,资源的集聚效应也将愈发凸显。

产业加速,不但是黑马的价值所在,也已经是中国经济的发展底色。

让远景照进现实当然会很难,但已经求索十年的黑马和牛文文,乐于迎接挑战。

周天财经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